我在现代做厨子[美食]

作者:桃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姜白粥

      林孰意做什么事情都很麻利,因此每天早上还是原来的起床时间,他还能出去溜达一圈再去店里都来得及。
      
      溜达的地方也无非就是老杨头的菜园子。
      
      菜园子里的所有菜现在都长势甚好,小青菜这边收了一茬,那边前些日子撒过的种子刚好长出来跟得上吃,辣椒都是黑绿黑绿的,一看就很辣,林孰意其实也暗自奇怪,这个地方与从前的大燕比较相似的一点就是这里南北分明,南方吃稻,,北方吃麦,而老杨头身处南方却做得一手好面不说,这个地方的人都不怎么吃辣,老杨头却基本上无辣不欢。
      
      林孰意觉得自己根本也不怎么了解老杨头,除了知道他有个儿子在外面,孙子已经比他还大之外一无所知,老杨头一般也不会跟他讲,他也从来不会问,该知道的时候老杨头自会告诉他的。
      
      菜园子通常也不用锁,附近的人都知道,这是老杨头家的菜园子,也没什么人进去,就算是要摘菜也会提前跟老杨头说一声的。
      
      所以林孰意现在有些吃惊。
      
      他昨天关了店门以后,还来这里给菜浇了浇水,这外面的门虽然不锁,却也是关着的,可这时候,这门却大开着不说,好像还有人进去了。
      
      天还不大亮,这人现在进去莫不是偷东西的?这菜园子里除了菜还真没有什么让他偷的。
      
      林孰意疑惑的走进去。
      
      门开着,菜园子里却静悄悄的没有人。
      
      林孰意有些奇怪,难道是偷完了已经走了?
      
      正这样想着林孰意就看见了辣椒树微微动了一下,林孰意将手里刚买的手机弄亮,走过去一看,吓了一跳。
      
      这里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侧对着他看不清脸,不过看起来就很狼狈的样子。
      
      衣服扯烂了,裤子也好不到哪去,露出来的手上全是伤,若不是手里的手机,林孰意差点就要以为他现在在大燕的天牢,这男人身上的伤,简直就像是严刑拷打弄出来的。
      
      莫不是死了吧?林孰意眯起眼睛,用脚将男人翻了过来,看清男人的脸后眸子一缩,是他?
      
      林孰意很少记得这样只见过一次的人的脸,不过这个男人例外,因为这个男人一见面就弄翻了他一盒子的杨梅,所以他记得这个男人,记得很清楚。
      
      林孰意蹲了下来,然后曲起手指放在男人鼻尖。
      
      还有呼吸,没死。
      
      林孰意又站了起来。
      
      没死的话应该就不关他的事了,可是这个男人伤的这么重,要是他不管,说不定就死了。
      
      重点是,这里是老杨头家的菜园子,他死在这里的话,不太好。
      
      林孰意颇为嫌弃的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将手机装进兜里,然后一把将男人拽了起来,背在肩上。
      
      其实男人身上的伤远没有林孰意想的那么可怕,因为在外面天不大亮手机灯光昏暗,男人身上又沾满了泥土,所以看起来才有些吓人,实际上男人受的都是些皮外伤,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这点皮外伤就死在那里,纯属林孰意多想了。
      
      这么一想,林孰意又很想把他丢出去。
      
      他向来对这种会惹麻烦的人避之不及,如果是在大燕,就算他死在他面前,林孰意也不会多看一眼,不过这里是天、朝,死了人会很麻烦。
      
      明明只是些皮外伤,男人却迟迟没有醒来的迹象,眼看开店的时间就要到了,林孰意只能给老杨头打了个电话,老杨头这时间应该还在家里。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老杨头的声音有些激动,“是肖肖么?”
      
      林孰意一愣,知道老杨头把他当成了谁,老杨头的孙子,杨肖。
      
      “爷爷,是我。”
      
      “哦,原来是你啊,你从来没用手机给我打过电话,我还以为是杨肖呢,怎么了?”
      
      林孰意抿了抿唇,“爷爷,我有点不舒服,今天可能开不了门了。”
      
      老杨头不以为意的说,“没事,爷爷等下自己去开,你哪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医院,爷爷带你去。”
      
      “不用了,头有点晕,我睡一觉就好了。”
      
      “那行,你放心睡,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再来,爷爷这里不着急。”
      
      电话挂掉,林孰意又低头看了看地上这个脏兮兮的麻烦,伸手去剥他身上的衣服。
      
      刚刚碰到他的头的时候摸到似乎是发烧了,现在虽然是盛夏,可也不能让他这样躺在地上,可要是让他上床,林孰意又一百个不情愿,只能剥干净了让他睡在沙发上。
      
      男人的个子很高,林孰意是记得的,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头来,笑起来还十分让人火大,这个林孰意也记得。
      
      林孰意的沙发却有些小,高大的男人窝在里面着实有些委屈,不过这时候男人却没有什么反应,眉头微皱,脸色潮红,嘴唇更是充血一样的绯红。
      
      若是就这样不管他,估计这样的高烧也会让他去了半条命。
      
      厨房的东西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不过他时常收拾,倒也很干净,抓了一小把米,切了一大片生姜和一段葱白,架在火上熬了起来。
      
      趁这个时候,林孰意出去揭开了盖在男人身上的毯子。
      
      温酒擦拭退烧最快,可现在这里也没有酒,只能用温水凑合一下了。
      
      温水对于男人现在的体温来说还是有些凉,所以毛巾碰到他的时候,男人反射性的缩了一下身子。
      
      天色慢慢亮了起来,男人身上的伤看起来就更加明显,这种伤痕,看起来像是被鞭子抽的,虽然没有太大的实质性伤害,但是看起来实在是吓人。
      
      林孰意面不改色的从上到下给男人来了个全身擦拭,不该看的一点都没看,该看的全都看到了,反正大家都是男人,就算不该看的看到了,对林孰意来说也没什么不得了的。
      
      擦完了身上,姜白粥也好了,舀出来晾凉,然后就将男人扶起来,舀着给他往嘴里灌。
      
      男人被呛,“咳咳咳”的咳着醒了过来。
      
      眼睛聚焦了半天,然后看到林孰意身上,一勾唇又笑了。
      
      “是你?”
      
      林孰意按住从心头直冒上来的火,眯了眯眼睛。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男人噗嗤一声又笑了,救命恩人?这是哪里来的小古板?看林孰意磨磨牙似乎一副很像扑上来咬他一口的样子,识趣的将笑收了回去,一本正经的说,“对,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林孰意却觉得这句话从他嘴里出来,更让他火冒三丈了,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这个男人救回来。
      
      林孰意将碗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转身就出了房间。
      
      后面传来男人的惊讶之声,“我的衣服呢?你脱了啊!”
      
      林孰意磨磨牙,“烧了!”
      
      男人笑意晏晏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虽然大家都是男的不错,你也不应该脱我衣服啊。”
      
      林孰意拳头捏了又放,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笑的轻、浮又张扬的男人,发烧烧的这样病怏怏的这嘴说话还这么难听。
      
      等到林孰意走远了,男人才咧咧嘴挣扎着坐起来,掀开毯子看看自己身上的伤,笑了,“啧啧,还真是下狠手了啊。”
      
      等到林孰意再进去的时候,男人已经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林孰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有些烫,不过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细,不过他这里可是什么都没有,也不怕男人心怀不轨,就放心的将男人锁在屋里,自己到西秦饭馆去了。
      
      店里面正是忙的时候,老杨头还问他,“好些了么?要是还难受就回去躺着,爷爷这里也不忙。”
      
      林孰意原本就打算让那个男人好了就赶紧走,觉得也没必要让老杨头知道,所以才跟老杨头说了谎,现在看那男人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就准备等他回去就让男人离开,于是就跟老杨头说,“没事了已经。”
      
      一天忙碌,回去的时候,林孰意居然还没忘了给男人带一份面回去。
      
      清溜溜的高汤鸡丝面,清清淡淡的正好适合病人吃。
      
      开锁进门,男人看起来已经醒了好久了,正在房间里四处观看,身上穿的还是林孰意的衣服。
      
      见林孰意开门进来还盯着他看,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坦荡荡的将地上的衣服一指,“脏成那样了,就只好穿你的了,还借用了一下你的淋浴间,不介意吧。”
      
      “很介意。”林孰意瞪他一眼,将手里的面放下来。
      
      “带饭了啊?!!真好,刚好我饿了。”
      
      男人笑眯眯的走上来,端起面闻了一下,“好香。”
      
      似乎是身体还没有好全,拿筷子的时候男人的手还有点抖,林孰意上下打量他一眼,自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还是有些小了,他低头吃面的时候就露出一截伤痕累累的腰,林孰意别开眼,当作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吃饱喝足男人终于恢复了元气,坐在沙发上舒服的直叹气,“我怎么没看到这房子里有别人啊,你一个人住么?”
      
      林孰意懒的回答他。
      
      男人恶趣味的笑了一下,“你一个人住啊,怪不得这房子这么破什么都没有。”
      
      林孰意咬咬牙,总算是搭话了,“破你就赶紧滚。”
      
      男人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不理我呢,我叫沈复,你呢?看起来还完全是个小孩子啊。”
      
      知道沈复在故意激他,林孰意反而冷静了。
      
      “吃完了么?看你也没什么事了,吃完就赶紧走。”
      
      沈复眼珠子一转,一下子趴在了沙发上,“哎哟,我腰疼,头好像也疼,肚子也疼,不行不行,我哪儿都疼......”
      
      林孰意活了两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人,目瞪口呆的看他在沙发上耍赖。
      
      “我可是个伤员,你真的要赶我走啊?”
      
      林孰意气的胸疼,简直是请狼入室,又不能真的拿棒子把他赶出去,最后气的回了房间砰的一下关了门。
      
      沈复在外面放肆的哈哈大笑,这小东西,太好玩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