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奏鸣曲

作者:板栗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逃婚

      汽车站喧嚣的人声和车声不绝于耳,一抹粉红的身影拖着一个同样粉红的行李箱,灵巧地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绕过一个揽客的司机,米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售票大厅冲了过去。
      
      跃上台阶的时候,放在拖箱上的HelloKitty行李包一个不稳摔了下来,她飞快地捡起行李包提在手上,有点吃力地朝人最少的售票窗口走去。
      
      “离现在最近一班发车的车票,谢谢。”她的呼吸有些急促,音色却清亮悦耳,像是冬天里最透明的阳光。售票员从窗口抬起头来,朝她看了一眼。
      
      米晴从单肩挎包里摸出自己的钱包,重复了一次:“离现在最近一班发车的车票,谢谢。”
      
      售票员愣了愣神,随即公式化地问道:“目的地呢?”
      
      米晴的眉梢微动,突然笑了一下:“去哪儿都行,只要能最快离开这里。”
      
      售票员再次愣了愣神,在心里回想最近有没有接到什么通缉犯的肖像画。
      
      “能快点吗?我赶时间。”见售票员半天没有动作,米晴终于忍不住催促。
      
      售票员回过神来,指尖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两分钟后,十一号站台发车,票价43。”
      
      米晴递了张百元大钞过去,接过车票和找零以后,手忙脚乱地朝十一号检票口奔了过去。
      
      刚进站台,就有工作人员朝她喊道:“是坐这辆车吗?快点马上发车了!”
      
      米晴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工作人员核对了一下她的车票,语速飞快地道:“20号座,上车后坐好马上发车。”
      
      米晴应了一声,拖着行李箱走了两步又绕回来,工作人员接过她手上的行李,帮她往车厢里面塞:“我帮你放,你快点上车。”
      
      米晴看着她略显粗鲁的动作,还没来得及提醒她轻点,她那个嫩粉色的心形波点拖箱已经被塞了进去,跟着是“啪”的一声扣下车门的巨响。
      
      米晴觉得自己的心都颤了一下。
      
      工作人员放好行李见她还站在门口,不耐地道:“你怎么还站在这儿?”
      
      米晴抿了抿嘴角,转身跨上了车。
      
      车里只坐了大半的人,她找到20号座,刚在位置上坐下,汽车就缓缓驶出了站台。
      
      她的位置是靠窗的,透过玻璃刚好可以观察到站台外面的情况。她侧头瞧了两眼,没发现什么追兵,终于轻轻吐出一口气,慢慢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看一眼这辆车是要把自己载向哪里。
      
      翻过手里的车票,上面用油墨印着五个黑体字。
      
      A市城南站。
      
      A市?米晴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自己好像还没去过这个城市,虽然C市离A市,不过两个小时的车程。
      
      “你也是大学生吗?这个时候才返校?”
      
      邻座的乘客突然跟她搭话,米晴抬起头来,朝她看了一眼。
      
      刚才没仔细瞧,挨着她坐的也是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长长的头发,打扮得很淑女,脸上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米晴打量了她几眼,对她笑了笑道:“我不是返校。”
      
      女生有点好奇:“那你是去工作吗?我就是去A市参加面试的。”
      
      她们说话间车子已经驶出了汽车站,米晴又朝窗外看了一眼,“哗”地拉上了窗帘:“我是去逃婚的。”
      
      两个小时前,米晴在闺蜜的掩护下,携带巨款从家里逃了出来。
      
      当然她觉得这并不是她的错,任谁在国外读完四年书刚毕业回来,就被告知多了一个未婚夫——还是你在之前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人,肯定都会有小情绪的。
      
      她也尝试过跟自己父母交流,但她爸爸是铁了心要让她联姻,不仅完全不听她的意见,还让她妈妈把她软禁在家里,订婚仪式完成前她都没有人身自由。
      
      米晴记得,好像有谁说过,人生就应该有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于是她现在坐在了这辆通往A市的汽车里。
      
      她从挎包里翻出眼罩,戴在眼睛上,决定先好好睡一觉。
      
      汽车到站的时候,她翻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三十七分。她把自己的行李箱从车厢中取了出来,仔细检查了一番,还好没有哪里蹭伤。
      
      A市的汽车站和C市一样,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喧嚣尘上。米晴手里拖着行李,抬头看了看头顶虚有其表的太阳,顺手把柔软的卷发拨到身后,扬起一个微笑往外走去。
      
      A市是个繁华的大都市,汽车站也修得格外有艺术感,她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环顾起四周的景物。
      
      虽然全是陌生的风景,但心里却有小小的躁动。
      
      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一直期盼的冒险。
      
      她勾起嘴角,沿着马路朝前走去。街道两边有许多叫卖的摊贩和小店,也有拉客的司机,米晴一路走过去,挑了辆最干净的出租车。
      
      司机见有客人上车,热情地问道:“美女,去哪儿?”
      
      再次被问到这个问题,米晴想了想,对司机笑着道:“去你们这儿最大最有名的酒店。”
      
      “好勒!”司机踩下油门,朝下一个十字路口开去。
      
      出租车最后停在了定欧大酒店的门口,米晴下车以后,把行李从后备箱里取出来,抬头看了看面前高耸的建筑物。
      
      嗯,不错,大门修得够气派,她给八分。
      
      拖着行李箱走过去的时候,俊俏的门童隔着老远就热情地小跑过来,担起了提行李的重责。
      
      米晴把行李全都给了他,自己一身轻松地去前台办理入住。
      
      “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您的这张卡不能用。”前台的姑娘委婉地把信用卡还给了米晴。
      
      米晴的眸子动了动,打开钱包又从里面抽出了两张卡:“这两张也试试。”
      
      “好的,请稍等。”前台员工按照要求全都试了一遍,然后又全都退回给她,“不好意思,都不能用,您身上要是有现金的话可以直接支付现金。”
      
      米晴扯了下嘴角,给自己做了个深呼吸。
      
      没关系她早就知道她爸爸会用这招对付她,为了应对附属卡被停掉的危机,她已经准备好了大量现金!
      
      她要了一个行政套房,一口气付了三天的押金,拿着房卡去了楼上的房间。
      
      行政套房的环境不错,大床很软,浴缸也够大,米晴惬意地放满水,泡起了泡泡浴。
      
      懒洋洋地呼出一口气,她伸了个懒腰,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这次出逃,她是周密计划过的,不过逃走之后的计划,她还没来得及计划。
      
      不过管他呢,既然都来了A市,就先好好玩玩吧。
      
      她粗略算了下,身上带的钱应该还能花一阵子,她爸爸能在这段时间回心转意当然最好,如果不能……她好歹也是个海归,在A市找个工作混口饭吃,应该没有问题。
      
      总之无论如何,她都不要结那个婚。
      
      就是妈妈可能会担心她,她走的时候,连电话卡都是扔了的。
      
      想到这里,她的眉头动了动,在浴缸里换了个姿势。
      
      妈妈肯定舍不得自己一直呆在外面,只要她肯开口帮自己说话,结婚的事也许还能有转机。
      
      只要坚持到那一天,就能赢来最终的胜利!
      
      浴缸里的水渐渐变凉,米晴擦干净身上的水珠,穿着她的兔耳睡衣和拖鞋走了出去。
      
      打电话给西餐厅要了份套餐,她从行李袋里翻出电脑,连上了酒店的WiFi。
      
      兔子先生更新了一条新的微博。
      
      “今天晚上的音乐会很成功,能够和詹宁斯大师合作,十分荣幸。[微笑]”
      
      米晴单手托着下巴,盯着微博上的照片发呆。兔子哥哥,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被人逼婚呢?
      
      她想了想就觉得眼睛有些酸,吸了下鼻子,米晴关掉电脑,专心等自己的晚餐。
      
      第二天她睡到十点才起床,先出门给自己重新买了张手机卡,然后在司机的推荐下,第一站去了星光百货,接着去了白马广场,到第三天,她决定去星光公园看一看。
      
      离开酒店时,前台的员工叫住了她:“米小姐,您的房间今天11点会退房,需要为您办理续住吗?”
      
      米晴道:“嗯,等我回来办理。”
      
      “好的,我们最晚帮您预留到下午两点。”
      
      米晴点了点头,继续自己买买买和吃吃吃的行程。
      
      因为中午要赶回来办理续住,米晴在星光公园的餐厅吃完午餐,便决定直接返回酒店,只是结账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装钱的小包不见了。
      
      因为她身上带的现金比较多,所以她专门用了个小包来装钱,可是现在,那个小包不翼而飞了。
      
      米晴的心顿时慌了,那里面几乎有她所有的钱。
      
      侍应生见她脸色不好,询问了她一句,米晴咬了咬嘴角,从钱包里取出结账的钱递给侍应生。
      
      她的钱包里只放了一些零钱,供她平时付账用,里面大概有一千来块。虽然她花钱大手大脚,但保管财物还是留了个心眼,可是现在她的钱包还在,装钱的小包却不见了。
      
      这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很多猜测,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偷了。可是被谁偷了,又是在哪里被偷的?小偷怎么知道她有一个专门放钱的小包?还是说前两天自己买衣服的时候他就看见了,然后盯上了自己,终于在今天找到机会下手?
      
      她回忆了一下,她在巧克力店买巧克力的时候小包还在。那就是说,之后在花海拍照的时候被偷的?
      
      侍应生送来找零,见她脸色苍白,关切地问道:“这位女士,您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谢谢。”米晴接过找零飞快地走出了餐厅,虽然知道机会不大,但她还是不死心地原路找了一遍。
      
      别说钱包了,连一毛钱都没看见。
      
      她在听到自己马上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时,都没有这么绝望过。
      
      对现在的她来说,钱是全部的安全感。
      
      她拿出手机想报警,可是又担心警察会联系她的家人。花海这里没有监控,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被偷的,抓到小偷的机会微乎其微。
      
      她颓然地在地上蹲了一会儿,打了个车回酒店。
      
      经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姑娘再次提醒她:“米小姐,需要为您办理续住吗?”
      
      米晴顿了顿,道:“不用了,我上去收拾东西,退房。”
      
      她这几天在酒店的消费全部挂在房费上的,结算的时候,不仅没有退她押金,还让她补了钱。
      
      米晴现在只庆幸,自己还留了一点钱在酒店,否则她今天还是得去见警察。
      
      提着行李出酒店门的时候,她把自己全身上下的钱都翻出来,仔细数了数。
      
      一共三百零八块五毛。
      
      她把纸币和几枚硬币全塞进钱包里,对着天空发起呆来。
      
      回C市的车票只要43块,三百零八块五毛能让她顺利回到家。
      
      可是这样回去,她想再逃家一次就很难了,她似乎都可以看见自己被逼着试婚纱的场景。
      
      但如果继续留在A市,她面临的就是露宿街头的惨境。
      
      ……啊,阳光好刺眼啊。
      
      她收回目光,颓然地拖着行李往前走。
      
      虽然她能在这里找工作,但能马上找到吗?就算找到了,能预支她工资吗?她现在身上只有三百块,连今晚住哪儿都不知道。
      
      路边等客的出租车司机按了按喇叭,朝她喊道:“美女,坐车吗?”
      
      米晴苍白地笑了笑:“不用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去哪儿。
      
      沿着马路走了一个多小时,米晴的腿终于开始抗议。她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特别想把高跟鞋脱下来,可考虑到自己的形象,还是只隔着靴子捶了捶腿。
      
      还没休息好,右边脸颊就毫无征兆地被一滴冰凉的雨水滴中了。
      
      米晴一愣,用手抹了抹被淋到的地方。
      
      ……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抬头朝天空看了看,雨水正一滴一滴地落下,特别有诗意。
      
      米晴:“……”
      
      她飞快地提着行李箱小跑起来,放眼望去,却连一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幸好雨势并不大,她跑了一段路,终于找到一个小店,窜上了台阶。
      
      用纸巾擦了擦自己淋湿的头发和大衣,米晴翻出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妆有没有花。
      
      站着等雨停的时间,她四处打量了几眼。这里好像是一片居民区,附近有不少居民楼。根据房子的外观来看,这里应该是个老小区,前面的电线杆上甚至还贴的有破坏市容的小广告。
      
      咦,等等。
      
      她拖着行李箱走过去,仔细看了两眼。
      
      南城花园一百平米精装套二,月租只要299!有意者请速与138XXXXXXXX肖先生联系!
      
      米晴的眼睛一亮,299,她交了房租还能剩九块五毛,四舍五入一下有十块!
      
      她立刻拿起手机按下数字,仔细核对了一遍,才把电话拨了出去。
      
      无人接听。
      
      她不死心地又拨了一遍,还是无人接听。
      
      她挂掉电话,直接把那张用A4纸打印的小广告撕了下来,准备直接找到南城花园去。
      
      这个时候雨正好停了,米晴拖着行李箱走出去,四处看了看,很容易找到了写着“南城花园”的楼盘。
      
      一个大妈手里拿着两把大折扇从大门走出来,看样子像是准备去跳广场舞。米晴手里拿着租房小广告,走上去问道:“阿姨,你知道这个肖先生吗?”
      
      大妈看了两眼,噫了一声:“这个好像是肖老板的电话,他要租房子吗?”
      
      米晴眨了眨她的大眼睛:“肖老板?你知道他住哪里吗?我打这个电话没人接。”
      
      大妈转过身,用手里的扇子指了指靠里面的一栋房子:“就是那一栋,6幢B701,不过他怎么才租299一个月,这房子……”
      
      “谢谢!”大妈还在嘀嘀咕咕地说着,米晴飞快地对她道了声谢,朝6幢快步走去。
      
      刚才就说了,这个片区都是一些老小区,所以房子是没有电梯的。
      
      提着这么多行李爬7楼,对米晴来说是场灾难,对穿着高跟鞋的米晴来说,是场毁灭性灾难。
      
      她站在6幢B楼下,又拿出手机给那位肖先生打了个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
      
      米晴深呼吸了一口气,一手提起行李箱,一脸壮烈地往上爬。
      
      中途休息了三次,总算是活着到了七楼。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按下了门铃。
      
      没多久,门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跟着咔嚓一声,房门被人打开了。暖气带来的热流打在米晴的脸上,她微微抬起头,看清了站在面前的男人。
      
      倒三角的身材配上大长腿,即使只穿了一件白体恤和牛仔裤,也比T台上的男模更让人血气上涌。关键是他还长了一张帅脸,那头乱糟糟的黑色短发和他懒散的眼神,配上这张脸也变成了时下最流行的慵懒性感。
      
      虽然短暂地被美色迷惑了一下,但米晴很快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初衷:“你好,请问有房出租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肖老板:没有。
    全文完。:)
    ……才怪。
    大家好!我是板栗子!新坑终于和大家见面啦!
    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么么哒(づ ̄3 ̄)づ╭?~
    俗话说每个女孩都是公主,所以这次我想写一个公主,和专治公主的男主角:)
    当然最后男主角还是沦落成了公主身边的走狗,哦不,我是说骑士:)
    最后祝愿大家在1111来临之际,都能找到自己的骑士!
    今天,你还单身吗?:)



    早安,幽灵小姐




    结婚协奏曲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