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您就嫁了吧

作者:奶香琉璃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倒霉奸细

      战筝最近和小七睡习惯了,反正也是同床纯盖被,睡谁不是睡?况且身边躺个人更有安全感,像搂着个大抱枕一样,舒服得很。
      谁知踏踏实实无梦到半夜,房门突然被敲响了,急促有节奏如同敲鼓点,登时迫使她睁开眼睛,愤怒至极,一拍床沿就要找门外那人算账去。结果还没起身呢,就被小七一把揽到了怀里,有力的大手一下又一下揉着头发,愣是迷迷糊糊被哄得躺了回去。
      见她安静了,小七这才披好外衣下床,点燃一根蜡烛开了房门。
      站在门外的是风墨。
      风墨原本是憋着劲儿想向战筝汇报最新情况的,岂料门一开迎着幽幽的烛光,他就看见了小七那张惨白冰冷而无表情的俊脸,后者的长发还披散着,气势森然宛如勾魂索命。
      “……妈呀!”
      小七没说话,也没给他第二次尖叫的机会,直接扯领子拖进了房间。
      战筝此刻终于清醒了几分,睡眼惺忪从床上坐起来,很不耐烦一摆手:“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撒癔症啊你?”
      “少主,属下可是有重要事情禀报啊!”
      “你禀报就禀报,那么大声干嘛?我又不聋。”她裹着被子叹气,“莫非是老板娘进你房间劫色了?”
      风墨哭丧着脸道:“您认真听着点啊,属下隔壁住了俩奸细!”
      “……抱歉我不太明白,这‘奸细’二字针对谁而言?”
      “当然是天生门!”风墨刚想凑过去跟她说清楚点,中途就被小七无情拦下了,于是只好不情不愿坐回原地,“这不是属下半夜失眠么,闲来无事听墙根,恰巧这房间隔音效果不太好……”
      战筝白他一眼:“你也太无聊了吧?听墙根之类的,简直丢我的脸。”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本能地压低了嗓音,“隔壁有两个西沙派的男人,在讨论着佯装投靠天生门,打入敌人内部里应外合的计划。”
      “西沙派?”
      风墨大力点头:“就是西沙派,属下听他们讲,好像就指望着这次立功请赏呢!”
      既然是打入内部,里应外合,那背后显然是有着更大的预谋,看来四大门派最近又开始不安分,准备招惹天生门了。
      战筝考虑得很长远,她盘腿坐在床上摸着下巴,神情凝重而肃穆,仿佛下一秒就要运筹帷幄指点江山。
      半晌,风墨试探性地问:“少主,你打算怎么办?”
      “我准备啊……”她深沉回答,“明天早饭吃点好的,要不那些银票就亏了。”
      “……”
      “不过那俩做白日梦的家伙也不能放过,耍威风都耍到家门口去了,留不得。”她继续道,“反正他们迟早要去孤绝峰,到时咱就跟着一起,还能顺便给他们指指路。”
      风墨这回倒没犯傻,很快就理解了她话中深意,当即痛快答应下来:“没问题!有少主你这句话,属下就放心了!”
      战争懊恼叹息:“你放心,我可闹心了!这刚出来透透气就得回去,还要见天对着老头子那张棺材脸,我冤不冤!”
      “少主息怒,毕竟这关系到咱们天生门的兴衰荣辱,大难当头,对抗外敌才是当务之急!”
      “什么大难当头,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你可真给他们长脸。”她冷哼一声,“但鉴于老头一人留在山上,真出了什么事怕他没安全感,我还是返回主持大局比较妥当,等风头过去了就逼他让位吧,省得麻烦。”
      于是莫名奇妙就切换到了讨伐自家老爹的主题。
      “……少主你应该先保持冷静。”风墨感觉自己貌似听到了什么大逆不道的消息,他双手捂脸,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小七,“小七兄弟你有空就劝劝少主吧,多少也算血脉相连,父女之间没必要总剑拔弩张的。”更何况这次是彻头彻尾的迁怒。
      小七用看白痴的眼神瞅着他,随即转向战筝体贴询问:“需要帮忙么?”
      “需要啊,当然需要,记得别伤及性命,我们的目标是篡权,可不是弑父。”
      “听你的。”
      “真乖。”
      风墨:“……”
      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有多么尴尬,更何况就在前一刻,他还愚蠢到和小七讨论怎么劝说战筝的问题——明知道对方不是己方阵营的还强行拉拢,脑子进水了吗?
      有那瞎操心的时间,还是回屋补个觉吧。
      就这样,他一步一回头离开了战筝的房间,带着孤身一人没有伴侣的哀怨和悲凉,直至消失在黑暗的走廊外。
      
      正如战筝所料,那两名西沙派成员没有在醉音楼耽搁太久,转天中午就动身出发了,而为了和他俩步调保持一致,战筝强行扯走了留恋温柔乡的红莲,紧随其后踏上了归途。
      红莲在路上仍在抱怨着行程仓促不和她提前商量,须知她和连城公子相谈甚欢,虽然没有睡成对方,仅仅停留在灵魂交流的程度,但那可是她第一个想要好好疼爱的男人,至少也多给她点时间与意中人相处啊!
      “少主,属下对你专断□□的行为表示愤慨。”
      “我也对你重色轻友的态度感到痛心。”战筝转过头横她一眼,“连城公子就在醉音楼里,一时半会儿跑不了,你就不能先解决完家门口的问题再考虑私人感情吗?”
      红莲指着远处那两匹慢吞吞的马郁闷道:“能跑到醉音楼去寻乐子的男人,毫无疑问是有断袖之癖,对于这种人何必太当回事,直接杀了就好。”
      “这好像和断袖之癖也没什么关系吧?顶多是想找个舒服又保险的地方商议计划罢了,你别扯开话题。”战筝无语于她的神逻辑,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果真思想奇特,“我当然可以直接杀,不过在夙州那种地方人多眼杂的,倒不如去荒山野岭慢慢审——诶,前面那俩好像迷路了,待我去指点一二。”言毕飞身下马,施展轻功如闲庭信步般,转眼间已到达对方身前。
      西沙派贼眉鼠眼二人组正在东张西望地分辨方向,冷不防看见个小姑娘拦住去路,不禁有些奇怪,左边那位就惦记着赶紧把她轰走。
      “去去去,谁家的毛孩子,也不怕走着走着被狼叼了去!”
      战筝微微仰头看着他俩,一副天真纯洁涉世未深的笑容:“我是随爹娘和哥哥一起回家的,娘看见你们不认识路,叫我来问问。”
      “诶?你们是这座山的住家啊?”两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一瞧,确实有两男一女策马过来,顿时兴奋起来,“那你们知不知道,去孤绝峰怎么走?”
      她笑眯眯回答:“你看着群山一片连绵起伏,最高最险的那一座就是孤绝峰。”
      “你确定?”
      “确定啊,不过爹娘提到过,孤绝峰上住着杀人嗜血的魔教狂徒,两位叔叔最好不要去。”
      此刻风墨红莲已经到了近前,闻言立刻自觉自愿地把自己和“爹娘”二字对上了号,纷纷点头:“没错!可怕得很啊!”
      右边那位西沙派成员哈哈大笑:“对于你们这种凡夫俗子来说,魔教中人自然堪比豺狼虎豹,可我们此番前来,就是要铲除邪恶,救你们于水火之中的!”
      天生门三人组作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佩服佩服。”
      “所以你们快些带路,也好为我兄弟二人节省些时间。”
      红莲掩唇娇笑:“没问题,请随我来吧。”说完自行催马绕到了最前边。
      左边那人盯着她妖娆的身体曲线错不开眼珠,不禁感慨:“小姑娘,你母亲很年轻么,你父亲……也很年轻啊。”
      风墨很配合地挠头憨笑,浑身都散发着山里农夫的朴实气质:“平时拿树脂和猪油涂脸,保养得好。”
      “恕我直言,你们的女儿非常可爱,不过儿子似乎不怎么合群啊,是脑子有点毛病吗?”
      脑子有毛病的小七瞬间投去一个冷若冰霜的眼神,成功把对方镇住了,不敢再碎碎念下去。
      战筝那双柔软小手覆上小七的眼睛,细声细气地解释:“我哥哥早年间生过一场大病,家里没钱又请不起大夫,后来才变成了这样子,您别见怪。”
      “哦……”
      看得出来,西沙派两人很想露出遗憾惋惜的神情,但幸灾乐祸的程度太明显,藏都藏不住。
      战筝垂眸移开视线,唇角却轻盈勾起,充满嘲讽之色。
      所谓的正派人士,又能高尚到哪里去了?
      接下来双方谁都没有再度开口,只保持着一段距离向孤绝峰方向行进,夜幕逐渐降临,明月当空,清辉流泻,无端给幽寂山路增添了几分阴森感。
      直到有野兽的咆哮声隐约传来,彼此沉默的气氛终于被打破,西沙派二人瞬间警觉起来。
      “什么声音?”
      “不必惊慌,并没有什么。”战筝侧耳倾听半晌,淡定从容地安慰着,“可能是哪个山头的狼群不安分,集体迁徙过来了。”
      “哦我们还以为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原来只是……狼群?!”
      远方,脚步声渐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