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您就嫁了吧

作者:奶香琉璃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子风流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进船中,战筝打着哈欠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就迎上了小七明净无比的目光。
      “诶?你起得好早啊。”
      他回答得理所当然:“你一叫我名字,我就醒了。”
      “啊?我叫你名字了?”
      “梦里叫的。”
      她被吓了一跳:“不是吧?我还说梦话了?说的什么?”
      小七眼底略显出几分笑意,他注视她半晌,缓声开口:“你说……‘好想睡了你啊,小七’。”
      战筝登时一头磕在床沿上,心中狂喊这次算是丢脸丢大了。
      她清楚得很,自己说梦话的语气绝对不会像对方转述得如此平静,须知当初她曾在睡梦中怒吼“战千里你个老光棍儿,姑奶奶趁早阉了你”,声如洪钟暗含内力,以至于第二天,天生门全体教众都表示:我们听见了哦,少主。而红莲事后提起,若不是她和风墨拼死拦着,战千里就要去找自家闺女拼命了。
      所以……她想睡了小七这件事,现在该不会已经穿越江面直达城镇了吧?!
      好容易才按捺住胡思乱想的心情,她哭丧着脸爬起来,用力箍住小七双肩:“我跟你讲啊小七,这纯属意外,并不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说出那种话的,我发誓!众所周知我是个很正直的人,哪里可能有那种花花肠子呢?你别往心里去,趁早忘掉刚才发生的一切吧!”
      笑意敛去,小七蹙起好看的眉,一瞬不瞬盯着她:“什么叫趁早忘掉?”
      “……呃,就是当我从没说过!”
      “哪句话从没说过?”
      战筝无力扶额:“就是……就是……想睡了你那句话啊小傻瓜!”
      大概是错觉吧,小七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很不愉快,他默默应了一声,把脸转向一边不搭理她了。
      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他居然对着她莫名其妙犯起了脾气。
      战筝一头雾水,她试探性碰了碰他的手臂,低声问道:“怎么,我说错什么话了?”
      对方始终保持沉默。
      “我都告诉你那属于意外啦,以后再也不说了还不行么?你别不高兴啊。”
      依旧沉默。
      “哎呦小祖宗,我对你一片赤诚天地可鉴,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啊!”有非分之想也不能承认啊。
      谁知小七闻言,脸上失望之色更甚:“为什么没有非分之想?”
      “……啊?”莫名被问得一头雾水的某人。
      小七薄唇微抿,一字一句强调着:“红莲说过,真爱一个人必定会产生非分之想,除非是未曾放在心上。”
      这下战筝总算听懂了小七的心路历程,合着他从始至终就觉得她应该惦记着睡自己,要不就是不爱他——很好,等她回到孤绝峰,迟早要扣光红莲那小妖精的奖金,让她胡诌,让她教坏单纯的孩子!
      “那么刚才说的都不算数,既然你对这种事情并不反感,我当然也很乐意。”她拍着小七肩膀,那副循循善诱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别扭,“我的意思是呢,在我还没有恢复十八岁身形之前,心有余而力不足,没办法和你……咳咳,你能懂吧?”
      小七温和点头:“红莲说过,就算你现在看起来只有九岁,一定也比普通姑娘更厉害。”
      “什么厉害?哪里厉害?我就知道那小贱人比我还猥琐十倍!”战筝气得差点把枕头撕成两半,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言辞的奇怪之处,连忙改口,“呃,我并不是说自己是个猥琐的人,我只是觉得有必要赶紧把红莲嫁出去了。”
      他摸了摸她略显凌乱的长发,唇角含笑:“她有喜欢的人。”
      “呦,看来红莲果真表现得太明显,对连城公子那点心思连你都知道了?”
      “嗯。”
      战筝在他怀里伸了个懒腰,一面起床穿外衣,顺势转开了这令人尴尬的话题:“好啦好啦,这样,你乖乖在船上等着,我去街上转一圈买点东西。”
      小七本能地抬眼看她:“你自己去?”
      “对啊。”她笑嘻嘻瞥他一眼,“别不高兴,我是要去给你挑礼物,你跟着就没新鲜感了。”
      他低声道:“我不要礼物,我要你。”
      “礼物是你的,我也是你的。”她吧唧一下亲在他侧脸,“你都乖乖收下,不准拒绝。”
      小七怔怔看她起身离去,脚步轻快地消失在门外,细碎阳光落在他眸底,漾成一片温暖的色泽。
      
      至于战筝究竟要去哪里,很简单,是从船夫处询问到的、城中那家在江南地带颇有名气的琉璃坊。
      “老板娘,这支发簪我要了。”
      老板娘笑吟吟把那支雕刻云纹的发簪放进紫檀木盒,目光若有所思在她脸上扫视着:“这支簪子可是上好的和田白玉所刻,小姑娘多大年纪了,竟也学会了买礼物讨情郎欢喜?”
      “我年纪不小了。”她懒得多作解释,只伸手探向腰间去摸钱袋,岂料那里空空如也,原来是出门换衣服的时候忘记带出来了,“……抱歉老板娘,你能先给我留着吗?我回去取钱。”
      老板娘笑容未变,但神色间已有几分对待不懂事孩童般的无奈:“小姑娘还是乖乖回去吧,否则你爹娘怪罪起来可怎么是好。”
      说来说去,还是把她当成从家里偷钱的小孩子。
      战筝也不过多废话,直接从头上拔了支金簪子递过去,那上面还嵌着据说是西域特产的红宝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战千里那寻摸来戴着玩的。
      “用这个做抵押总行了吧?我看你这生意不错,千万别卖了。”
      卖了就把你店砸了。不过这威胁话语未免太流氓,她犹豫再犹豫终究没说出口,还顺便在心里检讨了自己两句,何必这样吓唬人家呢?
      正当老板娘捧着这件造型精致的金簪子啧啧称奇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毫无征兆伸向两人中间,将一张银票优雅放下。
      “这玉簪的价钱,我替小姑娘付了。”
      声音低沉魅惑,扰人心弦,不似现实,倒像是来自某个遥远的梦里。
      手好看嗓音好听,模样一定也错不了,本着好色的基本原则,战筝猛然回头,见一蓝衫公子含笑立于身后,缎带束发凤目流光,秀气中暗藏三分邪气,观之便知是能令无数少女神魂颠倒的那种人。
      然而,看惯了小七,她发现自己确实已经对美男子免疫了,新鲜感眨眼就过,即使对方俊得惊天地泣鬼神,于她而言也没什么区别了。
      “多谢公子美意,一支玉簪子而已,我还是买得起的。”
      “姑娘莫要误会,我决无轻视姑娘之意,无非是萍水相逢,举手之劳罢了,也省去了姑娘往来奔波之劳。”他从老板娘手中接过那支金簪递到她手里,一笑极尽风流,“况且这么好的首饰,用作抵押可惜了。”
      大约是他没有因为她的外表而轻视的关系吧,战筝对他招人喜欢的讲话方式很有好感,所以思忖片刻,终是没有拒绝:“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家住何处?横竖这个人情我是一定要还的。”
      “我叫观夜。”他注视她半晌,薄唇轻扬,“至于还人情么,若是有缘,总能于江湖再度相见的。”
      言毕从容转身,衣袂飘飞消失在街上人群中。
      怪人。
      战筝站在原地,沉默良久只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她望向他离去的方向,不知为何,那一刻突然感觉,似曾相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