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趣你大爷

      大爷是不是真傻,任知节不知道,但她知道,杨青月一出现,那些原本用手托着下巴眼巴巴地看着任知节舞枪的长歌小萝莉们都纷纷躲到了任知节身后,从她的银色盔甲后探出一个个小小的脑袋,有些紧张地看向杨青月。
      任知节有些奇怪,她往旁边让了让,那群小萝莉却又跟着她往旁边走了几步,杨青月正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只八哥,眼神也跟着往旁边移了过去,一群人在怀仁斋的半月拱门前做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动作,气氛微妙。
      任知节将手中装着八哥的笼子往上托起,杨青月随即扬起了头,与她视线对视,任知节干咳几声,问道:“杨家大哥怎么有空来怀仁斋了?”
      之前周宋跟她提过,杨青月经常窝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日没夜地弹琴,甚少出门,长歌门人都很少能见到他,而且他脾性怪异,眼中只有自己的那把古琴,除了他弟弟杨逸飞没人能受得了他。任知节初来长歌门的时候就听思齐书市的书商们说去扒他窗户想偷记琴谱,结果被他琴音震昏三天三夜。
      任知节本是觉得自己来长歌门小住的这些日子估计都不能见到传说中的长歌最强音了,当然,她也不想见到就是了,她还想保持三天的神志清醒。
      结果饭后消食散步散到别人家屋顶上,听到了传说中长歌最强音的琴声,然后这个最强音奇迹般的出了门,而且,还以霸道总裁的形式调戏了她爷爷养的八哥。
      她回头得问问任栋这只八哥公的母的。
      
      杨青月听她开口问,斜眼瞟了瞟她手中闪着银光的傲雪贪狼枪,说道:“出门散步消食,然后听见有锐器破空之声,还以为是哪个同门正在练习剑法。没想到是任姑娘正在舞枪。”他笑笑,“身姿矫健,枪法狠厉,一招一式间尽含万钧之力,好将士,好枪法。”
      任知节:“……”
      你这是在夸男人,我一点都不高兴啊,呵呵。
      
      任知节木着脸晃了晃手中的笼子,厚颜无耻地问里面的八哥:“你说,我舞枪美不美,柔不柔,迷人不迷人?”
      八哥:“知节知节!成亲成亲!”
      任知节:“……你除了这句能不能说点儿其他的。”
      杨青月看见一人一鸟较着劲,朗笑几声,他声音极为好听,平时懒懒散散的没个正形所以并未凸显此点,然而这几声笑却仿佛霁月风光,带着由胸腑发散而来的爽朗之意。
      任知节被他笑得有些黑脸,而任栋此刻却推了门出来,嚷道:“知节,我那只八哥呢,是不是被你丢了啊。”
      那八哥听见主人的声音,扑腾得更加欢脱,任知节坏心眼地晃了晃笼子,然后笑眯眯地说:“爷爷,我带八哥出来透透气儿。”
      任栋闲时也去过徽山书院教小孩子们弹琴,所以这群小萝莉也恭恭敬敬地喊了声:“任老好!”
      任栋一打开门就看见了那群绿裙飘飘的小姑娘们,这几天下来,对于孙女强大的同性缘他已经表示见怪不怪了,连九龄公那个性子冷淡孤高儿张婉玉也来找过任知节探讨边塞驻防问题。此时任老看着站在任知节身边,还没有任知节腰高的一群小女孩,叹了口气,为什么就没个青年才俊来找知节呢。
      而这时,一个带着三分笑意的男声笑着道:“任老好。”
      任栋愣了愣,随即瞪大了眼睛,才在任知节身后,看见了站在半月拱门下头戴乌冠,身着黑衫的英俊青年。用手中狼毫画遍长歌门所有未婚青年的任栋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摸了摸胡子问:“……青月?”
      “正是。”杨青月笑着回答。
      他身量高大,原本身材便比大多数女子要高上许多的任知节也只及他鼻梁以下,一人潇洒轩朗,一人英姿飒爽,两人站在一起竟是极为登对。而正在笼子里扑腾的八哥十分应景地喊了一句“成亲成亲”,任栋觉得自己仿佛在两人中间看见一朵硕大的红花。
      
      任栋此时的心是欢快而又悲伤的,欢快的是终于有异性来找自己孙女了,悲伤的是这个异性好像是傻的。
      
      任知节看自家祖父那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忙不迭地上前将装着八哥的笼子塞到任栋手中,说:“爷爷,喏,八哥,快被冻傻了,快把它带回屋里去吧。”
      “哦,哦。”任栋接过笼子转身进屋,在一脚跨进屋子时,又转头看了一眼杨青月。
      杨青月着实生得好,长眉细眼,高鼻薄唇,长着一副江南小生的如玉模样,偏偏周身气质又是极为潇洒,让人越看越喜欢。他刚出生时,便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长歌门上下无人不喜他,待学会说话走路之后又对琴起了兴趣,每日跟在任秋名身后摇头晃脑地听琴,那模样让人不住发笑,却也更是喜爱。
      那时任秋名还未遇见皇甫莲,每日除了练琴,便是教小小的杨青月认徵拨弦,杨青月操琴天赋过人,虽年纪还小,任秋名便已断定日后杨青月琴技必在他之上。
      任栋听儿子说得笃定,笑道:“如今青月只是个三岁小儿,秋名何以如此断言?”
      任秋名笑道:“我先天不足,自小身体羸弱,门中弟子大多琴剑双修,而我却无法习剑,伴随左右的便只有这把琴,心无旁骛自能技艺超群。青月虽尚年幼,却与我幼时一般,于操琴一道情有独钟,且对琴韵有所领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后来长歌门牵扯上太平公主之乱,三岁的杨青月中了解秀朝一枚阴雨针,此后一天大半时间都在睡梦中渡过,就算是清醒的时候也无法分清所在究竟是现实还是梦中,严重的时候形神癫狂,六亲不认,抓住身边的锐器便要砍向面前的活人,杨尹安不得不将他封锁在院子里,不允许他随意出门,恐伤人性命。
      任秋名后来与皇甫莲成婚,身体好了些,便常来那院子探望杨青月,后来皇甫莲听说了杨青月的事,也常常随任秋名一起去看他。小夫妻俩对长歌门人讳莫如深的“疯子大爷”就像对待知交好友一般,任秋名仍教他学琴,皇甫莲手痒的时候就在旁边舞枪。任栋放心不下,偶尔会去那院子外转悠,但听到的都是两人琴音相和,不时有成年男女以及少年的笑声传来。
      只是后来随着任秋名与皇甫莲病逝,那个院子里再没有传出过那样由心底发出的笑声。
      
      任栋看着如今已是高大俊秀青年的杨青月,只觉得眼中微酸,只想着若是秋名阿莲不去得那么早,杨青月估计也早就能治好顽疾,这个“疯子大爷”也不会叫了那么多年。他叹了口气,拉住任知节的手,道:“你杨大哥难得来怀仁斋一次,快去厨房做些好吃的,好好款待款待杨大哥。”
      任知节抽了抽嘴角:“爷爷,你来真的?”
      任栋瞪了眼睛:“你以前不是还跟爷爷我自夸你厨艺了得吗?”
      任知节无辜脸:“我也就那么说说,你就信了啊。”
      任栋气不打一处来:“臭丫头,你居然骗你爷爷!看我拿琴来收拾你!”
      
      任知节看任栋气冲冲地回房拿琴,便暗叫不好,双手蒙住耳朵,疾步后退,喊道:“爷爷你稳住,别下狠手,我是您亲孙女儿啊!”
      她跑到院门口,正对上抱着双手看戏的杨青月,恶狠狠道:“你不是吃饱了散步消食的吗,你快跟我爷爷说上一声。”
      杨青月笑笑,道:“我又饿了。”
      “你直肠子啊你。”任知节哀嚎一声,眼看任栋抱着琴从屋内追了出来,她正要跑路,忽然听见院墙外传来周宋咋咋呼呼的声音:“师妹!师妹你在吗?”
      任知节大喜,隔着院墙喊道:“师兄!师兄我在啊!”
      那边周宋笑着喊:“师妹!师妹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任栋此时右手手指已经放置在了琴弦上,眼看就要拨动琴弦了,任知节欲哭无泪地喊道:“师兄!你倒是进来啊,隔着院墙我怎么知道你给我带来了什么!”
      
      院墙那边传来鞋底踏在石板路上的声音,半月拱门外还没出现周宋的身影,任知节便看见了一只慢吞吞踏着石板而来的白山羊,那山羊似乎被人赶着往前走,一边慢慢往前踏步,一边发出细弱的“咩”声。
      院中任知节、任栋、那群女童皆是瞪直了眼睛看着那只山羊慢慢走进了怀仁斋,靠着半月拱门的杨青月先是一愣,随即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
      待那山羊走到任知节面前,任知节机械地抬起头,才看见周宋双手叉腰站在院门口,一脸得意:“我前几日请去扬州办事的师弟带回来的,怎么样,师兄我疼师妹吧。”
      任知节:“……”
      “欸,师妹你怎么傻了师妹?”周宋正问道,忽然觑见旁边有个一身黑衣的高大青年,他本有些奇怪门中还有谁身着黑衣,正转过头去,扭着脖子的动作就僵了,“大、大爷?”
      “嗯。”杨青月应道,又看向跟白山羊面面相觑的任知节,然后转过头来问周宋,“你怎么带了只羊回来。”
      “哦。”周宋摸了摸鼻子,闷声道,“师妹前几日说了想吃羊肉,不过门中厨房都说不太会做西域风味的羊肉,于是我干脆牵了只羊回来,让师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过师妹好像被羊吓傻了?”
      他话音刚落,转头看向任知节,却见任知节一脸慈祥地摸了摸白山羊的角,扭过头来看周宋,一脸娇嗔:“人家怎么会吃羊羊,你们好坏,你们居然要吃羊羊,你们怎么可以吃羊羊。”
      周宋:“……”
      任栋:“……”
      杨青月:“……”
      长歌门萝莉们谴责脸:“知节姐姐说得对,周宋师兄你们好坏,居然要吃羊羊!”
      周宋:“……”
      
      任知节泫然若泣,慢慢走到周宋身边,周宋看她那表情就已经打了个冷颤,全身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他摇摇头,嘴里喃喃道:“不……你别过来……你不是我师妹……”
      任知节白了他一眼,凑到他面前,小声道:“在小孩子,特别是小女孩面前不能残忍杀生,不能让她们伤心。”她顿了顿,拍拍周宋肩膀,“过几天我亲自动手烤全羊,你记得来啊。”
      独自面对众多长歌门萝莉谴责的周宋:“……师妹你好残忍啊,呵呵。”
      任知节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忽然感觉到似乎身边有一道目光刺向了她,她扭过头,看见了正靠在拱门上的杨青月。
      她机械地扬了扬嘴角:“杨大哥对烤羊有兴趣吗?”
      她特地加重了羊的发音。
      
      杨青月也扬了扬嘴角:“有趣。”
      任知节在内心翻了无数张桌:有趣你大爷!你跟爷爷养的八哥一样只会说一句话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啧,面试结束,扑得惨烈,恢复日更!
    明天是长歌门烤羊宴,会有各位NPC登场吧,=L蛋总也失踪好久了,可惜他离太远了啊,他在西藏女主在千岛湖,这坐火车都坐得心塞,别说骑马了,我当时为啥要把战线拉这么长,唉。剑三原本设定的是杨青月二十二岁的时候就脱离梦魇了,不过为了剧情,我还是拖后吧,要不然怎么发展JQ→_→
    土豪感谢时间:
    VI&T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3 07:58:22
    关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17:15:53
    鑫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30 19:57:12
    谢谢以上哈尼的投喂!_(:зゝ∠)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