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作者:九重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5

      夜色下,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月桂树上,清风拂过,沐浴在月光中的月桂树折射中淡淡的金光,无数小萤火虫一闪一闪,飞进树叶中。
      
      兰瑨站在月桂树下,恭敬地开口:“大师兄,我带小师妹前来拜见。”
      
      月桂上,清冷的宫阙里,传来一道缥缈的声音,似清泉滴入玉盘,清润淡漠:“坐。”
      
      姜娰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套月光石的小茶几和小石凳,茶几上摆放着一个淡彩琉璃壶,无人提壶,酒壶里的清酿却自己倒入琉璃杯中。
      
      “这是大师兄请你喝的桂花清酿,用月桂花和清泉酿制,喝了三日留香不散。”兰瑨摸了摸姜娰的脑袋,温柔笑道,“等天亮了,师兄来接你。”
      
      “好。”姜娰点了点头,等兰瑨消失在视线里,这才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只见第一峰清冷,山顶都是光秃秃的月岩石,只除了这一棵巨大的月桂树。
      
      “大师兄,你是住在树上吗?”姜娰眨着乌黑的大眼睛,问道。
      
      “草!月璃是猴子吗,神TM的住树上!”第七峰传来一阵爆笑,赫连缜坐在自己的大黑鸟上,笑得疯癫 ,险些从大黑鸟身上掉下去。
      
      其他几峰也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在隐忍地憋笑。
      
      兰瑨带姜娰上第一峰,青雾山其他几峰瞬间就察觉到了,各个都在密切地关注着。想看一看月璃对这个捡来的小师妹的态度。
      
      修皓月之道的月璃难道真的会屈尊降贵地认姜娰这个凡人?那日后还真是有好戏看了。
      
      “月璃是不是猴子这我不知道,不过小姜娰确定是个小可爱了。”第三峰,重华看着莲花水镜里,全身裹在小披风里Q弹软萌的小姜娰,似笑非笑地眯眼,想捏,想薅,想养,想带出去晒娃!
      
      月桂上,宫阙里,常年清修的白衣修士看着树下捧着琉璃杯开心喝清酿的小姑娘,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凡人的世界和他的世界隔了千山万水,他无法告诉姜娰他身在何处,也并不打算将这个凡尘界的小师妹带入他的世界里。
      
      他的道与兰瑨的不同。
      
      姜娰喝完一杯清香迷人的桂花酿,放下琉璃杯就见那酒壶自动给她倒了一杯,喝完又倒了一杯,如此喝了三杯,她隐隐觉得有些微醺,坐在小凳子上,觉得这位大师兄着实太沉默寡言了点,而且对待客人竟然是不停地劝酒!
      
      “大师兄,我喝不下了。”姜娰晃了晃脑袋,没有忘记自己答应兰瑨的事情,取出美人扇,化为琴弦,开始弹琴。
      
      这一次弹的比西山那次要流畅,那些晦涩的音符流水一般地跳出来,竟然没有之前的生涩之感,姜娰弹的忘我,不知不觉竟然将半首琴曲完整地弹了出来。
      
      半首琴曲弹完,第一峰的月桂树的叶子似乎更加明亮了一些,闪烁着金光,宫阙里,闭眼清修的白衣修士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道淡淡的金光,镇魔曲果然名不虚传,他能感受到体内裂开的道根有愈合的迹象!
      
      自他道根受损,白日里几乎从不出宫阙,只在月夜吸取月之光华缓慢地治愈,只是云梦十八洲灵气枯竭,见效甚微。适才听了半首镇魔曲,竟然抵得上他一年之功效!
      
      月璃震惊,而青雾山其他几峰却暗自警惕。兰瑨果然无所不用其极,为了小姜娰的未来,竟然让她去给月璃弹镇魔曲,帮他治愈受损的道根。
      
      不过就算隔了几座山峰,他们听了都觉得内心舒畅,境界稳固,看来镇魔曲果然非同凡响。
      
      兰瑨想将小师妹拉到月璃的阵营里,他们却偏不同意!
      
      姜娰弹完半首曲子,喝的桂花酿后劲上来,又弹了半首,弹完之后半点不觉得累,反而觉得之前有些音弹的有些缺陷,又改了改,如此一晚上弹了三遍镇魔曲,弹得月桂树欢喜得摇曳生姿,月光也静静地落到姜娰的肩头。
      
      弹完三遍,姜娰便醉倒了,抱着自己的美人扇,歪在小月光石桌上打着小呼噜,迷迷糊糊间似乎看到月桂树上有一个白色的宫殿,有仙人下来,白衣胜雪,清冷出尘。
      
      男仙人?月宫上不是住着仙女姐姐和玉兔吗?话本子都是这样说的!小帝姬锤着自己的小脑袋,彻底地醉了过去。
      
      兰瑨从黑暗里走出来,看着醉倒的小姜娰,上前抱起她软软的小身子,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来:“大师兄,我抱她回去了。”
      
      “嗯,往后每月让她来一次。”清冷出尘的修士挥袖收起琉璃杯,一身光华,天地为之失色。
      
      “是。”兰瑨惊喜地应道。
      
      *
      
      姜娰喝了三杯桂花酿,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醒来时觉得神清气爽。
      
      识海里小洞府见她醒了,连忙冒出来:“姜娰,太阳晒屁股了,你还在睡懒觉!”
      
      姜娰:“……”
      
      “我昨晚喝醉了,桂花清酿真好喝。”姜娰到现在还有些回味,而且她喝完之后睡得特别安稳,看来以后要找大师兄讨要秘方,自己酿。
      
      “酿个屁咧,你有月桂树吗?”小洞府狮子吼,“起床干活,从西山回来半个月了,你还没有提炼出一颗花瓣精粹液!”
      
      姜娰认命地爬起来洗漱,见兰瑨不在,自己背着小背篓,带着木头小傀儡下山去采集灵花灵草,这小药鼎挑剔的很,低级的灵花灵草它压根就不要,塞进去捣烂了,它还给你吐出来。
      
      这就离谱。
      
      姜娰决定今天去山脚下找找看,看有没有小药鼎喜欢的灵花灵草。
      
      “小洞府,昨夜我喝醉了,你看到我大师兄了吗?”
      
      小洞府支支吾吾:“没看到,大约长得丑吧,不敢出来见人。以后你少去第一峰。”
      
      昨夜它看的清楚,山顶的那棵月桂树不是凡品,还有住在宫阙里的修士修的是皓月之道,此道清冷,虽然不似无情道那样丧心病狂,但是也注定一生清修,不沾惹尘世因果情爱。
      
      小姜娰这般小,前世又被渣男渣过,等洞府修好,它定然要带她红尘里肆意潇洒一番,让她体验一下被天下男修追求的苦恼。
      
      依它看,这青雾山九峰各个都是天之骄子,但是第二峰修轮回道,身处地狱的修士长得再好看也麻烦,第九峰修死之道,跟小姜娰是犯冲的,第一峰太冷太帅太出尘,总之它不同意,还是第六峰最好!
      
      要不然第三峰、第七峰、第八峰也不错呀!
      
      小洞府暗戳戳地在心里排序,排着排着又觉得舍了谁都不痛快,最好是一个个地谈恋爱,最后咱谁都不要,做一个潇洒的女帝君。
      
      嘻嘻嘻嘻!
      
      “你笑什么,该不会憋着什么坏主意吧?”姜娰狐疑地问道。
      
      “咳咳咳咳,快干活!之前的十万株极品莲花已经提炼出了紫色凝珠,你只要再找到同等级的999种灵花,就可以提炼出最高等级的花瓣精粹液凝珠,修复洞府第一层了。”
      
      “你之前没说有等级要求!”难道她还要去找三师兄卖萌?
      
      小洞府眼神闪烁,事实上那十万株极品莲花已经提炼出了成型的精粹液凝珠,只要随便提炼几百种灵花,洞府第一层就能修复,但是现在标准提高了。
      
      以前它想着随便修复一两层洞府,就足够小姜娰受用的了,结果小姜娰第一次就提炼出了紫色的精粹凝珠,让它不禁生出一丝的奢望。
      
      万一她真的有能力修复八层洞府,开启第九层呢?
      
      只有每一层都用最顶级的原料,让小洞府完美修复,后面才有可能开启第九层的修复。
      
      “根基要打牢,不然容易塌。”小洞府忽悠完,立马沉进了识海里。
      
      姜娰:“……”
      
      *
      
      姜娰背着小背篓,一路下山,一边利用玉简识别第六峰的灵花,一边找小药鼎喜欢的灵花。
      
      “小师妹,你在采集灵花?”秋作尘御剑飞过,见粉嫩的小不点带着兰瑨的小傀儡蹲在山坡上采集三级的泥胡菜花。
      
      小姑娘带着他送的手套,小心翼翼地将紫色的泥胡菜花采集下来,然后塞进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药鼎里,拿着小药杵捣呀捣,可爱得像只捣药的兔子。
      
      姜娰将漂亮如蒲公英一样的紫色泥胡菜花捣了数秒钟,就见小药鼎“啪叽”一声又吐了出来。
      
      姜娰:“……”
      
      “八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姜娰将小药鼎收起来,就见秋作尘落在山坡上。今日他穿了一件天青色的长袍,剑眉星目,英俊又温和,还拎着一袋子香气迷人的果子,像极了话本子里出身高贵却独爱自由的世家子。
      
      “今日山上种的果子熟了,我去摘果子。”秋作尘挑出一颗紫色的果实递给姜娰,“这是紫莓果,皮薄多汁,香甜软糯,本身又没有太多的灵气,小师妹可以尝尝看。”
      
      姜娰见那紫莓果犹如鸡蛋大小,香气迷人,连忙笑盈盈地接过来:“多谢八师兄。”
      
      “对了,这第六峰的花草都是野生野长的,兰瑨不曾打理过,这些花草最高等级的是三级,小师妹若是要找高级的灵花,可以去第八峰,我修的是因果道,最爱的就是种花果。”秋作尘微笑道。
      
      姜娰眼睛一亮,点头说道:“我可以去采摘?”
      
      不用去找三师兄真好,三师兄那妖孽的样子,身为女子的姜娰也深觉吃不消,她还小!至于青雾九峰之间微妙的关系,姜娰决定装傻视而不见。
      
      九位师兄关系如何,跟她关系不大,她只做好自己就好。
      
      “自然可以。我只种,不吃也不采集,它们大约都是自生自长最后腐烂成泥,也是可惜。”秋作尘笑道,“我带你过去,天黑之前定然送你回来。”
      
      “小姜娰,跟他去,修因果道的,最怕沾因果,定然不会害你。”识海里,小洞府挥舞着拳头,兴奋地叫道。
      
      这一刻它要站英俊迷人,还会种花草果子的八师兄了!小姜娰往前冲冲冲!   
      
      姜娰自是不慌,她做了青州府的玄使,也听李同知大人说过一些云梦十八洲的铁律,第一条就是修士不得随意伤害凡人性命,否则是要背因果和罪孽的。
      
      背的罪孽大了,心魔越深,最后自是走火入魔,自寻死路。
      
      青雾山的九位师兄,她虽然没有完全摸清他们的性格和身份,但是也知道他们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并未真的想对她做什么,最多是吓唬吓唬她。
      
      反倒是她得了不少的好处。
      
      秋作尘见她点头,笑得越发迷人,弯腰将小姜娰抱起来,御剑前往第八峰。
      
      跟兰瑨身上春的气息不同,八师兄身上带着一股子花草果香,十分的诱人。
      
      两人刚走,赫连缜坐着大黑鸟落下来,咬牙切齿地骂道:“老八真是心机狗,竟然用果子来骗小师妹。从小到大,见到漂亮女修就跟只开屏的孔雀似的,瞧他对小师妹笑得那淫,荡,样,简直丢尽了世家的脸面!”
      
      红莲盛开,重华从山间雾气里走出来,懒洋洋地笑道:“你们世家还有脸面?一个个的心机深沉还装得人模狗样的。不如老二来的坦荡,人家虽然又狠又坏,但是从来不装!”
      
      “三师兄,现在可是老八把人拐跑了,你骂我做什么?”
      
      重华冷笑一声,扬长而去!他们害怕月璃恢复修为,私底下结盟,真当他不知道?一个来拐小姜娰,一个去缠着兰瑨,一个来拦他!呵!来日方长!
      
      *
      
      姜娰随着秋作尘落到第八峰,看到一山的花草和沉甸甸的果树,险些流下了口水。
      
      “我去山那边摘果子,你喜欢什么花草就自己采,有事情就喊我。”秋作尘将小姑娘放下来,摸了摸她的羊角小髻,见她穿的是兰瑨买的飞花逐月裙,全身素净,忍不住摘了一朵粉色的白芙蓉簪在她的发髻上。
      
      姜娰甜甜一笑,摸了摸她的小发髻。
      
      识海里,小洞府兴奋地叫道:“粉色的茶花很配你哟,八师兄很不错,咱们把他种的极品茶花都薅光吧。”
      
      姜娰眼睛微亮,好主意。
      
      秋作尘应该是一个非常爱茶花的人,姜娰放眼看去,只见一片片的茶花庄园,种植的茶花品种有上百种,自己头上戴的就是种植最多的白芙蓉,虽然是叫白芙蓉,颜色却是粉色的,其次就是白宝珠,一层层的雪白高雅,还有花牡丹和紫花金心,每种美得令人心动。
      
      “小洞府,这些茶花是几品的灵花?算多少种花!”
      
      “你采一种算一种!”小洞府支支吾吾,这些茶花跟重华红莲法器里的莲花一样,都达到了五品,这在云梦十八洲已经算是极品了,六品的灵花就已经是仙花级别,那不是云梦十八洲这种的世界能孕育出来的,至于七品、八品甚至神品九品,更是天地难寻。
      
      好在小姜娰不懂这些,否则定然会分心。她的这些师兄们着实是牛逼啊,小洞府隐隐觉得整个青雾山都有问题!至于有什么问题却又说不出来,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阻止它探索。
      
      也许等时机到了,一切就自然明白了。
      
      姜娰一听这些茶花采一种算一种,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那这上百种茶花简直赚翻了。她爱八师兄,的茶花!
      
      她连忙拿出百宝囊里破破烂烂的小药鼎,将第一种白宝珠采摘下来,塞进小药鼎里,捣呀捣,这一次小药鼎没有吐出来,只是好像没有吃饱似的,毫无反应,姜娰悄悄瞥了一眼在山头摘果子的八师兄,然后笑盈盈地朝着洁白高雅的白宝珠伸出了小爪子!
      
      拼命地采采采!捣呀捣!她采的十分均匀,平均十株必留一株,等将一小片的茶花园薅的七七八八时,小药鼎终于有了反应,凝结出了一颗小小的透明的白色凝珠。
      
      可惜时间不够,她才薅完这一片白宝珠的茶花园,天就要黑了。
      
      秋作尘故意给姜娰留了独处的时间,怕他在,小师妹会不自在,都说万事开头难,对待小姑娘要有耐心!他虽然不如兰瑨占尽先机,但是比起其他人,对小姑娘还是有很大的亲和力的。
      
      他将山头的果子随意摘了一些,见暮色降临这才回来,远远地就见姜娰站在粉色的茶花园里冲着他灿烂地笑,一双月牙眼弯弯的,甜得让人牙疼。
      
      秋作尘嘴角的笑容刚扬起,就见不远处的茶园秃了一大片!然后听到小师妹清甜软糯的声音:“八师兄,我想在第八峰住一个月!”
      
      秋作尘一个踉跄,英俊迷人的笑容僵在脸上!
      
      姜娰居然选择去第八峰住一个月?很快其他几峰都得到了消息。
      
      赫连缜咬牙切齿,老八对付小姑娘真的有一手,才半日功夫就把小师妹哄到第八峰,连兰瑨都忘了!狗东西!
      
      重华冷冷地丢了水镜,第三峰的莲花悄悄地收敛了花瓣,瑟瑟发抖。
      
      第二峰没有反应,十分的阴沉可怕!
      
      兰瑨倒是十分的淡定,破天荒地上了第八峰,将姜娰睡惯的小床搬了过来,然后检查了一下她住的地方,见没有问题了,这才淡淡地说道:“一个月后,我来接阿肆!”
      
      痛失一片茶花园的秋作尘咬牙微笑:“好!”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小师妹只是年纪小,喜欢采花而已,采光了他再种就好!
      
      余下的时间,姜娰恨不能住在茶花园里,每天早出晚归,饿了就吃山上香气迷人的果子,吃木萧送来的各种吃食,渴了就喝李同知大人送来的清露,旁的时间就全都用来提炼兰花精粹液。
      
      跟莲花一样,兰花也是极品花卉,提炼出来的精粹液还带着独有的兰花香,将山上的茶花园薅的差不多时,沉寂多日的小药鼎终于又有了变化,这一次是上百种小的凝珠凝聚成一颗珍珠大小的粉色凝珠。
      
      破破烂烂的小药鼎上也点亮了一颗粉色的珍珠。紫色珍珠和粉色珍珠交相辉映,好看极了。
      
      “成了!两次总共提炼了342种极品花瓣精粹液,小姜娰,还差658种,加油!”小洞府兴奋地叫道,快了,洞府的第一层很快就能修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洞府:我不装了。我就是cp粉头子!我站六师兄、三师兄、七师兄、八师兄……
    两更合一,晚安2333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