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箱十二卷

作者:花逝无痕2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九部第十章要人

      “大人!大人,不好了,公子私自出城,已经被巡城司的张公铎父子抓住关进巡城司了!”
      
      李家,李仁罕正忙的焦头烂额,突然,一身麻衣的宋从会急急忙忙地跑来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仁罕回头就呵斥道:“什么私自出城?简直胡说八道!继宏还被我关在家里反省呢!他怎么可能会出去?”
      
      宋从会急的手足无措,只得道:“大人,你就去看一眼不就在知道了?”
      
      李仁罕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便迈步向李继宏地房间走来。
      
      房间外,几个侍卫依然站在门口监视,李仁罕问四个侍卫道:“你们公子呢?”
      
      四个人连忙行礼道:“回大人,公子在里面呢!”
      
      “开门!”李继宏不由白了宋从会一眼,吩咐四个侍卫道。
      
      “大……大大……大人,不关我事,不关我事,都是公子逼我的!都是公子逼我的!他出去了,他出去了!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四个侍卫还没等开门,路忠已经自己从里面打开门,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爬到李仁罕的面前,拼命地磕头,连额头都磕破了,地板上鲜血淋漓,但他还是不敢停,一直的磕了下去。
      
      “李继宏——”李仁罕不由气的气冲牛斗,须发飞扬,大怒道:“今天是你姐姐的葬日,你居然还敢私自跑出去,我……我宰了你!”
      
      看着已经黑了脸的李仁罕,宋从会也不敢多劝,只小声儿地说道:“公子现在在巡城司呢!”
      
      李仁罕的脸上便更黑,气喘如牛地道:“张公铎,你算哪根葱,也敢抓我儿子?!宋从会,你帮老夫主持一下这边的事,莫要耽误了时辰;老夫去趟巡城司便回!”
      
      “是!大人!”宋从会连忙点头道。
      
      李继宏便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成都的大街上,李丽春的灵柩终于被抬了出来,但是,送行的几乎都是李家的人和李仁罕麾下的官员居多,平民百姓却是极少,即便有寥寥数人站在街边观看,眸光中也是充满了惋惜、可怜,都在不住的摇头,为李丽春这么聪玲慧秀的女子生在李家而悲哀。
      
      与此同时,李仁罕终于也到了巡城司的门口,刚一进门,李仁罕便大呼道:“张公铎,你给老夫出来!”
      
      张公铎倒是出来了,只是脸上显得一点儿都不紧张,还略带了笑意,不卑不亢地道:“呦,这不是李大人吗?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李仁罕便恼火地道:“张大人,李继宏是不是在你这里,把他交出来老夫带他回去!”
      
      “李继宏?”张公铎的表情做的有些夸张,“莫名其妙”地道:“令公子不是在家思过,由大人亲自监管吗?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了?”
      
      李仁罕气了个倒卯,却又一时发作不出,只得暂且压下了性子道:“老夫今日家里忙,一时疏忽就让这个混账自己偷跑出去了,听说你的人在城门口把他给截下了,能不能让老夫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
      
      张公铎连忙摇头道:“李大人恐怕是听错了,我这里好像没这个人!”
      
      “没这个人?”李仁罕不由惊讶地道。
      
      “是啊,你是不是个听错了消息?现在上报的抓的人里面没有令公子的名字啊!”张公铎也装作讶异地道。
      
      “啊?难道老夫弄错了?”李仁罕也有些迟疑,正待要出去,却突然又回头道:“你们巡城司今天抓了哪些人,带老夫去看看!”
      
      张公铎不由尴尬地道:“这不好吧?大牢里也脏,李大人……”
      
      “张大人……”李仁罕便也侧目斜睨道。
      
      “好好好!既然大人要看,那我就带大人去看,不过,大牢里很脏,污秽不堪,大人可要小心了!”张公铎便故意地道。
      
      李仁罕便冷哼一声:“老夫戎马数十载,什么没有见过,张大人请带路!”
      
      大牢中污秽不堪,李仁罕皱着眉头一间一间的看去,当看到第七间的时候,便看见李继宏正躺在牢房的地上大睡,不由立刻大怒,回首便向张公铎怒问道:“张大人,这不是我家继宏吗?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张公铎不由讶然地道:“这个人当时强行出城,还强行冒充令公子威胁巡城司,简直嚣张至极,下面人看不过眼,直接打晕了带回来,等醒了再好好收拾他!冒充谁不好,偏偏冒充令公子,谁不知道令公子一直在家里,简直是自己找死!”
      
      李仁罕一头黑线儿,想发火却一时也无从发起,只得暂时压抑住,憋的脸色通红地道:“这个就是犬子,请张大人开门,老夫现在就带他回家!”
      
      “嘎?!”这次是换做张公铎大惊失色的了,指着李继宏“难以置信”地道:“这个狂货真的是令公子?”
      
      李仁罕暴躁的想打人,但还是忍住道:“不错,就是犬子,还请张大人开门!”
      
      张公铎便立刻严肃起来,装模作样地道:“李大人,若真是李公子的话,这人我是不能放了!”
      
      “为什么?”李仁罕不由发火地道。
      
      张公铎便道:“因为圣裁李公子实在家里禁闭,但现在他私自外出吗,便违背了圣旨,你只有去找黄皇上,有皇上的圣旨本官才能放人!”
      
      李仁罕从来没有看得起过张公铎,也知道他向来与自己不睦,现在是故意难为自己,不由冷笑道:“张大人,你这是在故意难为老夫?”
      
      张公铎连忙正色道:“也请大人不要难为本官!”
      
      李仁罕看看如臂粗的栅栏和两指粗的锁门铁链,知道张公铎是故意的,便冷笑道:“真的要老夫去找皇上?”
      
      张公铎也正色道:“大人只能去找皇上!”
      
      李仁罕便冷冷地盯着他眸子中闪烁着寒光了冷笑道:“如果老夫去找皇上,你就一定能放人吗?”
      
      “一定!”张公铎斩钉截铁地道。
      
      “好!那老夫就拿着圣旨来要人!”李仁罕扭头就走。
      
      张公铎却看着李仁罕的背影冷冷一笑道:“皇上是皇上,但我巡城司也有巡城司的法令,李继宏持械拒捕,总得拘押十五日吧?”
      
      李仁罕出来,手下问道:“大人,我们先去皇宫还是先出城去给大小姐送葬?”
      
      李仁罕沉着脸道:“先去城外,继宏既然已经在他巡城司了,我就不怕他敢把他怎么样,先去城外!”
      
      一行人便先向城外奔来,不一会儿便已经追上了宋从会引导的李丽春的送行队伍。
      
      皇宫中,孟昶正在做一幅画,王昭远便在边上伺候。
      
      孟昶画完一只杜鹃,突然问道:“李仁罕还没有来吗?”
      
      王昭远便道:“还没有来!不过算算应该快来了!”
      
      正说着,外面内侍已经进来道:“启禀皇上,外面李仁罕李大人求见!”
      
      孟昶便停笔道:“有请!”李仁罕便大步地走了进来,一进来便跪下了,痛哭流涕地道:“皇上,请你给老臣做主啊!”
      
      孟昶当场就一愣,连忙下来扶起他道:“李爱卿这是怎么了?快起来说话!快起来说话!”
      
      李仁罕便“红”着眼睛道:“启禀皇上,犬子前些日子犯错,承蒙皇上恩典,在家中反省自过,但今日是他姐姐的大丧之日,他忍不住偷偷出来为他姐姐送行,但在城门口却被巡城司强行拿下,现在就拘押的巡城司,老臣前去要人,却被张公铎强行拦下,说一定要有皇上你的命令才肯放人,老臣求皇上可怜继宏的一片亲情之心,让张大人速速放人吧!”李仁罕一边假哭一边不住的抬头偷眼观察孟昶的反应,暗道:“如果软的不行,那老夫就来硬的,谅你个黄口雏儿也不敢不放人!”
      
      他那边算计着,这边孟昶的表现更是夸张,装作惊愕地道:“竟有这等事?不会是假的吧?”
      
      李仁罕忙点头道:“是真的,是真的!老臣知道继宏是不该私自出来,但念他思姐心切,皇上原谅他这一回吧?”
      
      孟昶终于点点头,细声的说道:“按理说李继宏身负命案,既然在家反省,那就绝对不予许出来,但就像李爱卿所说的,估计他是思姐心切,所以朕也便饶了他这一次,但下不为例,就让昭远陪你去一次吧!”
      
      李仁罕没想到孟昶答应的竟然这么容易,反倒是一愣,但连忙说道:“多谢皇上!”又朝王昭远道:“那就有劳王卷帘使?”
      
      “不敢!李大人请!”王昭远是孟昶的心腹,虽然厌恶李仁罕,但面对面也绝对不敢跟李仁罕叫板,连忙谦恭地道。
      
      但看着两人出去的背影,孟昶却又微微地笑了,暗暗的道:“李仁罕,你跋扈惯了,现在突然如此地放低姿态,朕还真有些看不惯呢,只是你想这么轻易的就接出李继宏,只怕也不容易呢!”
      
      李仁罕和王昭远很快便又来到了巡城司的门口,老远便看见那边黑压压围了一大片的人,把门口都堵了,众人根本无法进去,而张公铎就在外面苦口婆心地在解释着些什么。
      
      李仁罕不由奇怪地问王昭远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昭远也“一脸懵逼”地道:“我也是刚来,我怎么知道?我们一起去问张大人吧!”
      
      两个人好不容易地挤了进去,抓住张公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公铎却像找到救星一般,一把便抓住李仁罕的袖子说道:“我的天,你可来了,快帮我想想办法,我们巡城司误抓了李继宏地消息不知道怎么走漏了,前些天被你儿子杀得那些人的家属都过来要公道来了,我怎么说都没用,你快帮帮忙吧!”
      
      “什么?!”李仁罕的眼睛立刻便气的瞪圆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