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究竟怎样的人才叫做英雄呢?失败了算是英雄吗?
高月曾经这样想过。
无论成王败寇,他们都曾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
学《荆轲刺秦王》有感(什么鬼啦!),全文以高月视角进行。
其实和秦时明月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嗯。【大概
二十四节气系列之大雪~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月。 ┃ 配角:荆轲。燕太子丹。天明。 ┃ 其它:秦时明月。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278,55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爆笑
  • 所属系列: 节气系列
    之 大雪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28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秦时明月]燕山雪

作者:冼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燕山雪

      一。
      
      “冬天的燕国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冬天最深的日子里,天空会下整整一个月的大雪。”
      
      二。
      
      今天家里来了贵客,父亲似乎很是喜悦,连平日里对我格外严肃的脸也柔和了许多——尽管他一句话都没有对我说。但无论是他轻松的脚步亦或是不再背在身后的手,都表现出了他的好心情。
      但我还是不敢靠近父亲。
      
      这位贵客是一名男子,他一副剑客的打扮,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这些都是我躲在厅后看到的。
      他和父亲似乎在讨论什么很严肃的事情,两个人都是一脸严肃,但不知为何,两人似乎很快都是不欢而散的样子。
      父亲眉宇间的阴霾越来越重,我尽量躲到离父亲很远的地方。
      虽然他们的谈话不是很融洽,但这位贵客还是留了下来用午膳。
      
      我和母妃躲在小厅吃饭,我早早地用过午膳就去读书。
      
      虽然父亲总是对我那么严肃,也从来不和我亲近,可是我还是想成为他心目中喜爱的孩子,不论其他。
      尽管我还是很讨厌他。
      他一点也不像一个父亲。
      经常照顾我的小琳姐姐的爹爹虽然和父亲完全不一样,长得很普通,没有很多钱,不会有很多人恭恭敬敬地对他说话,可他还是很疼爱小琳姐姐。
      为什么父亲和别人的父亲完全不一样呢……
      
      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背书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打开窗户,站在窗口,呼吸着外面干净的空气,小声地背着书,偶尔抬头看向外面星星点点的小雪。
      这是这个冬天我最喜欢的乐事,尽管我也许会为此患上风寒。
      
      “小姑娘,你在干什么呢?”
      突然有声音传来,我本能地抬起头,眼前站在窗外的人,正是父亲今日请来的贵客。
      我不太敢回答他,也许父亲会因为我多说一句话而为此责备我。以前似乎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这么小就能认这么多字了?真厉害。”他看到我手中的书,有些惊讶地说道。
      
      ——“真厉害。”
      
      父亲从来没有这样夸赞过我。
      我心中顿时充满了开心的感觉,这种被人夸赞的感觉真好。
      但我还是不敢开口说话。
      
      “要是她还在,也许我们的孩子也像你这么大了。”他见我不说话,自言自语道。
      
      这位贵客口中的人是怎样的呢?是像他一样的贵客吗?
      如果是男子,是和父亲一般威严的人吗?如果是女子,是和母妃一样,又温柔又和蔼的人吗?
      
      “到时候我们也教他识字读书,教他武功。”说到这里,他轻声笑了起来,似乎想象到了这样的画面。
      
      “您口中的人究竟是谁呢?”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她……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他脸上突然露出悲伤的神色。
      
      最重要的人……
      
      我正想追问,他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要是我们的孩子,我肯定把她教成你这样的女孩子,像她娘亲一样的女孩子。”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么奇怪的话,我还是没有开口说其他,因为我能感觉到,这个人现在很伤心。
      被人这样无礼地摸头,我却一点也不生气,从这位贵客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像是被哥哥照顾一样的感觉,又好像是被父亲轻轻地抚摸一般。
      
      “小姑娘真乖,好好读书吧。”
      说罢,他转身走了。
      
      三。
      
      燕国已经步入深冬时节,雪越下越大,几乎每天都没有停过,我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背书了,索性抱着暖炉不愿意撒手,加之父亲常常早出晚归,背书这件事情自然被我放了下来。
      
      而今天,是燕国一年一度最热闹的祭典,我听到了很多声音:
      有人们在木质地板上走来走去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还有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所有人都很开心,不停地讨论接下来要进行的祭典的环节,会吃上很多好吃的,可以不用做事,好好歇息一晚上。
      可是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最近,就连母妃也时常露出忧虑悲伤的表情,她的脸上很少再出现曾经和蔼雍容的微笑了。
      而一向严肃的父亲更不用说了,他最近很忙,我几乎都要忘记我上一次见到他他究竟是何时何地了。
      
      我裹了一件白色的厚披风,在外面的地盘上扫出一块空地,坐在那里看着漆黑的夜空。
      似乎所有嘈杂的人声都已经远去,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人。
      
      “呀,小姑娘,你怎么还坐在这里?现在不是燕国的祭典最热闹的时候吗?”
      又是那位贵客,他笑嘻嘻地说道。
      
      似乎所有的人都被一种恐怖的氛围笼罩,不停地用说笑来掩饰内心的害怕,借此驱逐心中的恐惧。而只有他,似乎心中毫无畏惧,光明磊落。
      也许这就是书中所说的那种英雄。
      
      “他们很害怕的样子,我害怕吓到他们。”我摇了摇头说道。
      他似乎有些吃惊的样子,“你不害怕?”
      “为什么害怕呢?”我反问道。
      他突然笑了,“你可真是个厉害的小姑娘。”
      
      我犹豫了一阵子,还是开口问道:“你们最近是在忙刺秦的事情吗?”
      他点了点头,似乎丝毫不介意我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毕竟我已经无数次躲在后厅听到了这样的事情。
      
      “那……父亲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我应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他调侃地说道:“你想爹爹了?”
      “……”我没有回答,却还是羞怯地低下了头。
      明明很讨厌父亲,可我还是忍不住思念他。
      
      “他在准备很重要的东西,等到明天晚上你就能再见到他了。”他温柔地摸摸我的头,温和地说道。
      我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是干什么的?”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也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吗?”
      “没错。”
      “那你……真是个英雄。”我学着书中的人那样夸赞道。
      他又笑了。
      
      四。
      
      那位贵客何时走的,我不清楚,但是果然如他所说,第二天晚上我就见到了父亲。
      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五。
      
      燕国灭亡,我和蓉姐姐一路颠沛流离,最后才终于到了镜湖医庄安定下来,我也正式成为了墨家弟子。
      我听过许多故事,但最令人神往的就是荆轲刺秦这个故事了。
      
      “这个荆轲,真是个英雄。”
      大家都这么说。
      
      我知道,只有我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六。
      
      “我只是个可怜人而已。”
      他笑着如是说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