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不要拦我我要搞事

作者:七七以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承诺

      听到她问出真相,萨伊并不惊讶,更准确的说,这本就在他意料之中。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被自己打昏的人,眼神示意阿尔忒弥斯跟上。
      
      萨伊带她走回了之前的那条小路,刚才看到的大道湖泊,仿佛都是记忆里的幻觉,那些见到阿尔忒弥斯回头似有所感想要爬过来的毛蛛们,他只是挥了挥袖子就死了一地。
      
      栗发青年停住脚步站在那,高高在上地掠过一团团一动不动的黑色物体,发出一声嗤笑,“要是我没记错,你刚才遇上它们的时候,可算得上是落荒而逃啊。”
      
      阿尔忒弥斯抿着唇静了片刻,挺直了腰身直视他,“如果我想不到对付它们的办法,选择逃走也无可厚非吧?”
      
      “呵。”萨伊轻笑一声,近乎恶意地扯起了嘴角,“对付它们……只要火焰就行了。”
      
      “不是用魔法制造的火焰?”
      
      “也不算。”栗发青年轻轻一瞥,“魔力强的话,还是有效果的。”
      
      阿尔忒弥斯:“……”这摆明是在刺激她魔力不够吧?好气啊,但是对方说的偏偏还是事实。
      
      “放心。”萨伊一边往前走一边补充,“今晚你会有足够的机会锻炼魔力的。”
      
      ……是她感觉错误吗?为什么这家伙好像对她的敌意很重?如果单纯是因为自己和他喜欢的人熟识,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但这么想的同时,阿尔忒弥斯也心知肚明,有些问题问不出来不仅不见得能得到相应的答案,反而会把一切弄得更加糟糕,她想到对方并没有否认的另一件事,不着痕迹地隐去了自己的那一丝不适。
      “那么——你的确是吸血鬼?”
      
      “我要是说是呢?”
      
      “哦。”
      
      “啧,还是那么无趣的反应……”萨伊没有回头,有些模糊不清地自言自语了一会儿才说:“你之前见到的那两个,也是。”
      “猜到了。”阿尔忒弥斯毫不意外,“伤口愈合速度出奇的快。”
      “哼。”
      “不过就长相来说……也差太远了吧?”
      “吸血鬼分有十三氏族,你开始遇到的那个丑东西是诺菲勒族的,他们一族一向长得不能看,后来那个是莫卡维族的,不过可惜经常精神错乱。”
      “……喂,好歹是一个品种吧?也不至于这样说?”
      
      “你这反应倒是和西当初差不多。”萨伊挑了下眉,“看在这份上提示你一句,诺菲勒族的你下次遇到了记得处理干净,免得被追杀了西还怪我没提醒你。”
      
      “你们没有什么团结整个族群的规定么?”
      
      “密党的规定和我有什么关系?”萨伊冷笑着摆手,“随便杀,千万别客气。”
      
      阿尔忒弥斯:“……”
      
      瘆人的狼嚎由远及近,一声接着一声,阿尔忒弥斯跟在萨伊身后走上了山坡,看着天际挂着的那轮圆月,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你不是……打算让我就这么过去吧?”
      敏锐地猜到今天的训练可能会和狼人有关,和看到狼人真的能大剌剌地跑过去,完全是两回事。
      
      萨伊的语调平淡,“哦,这边数量不多,也才三四只。”
      
      “……三四只?!嘿,我说,那是狼人,不是狼。”
      
      “害怕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阿尔忒弥斯一撇头,“蠢货才会一听你这么说就跑过去。一个成年巫师对上这么几只狼人都有见梅林的可能,何况是我?”
      
      “只要不被咬到就没事,死不了。”萨伊不屑地哼笑一声,“成年巫师?要我说,那些小崽子还嫩得很,白长了年纪没涨能力。”
      
      阿尔忒弥斯:“……”
      和你一比,谁恐怕都是小崽子。
      
      “好了,少罗嗦。”
      
      还没来及说什么,阿尔忒弥斯就感到腰间突然多出一股力道,直推着她冲下了山坡。
      
      ……梅林啊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然而没有多余的机会让她在心里愤慨,不知是不是属于其他生物的气息引起了狼人们的注意,他们嚎叫着向这边靠近,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战斗的准备。
      
      萨伊在山坡上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右手搭在屈起的腿上,饶有兴味地观察着远处的战斗,脸上带着点幸灾乐祸。
      因为某个原因,他对黑发少女的感观从很多年前就变得复杂了起来,那既不是憎怨也不是欣赏,而是一种近似于……看到对方小小的倒霉,就能高兴起来的奇妙心态,奇妙到——
      
      明月渐渐沉入黑夜,黑发少女几乎是没命地朝萨伊这里奔来,身后是摇摇晃晃地跟过来、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的狼人们。
      
      “真是狼狈。”萨伊移开手站起身,视线后退到她后方,语气有种在说笑话般的轻佻,但眸光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奇妙到……虽然自己戏弄起来没觉得有什么,但却像是真把对方当成了朋友,不能容许其他的东西伤害。
      
      尽管对方本身并不知道这一点。
      
      ……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到底是谁害得啊?!”阿尔忒弥斯勉强地站在栗发青年身后大口喘气,半弯着腰,几乎整个人都靠双手紧握的入土三分的刀刃支撑着不倒下。
      黑发和银蓝色的长袍被血液粘合,白皙脸侧有暗红嘀嗒嘀嗒地落在地上,那看上去似乎是溅上的零星红色从鼻翼蔓延到右边眼角下方,宛如狰狞的图腾。
      
      萨伊不自觉地动了动喉咙。
      
      发觉这一下意识的反应后,他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墨绿色的狭长眼睛里似乎有风暴从眼眶里挣脱而出,几近残虐地席卷着那些不知死活地扑来的狼人们。
      
      倒在地上的狼人伤势惨重,但不致死,就某种程度而言,狼人的生命力甚至比血族还要强。
      
      “回去了。”
      
      眼前的景象扭曲,几乎是一瞬间便已置身于城堡的大厅之中,阿尔忒弥斯也没多说多问,只握着自己的武器,踉踉跄跄地回了二楼属于她的那间客房。
      
      从空间袋里挑出补充体力和修复外伤的魔药,阿尔忒弥斯忍着古怪的味道,一瓶又一瓶地灌了下去。
      
      同一时间,客房枕头下双面镜的动静越来越大,仿佛要自己跳出来。
      
      高等魔药的效果很好,阿尔忒弥斯脸上和身上的伤痕几乎只是转瞬之间就愈合如初,魔力也重新在身体里充盈,撇开破破烂烂的银蓝色长袍,根本不可能看出她刚刚才经过处于劣势的艰辛战斗。
      
      “你又没带双面镜就出门了?!”终于被翻过来的镜面上,显露出了淡金色发少年有些不耐烦的脸。
      
      “咳。”阿尔忒弥斯干笑了两声,“不是和你说过我去训练了么……”
      
      啧,说得好像谁没去训练一样。德拉科撇了一下嘴,停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有没有受伤?”
      如果只从外表来看,的确没什么,但他们谁没几瓶能用得上的魔药存货?一脸狼狈地出现,很失礼先不说,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还好。”
      
      淡金色发少年的面色沉了下去,灰眸隔着镜面,紧紧地盯着阿尔忒弥斯镜中映出的面容,既愤怒又冷静,让人联想到沉寂下来的火山。
      
      德拉科很难描述出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回想起禁林的那一幕,想起了自己保护不了小伙伴还不住颤抖的手。
      
      心脏仿佛被什么放在了轮轴中,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被反复挤压,痛苦得德拉科想大声喊叫,想像在学校里在别人面前嚣张跋扈趾高气扬的时候一样,展露出自己的骄傲,告诉那个女孩子他是堂堂纯血巫师世家马尔福唯一的继承人血统无比高贵,告诉她自己比任何同龄人都要优秀……
      
      然而,他清晰的头脑却无法让他对自己说谎。
      
      “那么——”淡金色发少年单方面地切断了双面镜的联系,“你好好休息。”
      
      “什么?德拉……”
      
      放在卧室桌上的珍贵摆设被一下子扫到地上,小精灵闻声赶来,看到地上的碎片,不停地往墙上撞着自己的脑袋,一味地啜泣道歉,“主人,是多比不好,是多比的错!”
      
      “滚出去!”
      
      “怎么了?”卢修斯披着睡袍,铂金色的长发散乱,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儿子大晚上的突然就生起气来。
      
      纳西莎走过去,摸着那颗小小的铂金脑袋,“小龙?”
      
      德拉科看着明显是刚刚从卧室立刻赶来的父母,头脑一瞬间如被冰水洗过,火苗慢慢湮了下去,“没什么……”
      
      他看向卢修斯,对方很快会意,拍了拍妻子的肩,“西茜,你先回去休息,我吩咐下去把这里整理一下。”
      
      德拉科很清楚,自己的撒娇母亲会准允,但比起父亲,她绝对会近乎偏执地阻止他涉及一切对自己来说危险的事情。
      
      “现在说说吧。”留下多比整理好垃圾,卢修斯领着儿子去了楼上的书房,“大晚上的这是怎么了?”
      
      全部说的话势必要提到禁林……德拉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如果父亲听说自己差一点正面迎上神秘人会是什么反应。
      
      但如果撇开的话……和黑魔王有关的信息对马尔福家来说一直非常重要。
      
      “所以说——”安静地听儿子把话说完,卢修斯面上渐渐浮出了似笑非笑的嘲讽表情,毫不留情地直击关键,“德拉科,你是在生谁的气呢?”
      
      淡金色发少年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这是一个稍稍动动你的小脑瓜子就能想明白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我来多说什么。”卢修斯默不作声地看着和自己小时候骄傲得如出一辙的儿子,眸中闪过几分复杂,“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的从来都不是答案,不是吗?”
      
      “……我想,您说的对,爸爸。”德拉科艰涩地回答道。
      
      “但是……慢慢长大吧,小龙。别太心急,你还有很多时间。”回想起儿子刚才提到的事,卢修斯同样冷色调的眸子闪了闪,落在他淡金色头发上的手放轻了动作,像在安抚某种受惊的小动物,“历史绝不会重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句话是暗示嗯,可以说是禁林的事让卢修斯下定了决心,要把和黑魔王有关的笔记本处理掉



    奈落文[综犬夜叉]以恨为名
    这告诉我们,每一个主角都是有黑化成为反派的潜质的~



    [猎同]颠倒
    主攻,一切都是为了虐团长,相信我,这一定就是爱~~



    [猎同]阿飘名叫库洛洛
    虽说没有特别认真写~但是也很有爱很萌的



    综猎人之团长夫人升级记
    来嘛来嘛~~很好玩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