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识君如玉

      “你来做什么?”柳清欢已然清醒过来。在阿水的服侍下换了衣服。
      她刚刚运功将毒暂时压下,因此看上去比刚刚出事时精神倒好了一些,让路思远安心不少。
      但让他奇怪的是,柳清欢见到沈月柔竟然没有丝毫欢喜之色,只是冷冷地道:“你来做什么,我早说过,别让我再见到你,我见你必会对你不客气的。”
      “柳姐姐,我……我听说你受了伤,心里十分着急,想来看看你,我……”沈月柔见到柳清欢,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听她如此讲,眼泪已在眼中打转,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柳清欢冷哼道:“你不必假惺惺的,趁我还没动手之前你还不快滚!你真要我在这里动手不成。”
      “柳姐姐,你……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是不是?”沈月柔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用力绞着手中的丝帕,苦笑道,“过去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但听萧大哥讲……”
      “住嘴,你别提姓萧的,我与你之间的恩怨你提谁也没用!”想到伤心处,她觉得口中腥腥咸咸的,柳清欢用力咽下涌上喉间的鲜血,一字一字地道,“你害我至此,岂是一句什么都不记得便想抹杀得干干净净,滚……你留在这里是想连我都要气死,是不是?”
      沈月柔被柳清欢说得身体摇摇欲坠,她用力咬着唇,不让自己倒下。终于,她踉跄了一下,掩面冲了出去。
      路思远见此情景,觉得柳清欢太过分,再怎么说沈月柔听说她受伤,也是好意来看她,不管她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或者误会,她怎能如此伤害一个弱质女子?
      路思远叹地道:“柳姑娘,沈姑娘一听说你受了伤,立刻便着急地赶来看你,看在这么远跑来的一片心意的份儿上……”
      “不用你来教训我!”柳清欢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她苦笑着摇摇头,“我真是不明白,有时候你聪明的紧,为什么有时候你却如此的笨啊……”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一口鲜血终于抑制不住地缓缓流出嘴边,几乎又要昏迷过去。
      原本路思远是气愤柳清欢的刻薄,但见她此情景,一颗心又揪疼起来。
      一旁的阿水又惊又气,眼泪都要流了出来,一向从来只是微笑的她怒气冲冲地向路思远喊道:“若是我家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路思远一怔,什么时候自已竟然成了罪魁祸首——真是冤枉!
      就在这时,一条白色身影疾驰而入,快得几乎让人以为那只是一阵清风。
      “雁儿,你……你如何?你怎么会搞成这样?”来人一身月白色布衣长袍,伸手扶住柳清欢,虽然言语间尽是责备,但神情全是淡淡地担忧。
      “你……你总算是来了……我以为再见不到你了……”柳清欢抹出一丝虚弱的笑容,尽管如此,眼中却展现着无限的温柔与情意。
      路思远见此情景,心中全然不是滋味,这男子是谁?难道……他便是朝野上下被传得神乎其神、神机妙算、淡泊如水的“白衣居士”?
      那是一张极为清俊的脸,大约二十八九岁的模样,一身白衣并不像路思远想像中飘逸如水,而那布质衣袍却在他身上却也丝毫不觉寒碜,只会给人极为舒服的感觉。
      也许他并没有传言中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然,但他全身上下流露出的高贵、温和、温暖却让人倍感舒服。尽管他现在眉宇间尽是担忧与心痛,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平和依然让人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他在,一切都可以解决。
      “请路公子帮忙在外面照看一下。”
      待路思远回神,已经听到这白衣男人温文地对他说。
      “先生便是‘白衣居士’萧寒玉先生么?”路思远目光灼灼。
      白衣人微一怔,淡淡笑道:“世人抬爱,玩笑间起的名字,让路公子见笑了,在下正是萧寒玉。”
      阿水不耐地拉了拉路思远的衣袖,跺脚道:“路公子,萧先生要为小姐治伤,请你帮忙呢!”
      路思远了然地点点头,不出所料,此人正是萧寒玉。
      他忽然一阵心灰意冷,在这样的人物面前,自己一向的自命风流与英俊潇洒变得如此浅薄,原来并不是世人如此执着于表相,而是他自己,在这一年多的闲散生活中过得渐渐迷失了自己……像萧寒玉这般的风采,且不说他与柳清欢是不是曾经是旧识,单只是这份处变不惊、沉稳自如的气质,便已将自己比到了爪哇国去了!
      “我要为……柳姑娘运功疗伤,还请路公子代为照看一二。”
      路思远见萧寒玉说得极为凝重,不由心下一凛。事情的轻重缓急他总还分得清,他亦不会心胸窄狭到在柳清欢的生死关头还斤斤计较这些事情。
      “好。”路思远点头,看了一眼萧寒玉怀中的柳清欢,“我在门外,先生有事,尽管开口吩咐。”
      一个时辰后,萧寒玉一脸疲惫地走出门来。
      “我家小姐如何?”阿水急得立刻就冲了上去。
      萧寒玉温和地笑道:“毒已经散了……你去打些热水来,帮你家小姐清洗一下,她目前还很虚弱,切记不可让她见风受凉……”
      阿水见他如此说,深信不疑,忙跑去照料。
      路思远见萧寒玉的神情,不由关切地道:“萧先生可好?是否要休息一下?”
      萧寒玉抬眼望着这年轻人,温和的眼神中有一丝非同寻常的表情,他摇头道:“还好,有劳路公子担心。”
      接着,他又道:“前些时日听说公子到过寒舍,只是几次阴差阳错都没有与公子相见,这次终于一睹公子风采,果然是英雄少年。”
      其中缘由他们都极是清楚,路思远点头:“是在下一直都仰慕先生之风采才是……”
      其实萧寒玉的年龄并不大,为何他说话却如此的老气?直到此时,距离他如此地接近,路思远才在他平和宁静的眼神中找到了一丝沧桑的痕迹——这是路思远这个年龄所不可能拥有的。他必是经历过太久的坎坷与风霜吧?
      忽然,路思远发现,萧寒玉眼中的沧桑竟然与他自柳清欢眼中看到的如此相像,他们之间必是有着某中奇特的关系才是……只是,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呢?
      “今日萧某来此之事,还望路公子代为隐瞒,还有,就是柳姑娘今日受伤,恐怕几日之内是难以外出弹琴见客,请公子……”萧寒玉见他如此看着自己,神情变化不定,知他必定是在猜测自己与柳清欢的关系,但他也没有多解释,只是诚肯地道。
      路思远不等他说完,便点头道:“萧先生放心,这些时日我会‘包’下柳姑娘所有的场的,萧先生只管安心便是。”
      此话一出口,他自己也不由一怔。原来一直将照顾柳清欢当作是自己的责任,毕竟那是自己心仪的女子,为她付出怎样的心力自己都在所不辞。
      可是如今自己应了,便好像是终萧寒玉所托一样……是柳清欢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变了?还是他自己的心变了?
      用力摇摇头,路思远暂时不想去考虑这些无聊的事,他望着萧寒玉单薄清瘦的身体,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白衣居士”会武功呢?世人都只道他风度翩翩,文采极佳,才思敏捷,学识渊博,却从来没有说过他——竟然还是个武功如此了得之人。难道……
      路思远抬头盯着萧寒玉:“请先生恕在下无礼,想问一个问题……”
      萧寒玉淡淡笑道:“路公子想问的是昨晚之事吧?不错,便是在下!”
      路思远一怔,一方面他惊异此人竟然一眼看穿自己的心事,另一方面,他怎么可能就这样坦白承认?
      要知道,夜闯知府府,可不是个小罪名。
      从昨天晚上来看,柳清欢一定是想去知府府盗取什么东西才会中了吴知府的暗算,而萧寒玉的出现也绝对不会是偶然,他是为了保护柳清欢,还是也有所谋?
      而一向聪明绝顶且心思缜密的萧寒玉,又怎么可能轻易将这件事承认,说与他听呢?
      路思远惊讶地看着他,却只接触到一双温和且睿智的眸子。那里面有太多的温暖、信任和了然。
      “这件事请公子代为保密才好,若传了出去,我倒是不怕什么,只怕会对清欢不利,而且也必然会招来许多不可预计的麻烦。”
      萧寒玉忽然向路思远行了个大礼,这让路思远急忙躲开。这种礼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受不得的,想当日在城郊柳清欢拦劫吴知府派去给金人送信的官员,与昨日之事必然有联系……想到此间的关系重大,路思远不由一身冷汗。
      他锐利地望着萧寒玉:“你为何会对我说这些,难道你这么容易就信任一个陌生人?这恐怕不是萧先生的风格吧?”
      萧寒玉淡淡笑道:“就凭路公子是左丞相路佑堂先生的公子,又怎能让人不信任呢?”
      路思远惊异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家父是谁?”
      这一路来,他小心谨慎,不敢丝毫透露自己与朝中为官的父亲的关系,一来是不想为父亲增加麻烦,二来是因为心高气傲的他,想凭自己的努力闯出些名气来,可是,怎么萧寒玉竟然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萧寒玉笑了笑,说不出为什么,路思远发现他这笑容间却尽是些感伤——这与他一贯流露出的淡然与宁静的气息极为不同:“在下与路丞相原是旧识,也与路公子在十年前有过一面之缘……”
      十年前?那是自己才十余岁的时候?
      从未听起父亲谈及过与萧寒玉认识,而每每父亲提到“白衣居士”时语气中的赞赏却丝毫不假,难道“萧寒玉”这个名字竟也不是他的真名?而十年之前,自己不曾出京城一步,难道那时候萧寒玉也在汴京居住?
      太多的疑问压在心头,让路思远理不清思路,不知如何开口。
      萧寒玉见路思远困惑地表情,忍不住轻声叹道:“萧某知道此时路公子必定对在下的一番话难以理解,不过此事说来话长,待有机会在下定会同路公子解释清楚的。”
      望着萧寒玉略带忧伤的表情,竟让路思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