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古有缚魂铃,不愿往生的孤魂宿于其中,朝不见天日,夜寄于人梦。

封面是车仔画的妖精和哑女,请勿擅自挪用与二改。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923   总书评数:16 当前被收藏数:69 文章积分:14,997,70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寒水清音『百合』
    之 求不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35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缚魂铃·天涯远

作者:无聊到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缚魂铃·天涯远

      这间客栈开得太久了,从爷爷那辈传下来,年久失修,每到下雨天总有那么几处漏个不停。
      
      也许找个好人家嫁了,再将这客栈盘出去,我的生活会比现在好上不少。
      
      只是这样的想法在脑中已有数年,我却从未真正的去尝试过哪怕一次,终究是将这里的一切都变成一种习惯了。
      
      如果有一天,客栈里不再有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伙计们也都不干了,自己所熟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了,也许这习惯就能舍下了。
      
      说起来,除去这份习惯便好像一无所有的客栈里,总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和事,是值得永久放入记忆之中的。
      
      比如,从十岁那年一个陌生旅人的血溅入我眼中的那一刻起,我便能看见常人所无法看见的东西了。
      
      再比如,几年前的某一日,晌午时还是艳阳,不足一个时辰便得一场大雨忽落。
      
      有个样貌清丽的女子路过汧阳,借宿于此。
      
      那时,她眼中还携着若有似无的灵气,腰间还响着清脆悦耳的铃声,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我走来,弯眉笑道:“掌柜的,你这屋子都漏雨了。”
      
      “雨这么大,现在也只能先用盆接着,过后再补补了。”
      
      反正修补了那么多次,过不了多久还是会漏的。
      
      “你这客人真少,像个黑店。”
      
      她将住店的钱放在了柜台之上,随口开了一个玩笑,我便也笑着回应。
      
      “姑娘可别开玩笑了,我这客栈传了三代,开了几十年,就算是生意最差的时候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她笑而不语,直到挑了一张桌子坐下,这才再次开口:“掌柜的,反正你这儿都没有客人,来陪我喝点儿酒,聊会儿天?”
      
      在不忙的时候,客人的邀请我是向来不会拒绝的。
      
      我与她闲谈共饮时,听说她漫无目的地走了许多年,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看过了很多令人难忘的人或事……只是那些故事的圆满或是凄清,都与她无关。
      
      她很特别,故事里有很多寻常人永远无法体会之事,不少都涉及妖魔鬼怪,让人难辨真假。
      
      后来,她问我:“听了那么多我遇到的故事,你信还是不信?”
      
      “信。”
      
      “许多人都说我在编故事骗人。”
      
      “其实是半信半疑。”
      
      “我知道,你看得到一些东西。”她说着,纤细的指尖忽闪过一团白光,见我神色微变,便笑道:“你果然看得见,那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她说,从前有个道行不高的妖精总是做一种很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陌生的哑女,不离不弃的陪她踏过了千山万水,看遍了世事变迁,而那一切竟真实得不像一个梦。因为那女子似乎是真正存在的,会哭会笑,会在意她的每一个微小情绪……
      
      可从某一天起,妖精的梦中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女子。
      
      怅然若失的妖精再三思虑后做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个女子,不论她身处何处,是妖是魔,都要用尽一切方法找到她,让她真真切切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她说着,陷入了一阵沉默,眼中的迷茫愈发浓烈。
      
      过了许久,她忽然往嘴里灌了一碗酒,道:“可她找了很久很久,怎么都找不到……”
      
      “会找到的……”那时的我,还能这样安慰她。
      
      或许,这是她的故事吧,虽然没有她先前说过的那些轰轰烈烈的故事那么曲折离奇,话语间却是多出了那份属于她自己的感情。
      
      我心中似有触动,却又不知从何而来……想来为此费神也是无用,她不过是一个过路人,很快就会离开。
      
      果然,第二日清晨,她便同每一个过客一样匆匆离去。
      
      ……
      
      她离去后,我本以为无缘再见,如今她却再一次与我共饮,而时间,一晃就是四年。
      
      仿佛四年的风霜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唯一不同的只有心境。
      
      她又一次和我提到了妖精与梦中哑女的故事。
      
      她说,一切不过一场梦,梦里昙花一现,她便再也挪不开眼,等到梦醒了,花败了,她却还睡着……于是她不顾一切的去寻找,寻找那份随梦一同消散的情愫。
      
      “那,她还要继续寻找吗?”
      
      “她要躲着我,我能去哪儿找?”她说着,笑了,我看见她的眼眸,是浑浊的。
      
      饮醉一场后,她哭喊着,大笑着,最后喃喃着消磨了长夜。
      
      我不忍将她一人留在那桌冰冷的酒坛子边,想下楼将她扶进客房,可脚下步子还未迈出,便见她腰间银铃化出一缕幽魂轻轻将她拥入怀中,眸中似有泪,却又那么的温柔……
      
      这一幕,我看得异常真切,忍不住回房拿出纸笔将那银铃画下。
      
      当晚,我梦见了那缕魂魄,她拿着树枝在地上写下一行字,让我为她保守这个秘密。
      
      我不知这是日有所思,还是她刻意入梦,但我思虑再三,终究选择对昨晚的所见之事闭口不言。
      
      第二日,她离去之前向我道了一个谢,和我说——也许那女子早已不在人世,又也许,从未在这世间存在过,最苦不过执念,她已经准备放手了。
      
      她终是累了,选择了回头,却再也回不到最初。
      
      “有缘再见。”我随口一说,见她点了点头,我不知如何回应,只得扯出一抹笑意,与她挥手道别。
      
      “你有话没有说,我看得出来。”
      
      是有话未说,却无从说起。
      
      “也许,你下次来的时候,我已经老了。”
      
      我苦笑着做出敷衍,她不再言语,只上前与我轻轻一拥,转身牵马远去。
      
      ……
      
      数年后,我从一个修道者的口中得知画中银铃名为缚魂铃,多为不愿轮回之人的栖息之处。
      
      这些魂魄的灵力都很微弱,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无法伤人,而且随着自身灵力的减弱,魂魄沉睡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直到永远睡去,不再醒来。
      
      我想,她腰间缚魂铃中那魂魄,也许就是她口中的那个哑女吧……哑女的离开,或许不是想要逃避,只是因为真的快留不住了。
      
      故事的结局,是妖精带着自己破碎的梦独自离去……只是她不知,她倾其一生所找寻的,从未离去。
      
      每每想到此处,我都后悔当初没将一切告诉她,尽管真相残忍,也总比一生抱憾来得痛快。
      
      可惜,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
      
      又是一夜扰人入梦的雨,又想起了那几处不知修了多少次还漏个不停的屋顶。
      
      胖厨子的鼾声穿了好几层墙,往常夜里的声音可不止这么点儿……差点忘了,他养了七年的那条狗,前几日死了。
      
      或许,我也等不及再见她一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
    下面是一首同名歌。

    缚魂铃·天涯远
    选曲:斑鸠
    填词:无聊到底
    演唱:桔梗
    后期:scllzi
    白:几年前,有个女子借宿于此,我与她闲谈共饮时,听说她漫无目的地走了许多年,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看过了很多令人难忘的人或事,只是那些故事的圆满或是凄清,都与她无关……
    天涯远 远了芳草绵绵乱花醉人眼
    客独眠 眠时落红片片辗转孤梦间
    数流年 流年易老岁岁难言又何解
    无人解 徒留酒冷空对月
    浮生远 远了情愫三千今故作痴念
    说痴念 句句不负红颜葬字里行间
    燕南迁 迁了似水如烟轻浮的誓言
    何人怜 怜了残月对愁眠
    白:她离去后,我本以为无缘再见,如今她却再一次与我共饮。她说,一切不过一场梦,梦里昙花一现,她便再也挪不开眼,等到梦醒了,花败了,她却还睡着……于是她不顾一切的去寻找,寻找那份随梦一同消散的情愫……她说着,笑了。我看见她的眼眸,是浑浊的。她终是累了,选择了回头,却再也回不到最初。
    踏千山 千山踏遍惊觉渐逝了从前
    念从前 四季轮转拂去指间的惦念
    又一年 年复一年细数挥霍的流年
    这流年 流连一世天涯远
    白:只是她不知,她倾其一生所找寻的,从未离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