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离去之原

作者:鹿逐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笼中残像(六)

      和椹岛圣护的当面对质是不得已而为之。
      天海蜜子这几天感觉到自己的灵体状态有些不对劲了。有时候意识突然会发生断片的情况,灵体也会时不时地散开。
      这种情况虽然是最近才开始的,但是天海蜜子却不得不留意。她也许就要消失了……
      
      当天海蜜子再一次来到公安局分析室时,他们已经察觉出了什么。天海蜜子没兴趣,她有兴趣的是一青琉璃的双胞胎哥哥。
      这是她在公安局无意间听人说起的,而对象就是一青拓也。
      那还是在三天前,藤原的尸体还没被发现的时候。常守朱和一青拓也的谈话,被她无意间听了下来。、
      
      “一青君还有个妹妹吧。”
      一青拓也笑笑。
      常守朱慌乱道:“是我比较好奇才查的。”而事实上,是宜野座监视官告诉她的。同样的还有绞啮的资料,最初她只是好奇当年的“标本”案,而没想到在宜野座告知的信息中,一青拓也居然也牵涉其中。明明才十七岁的少年而已。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从小就被带入疗养院,多年都没有见过她了。”一青拓也淡漠地说道。
      亲情缘早在他因色相不合格的时候,就已经在开始淡薄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见见他的同胞妹妹。
      “况且,这辈子都不可能见面了吧。”
      有些苦涩。
      作为执行官,一生都没有真正的自由。
      “抱歉……”
      “和你没关系。”
      
      天海蜜子一直看不懂常守朱。或者说其实是常守朱太简单了,是天海蜜子想得太复杂。时而看似多虑圣母,但时而却又刚果了断。不过,于天海蜜子而言,她真的是很适合做警察。
      只是,在知道了西比拉真正的模样之后,她是否还能保持着自己的正义之心?
      可惜,那个结果天海蜜子可能看不到了。
      
      至于一青拓也,天海蜜子保持沉默。
      
      既然公安局的进展如此,天海蜜子就回了一青琉璃家。她必须加快时间了,否则的话……
      结果有些不敢想。
      
      只是,一青琉璃到底是怎么和椹岛圣护搭上线的?以及王陵璃华子。不过是几天的功夫,就已经熟到帮她杀人?
      在这一点上,天海蜜子想不明白。
      
      回到公寓的时候,一青琉璃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似乎是在有意等天海蜜子。
      
      不知是从哪天起,两人的关系似乎陷入僵局。
      因理念不合而产生的冷战永远都没法和平解决,除非一方妥协,而这也代表违背了自己的宗旨。
      “蜜子想知道什么的话,我都可以告诉你啊。”一青琉璃淡笑,随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因为我知道,蜜子就要离开我了呢。”尾音飘散在空气里。
      天海蜜子心一咯噔,静静地坐在了一青琉璃的对面。
      
      椹岛圣护有些意外天海蜜子找上他来的。
      这是两人第二次正式的谈话,虽然结果不尽如意。
      
      “你对那个一青琉璃看上去很感兴趣。”昏黄的灯光里,铺着洁白桌布的长桌上,一个黑色短法发的男人叼着烟斗说道。
      那个男人是泉宫寺丰久,他已经活了110岁了,但即使如此,他身体以及容貌依旧处于壮年时期。并无其他原因,而是除了脑与神经,他身体的所有部分都被机械化了。前几天,他做过专访,其中对医疗目的超越人类的机械化的义体人予以赞美和推崇。
      
      泉宫寺丰久曾经是一名士兵,八十年前在战场上经历了人间地狱,灵魂被完全震撼,从此认为必须通过“猎杀”的形式来感受的生命的存在,社会上不允许动物狩猎,但他却喜欢狩猎,偷偷的与槙岛圣护连成合作关系,后者提供值得狩猎的人类名单,他则进行人类狩猎,长期以来杀害了无数的人,并将受害者的尸骨做成烟斗吸食,声称此举能够让自己的心灵年轻起来。
      恶心的兴趣。他现在嘴角叼着的烟斗估计又是哪位可怜的受害者。
      
      “她和我是同样的人。”椹岛轻声说道。
      “那么,那个王陵璃华子呢?”
      椹岛圣护露出淡漠地笑容,“她和他父亲终究不同。从始至终不过是个宣泄社会的人。与我期望的艺术,终究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真的令人失望……”
      “你说的是那个王陵牢一啊,的确是个不错的艺术家。作为女儿,火候还是欠缺了点。”
      椹岛圣护轻笑出声,捧着的书本被合上,他站起身走到窗边,窗外夜色正浓。
      泉宫寺丰久弯起嘴角,拿出烟斗敲了敲,“公安局的人应该要知道了吧。”
      “所以,在找到之前,你可以玩玩。”
      
      王陵璃华子焦急地跑到下水道里,不停地叫唤着“催久善”。天海蜜子尽自己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樱霜学院,但始终找不到王陵璃华子。
      来下水道只是碰个运气,却真的让她碰上了。但不是王陵璃华子,而是椹岛圣护。
      “……哥特的女王摩塔说,将奖励从可爱的儿子们身边夺走,必须得应发出藏于内心的欲-望。那么,狩猎,开始。”
      
      “渐渐明亮的拂晓,原野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森林的绿色如此浓厚……”
      “……这里一旦夜晚降临,数千的恶魔和发出嘶嘶声的蛇,数万的蟾蜍和乞讨者集结于此,发出身不由己的狂乱叫声……”
      天海蜜子躲在一旁,看着他关闭手机,听着他朗读着似是而非的句子,心底蓦然发凉。
      他抛弃王陵璃华子了。
      
      突然的尖叫声响彻在下水道里,天海蜜子顾不得其他,直接向尖叫声响起的地方奔去。
      而她,最终是晚了一步。
      王陵璃华子的手掌被切开,然后一阵枪响,噗通声,只余黑色的长发飘在水面上……
      ……
      总有一天,被椹岛玩腻的人下场,就是如此。天海蜜子不禁这么想到。同情王陵璃华子吗?不,她绝不同情。杀了那么多人,有什么资格再活下来?她也没单纯到尾王陵璃华子的死而难过,只不过想到一青琉璃,她实在无法平静下来。一青琉璃已经和椹岛扯上关系,那么她的结果……
      真的不敢想!
      最后一眼看了平静地水面,天海蜜子离开了下水道。在外,她碰到了赶过来的警察。
      看了眼情绪淡漠地一青拓也,天海蜜子转身就走。
      
      一青琉璃全部对她说了。其实天海蜜子大概也猜出了什么。毕竟她们俩可是有很深的渊源的。可以说是绝对不会见面的两人。
      【阿拉,看来你并不笨嘛】
      虚空之中,出现一个身影,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只是……
      “鸟人!”
      天海蜜子瞪着年身后的那对翅膀,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青年脸一僵,“蜜子酱还是那么不可爱呢。”
      “我跟你很熟吗,蜜子蜜子的,叫得那么亲热。”天海蜜子皱着眉看着面前出现的人。
      青年摊摊手,“我叫白兰哦,可是蜜子的好闺蜜呢。”
      天海蜜子抽抽嘴,“抱歉,我的闺蜜可是只有纲吉君呢。”
      名叫白兰的青年无奈地笑笑,眼下的倒王冠印记越发刺眼。这个印记……天海蜜子觉得自己的记忆中应该有过存在的,小时候唯一一次去意大利。毕竟也只有在国外了,否则在日本的话,她绝对不会忘记的。
      “好啦,这个时候的蜜子酱还不认识我啊。不过以后就说不定了。我这次来可是要把蜜子接回去的。”白兰敛起笑容,正色道。但蜜子感觉,他真的不适合正经地模样。看起来还真有些怪异呢。
      “接回去?”
      “是的哦。蜜子酱难道不想回去吗?”
      天海蜜子抿着嘴。
      “我是很想回去,但我凭什么相信你?”
      白兰又眯起了双眼,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只是说:“不管你信不信,五天后我就来接你。毕竟也只有这个机会了。不然的话,会消失的哦!”话尾,语气明显发生了变化,听得天海蜜子心里发憷。
      说罢,白兰就不见了身影。空气中一点影像也没有,仿佛他的出现只是个幻觉。
      天海蜜子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分隔线——
      “多谢你了,白兰君。”
      温和的嗓音在白兰出现后响起。白兰睁开眼,紫罗兰色的眼睛望着面前都棕发青年,有些调笑地说道:“那么,纲吉君该怎样报答我呢?”
      “白兰!”白头发的青年咬牙切齿地上前。被棕发青年拦住了,“狱寺。”
      他看着白兰,笑容温暖。
      “在我力所能及之内,必定答应。”
      “呵呵呵,纲吉君还真是信得过我啊~”
      白兰笑眯眯地撕开放在衣兜里的棉花糖,开始吃起来。
      “不,我只是信得过蜜子而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pp写得有些乱,等我下次动画补好后再改。
    应该还有一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