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让栗原瑞希不可抗拒的因素只有一个——
那就是那只始终可以笑得那么暖的那个棕发少年。
——纵使他无法看到自己。

家教短篇_(:з」∠)_1v1,HE!
HE!HE!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致我那年曾深爱过的泽田纲吉君』


信叶酱的包养就靠你们惹!↓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栗原瑞希【KuriharaMizuki】,泽田纲吉【SawadaTsunayoshi】 ┃ 配角: ┃ 其它:无法传递的情感,看着虐其实神转折,致我曾最深爱的兔子姬!

  总点击数: 1759   总书评数:5 当前被收藏数:39 文章积分:1,123,11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近代现代-动漫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忆红莲
    之 浅唱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15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家教]致我最亲爱的你

作者:绊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致我最亲爱的你

      那是一封没有署名的未知来信。
      
      泽田纲吉记得,那还是一个很晴朗的午后,毫无一丝微风的夏日,却显得整片天空被照亮得更加透彻。他还记得在那不久之前,Reborn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并以培养他成为新·彭格列一世为目的继续指导他成长。
      
      「喂,阿纲,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山本武好奇的声音在这个静谧到只有蝉鸣声充盈的房间回荡着。
      
      暑期总归是暑期,不过Reborn丝毫没有给他放松的机会,不过即便让他在暑期里补课,还是让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一起来到了泽田家里一起陪着他。
      
      「毕竟你们可是阿纲的左右手。」那时已经稍稍长了些个子的Reborn扁嘴说道。
      
      「十代目!这万一是哪个要威胁十代目的人写的呢!」狱寺隼人在看到泽田纲吉手上的那封信时,神情就像是如临大敌一样,就差没有掏出自己的武器了。
      
      「嘛~嘛~狱寺就不要这么紧张嘛。」山本武笑了几声帮忙泽田纲吉让狱寺隼人平息下来,「不如我们先看看信件的内容再下定论吧?」
      
      「我也赞同山本的话哦,狱寺就稍安勿躁吧。」
      
      一听Reborn也赞同山本武的话,狱寺隼人只有一脸不情愿地将视线挪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一封现在已经露出信纸的信上那一手漂亮的字迹,看上去很容易让人莫名地平静下来,不知为何。
      
      『致亲爱的泽田君:
      
      近好!已经是夏天了,请多多注意温度变化,以防中暑。
      不知你最近过得如何?
      
      我想说的是,当泽田君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经真的不在了。在我写完这封信的时候……我的感触特别深,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在你不知晓的情况下看着你。啊,如果你想说为何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话,我只能说——这是秘密。
      
      你是看不见我的,但我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你成长成现在坚强的你。
      
      最开始的泽田纲吉君是一个什么事都做不好的废柴——在那个戴着礼帽的小绅士还未来到泽田君的家中时。泽田君起初连对着自己的女生告白的勇气都没有呢,然而后来不知为何,你一点点地开始改变了。
      
      你身边开始渐渐地有了朋友,你所喜欢的女生也开始慢慢地出现在了你的身边,你的身边甚至还有了别的女孩子的出现,我很高兴,那个容易害羞又懦弱胆小的废柴也在一点点地努力着。
      
      泽田君的身边越来越热闹了,然而在某一天夜里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几乎让我无法置信的事情——那个在天空中运用着橘红色的火焰自由移动的少年,是泽田君吧?火光几乎是每隔几秒就像是爆发了一样朝着四周喷洒着。
      
      我在那个身影停驻了目光许久,你自然是感受不到我的担忧的吧,在那团火焰之中,你沉静地伸出双手搭在对方肩上将他冻结。
      
      ——你变强了,不知何时已经不是那个看到云雀前辈就会哆嗦着一步都不敢迈的少年了,你的眼中开始闪烁着为了什么而战的火光,你点亮了周围的人与你的羁绊,你也点亮了我的内心。
      
      你知道吗,这份喜欢的感觉却说不出口的矛盾。
      
      后来又以某一天为契机,泽田君消失了——消失了整整三天,为此我曾拼命地从并盛町开始寻找,然后开始慢慢延伸到东京,到京都,再到……
      
      当你安全归来并说只是郊游迷路的时候,我不由得轻轻地松了口气,即使我知道那不过是一个为了掩饰的借口,具体泽田君去了哪——我并不知道,但是你真真实实地重新出现了,真的是太好了。
      
      游乐园里我看到你抱着一个孩子坐在咖啡杯里,而游乐园设施的附近还站着一排和那位小绅士一样的小婴儿们,奥,还有一个笑起来和你一样温暖的少女,然后我不由得胡思乱想起你们的关系了,我知道我这样纯粹实现着给自己找罪受。
      
      到后来,我再次经过泽田君的家门口时,已经多出了两排身着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我突然间开始意料到,也许泽田君的身份很不一般才是。
      
      当我再次站在神社前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了你和谁的对话,你对着那个人说「你做家庭教师已经失格了」,那句话带来的震撼不仅仅如此,那明显不是平时的纲吉君可以发得出来的声音。
      
      我回头瞻望,我看到了你那双溢满着坚定的蜜色双眸,而你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朝着神社的方向看了过来,我明知道你是一定看不见我的,我却还是生怕被你看到而飞一般地躲去了。
      
      你再次要向着你喜欢的女孩子告白,而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就连近距离,即使不算是贴身地感受你的温柔的时间,也已经几近于无了。
      
      我无法脱口而出这句「你是我最无法抗拒的人」,我怕那会给你造成一些思想上的矛盾负担吧,那个那么天真烂漫恍若是与你相似的大和抚子一般的女生,才是最适合纲吉君的吧——
      
      我不知道我能叫你纲吉君能再叫多少次了,不,也许这封信写完就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我很想再拥抱你一次,但是你一定无法传递给我属于你的温度,因为那份温暖你是要留给她的,留给笹川京子的——
      
      祝愿你们幸福,如果这封信成为了你的负担,请务必……把它丢了吧。——栗原みずき』
      
      ——「さようなら。」不知是谁轻轻的仿佛都要被呼吸声淹没的声音,但是此刻却清晰无比。
      
      信的最后出现的那个名字,让泽田纲吉不由得微怔了怔,信的内容他不能评价些什么,但是,胸口在读完了这封信之后,有些隐隐的泛疼。
      
      就像是不被人所曾经察觉过的小小的雏菊,默默地开花,默默地等待有人来欣赏,却错过了最好的欣赏季节,他兴许是看不见她了吧,栗原みずき。
      
      みずき,瑞希……他突然间想起了那些小小的细节。在那些突然间急降下来的大雨的日子里里,他似乎总会在几乎快模糊了一片的视野里,看见了一双几乎是莹白到他误认为是错觉的手上正紧抱着一把伞。
      
      由于视线太过模糊,他看不清来者的面容,但唯一记得是,她的动作很轻柔,就像是不希望扰乱了谁平静的生活一样。
      
      后来晾晒那把伞的时候,伞柄上刻有着『栗原みずき』的字样——!
      
      ——想见她,即使他也许看不见她,起码是一点蛛丝马迹。他也想知道,那个一直在暗处默默关心着自己的人现在身处在何方,对方到底过得怎么样。
      
      不知何时,等他抬眼的时候,已经有雨淅沥而下,拍打着紧闭着的,似绝情地隔离了外界一切的玻璃窗。
      
      「阿纲?」不顾身后人的惊呼,也不顾自己的母亲泽田奈奈朝自己递伞的举动,也许是自己疯了也说不定,意识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朝着大雨之中奔跑,他从未那样拼命奔跑过。
      
      然后本能似乎在引领着他,想要带着他去向哪里。
      
      他熟悉得很,那个铺着石砖的一级级石阶,还有在烟雨之中看起来十分朦胧的——神社,在那神社前,似乎静静地站立着一个背影。
      
      唯一可清晰分辨的是,对方是一个女生,而她的手则似乎局促不安地揉着裙摆,也许和以前的他一样,都是容易害羞而又懦弱的人吧。
      
      「みずき——!」跟随着自己的直觉走,泽田纲吉转而又费力地爬上了石阶,来到了神社前,他不住地叫着这个名字,慢慢地一步步向前。
      
      「写信给我的……是你吗?」生怕自己会弄错,泽田纲吉微咬了会下唇,蜜色的眼眸之中尽是迷茫之色,随后想伸手去拉住对方的手臂,「是……栗原瑞希吗?……」
      
      对方因为他的举动而一点点地转过头来,白色的衣物此时已经浸透得不能再浸透,隐约可见对方这位女孩子还算不错的身材,似乎是无法相信会有人看得见自己,她眨了眨自己那双灰色的双眸,犹豫不决地问道:「……泽田纲吉君?」
      
      「叫我纲吉君就好了……」对方那双毫无征兆就撞进他视野之中的灰色双眸让他不由得心跳漏了一拍,「瑞希……」
      
      「即使没有任何人看得见瑞希……只要我看见了就行!」像是对着随时可能会消失的女孩子做着什么保证,从未做出十分主动举动的泽田纲吉这次几乎是一把抱住了被大雨浸透到快发烧的女孩子。
      
      「纲吉君可真是太善良了呢……仅仅是同情心还不够喔。」头发被他一点点地撩拨开,她微微扬起被雨水冲刷的白净脸颊,「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我想不仅拥有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
      
      她的指尖戳着的部位恰好是他的心脏的位置。
      
      泽田纲吉愣了一愣,随后朝她露出了一抹治愈系的笑容,在她眼里看来那是最柔和的色调,即使是在这场大雨里也丝毫冲刷不掉的。
      
      「我向你保证,みず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みずき就是瑞希的日文啦wwww
    瑞希的外貌请参照金木小天使的性转wwww
    #「さようなら。」【sa yo na ra】意思是「永别了」「永不再见」的意思而不是「再见」的意思,请注意哟w这是思维误区
    #然后这篇文献给我昔日最爱的兔子姬泽田纲吉君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