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命和英雄身[综英美]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忆中的过去(二)

      “你看,超人是个无所不能的外星人,但克拉克不是。没错,我不是在孤独堡垒被智能机器人养大的遗孤……当氪星被毁灭前,我的生身父亲造了一艘宇宙飞船将我送往未知的星球,也就是地球。这艘飞船最后降落在堪萨斯州的斯莫维尔小镇,那里是一个盛产甜玉米的乡村小镇,而一对农场主夫妇捡到了飞船里的外星婴儿,并好心地决定收养他,隐瞒他外星人的身份,并给他取了个人类的名字,克拉克肯特。”
      超人轻轻叹息了一声,他天空般的蓝眼睛里带着些许怀念:“那是个穷乡僻壤,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都很简单,就是最为传统的那种。我的养父深爱着我的养母,并用自己的双手和劳动撑起这个家庭。我们看上去和一般的小镇家庭没有任何不同,没人知道那个过分活泼的黑发小男孩其实是个外星人。”
      “一直在青春期之前,我都过着这样普通的小镇男孩的生活。简单又狭窄,眼睛望出去的世界只有延绵起伏的玉米田,脑子里能想到的事情不过是红着脸吻一吻心爱女孩脸上的雀斑。小时候我体能很好,学校球队的教练甚至说想让我当主力,你知道这对一个学校男孩来说简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我还能奢求什么更好的未来呢?”
      “直到这些能力出现……一开始我无法控制。因为氧气对我没有作用,我会无意识地不呼吸或是过量呼吸,所有人都以为我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有时候睡着了会掰断所有我够得到的东西,早上醒来就躺在一片废墟里惊惶不安;跑步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超越人类的速度……当超级听力和透视能力出现后一切就更糟糕了。当然,还有热视线。”超人说这些的时候很平静,但詹姆斯却能听出那些往事中的心酸和痛苦。
      “我没法参加校队,因为没人知道在比赛中我会不会失手弄伤甚至弄死谁;同样的理由,我甚至必须称病来躲避体育课;被同学围住殴打的时候,他们可以尽情打斗,我却绝对不能还手,因为我承受不起还手的下场;被女生们鄙视拒绝嘲笑的时候,我没法告诉所有人,我其实比你们所有人都强大,因为那会吓坏掉大部分人;甚至我第一次带女孩回家时,我的养父很得体地招待了她,然后当天晚上就找我谈话,问我是否做好了准备能以钢铁之躯做那些亲昵的事情而不伤害到另一方?”
      “我很清楚养父母是在用他们的方式保护我,但我也同样意识到一件事——人类不会接纳真正的我。哪怕那时我从没有伤害一个人,也没有任何邪恶地想统治世界的念头,哪怕毫不羞愧地说,那时的我远比大部分人类都要善良,但他们一旦知道了我是谁,我能做什么之后,他们依旧会把我当做世界上最穷凶极恶的歹徒那样慎重对待。”
      “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不是人类,我太过强大了。强大是我的原罪,无需任何理由。”
      “即便当我成为超人,组建了正义联盟,一次又一次拯救保护这个世界之后。依旧有人对我充满怀疑,布鲁斯当然也是其中之一,我没法否认他的理由,因为那听起来该死的正确。他问我,作为一个无所不能的外星人,一个人间之神,我对于这个纸做的世界会有什么兴趣吗?他告诉我他不会将世界的安危系于一个人的道德感之上。他没法不去思考,如果有一天我决心变坏,谁还能阻止我?我不得不说,布鲁斯是对的,他总是对的。”
      “如果问我有没有怨恨过这个世界,怨恨过人类,我不能违心地说没有。事实上,在某些瞬间,那邪恶的念头会突然冒出来动摇我的内心。但更多的,我爱着这个对我而言是纸做的世界,并且如此渴望被接受,被包容,被认同。”
      “我如此爱着这个世界,爱着我身边的人,以至于我渴望人类变得更好,世界变得更加和平与正义。这也是长久以来,正义联盟成立和维护的终极目标,我们所做的一切牺牲,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这个世界更好的未来。只有蝙蝠侠对这个憧憬嗤之以鼻,布鲁斯总是看得最清楚的那个人,他大概早就看透这个世界有多么荒谬,而我们的理想有多么无力。”
      “然而蝙蝠侠之所以是蝙蝠侠,是因为哪怕他明知道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仍旧不会向这个世界的邪恶低头妥协。”
      “路易斯死后,可以说我失去了理智,但也可以说这是我最理智的时刻,一种近乎歇斯底里、孤注一掷的理智。我意识到了这个世界,我深爱的世界永远不会在温和的手段下改变,哪怕正义联盟的英雄每一个都愿意为这个世界牺牲一切,哪怕我们真的牺牲了一切。地球和人类仍旧会是老样子,他们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所以,我决心用暴力统治这个世界,用极端的手段镇压邪恶,结果你也知道了。从那时起,我彻底心灰意冷,被关在牢里的整整三年我都在思考自己的过去。第一年的时候我憎恨着蝙蝠侠和他蝼蚁般的同类,我想如果让我出去了,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把他折磨死,然后不再奢望让这个愚蠢自私的物种更好,干干脆脆地毁了整个地球。”
      “布鲁斯时常都来看我,就坐在透明的牢房门口,什么都不说地坐着看书。他没有穿蝙蝠侠的制服,甚至都没有穿西装……我记得他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安静地翻书,他脆弱的脖子露在外面……只要能让我出去,拗断它是如此轻易的事情。”
      “第二年我开始没法控制地回想过去,我和养父母们在农场里度过的童年,我第一次见到大都会和路易斯的震惊羞涩,我第一次救人时的场面,人们第一次为我欢呼叫喊着我名字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布鲁斯,或者说是蝙蝠侠的画面……当然,和正义联盟一起战斗过的日日夜夜……然后我记起自己是怎么杀了他们。那一天我跪在厕所里疯狂呕吐,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为了那些我认为是愚蠢懦弱的人类,而杀死了我的朋友们。”
      “这毫无意义,吉姆。我是个氪星人,我生活在一个纸质的世界中。人类永远也不会因为我们的牺牲而改变,那么我为什么要为了这群没有价值的人,杀死我身边爱我和我爱的人?我特么到底在发什么疯?为了这群人背负上沉重的血债?为了这群人失去了真正珍贵的东西?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想过统治世界,这没有意义,你会想统治一群蚂蚁的世界吗?”
      “我吐了好几天,布鲁斯对此很惊慌。我看见他苍白无措的脸……噢,他和我对抗了这么多年,无数次地处于劣势和绝境都没有这样恐慌过。可他却因为我只是跪着吐了几天就变得,变得那样憔悴……我知道人类绝对不会同意打开牢房送我就医,无论蝙蝠侠怎么反对,怎么一再强调任何犯人都有接受救治的权力。那些懦夫不敢冒险,理所当然。”
      克拉克的声音里满是不屑和鄙夷,他当然看不起那些墙头草的政客。在他当权的时候,这些人是如何跪舔着支持他做任何丧心病狂的事情,只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而当他失势的时候,这些人又是如何在蝙蝠侠和义军面前痛哭流涕,发誓是自己威逼他们的。
      “我想和布鲁斯说话,可我不敢也不能。我只能看着他坐在牢房外,想象着如果我出去后,一定要紧紧抱住他,告诉他我有多后悔,又有多希望听见他的声音。我知道自己永远都得不到原谅,我也不奢望他能原谅,我只是想留在他身边,他是我最后的全部了。”
      “第三年的时候,我发觉自己的感情在长久的沉默中开始变质。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患上了斯德哥尔摩一类的东西,因为我对布鲁斯的感情愈加难以控制。”
      说这话的时候,克拉克的眼神在微微发光,而詹姆斯有些不好意思。咳咳,这不能怪他!这个话题实在是……,任谁都会尴尬好嘛!
      “那个星期布鲁斯没有来看我,这让我很焦虑。而很快一切都变成黑暗,停电之后牢房的门自动打开,我走了出来,没花多少力气就到了地面上。黄太阳让我恢复了力量,但没人有空管我了,因为地球正遭遇外星人的入侵。”
      “我很快捕捉到布鲁斯的声音,他在和那群外星人战斗,不在地面上,而在母舰上。那就是蝙蝠侠了,永远都能稳操胜券,战胜敌人的蝙蝠侠。他成功地恐吓了那群外星人的头头,勒令他们永远不准再靠近地球,而绿灯军团接手了之后的事情。我飞到了蝙蝠洞,悄悄躲在这里,仍旧听着布鲁斯的声音。听着他回到韦恩庄园,脱下衣服去浴室洗澡,听着他出来接电话……那个将军通知他超人越狱了,并告诉他会派军队来保护他。”
      “保护?或许有,但更多的应该是监视。他们不相信布鲁斯,甚至期望用布鲁斯作为诱饵把我再抓起来。只不过是短短三年,他们就忘记了我有多强大,甚至认为仅靠人类的武力就能抓到我。你看人类从来都不长记性。”
      “布鲁斯挂了电话,然后我听见他沉默不语地走下来,走到蝙蝠洞里。他当然知道我会去哪里,并且他认为我是来杀他的,而他已经没有余力反抗。”
      克拉克低下头喝了几口茶,他看着已经不热的茶水,回想起那天的场景——布鲁斯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和外星人战斗后来不及处理的伤口,被温水泡得发白外翻。他只来得及披了一件外套,湿漉漉的黑色头发还在往下滴水,滴落在冰冷的蝙蝠洞里。
      布鲁斯很冷静,就像他不知道超人在蝙蝠洞一样。
      “你还在等什么,卡尔艾尔?”他微微侧着头问道。
      超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三年的囚禁生涯无改他的强大健壮。他还穿着三原色制服,一步步逼向再无伪装和防护的蝙蝠侠,一个只披着外套的蝙蝠侠。
      “布鲁斯……”他喃喃喊道,然后把对方猛地拉进自己怀里,用不容挣脱的力量困住他反击的手脚,将头靠在对方肩上,嗅着那洗过澡之后的湿润气息,他继续叹息道:“布鲁斯。”
      “你想做什么?”依旧冷静如水的声音,蝙蝠侠放弃了挣扎。
      “你为什么不跑?为什么不反抗?”超人觉得奇怪,布鲁斯不是认命的人。
      “……没有意义,一个瘫痪的蝙蝠侠能做什么?”布鲁斯自嘲地低声道。
      什么意思?!超人猛地抬头看向黑发男人,满脸都是震惊疑惑。
      布鲁斯笑了起来,不过是嘲讽的冷笑:“你还记得你折断过我的背脊吗?你以为我是怎么重新站起来的?康斯坦丁的魔法是有时限的,但当时我找不到更好更近的魔法师了。”
      不……别这样……他曾经以为蝙蝠侠用某些小手段让自己痊愈了。
      “布鲁斯,我会想办法。”超人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蝙蝠侠深深皱眉:“难道你不是来……”
      伤害你,折磨你,侮辱你,最后杀死你泄愤报仇?克拉克知道对方的意思,也同样无比痛恨这样的想法背后的凄凉。布鲁斯明知道自己很快要恢复瘫痪,而和外星人的战斗消耗了他今天的体力和精神,他知道自己今晚必死无疑,区别只在于超人想怎么杀他。如果卡尔还念着一丝过去的情谊,还有那么一点仁慈,或许会赐给他一个干脆的死亡,但如果超人执意折磨蝙蝠侠,他也只有接受自己的命运。
      布鲁斯,布鲁斯,他心爱的布鲁斯,他曾经的好友和同伴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走到蝙蝠洞来,站在他的面前,喊着他的名字的?
      超人低头吻上那双浅色紧闭的嘴唇,他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但蝙蝠侠听清楚了,在那些细碎、珍惜又心疼的吻里,曾属于小记者的声音在悲哀地恳求着——
      他说:“对不起,布鲁斯。我错了,布鲁斯。别害怕,布鲁斯,我爱你,布鲁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超的碎碎念。嗯,你们大概觉得大超的独白挺无聊的_(:з)∠)_别急嘛,超巨巨憋了这么多年,需要一个人倾听他的心声,顺带也把当年的事情讲清楚。
    蠢作者不知道有没有把不义超的想法表示清楚,当然这是蠢作者自己个人的理解。
    为了补偿你们看大超碎碎念的无聊,六点会奉上一个番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