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命和英雄身[综英美]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次任务

      叉骨越来越觉得养着冬兵和衔尾蛇就像养着两个熊孩子似的。
      如果不用的时候能把冬兵冰冻回去就好了,但可惜那群科学家说不行。六年前冬兵出了点事,他失踪之后再出现就屠了当时整个特别行动队。事后组织虽然有追查,但由于当事人不是死了就是脑子不好使,又似乎有极为高明的人在背后放□□,九头蛇最终无功而返。
      当时那个该死的行动队长动用了类似自毁程序一样的“最后保障”,造成的结果是差点没彻底废掉冬日战士。科学部门修复了两年才把冬兵重新放出来,并嘱咐短时间内不要再把冬兵冰冻超过两个月。
      冬兵是组织的宝贵资产,但你看资产也是要细心呵护维修的,否则坏了你找谁哭去?
      至于衔尾蛇?叉骨队长真相揍他,那个每天笑眯眯地蹿到你面前,啰里啰嗦说些有的没的事情的英俊男人根本是一个不懂得底线在哪里的疯子!他在摸索自己超能力方面很有天赋,但他的性子实在是无法无天,通常想到一个点子就立刻实施,完全不顾自己和周围人的安全。他上次想试着带人瞬移,他自己倒是完整地分解之后重组了,但那个可怜的闹不清楚状况的士兵只有上半身移了过去……
      这件事后,叉骨恶狠狠地警告了他,男人只是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冬兵和衔尾蛇依旧是见面了就打,一个没看住就打得两败俱伤,浑身都血淋淋的。但叉骨觉得这两个人都打得挺高兴,冬兵对衔尾蛇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甚至愿意在打斗之后等着衔尾蛇一起去医务室。
      等到衔尾蛇的战斗训练结束的时候,他和冬兵的磨合期也结束了。上头迫不及待想看看这两件超级兵器放在一起后的作用,说实在的,叉骨觉得这两个加起来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没错,也许攻击力能变成三,但破坏力估计要变成六啊!
      但可惜他不是九头蛇的老大,他只是个宣布和执行命令的人。
      冬兵和衔尾蛇搭档的第一个任务不是很难,这不过是个试手的工作而已。那个富裕的阿拉伯皇室成员和他的一家都住在重重保护的别墅里,九头蛇的目标是在不惊动警察和军方的前提下,干掉那里的退伍特种兵保镖,把那一家人宰了嫁祸给目标的政敌,顺带把保险箱里的绝密资料偷出来。整个任务的时间只有四十五分钟,从他们进入别墅区域开始计算。
      这种目标以前都是由冬兵搭配四个特别行动队队员完成的。当然,冬兵负责杀杀杀,队员负责嫁祸,布置现场、偷资料和隐藏行踪。
      而这次,冬兵依旧负责杀杀杀,而衔尾蛇跟在他身边,时不时给保镖补上那么一下。他的力气没有冬兵大,但动作却十分敏捷,搭配那双神奇的手,往往血花还没有溅起,尸体就已经悄然倒下。他们的入侵行动很顺利,双方无线电保持静默,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
      “你知道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走进卧室把吓得瑟瑟发抖的目标夫妇拖出来,衔尾蛇一边戴着手套打开密室的保险箱一边对冬兵说道:“你看每个人都有些业余爱好,比如约瑟夫喜欢看电影,乔纳森喜欢刻木雕。我们不能每天只是训练啊训练的。”
      冬兵面无表情地用金属臂将阿拉伯亲王肥胖的身躯提起来,冷声说道:“密码。”
      “你平时除了训练,吃饭和睡觉都在做什么?”将亲王说的密码输入保险箱,衔尾蛇打开那个沉重的箱子门,将第二层的密封文件袋拿了出来。他掂了掂,里面只有轻微的一个记忆棒的重量,他将文件袋揉起来放在口袋里。
      保险箱的第一层放着不少小布袋子,衔尾蛇拿出一个往手心里一倒,一块还未切割过的硕大鸽血红宝石落入白皙的掌心,看着就很昂贵奢侈。
      衔尾蛇挑了挑眉毛,对着冬兵举起手里的宝石开玩笑道:“亲爱的,我把这一箱宝石都送给你向你求婚,嫁给我怎么样?”
      冬兵的回答是干脆利落地扭断了目标夫妇的脖子,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好吧。”衔尾蛇叹气,将红宝石放回袋子里,放回保险箱中,“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算算时间该走了。”
      冬兵点了点头,和衔尾蛇以中间的卧室为分界线,向两边走廊搜查过去。之前他们已经“清理”过一遍了,整个楼层都只有保镖各种形状的尸体,并没有活人。
      衔尾蛇打开一扇卧室的门,是孩子特有的卡通房间。根据资料这家人只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刚才清理楼层的时候,已经被冬兵送去天国了。房间里静悄悄地没有人,但衔尾蛇的视线却停留在桌上一个粉红色的小皮包上。
      他慢慢走了过去,用戴着手套的手拉开小皮包,里面有一支儿童润唇膏,一面茉莉公主造型的小镜子,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糖果和两张迪斯尼公主系列贴纸。
      翠绿色的眼眸里晦暗不明,衔尾蛇环顾四周,最后把注意力放在衣柜上。他慢慢走过去,猛地拉开衣柜——
      里面只有满满的男孩衣物,没有一个人。
      或许只是男孩的朋友或者女同学不小心忘在这里的……又或许……衔尾蛇有点头痛,他按了按一跳一跳的太阳穴,紧接着随手拉开书桌椅子,从底下拉出一个女孩儿来。
      “你真以为我看不见你?”衔尾蛇无语地看向那个阿拉伯女孩儿。
      很漂亮的小姑娘,大约七八岁的样子,梳着长长的黑色鞭子,一双大眼睛晶莹有神,此刻惊慌失措地看着自己,眼角还带着泪痕。她在衔尾蛇的手上徒劳挣扎,嘴里不断说着阿拉伯语,小小的手臂扒着衔尾蛇的黑色长手套。
      从女孩儿颠三倒四的阿拉伯语中,衔尾蛇大概听明白了,这孩子是这家的亲戚,也是男孩的同桌。只不过很不幸,她今晚没有回到自己家,而是跑到这里来做客。
      按照九头蛇的命令,是杀掉这家人,这个女孩并不属于这个范畴。但小姑娘毕竟看见了自己和冬兵,这属于必须要灭口的目击者,不管她是不是目标。
      衔尾蛇拿出了腰间的匕首,女孩儿挣扎得更厉害了,她开始呜咽哭起来,她哭的声音不大,仿佛太过害怕而不敢出声似的。泪水从她大大的眼睛里一路流下来,看起来格外可怜。
      噢,别这样,他头痛得厉害!
      衔尾蛇晃了晃脑袋,拿着匕首的手狠狠砸在了头上,却始终没法刺入女孩的要害。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在他脑袋里对吼,一个让他快点完成任务,另一个则在低吼阻止。
      ——你不能这么做,她还是个孩子。
      ——你当然能,这是命令。
      ——谁的命令?你为什么要听从别人的命令?
      ——服从,你就能得到奖励。
      ——如果你这么做,他们会有多伤心?你变成了一个恶心的人渣!伤害孩子的人渣!
      ……谁会伤心?到底是谁告诉他不能这么做?是谁教会他对与错?什么才是他该听从的命令?为什么他……什么都记不起来?
      就在衔尾蛇满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时候,女孩瞅准了时机,猛地咬在他的手套上,然后推开衔尾蛇往外飞快的跑去。
      “不,等等——”衔尾蛇惊醒过来,他伸出手阻止,却依旧晚了一步。
      锋利的金属光芒在漆黑的走廊一闪而过,女孩奔跑的身体笔直栽倒在铺着厚地毯的地板上,她睁大的漂亮眼睛正好对着房间里的衔尾蛇,死不瞑目。
      冬兵冷然地看着他,眉目间有些不耐烦,似乎在问他的工作有没有做完。
      衔尾蛇有一瞬间的茫然,但那满头思绪很快就被他扔到一边去了。他点点头,微笑着说道:“任务完成,我们该走了。”
      他踏过女孩的尸体,并没有回头看她一眼,仿佛那不过是地毯上的一个花纹。
      夜幕下,一轮清冷的月亮将银辉撒下大地,花园中的乌鸦尖声叫起来,悚然地扑打翅膀从树梢上飞离,然后落在窗户边缘,漆黑的眼眸犹如掌管死亡的神灵从这里向外监视着人间的一切,冷酷无情,高高在上。
      衔尾蛇临走前顺了一本客厅放着的西点烹饪书,饶有兴致地翻了两页就决定带走:“这看上去挺有意思的,不知道叉骨愿不愿意买烤箱和材料,我可以做小甜饼给你们吃。”
      两个人从进来的地方原路返回,月光拖长了他们的黑色影子——
      “其实看电影也不错,乔治收集了几盘光碟,如果他不愿意拿出来,我们可以揍到他拿出来。没关系的,冬兵,他不敢动你,也打不过我们。”
      “对了,你没有看见……”
      #
      噩耗传来的那天,克拉克在花园里修剪玫瑰,而布鲁斯在午睡。
      布鲁斯的身体越来越衰弱苍老,他们都知道这一天说不定很快就会来临。过去作为蝙蝠侠的生活彻底毁了他的健康,各种老年病每天都在折磨着布鲁斯。
      来送信的人穿着上尉的军装,身边跟着一个士兵,手里都捧着东西。
      “对不起,詹姆斯莱顿中士在中东战场上为国牺牲。”军官悲戚而严肃地对开门的克拉克说道,然后恭敬地举起手里的盒子,盒子上面覆盖着一面折叠的国旗。
      克拉克即便有超级大脑,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他还穿着整理园艺时的衣服,白色的园艺手套和外套上都沾着新鲜的泥土,看上去不仅土气还有些傻气。
      他想伸手去接那个盒子,又突然注意到手套上的泥土,他下意识地在外套上擦了擦。
      一边的士兵有些不忍心,这是他们到的第三家,之前两家牺牲军人的家属也是这样,在接到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茫然无措。
      “因为爆炸,我们没能找到詹姆斯中士的完整遗体,这是……詹姆斯中士留下的……他的遗物稍后会由其它渠道转交给你们。你们为国家培养出了一个英勇的战士,我们不会忘记他的。”军官继续说道,手依旧笔直地平举着。
      “不。”克拉克说道:“这不可能。”
      “我很抱歉,伯特先生。”军官看了看身边的士兵,后者也动作恭敬地拿出一个小盒子,认认真真地打开,锦盒里面装着的是一枚徽章。
      “这不可能……”克拉克低着头,轻轻地低声重复,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诡异。
      “请节哀,伯特先生。”
      “别和我说这个!”克拉克突然抬起头,冰冷地厉声说道,他的眼神让人颤栗:“永远,不要,和我说‘节哀’这个词!也别和我说抱歉,你没什么好抱歉的。”
      我很抱歉?对不起?请节哀?永远都是这几句话,他受够了,几十年前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永远不能体会听这句话的人有多痛!抱歉?他们没什么好抱歉的!等你失去了一切之后,他也愿意对你说“我很抱歉”,而在这之前,他不想听任何话。
      克拉克的眼睛微微发红,不是流泪的那种红,而是更深的红色。
      军官和士兵有一种本能想要逃跑的感觉,他们感到脊背上攀爬着一股凉意,却不明白这种恐惧是因何而来。
      “克拉克?”低沉轻缓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朦胧响起,刚才近乎凝固的恐怖瞬间失去力量。门口站着的两个人不自觉地长松了一口气。
      推着轮椅的老人慢慢移动出来,平静地问道:“所以,是詹姆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开森,蠢作者感觉最近心情好差,连吃小鱼干都没精神了_(:з」∠)_
    #背锅的冬兵#
    #和作者一样不开森的超人粑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