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一章有间客栈

      章邯顺着台阶走下,将暗道两侧的油灯点燃,照亮了前面的路。他将一盏油灯拿在手中,沿着狭窄的通道缓慢前进。油灯取下之时,相当顺利,章邯心中有些奇怪,警惕起来。但是等了半晌也未见机关暗器,才稍稍放心。
      
      未走多久,视野就蓦然开阔起来。章邯将四壁的油灯都点燃,这才看清了密室的全貌。
      
      密室周围有几幅壁画,虽然有些斑驳脱落,但还是能辨析出是神农氏发明制造耒耜,教会人们耕种,以及尝百草的功绩。
      
      昌平君与农家关系密切,农家的祖师正是神农氏,所以密室之中有这样的壁画并不奇怪。只是最后一幅壁画令人有些费解,画中神农氏的两手之中分别拿着一样东西。左手拿着一块令牌,上面似乎是上古文字,右手之中的东西却被人刻意刮掉了。
      
      章邯将上古文字记录下来,转而看向了密室四周。密室之中有两个书架,一方矮几和几个软垫,显然是昌平君在此处私会别人所设。
      
      书架之上空无一物,只是最底端的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章邯走到书架之后,移开书架,发现后面竟放着一只暗红色白芷纹路的锦盒。他拿起锦盒,却不敢贸然打开。
      
      章邯将锦盒放在矮几之上,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弹出石子,打开了盒盖,里面竟然是一堆石头。
      
      确认并无异常之后,章邯才缓缓走近。虽说是石头,但材料与别的石头似有不同,偏向于暗沉的铁质,而且普通的石头是不会装在锦盒之中的。
      
      章邯将石头拿起仔细查看,并未觉得有什么特别。一不小心,一块小石头从盒中掉出,滚落进矮几底下。他将矮几搬开,却发现矮几下有几枚散落的竹简。
      
      竹简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但依然能辨认出农家,墨家以及青龙计划几个字眼。
      
      “青龙计划是什么?看来要好好调查一番了。”
      
      章邯将竹简与锦盒收好,走出了密室。
      
      *********
      
      回到城中已是哺食之时,张良盖毓二人去了有间客栈。
      
      她在现代之时并不爱吃零食,但是一日三餐却都是按时吃的。穿越之后,原本以为应该吃两顿,但是贵族却可以吃三顿。
      
      盖毓跟着盖聂,待遇自然算是贵族,如今到了小圣贤庄,一日三餐也是无可非议。当然,最纠结的事情绝对不是吃饭的顿数,而是吃饭的方法,这个时代还没有吃饭用的筷子,筷子只是用来分菜的,其他只能用手去抓。
      
      盖毓对别的事情都可以将就,但是在吃饭这件事上有绝对的洁癖。一般人都只是用水洗手,但是她却要米潘和水各洗两次,吃完饭之后也是如此。
      
      所有和她接触过的人都深知这一点,如果要和她吃饭,必定也先把手洗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某一次天明直接上手拿菜,被盖毓拎着耳朵到罍旁洗手,足足洗了三次。
      
      不过幸好这个洁癖也是挑环境的,如果盖毓要正式吃饭,必须洗干净手,若是在野外,只用清水洗也就够了。
      
      “哎呦,这不是三当家和毓……先生嘛!”庖丁看到张良和盖毓连忙从楼梯上下来迎接。
      
      张良和盖毓齐齐朝庖丁作揖。寒暄几句之后,庖丁要带二人去楼上的雅座,而盖毓却说吃饭前应该先去洗手。本来大堂的东阶前东南处有罍和洗,楼上也有侍者在匜旁,但是盖毓却要庖丁和她去厨房。
      
      张良也跟着二人来到厨房,原来盖毓是向庖丁要米潘。这米潘也是有讲究的,陈米不行,第一次的米潘表面不干净也是不行,一定要用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来洗手。
      
      洗手的程序虽然繁琐,盖毓做起来却是从容不迫,甚至动作都优雅端庄。
      
      在一旁的庖丁纠结无比,把新米从仓库深处搬出来,只为了这位姑娘洗手,同时也暗暗赞叹这位三当家,真不愧是儒家的人,这种时刻都云淡风轻。
      
      至于刚好来蹭吃蹭喝的盗跖也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禁赞叹,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种习惯都能忍受,悄悄给张良竖了一个大拇指。
      
      庖丁与盗跖不是贵族,当然不明白贵族的一些讲究是必须的。盖毓洗手越是讲究,就越表明她对这顿饭的看重。贵族在一些大型祭祀、宴飨之前,都要行沃盥之礼,以示庄重。
      
      虽说小圣贤庄的一日三餐都由庖丁烹制,但拿到山上之时饭菜早已冷掉,像这般直接吃到热饭热菜的机会着实不多,张良和盖毓二人自然十分珍惜。至于庖丁,也是端上自己的拿手好菜,还送了一些烤肉和干牛肉脯过去。
      
      此时吃饭的规矩很多,礼节上相当繁琐,盖毓却觉得若是做好了,则很人性化,最起码不会因为过于放肆而搅了别人的局。
      
      张良与盖毓没有对面而坐,而是坐在一起,究其原因当然是张良想做些小动作时,更加方便。两人所在的是二楼的包间,即使做些什么也没人看见,盖毓也就由着他了。
      
      盖毓吃完了自己碗中的虾仁豆腐羹,满意地点点头。虾味鲜美,豆腐细腻滑嫩,回味无穷。瞥见张良碗中还剩许多:“子房,我要吃豆腐羹。”
      
      盖毓想让张良将碗中的分一半给她,可是他却径自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嫩白的豆腐羹上缀着鲜红的虾仁。
      
      木勺贴近薄唇,轻轻吹散豆腐羹上逸出的热气,又将木勺递到女子的红唇边。
      
      盖毓毫不客气地张口吃掉,还不忘舔舔唇边沾上的汤羹。
      
      盘中还剩最后一块糯米糕,两人同时伸手。张良见女子喜欢,当然君子地谦让。盖毓心中一动,捻起糕点放到了张良的唇边。
      
      “这下扯平了。”她方才吃了他的豆腐羹,现在将糕点让给他。
      
      纤长的手指在他眼前晃着,张良毫不犹豫地将糕点吞入腹中,当然还不忘女子的指尖。粗粝的舌苔蹭过指尖,又滑过一圈指缝,将沾着的粉末舔了个干净。不同寻常的触感惹得她轻颤了一下,羞得双颊上泛出红晕。
      
      下意识地想收回指尖,视线却又撞到某人戏谑的眼神,薄唇还不忘吮了吮她的指尖。
      
      望着那妖孽的模样,盖毓只想到祸国殃民四个字,面颊瞬间红得通透,急忙缩回手指,避开他的视线。
      
      原本想过来蹭吃蹭喝的盗跖正好目睹了全过程,想着自己如今还是孤身一人,表情相当悲愤,准备逛两圈之后再来。谁知再过来的时候,又看见了这样一幕。
      
      两人分别含着一根鱼翅的两段,一点一点吃进口中。张良低眸扫了一眼女子嫣红的唇瓣,伸臂搂过腰肢,薄唇猛地凑上前去,不仅将鱼翅吞入腹中,还含住了她的唇,轻轻重重地□□着。
      
      盗跖看着两人秀了一顿饭的恩爱,表情更加悲愤,只能叹息一声,离开了。
      
      温柔又细致的吻,舌尖不断地辗转缠绵,鼻尖充斥着彼此的气息。原本阖起的凤眸睁开一点,得意地瞥过房门。
      
      盗跖走近时张良当然发现了,不过这却让他愈发肆无忌惮,听到门外盗跖的叹息声,心中更是得意。
      
      “子房,我听说海月小筑的鱼翅烹熊掌是一绝,我们何时去尝尝?”
      
      “海月小筑需提前定位子,这几日我便去一趟。”
      
      离开客栈之前,张良拜托庖丁,明日去小圣贤庄之时带几袋新米,之后就和盖毓安安稳稳地回到了小圣贤庄。
      
      望着张良盖毓离开的背影,庖丁摇摇头:“这绝对是要娶进门啊!”而在一旁的盗跖却拍了拍庖丁的肩膀:“不,人家已经娶进门了。”
      
      *********
      
      “姑娘,我这里什么花种都有,这个月季,梅花,木芙蓉,一串红,最好的就是这新进来的白菊种子了!”花种店的店家在努力招揽生意。
      
      “婉若姐姐,你在买什么?”盖毓问道。听到婉若要下山采买物品,盖毓也就跟着过来了。
      
      “我就是随意看看。”盖毓见婉若不想说,也不欲勉强。
      
      又逛了一会儿,二人置办齐全,就回到了小圣贤庄。
      
      其实平日里她除了在张良那里聊天,当然,名义上是聊天,实际上是某只狐狸对她行“不轨之事”,看看关于机关术的书籍,弹弹琴,张良也会练练师父给他的剑法。偶尔她也会去颜路那里欣赏白菊,听他讲讲种花的心得。
      
      今日伏念与张良都有课,她便去了颜路那里。虽然婉若要回竹园,没有人给她带路,不过去陌尘轩的路很好认,又离正门很近,盖毓这个“路痴”才没有迷路。
      
      她径直走向陌尘轩的后门,只见颜路在和别人说话,她刚刚想上去打招呼,却发现另一个人竟是婉若。婉若面容上似染着薄绯之色,将一小袋东西交给颜路,颜路点点头,有些迟疑地接过,婉若向颜路施礼之后就离开了。
      
      盖毓望着这二人的动作神态,掩唇偷笑。
      
      “二师兄!”盖毓唤了一声。
      
      颜路见到盖毓,不着痕迹地将那袋东西收入袖袋之中,盖毓当然看到了他的动作,只是也不点破,微笑着朝他走近。
      
      “瑜。”
      
      “刚刚那是谁?”盖毓故意问道。
      
      “方才那是婉若姑娘,她向我请教关于医术的问题。”颜路解释道。
      
      盖毓点点头,笑容中藏着一丝不怀好意。
      
      “瑜是来赏菊的吧。”
      
      “是啊,还是二师兄这里的白菊最好,不知什么时候会有新的花过来呢?”
      
      “我这几日买了一些新的种子,不久就可以开花了吧。”
      
      盖毓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刚刚婉若给颜路的是白菊的种子。忆起刚刚在山下的花种店中,婉若遮遮掩掩的样子,原来是怕自己知道她买种子送人。
      
      盖毓忽然想起琼华去世时,是颜路在婉若身边安慰她的,后来又教她医术,日久生情……
      
      不过他们现在这样,盖毓蹙着眉,到底是两情相悦,羞于说出口,还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呢?
      
      “瑜?”颜路见盖毓神游太虚,唤了一声。
      
      “什么?”盖毓被打断了思绪。
      
      “你方才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还有些事情,就先离开了。”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贴吧延迟更新,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礼记•曲礼》中详细记载了先秦饮食礼仪,吃饭的规矩很多,比如带骨头的肉要放在左边,切好的大块肉要放在右边,细切的烤肉放得远一点,酱醋放得近一些,饭放在左边,羹汤放在右边。那个时候还是用手抓饭的,所以不要把手中的剩饭再放回去,当然饭前一定要洗手。不能不停地喝酒,不要大口喝汤,不要发出吃饭的声响,不要啃骨头,不能当众剔牙,也不要只顾着自己吃饱。
    洗手当然也是有规矩的,方式有两种,其一为在堂的东阶前东南处,那里放着盛水的器皿,叫做罍(读如雷,小口,广肩,深腹,圈足,有盖),罍里面放着一个勺,叫做枓(读如斗,一个小杯连铸一条弯曲形的长柄),是用来舀水的。另外,旁边还有一个器皿,叫做洗,是用来接洗手之水的,简单地说就是用枓舀水淋洗,而不是像今天把手直接放在盆里。这种方式是一个人自行解决的。
    还有一种方式,程序与此相同,只是舀水是别人来帮助你,这个时候所用器皿的名称也变了,盛水的叫做匜(读如移,形椭长,前有流,后有鋬,多有四足),下边接水的叫做盘,没有枓之类的东西,侍者直接担着匜淋洗就行了。
    2.先秦时期,一般平民百姓家只吃两顿,把一天中的第一顿饭叫“朝食”,称为“饔”;把一天中的第二顿饭亦即最后一顿饭叫“哺食”,称为“飧”。这也就是朱熹《集注》中所说的“朝曰饔,夕曰飧。”
    在流行“两餐制”的先秦,已经有了“三餐制”。《庄子•内篇》有“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的说法,意思是去郊外游玩,带足三顿饭,来回肚子都是饱的。说明当时已经有了三餐制,但并不适用于普通人,有相当社会地位、家庭条件优越的贵族、富人才会一天吃三顿饭。
    从根本上说,“三餐制”是特权阶层的饮食制度,最早是周王的专利。秦汉时期,普通人或是级别较低官员多为“两餐制”,但在贵族中间已普遍实行“三餐制”。
    “四餐制”在古代属于“帝王餐”,汉朝时被制度化。中国古代饮食制度带有明显的等级色彩和礼仪特征,贵为天子的皇帝饮食安排自然要与众不同,以“别尊卑”。在天刚亮的“平旦”时吃一顿,叫“旦食”;中午“日中”时吃第二顿,叫“昼食”;下午晡时再吃一顿,称为“夕食”;最后一顿在太阳落山以后的“日暮”时进行,称为“暮食”。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