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九章所谓伊人

      桑海。
      
      晨曦淡淡的天光透过浮云,洒下一片柔暖的金色,清风带着几许湿润的微寒,空气格外清新。
      宵禁已经解除,原本平静的街道渐渐喧闹起来。
      
      盖毓从竹园来到景行轩,见张良正在练剑,便立在一旁没有打扰。张良当然发现了她,止住剑势,将凌虚收回剑鞘。
      
      “毓儿,你师父送我的剑法的确很高明。”张良取出了那卷竹简。盖毓见他额间覆上一层薄汗,体贴地拿出绢帕帮他擦拭。
      
      “只可惜我不能修习内力,不然说不定是个绝世高手!”盖毓调侃道。
      
      “你师从道家,只是这剑法似乎并非是道家的。”
      
      “是吗?我不知道……”盖毓并不懂剑谱,并不能为张良解惑,“不是道家是哪儿的?”
      
      “毓儿可知道,西方蜀国。”
      
      “在典籍中看到过。”顿了顿,“难道竹简中的剑法是来自西方蜀国?”
      
      “还不能肯定,此事我也不便问师兄与师叔,还是等你师父过来之后再请教她吧。”
      
      “只能如此了。”
      
      张良带着盖毓离开小圣贤庄,来到桑海街头。盖毓依旧女扮男装,她知道以张良的才智、相貌还有儒家三当家的身份,肯定有很多女子倾慕于他,若是被人看到他和一个女子走在一起,桑海城中不知有多少女子要心碎了。
      
      “咦?那是谁家的公子?”一个青衣女子问道,眸光不离盖毓身上。
      
      她身旁穿粉色直裾的女子嗤笑一声:“儒家三当家你不知道吗?”
      
      “我说的自然不是他,你不知道,许多姑娘遣媒人上门提亲,可是他看都不看,就断然拒绝。不仅如此,儒家三位当家都未娶妻,有人说可能儒家之人身上有什么隐疾……”
      
      “你是说他们……不会吧……”
      
      “所以啊,你看另一位公子,俊俏又年轻……”女子眼眸轻转,从袖中拿出一枚小巧的枣,朝男子背上砸去。
      
      “哎呦,”盖毓忽觉背上一痛,心中奇怪,第一日上街居然有人砸她,蹙着眉回头一看,居然是个笑语嫣嫣的女子。见女子半遮面庞,眼眸含笑,盖毓这才反应过来到底是何情况。
      
      努力让自己的微笑看起来和善无比,盖毓抬手道一声“告辞”,转过身继续朝前走去。张良望了望身旁的女子,心中蓦然抑郁起来,他当真不该这么早就把玉璧给她,至少也该让她砸一次自己。
      
      事情当然还没有就此结束,未过多时,又一只李子朝她砸了过来,她都没来得及看清来人。
      人越聚越多,那些姑娘的眼神似乎恨不得把盖毓生吞活剥,她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给吓住了,急忙向身旁的张良求助。
      
      张良眯了眯眼,似有些危险的意味,却还是拉着她快步离开了。
      
      不知走了多久,确定后面没有人追来,才躲进一个僻静的巷子。
      
      “小师弟初到桑海城,就如此受欢迎,当真让人始料未及。”张良此刻心中郁闷至极,防着男子也就罢了,如今连女子都不例外,语气中不免有些醋意。
      
      “的确始料未及,”盖毓强忍住唇角的笑意,却又忽然想到什么,语气中也是酸味,“只怕三师兄以前也是如此吧。”
      
      张良一步一步逼近女子,盖毓则一步一步后退,脊背贴到墙壁,一阵冰凉。
      
      盖毓想要逃开,肩膀却被男子一把箍住,薄唇慢慢探到她的耳边,灼热的鼻息拂过女子的耳廓,轻笑一声。
      
      “的确如此,可是我却喜欢上一个不解风情的女子,你说该怎么办?”
      
      盖毓嘟了嘟唇,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张良无可奈何地缓缓起身,朝巷外走去。
      
      忽觉肩上一痛,一枚枣子滚落在地,张良转过身,只见身后的女子扬眉斜睨自己,心中一动,笑意浮上唇角,将那枚枣子拾起放入袖袋中,便牵起女子的手向外走去。
      
      若是盖毓着女装,自然是无碍,只可惜她穿得是男装,桑海城中的黔首见到儒家三当家拉着一个男人,于是张良有龙阳之癖的谣言就此传播开来。
      
      盖毓后知后觉地发现了问题所在,偷偷地松开了张良的手。
      
      “哎呦,这不是小圣贤庄的张良先生吗?”忽然一个娇嗲的声音从二人身后响起。盖毓心下正觉奇怪,而张良则是纠结无比,却只能无可奈何转身,朝来人作揖施礼:“公孙先生。”
      
      盖毓一个怔愣,公孙先生?公孙玲珑?
      
      “张良先生身边的这位是……”
      
      听到公孙玲珑在询问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转身作揖:“瑜见过公孙先生。”
      
      在见到公孙玲珑的一瞬间,盖毓彻底愣住了,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得呆滞……
      
      乍一看只觉得晃眼,身着鲜绿色的裙裾,发间却簪着一朵艳红的花。
      
      倒三角眼在张良和盖毓之间胡乱瞄着,还时不时地用手上的面具遮住塌鼻和血盆大口,扭着根本不存在的腰。
      
      盖毓不由得瞪大双目,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心中忽然非常佩服伏念,居然可以在瞬间想到可以用“非同凡响”来形容这个女子。
      
      盖毓的表情一丝不漏地落入张良眼中,此刻他只觉得公孙玲珑的出现太合时宜,终于可以让身旁的女子看看,她那晚拼了命吃醋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模样。
      
      公孙玲珑见盖毓一直盯着自己,只是抚弄着头上的珠钗,掩面娇笑道:“这位先生真是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盖毓只觉得脸上的笑容快要僵硬了:“失礼失礼,只因公孙先生之貌,‘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瑜不觉就看呆了。”张良听到女子的评价,实在是忍俊不禁,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
      
      “呵呵,”公孙玲珑销魂的笑声更加肆意,“先生真是会说话,这是庄子的《齐物论》吧。”
      
      “正是,公孙先生果然博学多才。”
      
      “先生也是儒家弟子吗?怎么昨日去小圣贤庄,没有看到先生呢?”话语中似有似无的深意,张良和盖毓知道她是在打探情报,四目相视,心中都有了计较。
      
      “瑜昨日身体不适,一脸病容出来迎客,实在于礼不合。”说着咳嗽了两声,朝张良使了个眼色。张良会意,作揖道:“公孙先生,瑜身体不适,良就先带他回去,告辞。”说着便和盖毓快速离开了。
      
      二人走到巷子深处,终于舒了一口气。
      
      “幸好跑得快,”盖毓用手拭了拭额上的一层薄汗,“以后出来见到她,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的确,”张良点点头,警惕地朝巷外望去,“以后要处处小心,以防她打探情报。”
      
      “我是父母刚认的义子,要是她告诉李斯,李斯肯定会注意到我,”盖毓摇摇头,“要是认出我的真实身份,那就危险了。”
      
      回应她的是张良低低地笑声,见他一脸的不怀好意,盖毓知道他一定是在笑自己吃醋之事,面上一红,嘟嘴别过头去。
      
      “唉……”
      
      “怎么了?”听他倏然叹息,盖毓相当不解。
      
      “毓儿觉得我的眼光很差吗?”
      
      “啊?”盖毓不明所以,“应该不差吧。”
      
      “我也自认不差,”张良俯身望向盖毓,“尤其是喜欢上某人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的眼光好得很。可如今某人竟以为我喜欢上别的女子,不是在说我眼光差吗?”
      
      “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多好,比我好的女子大有人在,就比如那公孙先生,虽说样貌不是倾国倾城,但你曾说过你不在乎样貌的,更何况公孙先生的才学也上佳,喜欢上她也不无道理。”盖毓反驳道。
      
      “喜欢上一个人,除了样貌才学之外,最重要的是性情,”张良一把将女子圈在怀中,“夫人觉得呢?”盖毓嘟着唇,一语不发,只是明眸中藏不住的笑意。
      
      二人从巷子里走出,一路谈笑风生。快到城门口之时,却见一群人围在告示栏附近。只听人们在谈论着通缉犯,二人心中一惊,原来上面正是盖聂和墨家众统领。
      
      张良偷偷握了握女子微微发凉的手,正欲向城外走去时,却看见一个彪形大汉,衣着粗拙,身上布满七国的刺字,背着一把重剑,向人群中走去。
      
      二人眉心一紧,只觉得此人出现在桑海城的目的绝不简单,以后只能倍加小心。
      
      走出城门,张良安慰着盖毓:“盖先生和墨家众人都隐匿在墨家据点,你暂可安心。何况我们今日出来游玩,不要坏了兴致。”
      
      盖毓点点头,幸好这通缉犯中并没有她的画像,否则连出城门也并非易事。
      
      二人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一座小山丘前。张良停下脚步,用绢帕蒙住女子的双目。盖毓不明所以,却只是任由男子的动作。张良拉着女子,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走了没几步,张良便停了下来,轻轻解开女子眸上的绢帕,耳语道:“可以睁开了。”
      
      盖毓慢慢地睁开眼,便被这眼前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语出《庄子 齐物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毛嫱、丽姬那样公认的绝色美女,鱼与鸟是不懂得去欣赏的,面对倾城倾国的美女,它们照样或沉入水底自游,或高高地飞翔着。
    这里公孙玲珑的理解当然是庄周的原意,但是盖毓指的是鱼和鸟是被她的外貌吓到,全都逃走了。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中原始的“沉鱼”应该是指毛嫱,不过毛嫱历史上并无专门的记载,只知道是勾践的爱姬,与西施、郑旦年龄差不多,但是后来逐渐被人淡忘了。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