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三二章君子协定

      几人才走出大厅没多远,就发现了躲在不远处的颜莹。早在盖毓听到天明和少羽的叙述时就猜到,颜莹定是将他们二人的通缉令带给了伏念看,伏念这才要交人出去。
      
      颜莹一直候在外面,听不到里面具体的内容,但见盖毓三人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面色有些阴沉。见对方发现了自己,她立即换上一副无辜的姿态走了过去。
      
      “兄长,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良与盖毓均不想理睬她,只有颜路应了声,态度有些冷漠。
      
      “暮瑶,你可知错?”
      
      “兄长,那两人是帝国叛逆,我只是提醒掌门注意,不要被人蒙蔽!怎么是错?”颜莹义正言辞。
      
      “谁说他们是帝国叛逆?只不过稍微有些像罢了。”盖毓轻描淡写,“颜姑娘平日里也没接触过他们二人,怎么就分辨得这么准?”
      
      盖毓知道,颜莹料定她会帮天明少羽开脱,这样就会与伏念产生冲突,到时张良左右为难,定会怪责她。可是颜莹没想到伏念只找了张良与颜路,更没想到她直接请出了荀夫子。
      
      “到底是不是帝国叛逆,把他们两个带去县衙……”颜莹道。
      
      “这件事,掌门师兄自有决断,”颜路打断了她的话,“你回去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屋。”
      
      “兄长,我……”
      
      “颜姑娘,我看你是中了别人的计策而不自知吧,”盖毓讥讽着她,显然是意有所指,“若真是帝国叛逆,这样大好的机会怎会让给你?”
      
      “姐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颜莹的目光躲闪着,有些心虚。
      
      颜路淡淡瞥了她一眼,不怒自威的神色让她心中一惊,行了个礼就退下了。
      
      “毓儿,你方才所说‘中计’是指……”
      
      盖毓便将今日在桑海街头遇到公孙玲珑和颜莹一事略述了一番,张良与颜路闻言都拢起眉心,显出担忧之色。
      
      “公孙玲珑表面故作姿态,想要接近子房,实则心机深沉,必定是受了李斯之遣监视小圣贤庄。”盖毓分析道。
      
      “此事她必定会禀明李斯,上次李斯来小圣贤庄,未必对子明子羽没有起疑心。”张良道,“为今之计只有先让他们出庄,不被李斯发现。”
      
      “他们已然是小圣贤庄的弟子,贸然离开也会引人怀疑,得想个稳妥的法子。”颜路道。
      
      “师兄所言有理,”顿了顿,“我与毓儿要下山寻他们二人,先行告辞。”
      颜路点点头。
      
      公孙玲珑的确如几人所料,一回到将军府就去找了李斯。李斯听完她所言,沉吟半晌,在屋中踱着步。
      
      “这件事,先让罗网暗中调查,近日去小圣贤庄找东西的人不少,再想搜查必须要请示扶苏公子。”顿了顿,“小圣贤庄救驾有功,若是搜不出什么……”
      
      “诺。”公孙玲珑心有不甘地应声。
      
      ********
      
      章邯送走了钟离眛和白筱,就带着攸宁和沐风与景澜汇合。景澜带着他们来到摆放自焚小厮的停尸间,尸身随意地摆放在角落处,散发出隐隐恶臭。
      
      当初纵火事件一出,赵高就派了验尸官检验尸身,确定了小厮的身份。可他的心思绝不单纯,验尸记录也写得模棱两可,不够完善,之后赵高就命人把他扔到乱葬岗。景澜发现事有蹊跷,派人偷偷跟踪,将尸身带回来藏好。
      
      “攸宁,看你的了。”章邯道。
      
      沐风举着火把,攸宁掀开了盖在尸身上的白布,开始检查起来。攸宁祖上几辈都是跟随令史检验尸体的仵作,技艺高超。章邯就是看中了她这一点,才把她调来做了极少数的女影密卫之一。
      
      令史是名义上的验尸官,只负责记录和向上级报告,真正的验尸工作还需要底下的仵作来进行。仵作从事的工作下等,一般都是由贱民或奴隶担任。攸宁当了影密卫,脱了奴籍,自然会对章邯感恩戴德,忠心耿耿。
      
      攸宁拿起镊子,将尸身面上一块烧焦的皮剥落下来放进了小圆盒之中,接着又仔细查验他身上的伤痕。
      
      章邯见攸宁还需要不少时间,就向景澜使了个眼色,两人到偏僻处交谈。
      
      “此次多……”
      
      章邯话未说完,景澜就打断了他:“不必谢我,反正我不是想帮你,扶苏的命我也管不着,我只是为了小白。”
      
      “景公子果然看重白姑娘,那么接下来的这件事,想必你也会答应的。”章邯淡淡道。
      
      “哦?说说看。”
      
      “在来桑海之前,我接到了公子在玉山被人劫持的消息,便顺道去玉山和如花客栈查探了一番。”章邯的神色愈发严肃。
      
      “我说你怎么会这么迟才到,果然是去调查了,”顿了顿,“看来查到了些有用的东西。”
      
      “我顺着劫匪的路线追查,发现他们不是普通的山贼,从当时公子护卫的伤口以及留在现场的一颗珠子来看,应该是农家所为。”章邯不疾不徐地说着。
      
      “当时农家人的确在如花客栈,而且还用三步倒迷晕了扶苏,他们脱不了干系。”景澜双臂环胸,倚靠在了墙边。
      
      “那时你在场,你也觉得是农家?”
      
      “不必试探我,”景澜懒洋洋地瞥了章邯一眼,“田言和田猛找过扶苏,具体谈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看样子扶苏应该是拒绝了。田言那点小伎俩,你还能看不出?劫持这件事明显不是农家所为。”
      
      章邯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倚靠在了身后的树干上,与景澜面对面。
      
      “那群山贼可能跟朝堂或者宫里的人有关,在几个月之前就能知晓公子的行动路线,在野之人很难做到。”
      
      “安陵当时发现了半块玉佩,看材质和制式,绝非普通人家所有,我赞同你的说法,只是我更倾向于后宫之人。”
      
      “哦?”
      
      “只有后宫那些女人眼光才如此狭隘,觉得直接杀了扶苏,再嫁祸给别人就是万全之策了。”景澜嗤笑一声,“这件事,十有八九与夺适有关。”
      
      章邯不置可否:“你若为官,必有一番作为。”
      
      “错,”景澜摇摇头,“为官束手束脚,连言谈都不能自由,太累了,不适合我。”
      
      “你觉得是谁下的手?”
      
      “这个我可说不准,六公子伏,九公子昆,十一公子荣禄,连十八公子胡亥都大有嫌疑,其他的皇子也不能说毫无疑点,扶苏的处境堪忧。”
      
      “我在调阅玉山县卷宗之时,发现你与张良他们涉案其中。”
      
      “你竟特意跑去查卷宗,”景澜蹙眉凝思,又豁然开朗,“难道是冯家?”
      
      “冯县长与冯去疾将军是族亲。”章邯解释道。
      
      “原来是冯去疾,怪不得,冯梅算是他的族侄女,突然死了也得过问一番,”顿了顿,“我承认,那件事是我做的,那个县丞相当有趣,我就想陪他玩玩。”
      
      “你不是想陪县丞玩,而是另有其人吧。”章邯看向了别处,看似随口问出,却明显更为在刻意。
      
      “原来是这个破绽,”景澜笑出声来,“对,我跟安陵假扮夫妻,你这种知情人肯定一眼就能发现,怎么,吃味了?”
      
      “怕是吃味的不是我吧。”
      
      “我喜欢安陵,就光明正大地争取,张良一句话也不会说,再吃味又能如何?”景澜直起身,眸光定定地看向章邯,“你呢?畏首畏尾,是不想争取还是不敢争取?我看禁足不仅仅是禁了你的脚,脑袋也禁了吧……”
      
      章邯缄默不言。
      
      “说到现在,我大概也知道你要我答应的事情了。”
      
      “那你意下如何?”
      
      “只能答应一半,另一半要看他有没有能力争取到,”顿了顿,“若是跟你一样畏首畏尾,那我也不会帮他。”
      
      “多谢。”
      
      “没什么好谢的,这不就是交换的筹码吗?”
      
      “将军,”沐风举着火把走了过来,“攸宁已经查完了,请您过去。”
      
      章邯与景澜跟着沐风走进屋中,攸宁已经重新将白布盖到了尸身上,旁边记录了两卷竹简。攸宁打开其中一卷,向章邯汇报着查验的情况。
      
      “属下将这个小厮解剖,他的死因果然不是自焚。”
      
      听见“解剖”,景澜稍稍一怔。一般的验尸只能检查尸身表面,将死者解剖是不允许的。但这样也会找不出尸身真正的死因,有些特殊的案子便允许仵作解剖。解剖一法流传不多,没想到这个女影密卫竟然精通此术。
      
      “他的背后有被人一刀捅入的贯穿伤口,导致失血过多,这才是致命伤。等人死了之后,才有人纵火,所以他的肺里没有吸入火中的黑烟。”
      
      攸宁将竹简放下,又拿起另一卷打开:“这个人脸上的皮肤被人剥落了,虽然尸身被烧焦,但是刀伤与烧伤区别很大。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人已经足足死了七日,但是纵火是在三日前,也说明他只是个替罪羊。”
      
      听完攸宁的话,章邯与景澜相视一眼。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有人杀了小厮,把他的脸做成□□,然后给扶苏下毒,事发之后又烧了尸体想脱罪。”景澜道。
      
      “这件事我会禀报陛下。”章邯沉声道。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看章邯跟景澜的约定具体是什么
    琼华和荆轲的番外[秦时明月]永以为好,点进作者专栏就能看到,领取福利还是要进群找我私聊哦
    夺适:封建社会君位世袭,以庶子嗣位而废其嫡子者,谓之“夺嫡”。《汉书?梅福传》:“诸侯夺宗,圣庶夺适。”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霄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