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二六章黄雀在后

      钟离眛看到来人,唇角勾了勾:“少卿。”
      
      一身皮革与铠甲相结合的紧身装束,勾勒出虎背狼腰,正是章邯。随行的还有攸宁和一队影密卫,影密卫将侍从们团团围住,逼他们缴械投降。
      
      “你还不动手杀了他!”长老指着挟持钟离眛的那名侍从吼道。
      
      “你是在说我吗?”那人看向了长老。
      
      “你,你……”
      
      那人伸手到脸侧,轻轻松松地扯下了□□,原来竟是季布。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俏皮的语调熟悉的声音,景澜从屋中走了出来。他三指扣着依雷的喉间,而依雷正赤身露体,只剩一条亵裤。
      
      “代岩长老,快,快救我……哎呦!”
      
      白筱见到依雷,对准他的关键部位狠狠地踢了一脚:“敢欺负我,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子房,我看这位代岩长老好像还没明白过来,不如我们给他解释解释?”盖毓道。
      
      “毓儿总是如此心善。”
      
      “代岩长老,你当真以为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过来自投罗网了?”顿了顿,“我们早就猜到你不会让我们全都进来,所以故意只有我们四人进入。表面上你们以为拖住了我与子房,捉到了筱筱与钟离眛,实际上则是我们转移了你们的注意力,让言索、濯安与影密卫潜入。”
      
      “这,这不可能!你们……”
      
      “你是想问他们是怎么潜入的?”盖毓“善解人意”地提问,然后又自顾自地解答,“当时我们就在想,这么复杂的阵法你们每日进出不麻烦吗?果然被言索找到了一条没有阵法的小径,我与子房在破阵之时,他们便从小径溜了进来,化装成了侍卫。
      
      “不过为了戏演得逼真,我们没有告诉筱筱和钟离眛,他们容易露出破绽。”
      
      “刚刚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被……”白筱嘟着唇,一脸委屈。
      
      “小白,不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怎么能突显出我的机智呢?”景澜一脸得意,“我当然不会让这小子动你一根毫毛的。”
      
      “代岩长老,我解释得有没有很清楚?”
      
      “你们,你们……”
      
      “把解药交出来吧,我保证不会伤了你们王子的性命。”盖毓一本正经道。
      
      “安陵,不必问他,我和小白已经找到了。”景澜看向了白筱。
      
      “姐姐,”白筱举起一只小袋子得意地晃了晃,“在我这里。”
      
      “那正好,我们可以离开了。”
      
      景澜松开了依雷,章邯也收剑回鞘,代岩过去扶住了依雷,脱下外袍披在他身上。
      
      “你们,你们胆敢强抢我的药材,”依雷捂住关键部位,面上难掩痛苦之色,“我,我要去告诉你们始皇!到时候……”
      
      “王子恐怕记错了吧,”张良从怀中取出了匕首,“明明是我们寻到了你丢失的匕首,你心中感激,送了我们这些药材,怎么能说是强抢?”
      
      “你还没把匕首给我!”
      
      张良正欲走上前去,代岩却在依雷耳边说了几句。
      
      “等等,不要你送过来,要他送!”依雷指了指盖毓。
      
      “谁送有何区别?”
      
      “我看他比较顺眼,就要他送。”依雷耍起了无赖。
      
      盖毓从张良手中拿过匕首准备过去,张良拉住了她。
      
      这时,一直背对几人的章邯转过身来,视线凝在盖毓身上,似乎要把她看穿。盖毓对上他的目光,又垂首不敢看他。若是章邯知晓了她的身份,上报嬴政,那后果不堪设想。
      
      章邯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影将她完全笼住,一把将匕首拿过。
      
      “王子,这把匕首是我找到的,该由我来送。”章邯沉声道。
      
      盖毓一怔,匕首分明不是他找到的,他这么说是在帮她?
      
      章邯将匕首放到依雷面前,依雷却没有接。
      
      “你们找把假匕首给我,骗我换药,罪加一等!”依雷不由分说地嚷着。
      
      “王子只看一眼就能辨出真假?”章邯眯了眯眸子。
      
      “当然,”依雷颐指气使,“你们快把药给我还回来,还有,你们是官府的人吧,我的匕首是在你们这儿丢的,你们必须给我找回来!”
      
      盖毓倏然明白了他的意图,他还有很多方法来拿回匕首,不是非得用解药换,所以即使匕首是真的,也要故意说成假的。
      
      “假的?”章邯收回了匕首,显然也看穿了他的把戏,“最近桑海要举行易宝会,既然王子说这把匕首是假的,那便不是王子所寻之物,就此充公拿去易宝会拍卖,也许会有人看这个东西值钱拿出真的来,也许会有人就喜欢这把假的,买走之后官府也能有一笔收入,王子也会不心疼一把假匕首。至于真匕首,我们一定会再帮王子留心。”
      
      “你,你……”依雷被章邯这一番话弄得哑口无言。
      
      “白姑娘,”依雷见再辩驳也辩不过,转变了态度,“我对你是一片真心,我去向你家提亲,你嫁给我吧!”
      
      白筱眼珠转了两圈,淡淡道:“可是我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谁?”依雷指着盖毓质问道,“是不是你这个小白脸勾引她的?”
      
      “我就是喜欢她!”白筱跑到盖毓面前,搂住她的脖子亲了她的唇,“啵!”
      
      “但是你说错了,是我勾引她的!”白筱显得相当自豪。
      
      “我被勾引成功了。”盖毓知道白筱是在故意气依雷,相当配合。
      
      代岩在依雷耳畔说了几句,依雷的面色好了很多。
      
      “白姑娘,她分明是女扮男装,你别想骗我。”
      
      “哎呀,这都被你发现了,”白筱拉住盖毓的手,挽起手臂,“我就是喜欢女孩子啊,你是男的,我这辈子也不会喜欢你!”
      
      “你,你……”依雷只觉得晴天霹雳,难以置信。
      
      “王子,我们告辞了。”章邯挥了挥手,影密卫收起兵器,保护着众人从没有机关的小径上撤退,依雷想要追过去,却被代岩拦住了。
      
      “王子,现在匕首在他们手中,万一要是被他们破坏,我们得不偿失。”
      
      “本王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王子不要着急,”代岩从怀中取出了一只竹筒,“那些药不过是次要的,想真正解毒,还需要靠这个。”
      
      钟离眛一直跟在白筱身后,看白筱蹦蹦跳跳地拉着盖毓,两人谈天说笑。盖毓还时不时地捏捏她的脸蛋,摸她的头,相当亲昵。
      
      他心中烦闷,垂头叹气。
      
      “昭正,你怎么了?”章邯问道。
      
      “没事,”顿了顿,“少卿,之前说你还要几天才能过来,没想到今天就来了。桑海的案子就都要靠你了。”
      
      “我听闻公子被人毒害,昏迷不醒,便日夜兼程。到将军府的时候,见到攸宁正在调集影密卫,问清楚情况就一起跟了过来。”
      
      “你没向公子请示就擅自过来?”
      
      “我把沐风留下了,公子知道情况,不会怪罪我的。”
      
      “你,是为了她吗?”钟离眛的眸光瞥向了前方的一抹倩影。
      
      章邯不置可否,缄口不言。
      
      “但我看她似乎完全不认识你,”顿了顿,“我曾问过她名字,她告诉是道家逸灵,可她明明……”
      
      “这的确是她的道号,前面的另一个人是她在道家的师兄。”
      
      “你是怎么知道她在的?”
      
      “她的身份有少数几名影密卫知道,攸宁就是其中一个,她一眼就认出了她。”那日攸宁一见到盖毓便确认了她的身份,之前章邯曾下令,见到女子必须要先向他汇报,攸宁便放了信鸽。
      
      “少卿,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下去?她可是已经……”
      
      “你自己呢?”章邯转移了话题,饶有兴趣地瞥了一眼白筱,“你告诉她了?”
      
      “她,她喜欢女子,我告不告诉她也没什么用。”
      
      “女子?”章邯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昭正,那只是她摆脱依雷的借口。”
      
      “可是,她亲了……”
      
      “昭正,你放心,白筱绝对不喜欢女子。”顿了顿,稍稍提高音量,“昭正,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
      
      白筱听到章邯的话,跑了过来,拉起钟离眛的手,帮他诊脉:“钟钟,你哪里疼?”
      
      “我,我……”
      
      “等回去我再给你上药,那个依雷还敢绑你,他要是落在我手上,我也绑着他给你出气。”白筱自顾自地说着。
      
      “既然如此,昭正的伤就有劳白姑娘费心了。”章邯眸光微动,暗示了一下钟离眛。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盖毓看了章邯一眼,心中有些埋怨。景澜凑过去:“安陵,你看章邯做什么?他没我好看。”
      
      “他跟我抢筱筱,帮别人抢……”
      
      盖毓早已看出白筱对钟离眛不同,并不想点破,她才认识这样志趣相投的朋友,想要多相处一会儿,可是以后白筱的时间要分给钟离眛大半,她有些郁闷。
      
      “那可未必,以小白的个性嘛……”
      
      “姐姐!”白筱帮钟离眛诊完脉,又跑了回来,“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想起来了,我要带你去吃那家的野味,怎么样?”
      
      盖毓这才笑逐颜开:“好。”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毓儿碎碎念:白菜,我的白菜,水晶的!我还没捂热就被人拱了……
    (钟离眛默默拔白菜ing)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霄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