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八章先发制人

      天色越来越沉,灯火阑珊,却不显清冷。
      
      皎洁的月开始闪耀着它的色泽,给小圣贤庄镀上一层静谧。
      
      盖毓窝在榻上,小布窝在她怀中,闷不吭声。盖毓抚着它的毛,哄着:“小布今天真厉害,要不是小布,我就要被人陷害了。”
      
      小布这才回过头来瞄了女子一眼,又转过头去。
      
      “明日,我带你去有间客栈吃好的,怎么样?让丁掌柜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糖醋鲤鱼?”
      
      “喵……”小布还是爱理不理地应着。
      
      盖毓知道小布今日受了委屈,它跟她一样,最受不了别人冤枉。唇角的笑意驱散了心中不少的郁闷,盖毓揉了揉小布的脑袋,握住它的小爪子摆弄着。
      
      “别不开心了,不如我们……”盖毓在小布耳边说了一句话。
      
      “喵!”小布的眸中一亮,立刻来了精神,窜到盖毓肩头,伸出舌头舔她的面颊。
      
      张良一进来就见到这样一副情形,顿觉讶异。放下手中的食案,坐到盖毓身边,搂住了她。
      
      “小布怎么这么开心?”
      
      “喵!”小布摇了摇尾巴,不看张良一眼。
      
      “明日要带它出去。”盖毓解释道。
      
      “哺食你也没吃什么,稍微吃点吧。”张良将食案放在盖毓面前。
      
      盖毓捻起一块糕点,掰下一小块放在小布口中。
      
      “今日小布是功臣,不然事情难以收拾。”张良摸了摸小布,小布难得没有嫌弃地躲开。
      
      今日从陌尘轩回来,小布就拉着他们去了青兰阁。跳上一层柜子之间,扯开了一只木盒。
      
      这只木盒平日里放了盖毓的一只玉簪,但是现在里面空无一物,只剩一些碎屑。张良闻了闻碎屑的气味,断定这就是八络灵芝的气味。
      
      “原来子慕是想在我这里找到灵芝陷害我,幸好小布占得先机,将灵芝转移了。”盖毓抱起了小布,亲了亲它的脑袋,“小布真棒。”
      
      “喵!”
      
      “毓儿看看,你的玉簪在何处。”
      
      张良提到的问题至关重要,因为盖毓到处都找不到玉簪。
      
      “难道被子慕偷了?”
      
      “怕只怕这盘棋还没下完。”张良蹙了蹙眉。
      
      “如今根本找不到玉簪所在,只能先发制人了。”盖毓耳语几句,之后就放出了一只灵蝶。
      
      “婉若这件事早有端倪,是我疏于防范了。”顿了顿,“此事该早些说出来的。”
      
      忆起之前张良帮盖毓搬出竹园之时,仪蓁跟他说的话,他便隐隐觉得有些事情不得不做,有些事情不得不说了。
      
      “师叔母,良有件事情想与您商议。”张良作揖道。
      
      “何事?”
      
      “良想让毓儿搬去青兰阁。”
      
      “好。”仪蓁未有半点犹疑,欣然应允。见张良有些不解,她望了一眼远处的婉若,面上涌出几分失望之色,“她这些年背地里做的事情,当真以为我不知吗?我不想点破,也早己告诫过她不许动毓儿分毫,如今看来,她还是动手了。”
      
      “原来师叔母早已知晓……”清润的嗓音中几分了然,轻叹一声。
      
      “她心里惦记着伏念,这是她的自由,我不会干涉。你师叔也知道她的心思,不然为何总是让她去藏书楼取书?
      
      “她使手段赶走那些上门提亲的媒人,还四处宣扬儒家人有隐疾,让那些媒人不敢再来提亲,这些都罢了。如今她竟把心思动到毓儿身上,当真是不该。毓儿虽然聪慧,但是心思单纯,防人之心太弱,你需仔细照拂。”
      
      “是良之过失。”张良面带愧色。
      
      “怨不得你,搬出去也好,至于婉若的事我自有分寸。”
      
      “是我疏于防范才是,”盖毓摇摇头,淡淡道,“婉若之事了结地差不多了,至于她与掌门师兄结局如何,就随他们去吧。”
      
      “逸灵。”季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盖毓应声,前去开门。她将事情的缘由略述一遍,拜托了季布一件事,季布就离开了。
      
      “毓儿,此事我也可以,为何……”张良挑了挑眉,明知故问。
      
      “子房是庄内之人,这种事情做不来。”盖毓道,“在庄内动手,还是庄外人合适。”
      
      “那毓儿呢?”
      
      “现在我在庄内,当然是庄内人。”
      
      “毓儿的意思是以后也许会是庄外人?”
      
      “庄内庄外的我才不在意,我只在意跟谁在一起。”
      
      翌日清晨,盖毓很早就醒了,今日她与景澜约好去有间客栈学画。名义上为学画,实际上还有托他打听的事情要询问。这件事情她想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告诉张良,便只字未提。
      
      与盖毓的好眠不同,婉若几乎是彻夜难眠,天还未亮就起身来到伏念的明德轩。伏念看见婉若有些奇怪,他明明罚了她禁足半月思过,她却出现在此处。
      
      “掌门可知我为何一定要将她赶出小圣贤庄?”婉若向伏念行礼,开门见山道。
      
      “为何?”
      
      “因为她的身份。”
      
      “道家的身份在小圣贤庄的确不便,但……”
      
      “掌门,你只知道她是道家逸灵,知道她姓什么吗?”
      
      伏念蹙了蹙眉。
      
      “她姓盖名毓,正是盖聂的妹妹。”
      
      盖聂?!
      
      盖聂因为妹妹一事叛秦逃出咸阳,又与墨家结成反秦联盟,嬴政正四处捉拿他。而他的妹妹竟然在小圣贤庄,这件事一旦被人查出……
      
      “将子房找来。”
      
      张良此时正将盖毓送至小圣贤庄门口,让她与季布同行,一起去景澜处。小布在树梢间上下跳跃,相当欢快。
      
      听见小厮说伏念让张良过去,张良与盖毓相视一眼。
      
      “掌门师兄有说是何事吗?”
      
      “这个没说,只是仆看见婉若姑娘在掌门屋中。”小厮如实禀告。
      
      “子房你快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盖毓似乎猜到了什么。
      
      张良与盖毓道别,便来到明德轩。礼尚未毕,伏念就厉声质问道:“子房,瑜当真就是盖聂的妹妹?”
      
      张良瞥了一眼婉若,沉声道:“是。”
      
      “让她出庄。”语气之中毫无回旋的余地。
      
      “师兄,不可。”
      
      “为何不可。”
      
      “因为,她不仅仅是盖聂的妹妹……”
      
      盖毓走在下山的路上,有些心神不定。季布知道她在担心张良,只能宽慰几句,别无他法。
      
      “喵……”小布从树上窜了下来,咬了咬毓儿的衣角,示意她跟过去。
      
      季布与盖毓跟上小布的步伐,发现身处的正是之前去怀沙镇时经过的那片迷林。可是小布没有停下脚步,愈发往迷林深处。
      
      “虽然这里有一小片迷林,但大部分是没有阵法的,怎么好像一个人都看不见。”盖毓记得以前上山之时会遇到一些樵夫或是行人。
      
      “那日从怀沙镇回来,我听到了一个传闻。”季布道。
      
      “哦?”
      
      “有黔首说这片林子会吃人,所以都不敢过来了。”
      
      这时,盖毓的问灵突然发出红光,凝出一丝光线,指向了前方某处。盖毓与季布顺着光线的指向往前走去,发现光线断在了半空之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
      
      两人观察着光线断裂之处,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盖毓刚想去触碰断线之处,却被季布制止了。
      季布用手掌贴近,却感觉到一股漩涡的引力,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吸进去一般。他迅速撤回手,力量的波动又归于平静。
      
      “应该是结界,而且是什么地方的入口。”季布将盖毓护在身后,退了两步。
      
      “这片林子竟然不仅有阵法,还有结界,到底是什么人布下的?”
      
      “有人。”
      
      季布内力深厚,听见脚步声由远及近,带着盖毓隐在树间。不多时,一个赤着上身的短发男子走了过来,身形粗犷,肩上扛着的似乎是一具尸体。
      
      他警惕地望了望四周,之后将尸体扔进了结界之中。没有了遮挡,两人这才看清了那人裸露出的身体上,竟纹满了文身。
      
      那人转过头来,上唇处微微凹陷,应该是凿齿的缘故。
      
      待那人走远,盖毓与季布相视一眼:“越人?”
      
      “凿齿,断发又涅字,错不了。”季布道。
      
      “桑海离百越之地不算近,他们怎么会出现在此处?”顿了顿,“他们不太喜欢与中原人打交道。”
      
      “逸灵,你先去找表兄,我去跟踪他看看。”
      
      “那你小心。”
      
      盖毓知道,以季布的武功追踪此人手到擒来,他性格沉稳,不易冲动,应该不会有危险,她若是跟着他反而是累赘。
      
      小布带着盖毓一路下山,安稳地走到了有间客栈门前。远远地看见一队秦兵巡逻而过,为首的是一位穿银白盔甲的将军。盖毓下意识地快步而行,走进了客栈。
      
      景澜早就在客栈门前等着盖毓,一见她进来就直接带进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小布望着满桌的美食,兴奋地跳上跳下。盖毓将那盘糖醋鲤鱼端到它面前,它就欢快地吃了起来。
      
      “言索呢?”景澜没看见季布,有些奇怪。盖毓就将刚刚的事情略述了一遍。
      
      “具体什么情况还得等他回来才知道,”顿了顿,“我昨日托你办得事情怎么样了?”
      
      “早就准备好了,不过你突然告诉我让我帮你寻房子,我还是有些始料未及。”
      
      “只不过是我想搬出小圣贤庄而已,有什么始料未及的。”盖毓见小布吃得满嘴是酱,体贴地帮它擦了擦。
      
      “你想搬出小圣贤庄这事我早就料到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寻到房子,”景澜慢悠悠地饮了杯酒,“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罢了。”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毓儿想搬出来的原因应该很好猜吧,当然不会跟良子分开滴。以后百越也会有不少戏份呦
    今天两篇文一起更新呦,不知道什么情况好像总是有人看不到另一篇文的更新,QAQ
    “百越”有凿齿、断发文身等特点,文身古时称涅,意为以黑色染物,以墨涂物,涅字就是指在身上刺字涂墨。
    百越:先秦古籍对长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区的民族,常统称为“越”。实际上这些“越”并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众多族群的泛称,各有种姓,互不所属,或称“吴越”(苏南-浙北)、或称“东瓯越”(浙南-闽北)、或称“闽越”(闽北-闽东)、或称“扬越”(江西-湖南)、或称“南越”(广东)、或称“西瓯越”(广西)、或称“骆越”(越南北部-广西南部)......故而又称“百越”。
    凿齿:一种习俗,有敲折、拔除、锯平、毁损等方式,多在青春期对称地拔、毁中间或两侧上牙门齿或犬齿。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衣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