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学习

作者:流云彩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越七零05

      赵子言收到了通知书,张家村的人也都十分高兴。毕竟这个时候,大学生十分金贵,整个县城都没几个,他们村里却出了一个,所以村里人第二天就帮着置办几桌酒席,请了蒋小雅的亲人和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过来,大家一起好好庆祝。
      
      蒋家人来到村子里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半,当时太阳有些大,蒋家人到达张家的时候,即使有张民安去车站接他们,但是大家还是有几分狼狈。
      
      “小雅,这地方还是这么偏远,还好你马上就离开了。”蒋母一下牛车,马上拉着赵子言由衷感叹,“等你回去就不用遭这种罪了。”
      
      “妈,我过的一点都不苦,真的。”赵子言见蒋母这么感慨,马上把她拉到一旁解释,“下乡的知青里,大家最照顾我了,平时张大妈还总是帮我照顾无忧,不然我也没办法赚取足够的工分好好生活了。”
      
      “诶,妈不是说他们对你不好啊,我女儿这么好,谁会对你不好啊。”蒋母说到这里,顿了顿才说,“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实在太过简陋了,现在你要走了,为你高兴呢。”说着拍拍赵子言的手,“人是好人,但是这地方没城里好啊。”
      
      “妈,这不是回去了吗,嗯?别感慨了,来,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看看,无忧现在还在睡。”赵子言牵着蒋母的手,一边招呼蒋父和蒋小松,“爸,小松,来,我带你们去我房间看看。”
      
      蒋小松上次过来已经是高考之前,现在再次进来,发现之前摆在床头的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男一女两个手工布娃娃,床上原本的被子叠好了放在一旁,新多出来的小被子盖在还在睡觉的蒋无忧身上。
      
      “昨天无忧乐疯了,闹到很晚才睡,累着了。”赵子言走上前,摸了摸蒋无忧的脸,然后把他身上的薄被子往下拉了拉,“张大妈说无忧睡得沉,但是身体又比较弱,所以要在他睡觉的时候多多注意。”
      
      “是吗?”蒋母听了这话笑笑,走上前去照看蒋无忧,“现在我这个外婆来了,就让我来照顾无忧吧。小雅你先出去招呼客人,我来看着无忧。”
      
      “来,老伴,小松,你们也来看看无忧。看这眉眼多像我们小雅,还有这秀气的小鼻子……”
      
      赵子言觉得自己该说的话都说了,有什么问题可以之后再解决,就先出去了。他想,即既然蒋母这么关心蒋无忧,自然也会感激张家,于是更加安心。不然将来自己帮着张家,蒋母却对他们毫无好感,以蒋母的性子,怕是不行。
      
      出门之后,赵子言看到张丽和张大妈一起去厨房准备饭菜,自己就出门把乡亲们迎到桌子上。这个时期,虽然物质并不丰富,但是菜的味道都挺纯正的,稍微处理一下感觉就不错。
      
      等到吃饭的时候,蒋小松出来了:“姐,妈说她不想出来,待会我端饭菜去给妈,爸待会出来。”
      
      之后蒋小松就和赵子言一起坐在主桌上一起,他行动之间似乎还有几分腼腆,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自顾自吃饭。蒋父出来后倒是帮着赵子言一起招待客人,让一直忙碌的赵子言稍微舒了一口气。
      
      午饭之后,蒋小松端了饭菜给并未出来的蒋母,随后的赵子言跟进去时,正好看到蒋母正抱着看着还有这不清醒的蒋无忧,在说些什么。
      
      “妈,无忧醒了?”蒋小松把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的时候,赵子言就直接走到蒋母面前,对着无忧拍手张开怀抱,“来,妈妈抱,无忧过来。”
      
      “诶~无忧好像又沉了。来,妈,快来吃吧,小松把饭菜都端来了。”赵子言把蒋无忧抱过来,跟蒋母说了一声,然后要带着他出去吃饭——因为蒋无忧才三岁,吃的东西和大人不一样,所以张大妈一直专门为他开小灶。
      
      “小雅,待会儿咱就回去吧,先让生产队开个证明,然后回城了把户口迁到学校。”蒋母见他就要出去,也不急着吃饭就说,“这事越早办好我这心里越踏实,而且从这里到城里还挺远,耗费的时间长,所以你也该早点出发。”
      
      “好啊,待会我先和张大妈他们说一声了就走。”赵子言听到蒋母说话就在房门口停下脚步回头,听完了再抱着蒋无忧继续出去,“说完了再走。无忧,我们去看张奶奶、吃饭饭了。”
      
      “妈妈,我要是蛋羹。”蒋无忧轻轻搂住赵子言的脖子,细声细气的凑近赵子言的耳朵说,“还要喝粥,不想吃饭。”
      
      “好,张奶奶都给你做好了。”赵子言把蒋无忧抱去厨房,刚好看到张大妈在洗碗。
      
      “张大妈,我带无忧过来拿点吃的。”赵子言一进门张大妈就看见了,“他说想吃蛋羹,还有稀饭,这些还有吗?”
      
      “来,过来,张大妈专门给小无忧留着呢。”张大妈下巴指着一个方向,“呐,蛋羹就在蒸笼里,热乎乎的,小无忧肯定喜欢吃,大米粥在小锅里,待会无忧吃了蛋羹要是还饿再给他。”
      
      “又麻烦您了 。”赵子言空出左手,边拿乘蛋羹小碗边说,“我打算待会就回城,短时间之内只怕是没空来看您。我就把家里和学校的地址留给您,以后有事您让张大哥或者张大嫂来找我,我在城里我比你们要熟悉,总能帮些忙。”
      
      “这么早?也是,从这儿到城里可要两个多小时,天黑了才到也不好。”张大妈有点惊讶,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现在是下午一点多,民安说最后一班车是下午五点,确实要早点。等无忧吃了就收拾收拾东西走?哎呦,等等,我去给你拿点土特产。”
      
      “张大妈,不用麻烦了,您还是留着东西给张大嫂补身体吧,我看张大嫂怕是怀上了。”赵子言连忙阻止,“以后等孩子出生长大了,就跟我说一声,我给他找学校。”
      
      “真的?”张大妈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砸的有点懵,立马就要出去问个准信,“我去问问丽儿。”
      
      “这事儿还没定,张大妈您别急。过些天了您再看看,我也就是自个猜猜。”赵子言把激动的张大妈拦了下来,让她以后再看看。
      
      ——这个消息并不是张大妈所想的经验问题,否则张大妈怎么就看不出来?
      
      赵子言前些天高考了回来后,就觉得张丽身上有些不一样,等又过了大几天才有些明白,张丽身上似乎多了一个还很微弱的灵魂。赵子言想,这也许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灵魂值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范围,所以可以感觉到一些以前察觉不到的信息。这几天那个灵魂又增强了一些,赵子言觉得八九不离十了,才在离开之前把这个猜测告诉张大妈。
      
      “哦,那我再稳稳,再稳稳。他们才结婚这么短的时间,我不急。”张大妈放下手里的活,坐在一旁,嘴里这么说着。
      
      “那我先走了。”赵子言冲张大妈说了一声,然后往自己住的房间走着,在房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蒋母说:“……得断了个干净。”
      
      “妈妈。”赵子言怀里的蒋无忧也听到了,“外婆说什么?”
      
      “没什么,外婆在和外公聊天。”赵子言一边回答,一边迈进房间里,“妈,待会我们出去谈谈。来,无忧,让舅舅、外公喂你吃饭好不好?妈妈有话和外婆说。”
      
      随后,赵子言就把蒋无忧交给了手足无措的蒋小松:“提前练练手”直接带着蒋母出去。
      
      “妈,我记得以前您可教过我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怎么现在又变了?”赵子言拉着蒋母到一处无人的地方说,“乡亲们帮了我这么多,您怎么能让我就这么一走了之呢?”
      
      “小雅,那是以前。”蒋母见赵子言知道了她的打算,也不否认,“以前我怕你不懂事,所以才总是叮嘱你这些。可是发生了这么些事儿,我看你就是太懂事儿了!”
      
      “被王冰那小兔崽子欺负了你不告诉我们,被周蓉一丫头片子诬赖了也不辩解,就你这性子,随便遇上个不识好歹的,不就被人挟恩相报了!”蒋母见赵子言这样也急了,“他们乡下人不都想去城里住,要是有人非让你帮这个,你能帮?你有本事帮?要是有人要借钱,你还要读书,要学费,你借是不借?不如直接断了个干净,免得以后生了龌龊。”
      
      “妈,你看我不是改了吗?”赵子言也觉得原主有点“包子”,可是这也不能直接断了联系啊,别人不说,除了张家人,他亲自教出来的学生可是不能就这么废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怎么能不管他们?
      
      “我知道您是担心我,但是我也不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了,不会任人欺负的。”赵子言厚着脸皮对蒋母撒娇,“妈~如果真的出了事,这次我绝不会瞒着你们,我发誓!”
      
      蒋母见赵子言连誓言都搬了出来,连忙把赵子言比着的手势破坏,顺势握住他的手说:“随便你了,反正你又不听我的。”
      
      “妈,我就知道您会谅解我。”赵子言最后哄好了蒋母,也就再两人一起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带着乡民们的祝福准备回城。
      
      回城后,赵子言拾掇拾掇以前蒋小雅住的的房间,然后带着蒋无忧住了过去。
      
      把一盆兰花放在窗台上,给蒋无忧在自己的床边放了一张小床,小床上放着以前的两个布娃娃——一个是张大妈做的,一个是赵子言学着做的,所以可以轻易看出,那个女娃娃比男娃娃要好看的多。两张床几乎是紧挨着的,这样,赵子言即使晚上照顾蒋无忧也方便。
      
      “小雅,来,和爸爸说说话。”布置好房间后,赵子言就被似乎等了有一会的蒋父喊了出去,“小雅,你现在离婚了,无忧我们两老可以帮忙照顾,但是你毕业以后,一个人打算怎么办?”
      
      离婚……结婚?
      
      赵子言之前虽然也觉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挺好的,只是发生了之前的事,自己这次又是女儿身,恐怕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爸,我目前喜欢一个人,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工作,不想和别人一起生活。”赵子言就这么直接对蒋父说,“一个人也挺好的,至于其他的,我想等无忧长大了再说。”
      
      蒋父见他这么说,也不勉强,只是叹了口气说:“一个人就一个人,小雅高兴就好。我去跟你妈说,让她别瞎操心了,小雅好好休息。”
      
      那次短暂的谈话似乎什么都没有影响,之后大家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赵子言依旧每天准备功课,照顾无忧;蒋母办理退休手续,回家颐养天年;蒋小松在工厂里工作,和周玉梅把婚期提上日程;蒋父依旧每天看看书,上上课;蒋无忧除了开始两天有些不习惯,但是后来还是和蒋小松两人玩的挺要好的。
      
      赵子言原本准备过两年了,蒋无忧年龄一够,就把他送到幼儿园去,不过蒋母却坚持把蒋无忧养在家里启蒙,直到上小学需要上学籍了再上学:“我一个高中老师还教不好幼儿园的课?”
      
      张民安曾经来问过一些关于孕妇的问题,赵子言给他推荐了几样适合张丽食用的食材,然后捎张民安带了一些他买来的教科书和自己根据学生情况编制的“书本”给那些学生们,并且让他来的时候把学生们的作业带来。
      
      蒋小松和周玉梅的婚礼也定在了八月下旬,两家人商量的热火朝天的,从大到家电家具到小到花盆花瓶,每样都不轻易放过。
      
      直到婚礼开始,赵子言才惊觉,原来他就要再一次上大学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自己就是在作死_(:з」∠)_还有一更大概很晚,大家先睡吧~
    路过就收藏本文吧~能留下评论、收藏作者专栏就更好了^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