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这是一个小短篇,讲了一场车祸。草根阶层、中间阶层和上层,已经在冥冥中联系起来;最后,又以死亡作为焦点,再次聚焦。对有的人来说,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可能成为别人致命的大事。
只是一篇写平常老百姓的文,一点也不浪漫。

没有言情,没有耽美、没有穿越、没有同人、也没有什么奇幻——总之,目前JJ上流行的一切,本文都没有。
就是一篇朴素平实的文而已。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9028   总书评数:66 当前被收藏数:17 文章积分:404,69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小说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浮生百态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46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死亡的焦点

作者:夏漱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死亡的焦点

    作者有话要说:
    生活就像是一个玩笑,只不过有时候需要用生命作代价。
    而且,没有谁对谁错。就是一个阴差阳错的玩笑。只不过残酷一点罢了。
      虽然只是傍晚六点半,但是对这座靠近东部沿海的城市来说,夜晚已经毫无疑问的降临了。
      市重点中学一中初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孙亚枚老师,这时才刚刚下班。她拖着疲倦的步子,来到了儿子的幼儿园。
      儿子丁丁正坐在老师的办公室里面,怀里抱着孙亚枚给他买的奥特曼,一双可怜巴巴的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大门口,生怕错过了妈妈的身影。
      孙亚枚心里涌起一阵歉意:自己作为一名中学教师,是不是关心学生甚至多过关心自己的儿子呢?
      这个时候,眼尖的丁丁已经看见了自己的妈妈。他高兴的朝孙亚枚挥着手,大声叫喊着。丁丁的老师听到孩子的叫喊以后,及时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是不太好看的。
      孙亚枚也知道——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麻烦这位严老师留下来,就是因为要等她来接丁丁。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朝严老师笑了一下,笑容里面尽是抱歉,还稍许包含着一些讨好的意味。严老师勉强扯了一下嘴角,算是对孙亚枚的微笑作了回报。然后,她站起身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像是漫不经心的对孙亚枚说:“孙老师,您是带毕业班的吧?”
      孙亚枚听出了她的不满,赶紧道歉:“严老师,真对不起!今天是因为有几个贫困学生要接受捐助,所以……”
      严老师适时的抬手看了看腕表,孙亚枚便识趣的住了口。严老师插上了话,说:“孙老师,我家里还有事。那,就这样吧,再见啊。”
      孙亚枚陪着笑,点头道:“麻烦您了,严老师。”
      孙亚枚还说着话的时候,严老师已经迅速锁好了门、蹬上了自行车,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窝了一肚子火的孙亚枚和天真无邪的丁丁。
      4岁的丁丁并不知道妈妈正憋着一股怒火,他还在为自己的奥特曼不如同桌小朋友的奥特曼大,而感到懊丧。丁丁嘟着嘴说:“妈妈,毛毛的奥特曼比我的大呢!妈妈,你再给我买一个吧!”
      孙亚枚心不在焉的“恩,恩”着。看到儿子对于奥特曼的渴求,她却想起了自己班上的学生对于能够升学的渴求。同在一片蓝天下的孩子,为什么会差距这么大呢?
      对于孙亚枚漫不经心的回答,丁丁感到自己被母亲严重忽视了。于是他郑重地向孙亚枚提出了抗议:“妈妈,妈妈!”一边说,一边还扯了扯孙亚枚的衣角。
      孙亚枚回过神来,意识到儿子的不满。她好脾气的蹲下身,对丁丁说:“丁丁呀,妈妈班上的哥哥,家里没有钱交高中的学费了,咱们把买奥特曼的钱捐给他作学费,好不好?”
      丁丁似懂非懂的望着孙亚枚。但当他听到自己对奥特曼的渴求有可能落空时,他不乐意了:“先买奥特曼,再……给哥哥钱。”
      孙亚枚本来也没有指望小小的丁丁会懂得乐于助人,她只是想启发儿子的爱心罢了。结果,再次印证了人的本性就是自私。她只得拍了拍丁丁的头,说:“好吧。”
      两母子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幼儿园的大门口。丁丁又缠着孙亚枚给他买了一瓶果奶,这才满意的随着妈妈上了公共汽车。
      一路上,丁丁望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雀跃不已,不管是形如熊猫的招牌灯,还是变幻不停的霓虹灯,他都热心的指给妈妈看。
      就在这当口,丁丁一个不小心,把手里还剩了大半瓶的果奶给弄掉了。果奶瓶子骨碌碌的就滚了开去,丁丁急了,扭着孙亚枚:“妈妈,果奶!果奶!”
      孙亚枚连探头看的兴趣也没有——这是当然,毕竟那只是一瓶果奶罢了。虽然对丁丁来说,这瓶果奶是他在公共汽车上的很重要的物件。但是,对孙亚枚来说——那只是一瓶果奶。
      于是孙亚枚慈爱的说:“妈妈等会儿再给你买一瓶。”丁丁又立即高兴起来:“妈妈,我想要草莓味。刚才那个是巧克力……”
      “好好,草莓,妈妈记得的。”
      
      正在街边打扫的清洁工郑兰芝,抬起头看看商店橱窗里的大钟——已经快六点五十了。她想到还有十分钟就要换班了,心里感到一阵轻松。可是,一想到儿子的学费,她心里就没有办法轻松。
      前两年,郑兰芝的丈夫生了肝癌。在花光家里的全部积蓄后,又借了几万块钱,但终于还是撇下她和一双儿女,离开了这个世界。村里的人都以为郑兰芝会改嫁,可她偏偏是个要强的女人——不但不改嫁,居然还带着孩子们来到了城里。
      她就是担心自己的一双儿女会被当作拖油瓶,在村里受到歧视。所以,只念了高小的她,竟然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来到了这座繁华的大城市。更加让人刮目相看的是,郑兰芝,这样一个拖着两个孩子的农村女人,凭着吃苦耐劳的干劲,又被区环卫所招来作了临时工。
      郑兰芝感谢老天开了眼,让她可以在这里站住了脚。再加上儿子赵新余和女儿赵新慧又都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这一切自然让她由衷的感谢老天爷——老天爷对她是多么的仁慈。
      眼下,在市重点中学一中初三年级读书的新余就要升入高中了,可是学费还没有着落,这让郑兰芝心急如焚。新余是个体贴母亲的好孩子,他总是安慰郑兰芝:“妈,您别担心!我们孙老师说了,有企业家愿意资助像我这样的贫困生。”
      郑兰芝想到这里,心里感叹:“还是好人多呀。不然凭自己的微薄收入,哪里有能力可以供孩子顺利的升学呢?”
      分针已经指向数字“11”了。“还有五分钟就换班了。”郑兰芝一边揉揉自己僵硬的腰,一边准备再最后巡视一下自己负责的路段。
      看到这一段繁华的大街,在自己的双手下变得干净漂亮,郑兰芝是很高兴的,也很自豪。可是正当她满意的检查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时,一个白色的小瓶儿,从快速行驶的公共汽车窗口里滚落下来,不偏不倚的躺在了马路中央。
      郑兰芝皱起了眉头,她不愿意把活儿又留给换班的人,这样人家会觉得她是个偷懒的女人。郑兰芝一向是好强的。于是她拎起了簸箕,熟练的躲过了川流不息的车河,来到这个碍眼的小瓶子面前。
      郑兰芝弯下腰,准备把这个有碍观瞻的瓶子捡到簸箕里。她刚刚蹲下身,一道雪亮的光直刺向她,伴随着尖利的喇叭声……
      
      如果不是出了这场车祸,柳志今天应该是很高兴的。
      就在五分钟前,驾驶着奔驰车的柳志还在津津有味的盘算着:“明天,‘本市著名企业家——柳志先生乐于助人,资助贫困学生’的新闻应该会按时出现在报纸上。如此一来,这一届的市人大代表,我应该可以占个位子了吧。”
      从反光镜里映出的柳志,虽然已经年届不惑,但仍然是仪表堂堂、富于活力。而且,他还拥有一家运转良好、利润丰厚的上市公司,就像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这只“母鸡”自然比“仪表堂堂、富于活力”的外表更加让人羡慕,也更加有魅力。
      对于资助市重点中学一中贫困学生的举动,柳志有他自己的打算:“都说权钱不分家。我好歹也弄个人大代表当当,这样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政界上层——背靠大树好乘凉嘛。”
      不可否认,柳志的钱很多了。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恐惧。
      柳志也知道,对于一中来说,他给出的资助20个贫困生的名额无异于杯水车薪。但是柳志并不在乎,他要的是社会效应——20个,已经可以达到这个要求了。再说,柳志制订的慈善计划并不仅仅包括这一项嘛,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需要柳志掏钱,而柳志当然也需要来自社会各界的赞扬——不可能仅仅只是一中。
      可是,这场倒霉的车祸,影响了柳志的好心情。他嘀咕着:“怎么搞的?这明明是主干道,怎么会有人蹲在马路中央?”
      他迈出车门,先给120打了电话,然后又叫自己的秘书赶快来处理剩下的琐碎事宜。他有条不紊地打完这两通电话以后,便侧着身子,远远的查看横卧在地的究竟是什么人。
      从对方的衣着上,柳志已经判断出这是一个清洁工。柳志心想:“这就好办了。这并不是我的主要责任,实在不行,就赔点钱好了。”
      柳志宽下心来,点燃一支烟,耐心的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傍晚七点,市重点中学一中初三年级二班的赵新余正走在回家吃晚饭的路上。其实,新余的家离学校很远,要是走路的话,起码得走40分钟。但是,新余不介意。他介意的是——学校的饭菜贵,还是在家里自己弄弄,便宜的多。
      今天的这一段路和往常并没有不同,但是新余却比往常高兴。因为,他的班主任孙老师,今天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柳志先生资助的20个名额里面,有他!
      新余实在太高兴了,他感激孙老师、感激柳先生、感激校长,是由衷的感激。新余知道妈妈一直为自己的学费忧心忡忡,所以他想把这个好消息尽快的告诉妈妈。
      其实,一开始,新余对自己能否获得如此宝贵的资助,是没有信心的。因为孙老师对新余说:“新余,这次有个企业家准备资助我们学校的贫困生。但是,只有20个名额。我会为你争取的!”
      新余想:一中需要帮助的学生这么多,自己有这样的幸运吗?当想到孙老师对自己的帮助,新余又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今天下午,当他知道柳先生将资助他高中三年的学杂费时,他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呢。不过,这不是梦——想到这里,新余抿着嘴笑了,竟然还有几份得意似的。
      这个时候,马路上一辆咿咿唔唔叫着的救护车,正闪着鲜亮的红灯朝前驶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