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魄(十二)

      秋离撑了很久都没有倒下,直到确定千冢前来相救,终是撑不住了。
      楼轻背着他前往两界山,由两界山可进入冥界。楼轻一路上遇到了很多除魔师和恶妖,但数量不多,尚能对付。来了冥界之后,楼轻又被阴魂抓挠,烈火灼伤,拖着一口气才到了地府。
      
      冥界似乎入了雨季,这几天多有微雨相落。月光清减,秋离伏在楼轻身边,就连入梦,还与她的手交握。
      
      今夜的风和月,似乎都溶入了一壶酒,让人心醉得很。
      我有些累,索性倚到了舜苍的身上,几乎是叹息地问:“忘记了前尘而成仙,你说楼轻愿意吗?”
      
      “不愿意,”舜苍利落地回答,“不过秋离愿意。”
      
      “他的魂魄还是碎的,你怎么让他恢复原形的?”我抬了抬头问道。
      舜苍说:“渡了些仙气给他。”
      我翻了个身,双腿跪在舜苍面前,眯着眼睛来打量他,道:“舜苍,我觉得是时候你该告诉我你恢复了多少法力,又恢复了多少记忆。若你好得差不多,又记得差不多,这七枝灯我就不必费心费力地去找了。”
      
      舜苍面不改色地说:“法力恢复了三成,记忆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
      
      “你确定?”我逼得更近,几乎要碰到他的鼻尖儿。
      他定眸点头,十分确然的表情,说:“确定。”
      我蹭了蹭他的鼻尖儿,然后坐回了原处,说:“你最会骗人了,不过…我姑且信你一次。”
      他笑得有些懒,轻轻倚着软枕,看我的眼睛变得有些深邃。我脸上微热,随即轻咳了几声,转移话题:“那个…七枝灯的事可能要搁置一段时间。我问过转冥王了,必须帮楼轻圆了功德,才能渡她成仙。”
      
      “哦?阿九觉得该怎么帮?”他说话的语气轻佻,纵然是在问这件事,可又让人觉得他的关注点不在这件事上。
      我回想方才看到的画面,半晌才道:“韩深说自己是吸食了死魂的力量才得以具备形体。能让韩深得以在人界行走,一定有很多的死魂来支撑。这些死魂皆无故而亡,定是有人在进行大规模的杀戮,引楼轻查出此事的缘由,应该是大功一件。”
      
      舜苍点了头,修长的手指微微弄了弄胸前的发丝,低声道:“恩,是个好主意。”
      我往后一仰,一手支在案上来撑着腮,思索道:“还有那个广元道人,必须要除掉,这人太坏了。我说你们天界的人素质怎么逐年下降,原来修仙的都是这种人。”
      
      舜苍纠正道:“阿九,我是你的人,和天界没有关系。”
      
      我没察觉到他话中不妥,顺口就接道:“没错,你是我的人,和那些人不是一路货色。”
      
      “阿九,你一向言行一致的对不对?”舜苍缓缓起身,与我相对而坐。繁纹衣领不知何时变得松松垮垮,单单坐在那里便足以牵动人心,倘若再做些小动作,便更容易撩人心扉,例如像眯眼这样的小动作。
      
      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这样问,回答道:“那是,言行一致一向是我为人处世的原则。”
      
      舜苍闭上眼,一副“愿君多采撷”的样子道:“你刚才说了我是你的人,这种事光说说可不管用。”
      
      我:“…去你的”
      第一次知道言行一致还能如此解释。
      
      池离树不知何时开始抽出了碧绿的叶芽儿,如同春风住。雨势渐急,打在窗棂上的声音惊扰了浅眠的秋离。
      他从梦中惊醒,口中还喊着楼轻的名字。因为我与他隔得有些远,所以看不见他的神情,只能知道秋离在看着楼轻。
      我觉得他一定在笑,毕竟楼轻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这样的时候并不多有,尽管楼轻是处于昏迷之中。
      
      秋离凑过去吻了吻楼轻的唇,而后又跟偷吃灯油的老鼠一样缩了回来,仿佛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开心又得意。看楼轻看了很久,终于舍得移开视线,将目光放在了窗外的雨幕中,而后又是良久的出神。
      
      舜苍将凌乱的书案整理得一丝不苟,我没有出声打扰秋离和楼轻,亦是看着窗外的雨,有些出神。
      以前在莲泽宫的时候,我们四人也常这般。
      楼轻常憩在翠棠树下,她以前吃了很多苦,故过上舒服的日子反而觉得难受。那些软榻她睡不惯,倚着翠棠树却能让她很好地入睡。
      秋离平时爱围着她转,叽叽歪歪总说个不停,但只要楼轻一休息,他便不再打扰,安安静静地守在一旁,用玉扇为她送一些凉风,希望她能睡得更好。
      
      而我和舜苍则在莲泽宫内下棋,隔窗正好能看到翠棠树下的两人。
      如涛如云,翠影重重,旧日已恍如隔世。
      
      楼轻醒来约莫是在三个时辰后,秋离片刻不离的守着她,楼轻刚刚皱了下眉头动了动手指,他就有些欢喜地轻唤着:“阿轻…”
      
      秋离替楼轻拭去额上的汗珠。楼轻皱着眉睁开了眼,我凑过头去,好奇地打量着她说:“楼轻,你觉得怎么样?”我没亲自体验过忘忧草的功效,不知道忘记前尘是什么样的体验,不知道楼轻可会害怕。
      但想到舜苍忘记以前的事后,依旧四肢健全头脑发达,丝毫不影响生活能力,遂就放下了心。
      
      “你渴不渴?饿不饿?”我继续追问道。
      
      楼轻英眉一锁,身姿极其迅捷地翻到了床榻的一角,目光炯炯地打量着我和秋离,道:“你们是谁?”
      
      秋离赶紧指了指自己,道:“是我,是我,阿轻,我是秋离。”
      
      “秋离?”楼轻似乎在回想着这个名字,但终究无果,断言道,“不认识。”
      
      秋离耷拉下脸,颓然得不行。我抓过他的衣领,往楼轻面前送了送,让楼轻仔细看了看秋离的脸,一本正经地胡诌道:“楼轻,你不记得了吗?这是你那个可爱活泼的小师弟秋离啊?”
      秋离疑惑地看向我,我冲他挤眉弄眼,他只能顺着我,转头对楼轻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活泼可爱的傻笑。
      
      楼轻看着秋离的笑,眉头皱得更深,嫌恶得厉害:“少诓骗我!你们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我是谁?”
      问到这一句的时候,她的声音放轻了,眼睛瞪得很大,双手握得紧紧的。但凡她这样,我就知道她是在害怕。从混沌中出来的人,面对一切陌生的环境,的确有些迷茫无措。
      可当初舜苍就没那么害怕。
      兴许他的确在害怕,可却让任何人都看不到。
      
      我探过身去,握住了楼轻微微发抖的手,轻声说:“楼轻,你叫楼轻。我是…”我顿了顿,看了一眼秋离,随即扯出一丝笑,说:“我是你师父,叫九羲;这个叫秋离,是你的师弟。”
      
      我又侧了侧身让她能看见立在不远处的舜苍,说:“这个是你师母,舜苍。”
      
      舜苍容色动了动。我嘿然笑着,对楼轻说:“我们组团去打妖怪,结果你被误伤了脑袋,好在你师父我神通广大,保了你一命。你现在只是忘记了一些事,不过没关系,这只是暂时性的,不用害怕。”
      
      楼轻半信半疑地观察着我的神情,似乎在确认我言语的可信度。
      我敢保证她看不出来什么,以前我嘴上还沾着油都能睁着眼说自己没偷吃,诓得父君对我的话深信不疑,以为我只是没洗干净脸。
      
      在楼轻犹疑间,我又对秋离使了眼色。秋离向来聪明,立刻就跪在床边,以袖子遮脸,痛哭道:“师姐,都是我不好,你是为了救我才被妖怪打伤的,这下你把我们都忘了,师父肯定会把我打死的…呜呜呜…”
      
      楼轻最见不得人哭。她不曾在人前哭过,故很少有人来宽慰她,所以她也不晓得怎么宽慰别人,一见别人掉眼泪,她就手足无措。千年前是这样,千年后也是这样,纵然失忆,她也拿这些没办法。
      她干瘪着道了句:“你…你别哭啊…”
      
      楼轻这一劝更了不得,秋离得寸进尺地抱住了楼轻的胳膊,蹭过来蹭过去,哭声道:“师姐,我把你害得那么惨,你肯定不喜欢小离子了。”
      
      我狠狠地抖了抖身子,楼轻也是。楼轻使劲儿抽开了自己的胳膊,脸色难堪道:“我没有。”
      
      “真的?”秋离止住哭泣,抬起脸来,那双款款的桃花眼竟真有了泪意。他的智商真是辜负了这张倾倒众生的脸。
      
      我缓缓起身,往后站了站,与秋离隔开了一段距离,以免自己被他的贱气伤到。
      从窗外飞进来两三只枯骨蝴蝶,翅膀上扇动着淡蓝色的鳞光,如点点星光。小宫殿内起了些微雨寒意,纵然我是魔,亦是抵挡不住地府的寒气,更何况楼轻这介凡人之躯。
      楼轻的身子打了个寒颤。二话不说,秋离将自己的外袍解下,轻轻披在了楼轻的肩上,又将软被撘在了楼轻的腿上,他轻声道:“冷吗?”
      
      楼轻摇摇头,将软被往上拉了拉,整个人都钻到了里面。
      
      我抱着胳膊,挑眉看着秋离和楼轻二人,嘴边不经意地笑着。
      温暖的手环过我的肩头,宽大的广袖似乎能将我整个人包住,舜苍将我拦在怀里,眼眸似含着灿灿银光,俊美无暇的脸缓缓地靠近我,说:“我是师母?”
      
      我自知这下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认输道:“我…胡说的…”
      
      “起初我是以为阿九在怀疑我的能力。”他笑了,却看得我直发毛。
      
      我赶忙摇头说不敢。他言简意赅地补充道:“后来又觉得不怎么可能。”我又疯狂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话。
      舜苍笑意更深:“但你既然这样说了,必是有缘由的。难道,阿九喜欢在上面?”
      
      我:“…”他在说什么,我不懂,真的不懂。
      
      好在这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耳鬓厮磨,不然我就不用出去见人了。
      
      在一旁的秋离看我们相拥在一起的身影,回头又看了一眼楼轻,小心翼翼道:“师姐,能不能把衣服还给我?”
      楼轻惑然,将肩上的袍子交还给秋离,自己将软被子卷起来,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秋离将袍子穿在身上,又狗腿子地问楼轻:“师姐,你冷不冷?我好冷啊,不然让我抱抱你,两个人抱一下就不冷了。”
      
      楼轻眉目一冷,如秋霜挂梢。她勾唇抬眸,秋离以为楼轻是应允了,作势就要扑上去,哪知楼轻一脚就把他从榻上踹了下来,秋离顿时摔得人仰马翻。
      
      秋离呲牙咧嘴打了个滚,痛声道:
      “我的祖宗姑奶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风紧!不多说,自己感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