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 莎乐美

作者:时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The Princess’s Tale

      巴比伦,繁华之都。
      巴比伦,堕落之所。
      
      我是王后希罗底之女。
      巴比伦最后的化身,最后的注解。
      最后的亵渎,最后的罪恶。
      
      以及,如果,可以的话……
      ——最后的救赎。
      
      ——题记
      
      ————————————————
      
      “我问你。”彼时,微醺的吉尔伽美什,似笑非笑地摇晃着金杯中醇澈的红酒。月光倾洒在他仿佛天神般金光灿烂的头发上,薄薄的嘴唇犹如露水打湿的红色花瓣,精致而妖艳。“伊什塔尔那女人——到底是和什么东西,才生下来了现在这样的你?”
      
      彼时夜凉如水,月色如纱幔笼着古老没落的院落前庭。吉尔伽美什正坐在一把复古而精美的黑檀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把玩手中花纹繁复的鎏金觥盏。他的面容闪烁着一股天生帝王般的气息,却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令人从第一眼见到起就无法抗拒。这种美来源于他凌驾众生的力量,来自于他媲美天神的容貌,或者说——直接来自他跨越了深邃时光的灵魂。
      
      彼时,他们并不是以虚无缥缈的圣杯为目的而厮杀英灵。
      彼时的他们,只是作为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黄金之国巴比伦尼亚——最初的王者,和最末的王裔。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乌鲁克至高无上的恩。他集诸神的眷顾于一身,他的强大与耀眼便是众神也为之倾倒,他与挚友间无与伦比的羁绊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传唱千年。
      以及,巴比伦帝国末裔的公主,莎乐美——乱伦篡位者的女儿,通奸夺国者的后裔,倾国之舞的罪恶之花,断禁之恋的凄艳之血——骇人听闻的刻印铭刻史册,奢靡血腥的罪孽上达天听!
      
      ——你就是我的先辈吗?
      ——而你竟是我的后人?
      如此纯粹的光芒,如此刺目的黑暗——如此不能相容的一脉相承!
      
      而彼时,以七重纱舞铸下叛逆与杀戮之名的少女,浅浅地笑。
      视线似乎凝固在那位同为巴比伦王者的孤傲先辈的脸上,却又仿佛已然穿透一切射向无尽的远方。
      
      巴比伦,我的罪孽。
      巴比伦,我的荣光……
      
      “呐,叔王。”她在笑。
      郁金香形的琥珀杯中摇曳着流光清澄,晶莹的眼瞳变得迷蒙起来,仿佛蒙上了一层雾。
      “你会相信吗——如果我说,是和‘万能的满愿机’?”
      
      ——不。不止这样呢。
      我所憎恨的生身父亲——却也是一位,以‘英雄’为名的巴比伦王喔……
      
      ————————————
      
      “说出你的愿望吧,我的女儿!”身着华贵紫袍的王大笑着宣布。“但凡你开口所许,我必如你所愿!——哪怕巴别塔的祭礼,所罗门的指环!哪怕最高祭司的披风,王冠与王国的一半!”
      
      ——呐,是这样的嘛。回想起来,巴比伦末代的王者、伯沙撒王希律·安提帕,我的叔王、继父与真正的“父亲”——当初,确是有着“万乘之王”的骄傲的吧。
      
      以命定神选与黄金权杖的名义,以征服之王与杀戮之军的名义,以马尔杜克大神与尼布甲尼萨大帝的名义。
      亚述、埃及、赫梯、米底,尼尼微、叙利亚、腓尼基、以色列、巴勒斯坦、小亚细亚……古老灿烂的文明,山川迤逦的土地,甚至那些穷兵黩武的血腥城邦,都是在巴比伦帝国长刀与铁蹄之下不堪一击,臣服战栗——或者,在残酷无情的屠城之后化作灰烬焦土,妇孺皆杀,寸草不留!
      
      我们曾纵马踏平基督教的圣城锡安耶路撒冷。
      我们曾强掳三万犹太人背井离乡成为“巴比伦之囚”。
      我们也曾洗劫所罗门王的耶和华神殿、屠尽神的祭司,只留下一片被烧焦了的废墟与遍地乱石,还有一面在两千年时光中哭泣的残墙;
      我们也曾将供奉神前的金银祭器席卷一空,将奉予上帝的“圣杯”用作随手抛掷的酒盏,在巴比伦王室奢靡宫宴上纵饮狂欢,通宵达旦……
      
      可是,谁能相信呢?
      
      这样一个强盛到令上天恐惧的浩大帝国……最终,竟是毁于那个不满十四岁的小女孩,在王前随口许下的愿?
      
      懵懂无望的爱恋,倾城绝世的舞蹈,无可挽回的许诺,终归于尽的死局——
      ——我的,先知……乔卡南——圣约翰……
      只是,可曾记得——烟斜雾横中那曲染血的哀歌,却远远不是,全部的故事呵……
      
      ————————————
      
      “我想,讲一个故事……”
      黯淡的弯月给女孩的身形映出一个昏暗的剪影。一片影影绰绰的微光中,勾勒着那一抹异样空洞的微笑。
      “——是女神伊什塔尔,与她的情人们的故事……呢。”
      
      ————————————
      
      西元前,巴比伦城。
      
      国都在到处一派繁华景象中迎来了巴比伦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尼萨庆典。祭祀活动要持续许多天,敬奉神灵,祈求来年风调雨顺。节日来临的时候,几乎举国上下都会通宵达旦的狂欢。广场上和盛典大道两旁都挤满了盛装的人群,成千上万人欢呼雀跃,喧哗热闹的场面盛大空前。
      
      新春的盛大庆典伴随了希律王的神圣婚礼,王扮演青春之神塔穆兹,而他怀中的伊什塔尔女神却是他亡故的兄弟腓力王的妻,希罗底。他们身后,希罗底的女儿莎乐美公主挽着银瓶洒下一路幼发拉底河的泪珠零碎。巴比伦的民众们震惊了,惶恐了,愤怒了!然而侍卫队的铁剑冷锋一闪,喋血的光芒令人为之退缩,反对的浪潮在炽毒的阳光下渐渐退散。
      
      年幼的公主冷眼看着这一切,莫名地想起她不明不白亡故的父王。巍峨矗立的巴别通天塔下,公主莎乐美忽然纵声笑开,将水瓶一抛,罔顾众人的目光,在散满花瓣的盛典大道中央翩然舞起,随手抛去了身上华丽的曳地沙罗。旁若无人地踮脚、旋转……裙裾綷縩流光溢彩,舞步蹁跹步步生莲,无声的狂笑直抵庄严肃穆的马尔杜克神庙。莎乐美公主在神的脚下起舞,一片薄绯色烟斜雾横中万籁俱寂,芸芸众生之上捧出莎乐美迷离的笑容和苍白的脸庞。叔王希律痴痴地望,全不顾新婚的妻子被晾在一旁。
      
      于是希罗底王后轻声唤,来——莎乐美,来我的身边。她便敛了笑,停了舞,走到母后的面前。——来——让我看看你的笑容。母后翡翠绿的眸中永远燃烧着欲望的怒潮。
      
      ——啊啊……这便是……
      我们尊贵的女神,伊什塔尔的模样么……
      
      ————————————
      
      伊什塔尔,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女神。
      正如我的母亲希罗底,曾是我眼中最美丽的人。
      
      她与情人塔穆兹的故事广为流传歌颂,而每年新春祭典上举行“神圣婚礼”的传统,正是来自伊什塔尔下阴间救回爱人的传说。
      
      她是月亮的女儿,是金星的化身,是旭日初升时闪耀的星辰。传说她是天神安努与月神辛恩的爱女,更是黄金之国巴比伦的守护女神。
      巴比伦诸神中,伊什塔尔的地位至为尊贵,而她的传说也最为冶艳动人。
      她是战争与爱情女神,也是大地与生育的女神;她的象征是金黄的谷穗与威猛的母狮,她的美艳能令妖魔也为之倾倒臣服。
      然而高傲如她,却从第一眼就恋上那个水泽边的牧羊少年——亦如希腊神话中的爱与美神阿佛洛狄忒,竟独独钟情于无名的凡人猎手阿多尼斯。
      四目相对,尊贵的女神一瞬间被狂喜照亮——在少年的眼中,正闪耀着一模一样的光,恰如爱情的模样。
      她抛弃了曾经的侍从与随侣。他成为了她挚爱的情人和丈夫。
      她将他化为青春与植物的神祇。他的名字从此成为流传于大地的福祉——“唯一的爱”,塔穆兹(Tammuz)。
      
      ————————————
      
      然而过于完美的爱情——姑且相信是因为这样吧,招来了掌管地狱的长姐——阴间的女主人、冥神艾里什基伽尔的嫉妒。
      化身青春与植物之神祇的爱人一夜间死去,而大地的生气也在一瞬间被夺走,陷入长久的枯槁与酷寒的严冬。
      
      于是伊什塔尔独自闯入阴间,只身面对她身为冥神的姐姐特意为她设下的七重考验——为了将生机唤回大地,更为了将所爱的情人带回人间。
      但女神如果要从天上下到地狱时,每下一重天、进一重门,便脱去一层代表神尊严的衣饰,并且——就这样一步一步,沦丧掉她的神性和力量。
      
      为了她的爱人,伊什塔尔最终通过地狱的七重门。然而,这也同时意味着她落入冥界女神的罗网,沿着一条必由之路走向了死亡。
      
      ——她死了。
      战争与胜利的女神,爱情与繁育的女神,大地与丰饶的女神——当伊什塔尔最终站在埃蕾什基伽尔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法力尽失了。埃蕾什基伽尔命令侍从纳姆塔尔把六十种疾病降在伊什塔尔身上,眨眼间就要了她的命。
      ——她死了。
      和她的爱人塔穆兹一样。
      和她的爱人塔穆兹,一起!
      
      死亡。死亡!
      爱的谜题,远比死的谜题更伟大。爱的神秘,远超过死亡!
      
      但智慧之神恩基(Enki)用深渊之土造了使者阿苏舒那米尔,把生命之水交给他,让他用这个救出伊什塔尔。冥界女神埃蕾什基伽尔对美丽的泥人一见倾心,施咒挽留使者,便放松了对伊什塔尔的控制。使者趁机用生命之水救活了伊什塔尔,伊什塔尔又救活了塔穆兹。一对情人双双逃离了埃蕾什基伽尔的魔掌。
      当伊什塔尔牵着塔穆兹的手重返地面时,她又变得光彩夺目了,大地也重新恢复了生机。回想冥府中的历险,就好像一场遥远的噩梦。
      
      ————————————
      真是美丽的故事呵……
      
      ——呵。
      当年相信他们的我,简直太天真了。
      
      当蒙在一切私欲与罪恶之上的光辉的假象终于像镜面上的尘土般被拂走。
      
      ——后来的我,有多么希望——故事的终点,就止于那地狱里终归于尽的死亡!
      
      ——————————————
      
      ——喏。不管怎样,这就是,那“神圣婚礼”的由来了。每年春回大地的时节,巴比伦王会扮演塔穆兹神,而王后将扮演伊什塔尔女神,他们会在人民面前重演传说中塔穆兹与伊什塔尔的婚礼,企求丰产丰收,永垂福祉。
      
      这是个与美丽故事相称的典礼。我一直这么相信。
      我在对每一年繁华热闹的新春祭典的憧憬中度过了整个童年。直到“圣婚典礼”的主角,从父王腓力,变成了我的叔父希律与母亲。
      
      【伊什塔尔杀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与丈夫塔穆兹……】
      乱伦。杀亲。
      【为了和姐姐艾里基什尔争夺冥界的统治权闯入冥间……】
      争权。夺利。
      【伊什塔尔逃出冥府后,鬼吏在后面追逐她,要她交出替身,否则就必须再回到冥府中去。女神舍不得让忠心耿耿的使者充当替身,正在踌躇中,却发现丈夫塔穆兹穿着漂亮的衣服坐在树下吹笛子,曲调欢快,对她的生死无动于衷,她一怒之下便指定塔穆兹为自己的替身,于是塔穆兹遭到冥府的追杀。尽管他的姐姐和太阳神一再掩护,也无法改变他被地狱鬼吏撕碎……】
      ——呐。
      爱情……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嘛。
      
      直到更真的真相在我眼前展开。
      给了我“莎乐美”这个名字的父王,与我的关系——不过是母亲亲手协助杀害的前夫而已。
      而谋杀了这个人的、我的叔王与继父——本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只因看到自己小叔希律的一幅画像而爱上了他,从而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和祖国的——这个女人,竟是我的母亲?
      
      直到,我看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相信。
      直到……我终于太晚地知道,无论我的母后希罗底,还是星辰的女神伊什塔尔——都早已由高贵变作污秽,都早已沦丧了全部的美丽与光辉。
      
      这两方面,其一吉尔伽美什居功至伟,其二归功于我的叔王希律。
      ——别惊讶。巴比伦帝国公主,当然读过完·整·版的《吉尔伽美什史诗》。
      
      【……吉尔伽美什刚戴上冠冕,他的英姿竟使大地女神伊什妲尔顿萌情意。
      做我的丈夫吧,吉尔伽美什!请以你的果实给我做赠礼,你做我的丈夫,我做你的妻!
      我给你装起宝石和黄金的战车,黄金做车轮,铜做笛,请到我们那杉树芳香的殿里。
      王族大公都将在你的脚旁屈膝,在门槛、台阶之上就把你的双足吻起……】
      
      ……怎么会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伊什塔尔,哪怕是那个见到曾经的爱人坦穆兹不为自己的危险难过立即将他辣手交给冥府的伊什塔尔——只因痴迷于强悍的英姿与俊美的脸庞,大地与星辰的女神,竟像小女人般依偎在男人的脚边,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新欢!
      
      ……然而,这正是我的母亲。
      只因看到自己小叔希律的一幅画像便为之神魂颠倒,只因这样的恋情便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和祖国——这样的女人,正是我的母亲!
      
      堕落。一重又一重的堕落……直到光辉的星辰女神被描绘成堕落天使阿斯塔罗德,直到她终于在《圣经·启示录》中被正式定义为那个著名的象征符号——“巴比伦大淫|妇(The Whore of Babylon)”。
      
      ……巴比伦,我的故国。
      巴比伦,我的遗乡。
      
      曾经征服四海的辉煌帝国,曾经傲世天下的黄金城邦。曾经巍峨壮丽的巴别通天塔,曾经巧夺天工花团锦簇的巴比伦空中花园——有如天谴般突然而降的毁灭啊,就在旦夕之间。自此之后陨落尘埃荣光不再,争霸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比伦帝国,唯有奢靡堕落的声名永载史册,永世不反……
      
      ——MYSTERY, BABYLON THE GREAT!THE MOTHER OF HARLOTS AND ABOMINATIONS OF THE EARTH.
      【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间一切淫靡与可憎之物的母。】
      
      顺便说一句。后来,这个的如雷贯耳的名号,最终改而归属于我曾经最爱的母亲——巴比伦最后的王后,希罗底。
      
      ————————————
      顺便,再说一句。希律(Herod),意为“英雄”。
      希律王——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英雄王”。
      
      ——英、雄、王。
      骗我女神伊丝塔(误)。
      勾我妈妈NTR。(大误)。
      
      ……嘛,决定了。
      吉尔伽美什,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死在,别人的手里的。(……-_-b)
      
      ————————————
      
      我。
      是通奸乱伦的母后希罗底,与弑亲篡位的叔王希律所生的女儿。
      那么,我有什么立场憎恨?憎恨我的亲生父母——憎恨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的母亲是堕落的女神伊什塔尔。正如年年初春圣婚典礼的奢华,正如情杀叛国时早已深入骨髓的决绝与冷酷。
      我的父亲,是名为‘英雄’的希律王——不,不止这样。或许,也还是人世间最早的,‘万能的满愿机’吧。
      身为万乘之王的王者,身为足以像神一样睥睨天下的王者——最终,却和那个盛大帝国一起,毁灭于无可挽回的许愿,不可违背的誓约与证言。
      
      ……而那个冷酷的许愿者,正是本该天真地享受天伦之乐的,年幼时候的我。
      
      我。
      是没有一丝神血的人类之子。
      富饶的国巴比伦湮没于尘土,黄金之国度在两千年的故纸堆中书写着罪孽与亵渎。
      
      然而——无论怎样,伊什塔尔下阴间的传说,无论最初的缘本最后的终局真相如何——那孤身勇闯七重地狱的殒身不惧,却已诞生了一曲在后世远比‘圣婚’著名的舞蹈——“七重纱舞(The Dance of Seven Veils)”。
      
      最终,当一切赞美与污名皆归于他者……
      唯有七重纱舞,独属于我,巴比伦末裔的公主——莎乐美的传说。
      
      ————————
      
      “这就是你的故事吗——巴比伦的女儿,莎乐美公主?”
      夜风中,有人轻轻问道。
      
      “不。”
      月光洒向大地。剪影斑驳,万籁俱寂。
      “这只是,属于女神伊什塔尔与她的情人们的——巴比伦的传说。”
      
      而莎乐美的故事——
      ——与此同时,悄然开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想写“公主的故事”,结果不小心半道写成了“女神的故事&希律王朝的故事”——码出来的字实在不忍心删,于是就这么……而且最后真相崩了啊囧。。。
    下一篇番外、一定写正牌的公主故事!一定会把圣约翰跟卫队长小哥正式弄上来!
    (话说本来想写的就是跟卫队长奈拉伯斯卿的对话……最后为了格调一致居然换成闪闪了额。。。)
    七重纱舞是模仿伊什塔尔女神下冥间的传说——这一点千真万确。
    莎公主的身份给她一个诡异的BUFF——作为人类的时候,既看过伊什塔尔的传奇,也读过吉尔伽美什史诗。并且因为自己【父母】的关系——两方面都做了很深的研♂究。
    其结果……小姑娘对伊什塔尔,真爱粉转黑转路人。
    对闪闪,一生黑转路人转黑粉。
    并且严重移情地把母后当做女神化身,把叔王当做闪闪转世——谁叫他们一个名字!
    1.唤醒阿多尼斯 (The Awakening of Adonis )

    ←这个大家请不要大意地脑补成伊什塔尔与塔穆兹!
      
      阿多尼斯年轻俊美,是阿弗洛狄忒一见钟情的恋人
      阿多尼斯后来死去,阿弗洛狄忒请求宙斯允许阿多尼斯半年时间呆在冥府,另半年时间与她在一起  
    阿多尼斯的死亡与复苏代表植物在冬天枯萎衰落,而在春天恢复生机。
      
    伊什塔尔的形象本身就是很富有多面性的,而且在发展传承中被各种延伸衍生——变化到后来矛盾性非常大。巴比伦版本的伊什塔尔,给我第一感觉更像希腊神话里女农神得墨特尔下到地狱营救被冥王劫为冥后的女儿贝瑟芬妮,查过美神与阿多尼斯资料才发现后者更符合。在苏美尔版本、亚述版本就是偏向狂暴女战神的形象(纳尼)——勇闯冥界的屠龙女斗士。吉尔伽美什史诗里面女神算是被黑了,不过从个性看也满可能的。另外一系,比如基督教后来的描述……如上所说,“巴比伦大淫|妇”
    2.  莎乐美的故事来源于《圣经·新约·马太福音》14章1-12节的记录。存在于真实历史,实际上并不是巴比伦王国的故事,而是公元后的犹太国——不过地域实际是有重合的,再加上三代王者跟新巴比伦王朝末三代君主实在神同步(虽然希律没尼布甲尼撒那么剽悍、但是绝对够凶残),于是忍不住接着用了这个设定。

      在圣经里,这个女孩是没有名字的,她只是希律王的继女,希罗底的女儿。犹太史学家弗莱维厄斯 约瑟夫斯(Flavius Josephus,约公元37—公元100,是与约翰同时代的犹太将领、历史学家,曾参加过犹太人反对罗马人的起义)所著的《犹太古史》(Jewish Antiquities)中说,这个“希罗底的女儿”名叫莎乐美,当时只是个14岁左右的小女孩。
    3.——关于希律王朝的故事……很吓人。从四处征伐暴虐无度、为了消灭婴儿耶稣下令杀掉伯利恒全境婴儿、自己还亲手杀过了三个儿子、留下“宁做希律的狗也好过做希律的儿子”这一称号的希律大帝,到后面接连坐上王座后代希律王们……
    以后会再写,不过这里提一下希律·安提帕这位(也即我们的希律Papa)——他的人生辉煌不止于砍掉先知约翰的脑袋,而在于——和那位著名的巡抚彼拉多一起,作为主审官,【裁、判、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
    ——而且他甚至还是主、导、审、判的那个,因为彼拉多请他就是向他献殷勤,甚至耶稣被捕也部分因为希律曾经召见他却被拒绝(被刚杀了约翰的papa召见,弥撒亚兄不来才正常吧)!
    ——就为这我一定要给公主的宝具设定里加点【特别】的东西,哟西。。。
    希律王朝家谱

    (被字幕挡住了的那个就是小莎妹子啊~~o(>_<)o ~~)
    关于《希律王朝·五位希律王的故事》
    4. 关于新春祭典的部分,后3段来自柳穿鱼大大的作品《莎乐美》o柳穿鱼
    多说一句, 在王尔德剧本的最初设定中,莎乐美被定位13岁——这大概也是侍卫队长奈拉伯斯小哥对着月亮发花痴时一直在说“小公主”的缘故o(╯□╰)o
    而理查·施特劳斯改写的歌剧中被定为16岁,从此以后大多沿用此设定,而莎乐美的形象也徘徊在孩童与少女之间(B站有丽塔·海华丝版的,还原度非常好,人物、服装和布景都非常漂亮,重点是颜值超高~)

    照片是黑白但视频是彩色的。七重纱非常美!(当然是御姐不是萝莉。。)《丽塔·海华丝版七重纱舞片段》
    5.  后话:
      有考古记载说,在为希律王舞蹈和杀死施洗约翰之后,莎乐美于公元54年嫁给了犹太国王阿里斯托布鲁斯(King Aristobulus)。罗马皇帝韦斯帕先(Vespasian,公元69—79在位)封给她埃夫里普海峡的一块希腊的土地、横跨希腊第二大岛的哈尔基斯(Chalcis),让她作一位女王统治。据拜占廷史学家尼斯福鲁斯的《教会史》的记载,莎乐美于公元70年死去。那个寒冷的冬天,她在穿越西科里斯河River Sikoris(也有说是罗讷河,Rhone River)时,掉进了冰窟,一片锋利的冰割断了她的脖子。她的尸体一直找不到,她的割断的头被送给了希律王和希罗底。
    ——历史上的莎妹子虽然不像王尔德papa写的那样跳舞之后当即被杀死,但是也没活到多大的样子……



    倾杯乐[书剑]
    倾杯一曲,江湖风烟。还原真实历史背景的书剑同人。不仅仅尊重原著,和原著人物形象,而是 “尊重常识和逻



    [悲惨世界]巴黎阵痛
    巴黎街巷的不屈与反抗,法国大革命的烈火与硝烟。 为面包和自由而战, 为反抗痛苦和践踏斗争, 为能有资



    [授权翻译-DH] 碎魂
    解离性人格分裂症的小哈,心理学大师之作,精彩的情节与文笔,出色的人物塑造。导师型Severus,过度



    莎乐美
    古巴比伦的公主,七重纱衣的独舞,天使的救赎魔鬼的亵渎——金阶下的少女樱唇微吐:我要,施洗约翰的头颅…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