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穿越雪雁

作者:黛色正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庶女巧言访贾府

      却说开春之后,甄府众人皆举家迁至京都,一时间,合府上下忙得焦头烂额,恨不能一个人分出八只手来,至月末方安静下来。
      这甄府虽是豪门贵族,族中亲支嫡派却也不多。府中凡大事皆是由甄母做主,拿主意。
      说起这甄府老太君,乃是有大来历的。其父乃是当日太上皇在时最友爱之弱弟东平王。东平王虽战功显赫,为人倨傲,却唯有一房正妻,膝下仅有一女。
      当日卧于病榻,太上皇因感念其恩德,特册封其嫡女为郡主,赐号瑞安。
      后来,这瑞安郡主由先帝做主,嫁入开国元勋甄家。如今甄老太爷已化作一嘬黄土,甄府便由瑞安郡主当家做主,众人无不尊重,就连新帝登基也格外优待。
      甄母膝下唯有一双儿女,独子名为甄应嘉,娶得是金陵望族之女江氏。
      甄应嘉这一辈也是子孙缘薄,仅嫡妻所出一子,名为甄衍,小名宝玉。因幼年巧遇一游方大师曾说,此子命中缺水,若名中带水,又逢木命女子,必成大器,故甄应嘉取名为甄衍。
      又因着甄母爱他生的白嫩,随又起小名为宝玉,教府里人皆叫着,以此保小儿无恙。
      这甄江氏还有一个女儿比甄宝玉大一岁多,名叫甄薇,如今与贾府大小姐贾元春同为宫中女官。甄应嘉侧室刘氏也生了两个女儿,二小姐甄萱如今已许了人家,三小姐甄蕊仍旧待字闺中。 
      这一日甄衍省过甄府老太太,遂往甄蕊所住的岚厢轩过来,因见甄蕊正在调琴弄弦,便道:“三妹妹快别弄那个了,瞧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甄蕊见是甄衍,遂也不理会,只道:“你如今越发爱顽了,带的东西却不是金啊就是银的,好是无趣!”
      甄衍又走近了些,道:“你哪里知道这其中的缘故?”见甄蕊似有意听下去,便将来时所遇所见所闻皆细细说了一遍。
      甄蕊欢喜地很,忙要抢了甄衍手中的盒子来看。只听甄衍说道:“我为着等三妹妹来,便一直收着也不敢乱动,怎的你倒比我还急了?”
      甄蕊无法,便拉着甄衍的袖子,哀求道:“好哥哥,你知道我最爱诗词琴曲了,何必又来吊我的胃口?你若是不给我,我便告诉太太,说你又跑出去鬼混。”
      甄衍这才慢慢打开盒子,因那日走时一心想着那画中女子,遂并未听得那丫鬟之言辞,如今一看却还有几本手抄佛经,便有些许不解,心想这林家小姐好端端送佛经做什么?
      却是甄蕊反应得快些,忙道:“可误了大事了!”
      甄衍不解其意,忙追问道:“怎么了?”
      甄蕊抱起盒子,拉着甄衍边走边道:“你原不知道,这林家小姐必是守礼知度,怕仅予你我二人有碍,遂给老太太并太太皆有。虽是礼轻,情谊礼数却是极好。如今数月已过,我们竟未回礼于人,岂不是我们的失礼。老太太最看中礼数周全,如此一来,岂不是有了错漏?”
      甄衍一知半解,又道:“这本是各人之事,何以又扯到府里?三妹妹未免也忒小题大做了。”
      甄蕊道:“我们这样的家世,何谈各人?皆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你若不信,只可跟我去说与太太理论。”
      说话间,已过了厅堂,到了正院正房。甄衍现在也知甄蕊说的有理,心内忐忑,及对江夫人说明情由,果然换得一顿训斥。
      甄衍垂首不知如何自处,只听甄蕊走上前道:“太太莫要生气,听闻当日进京之时,府里已遣了人向那边府里送了礼,于府里的礼数上自然是周全的。”
      江夫人叹了一口气,随手翻了几页,字迹却很是干净颖秀,不由地赞道:“这礼物虽是小意,用心却是上乘。怕老太太也喜欢。”遂遣了人捧去送至甄母处。
      江夫人向来喜欢甄蕊,因着刘姨娘难产而死,所以她们姐妹自小便由自己亲手带大,如同亲生女儿一般。
      此时便挽着甄蕊的手道:“你不知道,当日府里和贾府皆在南边的时候,这林家姐儿的母亲原与我也是手帕至交,如今即又遇着了,便是要好生照看的。你哥哥行事也没个主意,你便替我去贾府看望一回,权当我做姨母的心意。”
      甄蕊并不知还有这等巧事,忙应了,便自行出来。
      回到屋中方翻看黛玉所赠之诗词,不免叹道,果真奇女子也。所作之辞,增一分姿态嫌累赘,减一分韵律则轻薄,字字珠玑,皆是常人所不能及。
      于是细细品味,竟谱成琴谱,用以应和吟唱,阴阳顿挫,乐声清灵空澈,不免有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突然听闻外面有人打帘道:“少爷来了。”
      甄蕊方起身掀了湘帘笑道:“如何?太太必是好一顿说法罢!”
      甄衍笑道:“太太不过白嘱咐几句罢了,这事原是我想的不够周全,倒劳烦三妹妹提点。此次前来却是特来道喜的。”
      甄蕊诧异道:“喜从何来?”
      甄衍道:“原不过是我的失礼,三妹妹却记着跟了去,难道不是早已打定了主意?你素来得太太的意,自然想到了太太的说法,又趁机推波助澜,请了回礼的差事,又能出去逛逛,又能见到那林家小姐。可不是喜事?”
      甄蕊细细听来,到最后竟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人人皆笑你在姊妹堆里厮混,连性子也懦弱了。却不知你不但如此,就连心思却也比女儿家还要细腻了!”
      甄衍见甄蕊拿他取笑也不生气,只道:“别人如何看我,是他们的章法;我自有我的道理。你只说我说的是也不是?”
      甄蕊摇头,笑道:“你当人人都是大姐姐那般心思细腻?我不过是尽人事,若说到阴谋算计,细想起方才所言,却还不如你呢!你倒拿我开涮,若是有这些心思还不如去后院蹲你的马步,练你的箭去去!”
      甄衍尴尬笑道:“我只怕三妹妹也如同那些深谙事故的婆子似的,才如此说,倒是我以小人之心猜度了,三妹妹可别不理我了!”
      甄蕊见状也不理论,只道:“我听婆子们说你这次回来倒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还以为有什么长进,不想还是这个样子!”
      甄衍笑道:“世人皆观皮相,我却道众生相皆皮囊。我爱重女儿,众人皆道我痴傻,我却知女儿灵魂之清纯无染,便是最为可珍可惜可爱。”
      甄蕊见甄衍突然说出这一番道理,方知自己平时竟看错他了,遂笑道:“佛理这样通,却还说要娶世间最好的女子,真替你害臊,羞羞羞。”说着在脸上比划起来。
      甄衍因见甄蕊拿小时候的事情打趣,便知她并不曾生气,遂也笑了起来。
      次日,甄蕊一大早便向甄母请安,甄母因道:“昨日的事情你太太已经俱跟我说了,你哥哥不便过去,你此去正要举止得宜,切莫教人家笑话咱们家没个规矩。”
      甄蕊忙答应了,回屋换了衣裳首饰。又打理好一行要带的仆妇丫鬟,并一应礼品,这才复向江夫人辞行。
      江夫人因见甄蕊打点的很是得宜,不由得得意道:“你虽不是我亲生的,这些年又尽孝膝下。如今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却教你担着这府里的大小琐事,不免辛苦了些。倘你哥哥争气些倒还可帮衬些,偏又是个不中用的。唉!”
      甄蕊忙劝道:“太太言重了,哥哥心中自有一番经纬,依我看倒是能成大器。我倒听婆子丫鬟皆赞叹,兄长的箭术堪称一流,颇有老太爷之遗风呢!”
      江夫人叹了一口气,也不再提,只打量了甄蕊一番,道:“装扮尚可,可想好带谁过去吗?”
      甄蕊道:“阿青跟着我久了,也懂些上下分寸,眉眼高低,我便让她跟着了。馀下还有荣大家的和李嬷嬷,处处提点照应着也尽够了的。”
      江夫人道:“你自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仔细着便罢,那边老太太,太太,还有公子姑娘都要一一顾到才是,这才是礼数周全之家。时辰也不早了,可遣了人送了拜帖?”
      甄蕊道:“一早便打发人过去了,太太放心。”江夫人又嘱咐了几句,方教甄蕊过启程。
      甄蕊带着阿青离了正院,穿过三间正厅,过了穿堂,由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往垂花门处坐了一顶雪翠珠顶的软轿,一行仆妇小厮,并一辆拉东西的车辆方往贾府行去。
      
      却说雪雁自贾母将鹦哥等人指与黛玉之后,凡事皆上不了前,又说不上话,就连贴身侍婢的地位,果然也退后了不少。自从开春挪了屋子,如今已接近半月都没和黛玉说上话。
      此时,雪雁不免心中怨懑,遂将手里的衣物使劲拍打了起来,引得王嬷嬷赶紧跑过来悄声劝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可消停些吧!这屋子里,哪只眼睛不睁大了瞅着咱们出错呢,你倒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委屈麽?”
      雪雁听着鼻子一酸,她从小到大虽寄养在姑姑家,却也不曾让她做过这种粗活,连日里干下来,竟连春纤这样的都不如。
      王嬷嬷见四周无人,又悄声道:“这里好歹不比当初在府上。我瞧前日里太太遣人送了一碗糖蒸酥酪过来,饶是姑娘那般不喜奶味的人,竟也含着笑吃了。姑娘也是我打小看着长大,教我怎能不伤心。”
      雪雁听着也很是酸楚,道:“姑娘隐忍着,我们做下人的也必不能让主子受屈。”说着便仍旧搓洗着衣服,眼泪大豆般的往盆子里掉。却没想到,这一席话却被鸳鸯尽数听了去。
      
      一路思量着回转道贾母住处,只见贾母歇着,周围捶腿揉肩的丫头们都困的跟什么似的,遂示意退下。
      贾母素来有午睡的习惯,因今早听闻甄府的三小姐要上门拜访,便不曾歇着。
      因觉察侍奉的人皆退了,便道:“你故意让她们退下,可是又有什么新闻?”  
      待听完鸳鸯的一席感慨,倒引发了贾母心内的顾虑,仍闭着躺在细藤靠椅上,道:“我让你去瞧林姑娘的身子好些没,你倒拿这些话来教我堵心!”
      鸳鸯自小侍奉贾母,对贾母的性子揣摩地最透彻不过,遂道:“老祖宗心里明镜似的,奴婢不过是多嘴罢了。”
      贾母这才睁开眼,叹了一口气,道:“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没个省心的时候,几日里不作出些事儿来,偏生不消停。此事便烂在肚子里也罢,倒是那丫头,很不错!得空,教她过来给我捏捏腿罢!”
      鸳鸯忙笑着应了,再无别话。
      一会只听外面有丫头道:“回禀老太太,外面甄府的小姐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甄府所有仆从丫鬟,全系新创于原书无关。
    么么哒,好像感冒了,大家注意加衣。



    我绑定了大佬的系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