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温柔

作者:祈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明玉萌萌哒

      眼前奇怪打量的目光让蓝袍少年身子轻颤,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里流露出极度的惊恐和慌张,好半晌才轻轻糯糯地喊了一声:“娘亲……”
      随后,他怯怯地垂下脑袋,任由湿润的青丝覆面,遮挡住他异常苍□□致的容颜。
      
      这声软糯糯的童音让穆九昭的眸光微微一颤,这才想起秦娆的昭阳宫里还囚禁着她同父异母的七皇弟秦明玉。
      
      这时,有关他和秦娆的过往记忆,才慢慢地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充斥着各种阴森惨烈的画面。这样一幕一幕嗜血残暴,以及从心底里浮现的怨恨和杀意令穆九昭的步伐轻轻一晃,险些踉跄倒地。
      
      秦明玉是皇后的亲生骨肉,五岁能诗,八岁能赋,十岁善射,比前六位皇子都要聪明伶俐,惊才绝艳,是先帝最疼爱的皇子。
      
      然而十岁那年,他突染恶疾,奄奄一息,是医圣秦明子将他从鬼门关拉回,为他医治了整整三年,才渐渐恢复了健康。但自此之后,他的身子一直体弱多病,终日深居幽宫,渐渐地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去。
      
      两年前,机关算尽的秦娆在暗中布了一场局,刺杀太子嫁祸给对皇位蠢蠢欲动的二皇子,污扣他一场谋逆之名,逼得二皇子不得不叛乱造反,举兵杀入皇城。
      
      而她深受帝宠,十分顺利地从被她暗中下毒,早已奄奄一息的老皇帝手里骗取禁卫军权,以强势正义的手段与二皇子的军队对抗。
      
      这么明目张胆地打着救帝之名,世人皆以为秦娆是救星,然而她却是不顾先皇生死,斩杀二皇子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囚禁了所有皇子公主,以绝对强势的手段扶持了新皇秦子靖登基,以绝对残暴的手段报复了她所有的兄弟姐妹,以绝对血腥的手段镇压歼灭了那些不服从秦子靖登基为王的人。
      
      不知名的百姓皆以为那些皇子公主是被当年叛乱谋逆的二皇子所杀,却不知一直被秦娆囚禁在地牢里虐待。
      
      让狱卒奸一杀那些落魄公主,让那些皇子各个过着猪狗不如的监狱生活,直至被虐待了整整一年至死。
      
      七名皇子六名公主中唯独活了秦明玉,不只是因为一年半前秦娆瞅见地牢里这位十三岁的七皇弟面如冠玉,唇红齿白,肤若皎月白无瑕,立刻动了玩弄报复的私念,更是因为秦娆十三那年为了速成报仇,修练了至阴至寒的邪门魔功。
      
      这魔功虽是绝世神功,但在练至第七层后,秦娆体内至阴至寒的寒毒越积越深,每月需吸汲男人至阳的鲜血才能压制身体里乱窜的魔性和至阴的寒性。
      
      而每月寒毒发作之际,秦娆会暴虐无常,杀戮不止,将自己身上的痛以发泄怨恨的手段转嫁出去!
      
      那些长欢阁的公子们几乎各个被秦娆压在床上蹂一躏虐待,经常浑身血流成河地被扔出昭阳宫,有一部分少年更是被秦娆惨无人道的暴行虐待致死,瞪大着惊恐的双瞳惨死在秦娆的床上。
      
      这就是为何秦娆淫一乐无度,极重男色的最根本原因。
      
      但,此魔功虽是阴损嗜血,却让秦娆在极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了武功盖世的绝代高手,京城内除了不敌几位宗师和略逊云璟一筹外,鲜少有人能够敌御她出神入化的阴毒长鞭,这也是她这几年作威作福掌控朝政的最强资本。
      
      她更是在练至第八层时发现,压制寒毒最好的药引竟是血脉相连的童男之血!
      
      只要一解去寒毒,她每月不必再忍受噬心之痛,突破第九层神功更是不在话下!到时,她便是真正的傲视群雄,神功盖世!
      
      于是,那位被秦娆拐回家准备圈圈叉叉的七皇子正巧因为重病缠身未有通房,是干干净净的童男之身,当晚立刻倒霉地成为了秦娆的药引。
      
      被她毒傻,被她囚禁,被她每月放血……就为练就她阴毒的魔功,成为天下第一!
      
      而秦明玉这一傻之下,竟将秦娆这个大魔头当成了早已仙逝的先皇后,整日瞧见,都傻傻地唤她“娘亲”……而秦娆最痛恨的就是先皇后。
      
      见长公主神色僵硬,瞅着秦明玉一直沉默不语,春兰眸光一闪,跪在穆九昭的面前,恭敬请罪道:“公主息怒,奴婢并非偷懒离守,而是小解回来的路上,忽闻院外有人惊呼,才惊觉玉公子不慎落入池中。所以耽搁了好些时间,一时未赶回照顾云公子,还请公主赎罪。”
      
      对于外人来说,七皇子早已在两年前死去,留在长公主昭阳宫里的只有痴痴傻傻的明玉公子。
      
      春兰轻颤的话语让穆九昭从血色的回忆中抽出神来,她低头默然地俯瞰春兰,但见春兰的认罪态度良好,一脸言辞恳切,心中对她弃云璟失踪不知去向的怒气不禁消散了些,口气也较之前斥责素月时柔和了几分。
      
      “本宫命你和素月照顾云璟,是因为云璟失明且腿脚不便,很多事情不能自理。所以你们必须要保证你们其中一人寸步不离,时时刻刻地守在云璟附近。如若不然,本宫派你们何用!”
      
      云璟在昭阳宫的事并不能透露出去,所以穆九昭只派了知晓云璟身份的春兰和素月贴身照顾。只是春兰和素月可不可信,她还未全部放下心来,甚至心里总有些莫名的不安。
      
      “是,奴婢遵命。”春兰说着,偷偷地瞟了一眼穆九昭,却见她只是严厉斥责并为动用私刑,甚至还用一种奇怪怜悯的目光走向了秦明玉。她的心头骤然一跳,一双柳眉悄然轻蹙,袖间的十指紧张地揪紧着衣袖。
      
      一走近秦明玉,穆九昭发现他的头发果真湿漉漉的。
      
      明明已是十五岁的少年,正在茁壮发育的身材却纤瘦得如同十三岁,竟比秦娆还矮了小半个头,在徐徐吹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宛如一只湿漉漉的小白兔。
      
      她不由伸出手,如同邻家大姐姐般温和地开口:“明玉,进屋吧,让阿姐好好看看你。”
      
      秦明玉手指缩了缩,躲开了穆九昭的碰触,却又在停顿半晌后,一脸怯怯地伸出手,磨磨蹭蹭地握住了穆九昭的手腕,眼里流露着不敢反抗的害怕和惊恐。
      
      “娘亲……今天,能不要咬玉儿吗?玉儿疼……”
      
      指尖冰冷的触觉让穆九昭的手轻轻一颤,她的手下意识地放轻,只听身前水汪汪着眼睛的少年又在偷看她一眼后,弱弱地补充道:“刀子,也疼……玉儿怕怕……”
      
      见这张酷似自己前世表弟的面容,正垂着脑袋低声地抽着泣,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阵阵轻弱哀求,穆九昭的心里泛起一股难以诉说的怜惜和酸涩,仿佛有只巨大的手狠狠地揪紧她的心脏,揪得她头脑瞬间空白,无法呼吸。
      
      这么小的孩子,秦娆怎么忍心用他作为药引呢……
      
      “不怕不怕……以后阿姐不会再欺负玉儿了……”她小声说着,上前将他疼惜地搂进怀里,却听他一阵龇牙的轻呼,苍白的小脸痛苦得揪成了一团。
      
      穆九昭一惊,连忙撩开秦明玉的衣袖,只见他苍白似玉的手臂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新旧伤痕,不禁铁青着脸大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娆将秦明玉毒傻后囚禁,是因为傻子好控制,不怕他在背地里兴风作浪,更不怕他想不开自尽。但秦明玉一傻后,宛若五岁的孩童,那样的天真无邪、纯洁无邪,像个狗皮膏药般傻傻地唤着娘亲,让秦娆忍不住地想要摧毁!
      
      于是,不能吃拆入骨,她就每隔一个月虐待秦明玉一番。
      
      她最喜欢冷笑着,用细长的银针狠狠地扎着秦明玉十指连心的手指,在他哭得梨花带雨时将他的手指放进唇内啃咬吸食。亦或是,在他惊慌害怕的目光下,用尖锐的匕首一刀一刀地凌迟着他的手臂,缓缓地流放着炙热的鲜血。
      
      黑暗阴冷的回忆让穆九昭的情绪起伏不定,握着秦明玉的手也不由用力了几分。
      
      她知道秦娆残暴凶残,但当秦娆的记忆一点点复苏时,她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想的太天真了!能以女子之力坐上长公主之位,能诛杀皇室平定外臣,又强势摄政监国的女子,怎可能是一般的残暴嗜血,又怎么是她能简简单单驾驭和假扮的!
      
      秦娆她,简直是个可怕的嗜血恶魔!
      
      而她在幕后偷偷搞的小动作一旦被秦子靖发现,恐怕还没等她医治好云璟,自己就已经去地府报道了,更别提前些日子,卫溟递过来的那一连串恨不得她死的名单了。
      
      明刀易躲,暗箭难防。她没有秦娆的绝世武功,真的能在这杀机起伏的争斗里活下来吗?
      眼前这个被秦娆可怜毒杀的孩子,又该怎么办呢?
      
      这一刻,穆九昭从心底里生出一种惊恐的畏惧,好似听到了秦娆阴阴的冷笑,以及她吸食鲜血时那双血色令人寒颤的双眸。
      
      “娘亲,疼,疼……”怯懦的痛呼在穆九昭耳边响起,她慌张地松开自己因愤怒惊惧而紧拽秦明玉的手,声音轻颤地问道:“乖玉儿,告诉阿姐,这伤是谁打的?”
      
      秦明玉红着兔子眼,怕怕地摇头道:“是……是玉儿自己摔的……没有人打玉儿……是玉儿自己摔的……”
      
      穆九昭心里一揪,声音立刻拔高了起来,对着秦明玉身后垂着脑袋的小厮,怒气喝问道:“有些明明是人为的掐痕!你,说!是谁打的!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实招来!”
      
      小厮身子微微一僵,在穆九昭的逼视下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轻弱,颤颤巍巍地开口道:“是崔嬷嬷……崔嬷嬷见公子不听话,就用戒尺训斥了一顿……公子太过害怕就逃出了院子,惊慌之下落入了水池里。后来,被春兰姐姐所救……”
      
      原本,穆九昭就在疑虑秦明玉怎么会突然摔入池中,又恰巧被春兰撞见,如今小厮的一番话让她的眉头越蹙越紧,阴霾的目光落到了春兰身上,声音冷冷地逼问:“春兰,你看到了什么?”
      
      春兰摇了摇头,低语道:“奴婢什么都没看见,但赶去池边时,确实是与崔嬷嬷擦肩而过……崔嬷嬷似乎很生气……”
      
      “崔嬷嬷……她回来了?”穆九昭轻喃一声,将目光落回了秦明玉的身上,“明玉,你做了什么惹得崔嬷嬷这么生气?”她说着,又觉得自己的表情太过凶悍,不禁轻轻揉了揉他湿漉漉的脑袋,温言补充道,“我要听实话,说谎就不是好孩子了。”
      
      穆九昭这一连串奇怪的举动和语气惹得所有人惊疑不已,秦明玉怯怯地开口:“嬷嬷帮玉儿穿衣服时,总是又掐又摸……今天还咬玉儿……玉儿疼不愿意让嬷嬷咬,嬷嬷就生气了……然后凶凶地打了玉儿……玉儿怕怕,就一直逃……”
      
      这个年过四十的老巫婆竟然大胆到对皇子动手!简直是十足的老变态!
      
      穆九昭气得手都抖了起来,心里的火蹭蹭蹭地翻滚着,好半晌才止住了杀人的冲动,冷冷地勾了勾唇:“让崔嬷嬷过来,本宫正巧有些帐要找她算一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我眼里,他才是值得可怜值得心疼的弟弟啊,弟控作者母爱大泛滥,真想时时刻刻抱在怀里揉啊揉_(:з」∠)_
    对比下,不讨喜的瞎呼呼云璟暂且打入冷宫一章,日后任女主摸来摸去豆腐时在出场!对对对,后面有强吻!摸个身子都能摸好几章,希望大家不要嫌女主攻略男主过慢,这货原本就是个硬石头。
    PS:萌萌哒明玉已被MISA酱领养,成为日后忠犬夫君一只。
    感谢MISA酱、萌哒哒的小丸子、留守雨季扔的地雷~么么哒!



    病娇治愈系统[快穿]
    【快穿幻言连载】治愈系成长型女主X原沟通障碍小可怜现反派病娇大佬



    隔壁邻居是希望厨[综]
    【同人综漫完结】狛枝凪斗BG



    殿下是喵控
    【古言喵然完结】软萌小奶猫VS忠犬铲屎官



    卿本温柔
    【古穿言情完结】只对你温柔~温柔公主VS失明世子



    重生宠夫之路
    【重生女尊完结】渣女重生后,努力奋斗,拼命宠夫,虐死渣男贱女,走上人生巅峰之路!



    嫡女为妃
    【古穿言情完结】腹黑傻王爷X冷清强大嫡女~



    教主攻略手册
    【古穿言情完结】女主的目标是推倒男主!攻略男主!霸王硬上弓!



    王爷倾城
    【古穿言情完结】王爷有三好,柔弱,娇喘,易推倒!



    妻主金安
    【古穿女尊完结】女主奋斗,1V1温馨宠夫文



    与君相思
    【古言重生完结】女主重生,相爱相杀,相思相守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