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喂养手册

作者:肖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那男生偏开头,避过了女生的吻。
      女生顿时就怒了,满脸恼火似乎很想发作,接着她就注意到了岑霏。
      因为那个男生穿的是筑江的校服,岑霏就多看了一眼,没想到这就坏事了。
      
      收到杀人般的目光的时候,岑霏吓了一跳,用得着这么凶吗?
      好吧,的确是她不对在先。非礼勿视,她本来就不该去看人家的,被瞪了也活该。
      岑霏连忙收回视线,可是后面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岑霏?是你吧?”
      
      岑霏:“……”
      这熟悉的声音,她一辈子也不会忘的,于是她的脚用力踩了起来,骑得更快了。
      
      “霏,等一下!”好像有人追上来了。
      霏?叫这么亲热干嘛啊!弄得好像跟你很熟似的。岑霏头一次嫌弃起自己的老爷车来,太慢了!
      
      “她是谁?”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声响起,混合着拉扯衣服的声音,接着又是一声暴怒的吼叫,“把她给老娘拦住!”
      
      糟糕,岑霏心想。
      
      她好像惹上事儿了,可她不过是不想见一个人而已啊,那女生的暴怒让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还有那是在跟谁说话?让谁拦住谁?不管怎样赶紧跑总是没错的。
      
      前面就是路口,拐个弯就是大路了。
      岑霏死命地踩自行车,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车轮用接近人力极限的速度在转动,轮胎在地面上轻轻跳跃,仿佛就要飞起来了。
      
      眼看着就能跑出去了,前面却突然冒出了三颗脑袋:一颗爆炸头,一颗扫把头,还有一颗莫西干头。
      
      三颗脑袋都染了全息色,乍一看简直不像地球人。
      爆炸头和扫把头空着手,莫西干拎了根铁棍,身上的衣服不太干净,像刚跟人打过架。
      岑霏被这发展给搞懵了,这三个都是什么人啊?一看就是不良少年。
      
      她素来就是乖乖牌的,从来没跟这类人接触过,他们就像另一个世界的人,与她没什么交集,但是一些八卦倒是听过的。
      什么某某捅了某某一刀,谁谁被叫去厕所,剥光了拍果.照之类的。
      
      想到这儿,岑霏心里咯噔了一下。冷不丁遇上老熟人的纠结已经顾不上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跟这群人撇清关系。
      
      那三个人往路口一站,本来就窄的小路一下被堵了个结实。
      莫西干摆出了个要大干一场的架势,挥起了他的铁棍,看样子想等岑霏过去的时候给她来上一下。
      
      岑霏考虑了一秒钟,果断刹住了车。撞上去也跑不了,也许说清楚就没事了。
      
      “霏,我错了,别跟我闹脾气了,我们和好吧!”
      
      岑霏刚从自行车上下来,后面就响起了这么一句劲爆的话来,差点儿没让她被吓得直接扑街。接着她的胳膊被人用力抓住,硬生生让她转了个身。
      这力气好大,感觉肉都要被抓下来一块了。
      
      那个女生恶狠狠地瞪着她,眼睛被她瞪出了一大片眼白,说:“你是他什么人?最好给我说清楚。”
      
      这明显不是问话,而是警告。
      手臂上的疼痛在提醒她,要是说错什么,有你受的。而那个一口一个“霏”的男生则对岑霏挤眉弄眼,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
      
      岑霏当然认识这个男生,他是她初中同学叫吕嘉宁。
      因为长相帅气,成绩也不错,所以非常受女生欢迎。可是岑霏一点也不欢迎他,巴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你先放开我!”岑霏甩开女生抓着自己的手,在对方略显诧异的目光中说,“我们只是……”
      “同学”两个字还没来及说出来,吕嘉宁突然扑了上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她是我女朋友!”
      
      啥?
      
      岑霏瞪大了眼,在她惊诧的目光中,吕嘉宁用口型不断传递这么一条信息:救命啊!
      为什么救命会和她是他女朋友扯上关系?这个问题刚冒出来,吕嘉宁已经被那几个杀马特混子给拉走了。
      
      那个女生猛地拽住了岑霏的头发,抓着她的脑袋就往墙上撞!
      
      对于岑霏来说,这一刻的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头皮被撕扯的疼痛传到她的脑中,她看到了对面混子们兴奋起来的脸,以及吕嘉宁陡然间的大惊失色。
      
      岑霏回想起了曾经百口莫辩的无力,这些人有什么资格让别人陷入这样的境地?就因为他们力气更大、人更多吗?
      愤怒和破坏的冲动一起涌上心头。
      他们有一个事搞错了,岑霏已经不是软柿子了。
      
      头皮上的痛感还在持续,岑霏的脑袋离后面的墙越来越近,这时她突然转过了身,手飞快地往对方的脸上按去。
      女生被她推开,挥着拳头又冲了上来,抓着吕嘉宁的三名混混看情况不对过来帮忙……
      
      “别打了!”吕嘉宁不知所措地喊道,可是根本没有人听他的。
      
      岑霏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街头斗殴的一天,还是一对四。
      
      在进行阴阳师的修行的时候,不仅她施咒画符的能力得到了强化,就连身体也跟着强化了。想要成为强大的阴阳师,想施展出厉害的咒术,没有合格的身体是不行的。
      和妖怪们铁打般的□□相比,阴阳师的身体已经算是弱的了,但对上普通人类,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岑霏的五感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身体不用思考就能做出正确的反应。不久之后,就躺下了四个,不包括她。
      
      吕嘉宁合不拢的O型嘴充分表达了他的震惊,在他快要看直了的目光中,岑霏自己也感到了意外。
      她知道身体被强化过了,却没想到效果这么明显,还想着能跑掉就不错了。
      
      “你竟然练过了?”吕嘉宁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回事?谁是你女朋友?”
      “她说如果我有女朋友了,她就不缠我了。”吕嘉宁目光闪烁着说。
      “那干嘛找上我?”
      
      岑霏的心情现在很不好,见到吕嘉宁已经够让她不爽了,现在还被他无缘无故拖下水。她很少这么讨厌一个人,偏偏吕嘉宁就是一个。
      
      吕嘉宁还没有回答,那个女生挣扎着爬了起来,说:“嘉宁,我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吕嘉宁一个激灵,一把抱住了打算走人的岑霏,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你别再来缠我了……”
      岑霏:“……”
      
      被推着挡在吕嘉宁的前面,她此时的心情难以用言语表达。
      
      “回去了没有?”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说。
      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岑霏和吕嘉宁同时抬头,就见旁边高高的围墙上,坐着一个人。
      
      用吕嘉宁的眼光来看,这个人长得有点凶恶。
      他的打扮随处可见,T恤加牛仔裤,虽然穿着普通,但掩盖不住他的好身材。脸长得有点邪气,还带点野性。头发染成了紫红色,扎了个高马尾。
      
      不知道为什么,吕嘉宁就是觉得这个人很危险,最好离得远远的。
      
      用岑霏的眼光来看的话……看个鬼啊,这不是夜叉吗?
      
      “为什么你会在那里?”岑霏仰着头问。
      “抄个近路而已。”夜叉从墙头跳下来,轻松落地,简直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墙的高度。
      
      岑霏看他这样立刻开启了吐槽模式:“所以不是说过了吗?要低调!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欸?”吕嘉宁左顾右盼,“等等,你们认识?”
      然而没人注意到他的问话,岑霏忙着确认夜叉的行为有没有出格。夜叉心不在焉地表示凭他高超的技巧,绝不会被人注意到自己在那蹦来跳去。
      
      “所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那看着的?”
      “从你拐进来以后开始哦。”
      “什么?所以你就看着我一个人对付四个?”
      “有什么问题?完全不需要本大爷动手啊。”
      “话虽是这么说……”岑霏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不爽。
      
      夜叉漫不经心的表情突然一收,眼珠子转向一边:“站住!想去哪?”
      那正在偷偷溜走的四个人被这么一打断,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撒腿狂奔起来。
      夜叉转眼就到了其中一个人身后,揪住了他的后衣领,正是最慢的扫把头。
      
      “放开我啊啊啊啊——”扫把头大叫着看着自己的同伴离开,那些人还远远的吼了一句:“给我们等着!”
      
      夜叉将扫把头掼在墙上,用手按住,嘴角朝两边咧开,邪恶的本性毕露:“作为虫子还想逃走,问过本大爷的意见了吗?”
      
      吕嘉宁被他那个笑吓了一跳,感觉自己有点腿软,弱弱地问岑霏:“他、他是你男友?”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讲出来,一个假期不见,为什么岑霏就变成了可以一挑四的彪悍女孩?而且还找了这么个危险人物做男友?
      
      这时岑霏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夜叉身上,吕嘉宁的问题第二次被忽略。
      “喂,你放开他啦,总不能带回家去吧。再说,其他几个还不是跑掉了。”
      
      扫把头吓得直哆嗦,嘴上却还要逞强:“我、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们的!”
      夜叉阴森森地说:“所以说你大哥是谁?住哪儿?不老实的话本大爷就捏爆这颗脑袋。”他用一只手抓着扫把头的脑袋,用了点力。
      
      “别、别!我说!”扫把头的脸上浮现出了恐惧,闭着眼吼出了一个名字和一串地址。
      “那个女孩是谁?”
      “她、她是大哥的妹妹……”
      夜叉哼了一声,松开了手。扫把头一获得自由,立刻跑了。
      
      岑霏明白了过来,恍然大悟地一拍手:“原来如此,如果不搞定这个‘大哥’的话,以后说不定还会有麻烦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