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尘落(下)

      云沐坐在沙发上不时的向那扇门看去,可惜,除了对着门的双开门冰箱,她什么都看不见。
      电视里播放着广告,她却无心换台,茶几上的零食水果备受冷落。云沐此刻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那一墙之隔的厨房,她想象着他的动作,甚至想象着他的表情。她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看他做饭的样子。她在心灵最深处隐隐的害怕着,也藏匿着自己的无可奈何。
      耿介端着两盘菜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正对着电视发呆,桌上的零食一动没动过。
      “想什么呢?”他把菜放在餐桌上,转身问她。
      她还在发着愣,直觉里无意识的回了句“你”,说完就悔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耿介却一愣,心里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是温暖和心疼的结合,又似乎还参杂了别的东西。
      “额,我就是想你什么时候能做好。”她不敢看他,小声,底气不足的说道。
      耿介自然不会介意她这点小把戏,看着她笑道“马上了,最后一个菜下锅就能开饭了。”
      他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回了厨房。云沐却呼出一口气,暗骂自己蠢。
      耿介再次端着菜出来的时候她还在那发呆,一点没有被他惊动。他站在那看了她一会儿,回身端了汤和米饭出来。
      “吃饭了。”
      沐沐回神,望向餐桌“这么快?”
      “怕你饿坏了。”耿介将碗筷摆好。调侃了一句“去洗手吧。”
      桌上摆着四菜一汤,没有精致的摆盘,好看的造型,却让人能真切的感觉得到那份温暖。云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硬币,摆在他面前的桌上。
      耿介一愣,看着她,不明白什么意思。
      云沐坐下,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饭钱啊,吃饭,好香。”她说着,已经动筷。在耿介面前,她似乎越来越不客气,自然地就好像在家一样。
      他笑着将那枚硬币拿起,似乎还带着她手指的温度,在一边放好,他也动筷吃饭。
      餐具都是雅致的素色,拿在手里觉得赏心悦目,似乎能多吃几口饭。沐沐一边吃着,一边想,似乎和耿先生她没发现两个人有什么是不合的,虽然认识和了解的程度尚短,。可是这样一个总是能和你保持着‘志同道合’的人,是多么令人惊喜。
      她对他,几乎算得上一见钟情,这就是缘分吧,而这些‘志同道合’似乎也是注定了一样。感情很多时候都是莫名其妙的,喜欢和厌恶都在一瞬之间。
      吃完饭,她主动担当了洗碗的责任,耿介没阻拦,泡了茶在书房的榻榻米上等她。
      洗好碗,回到书房在他对面坐好,将杯子里的茶慢慢喝尽,目光一扫,正看见矮柜上的《红楼梦》,伸手指了指。“那里面,你最喜欢哪个女子?”
      耿介回头看了一眼,不觉失笑,却也仔细想了想,答“湘云吧。”
      沐沐一愣,又是一样的,她和他之间,究竟有多少相同?“为什么?”
      “她和探春,都是里面难得的人性最为健全的人,而探春比之她,更差一层。”耿介将她的空茶杯蓄上茶,看着她咬唇思索。
      她将茶杯握在手中,抬头看他“宝钗呢?”
      “宝钗,近乎完美反而失真。没什么主意的母亲和不成器的哥哥逼迫她迅速成长起来,这并非她的错。处处谨慎周到,是宝钗给所有人的印象,也是她披起的外衣,遮住了真实。”耿介见她听得认真,眼里的温柔更盛了几分。“反观湘云,她的处境比宝钗不如,却没磨砺出宝钗的周全。如果说宝钗是块雕琢精美的玉佩,那湘云就是块璞玉。比黛玉,二人境况相似。黛玉多思,多愁,处处小心,必不肯让人轻看,所以她也痛苦。而湘云,她并非看的不明白,却仍旧开朗豁达,这才是她的难能可贵。她是这些女子中最亮的一抹颜色,大口吃肉喝酒,着男装,醉卧花下,这样的洒脱豁达身为男子的宝玉尚且不如。她自喻是真名士自风流,半分也不差。只有她,身上才有那个年纪该有的浓烈鲜艳的青春气息。”
      他说完,就看见坐在对面的云沐双目灼灼的看着他,目光中跳动的火苗那样热烈,看得他的心一悸。
      而云沐,她此刻不禁在心里感叹着命运,她已经无法断定这是命运的恩赐还是玩笑了。对面坐着的男人,带给他太多的意外。她伏在桌上看他,心里有太多的波澜,此刻却都一一平静。
      耿介在她的目光中并不觉得尴尬或是不安,反而是一种享受。他太清楚了,她这样看自己的机会多么?不多,也许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这样难得的时刻,他唯愿时间慢些走,再慢些。
      
      时间的指针走过十一点,这座房子里有两个人,却没一点声音。她从不知道,看一个人,仅仅是看着,便可以看这么久,这么入神。
      若不是耿介拍着她的肩头,叫她,她觉得自己可以这样一直一直看下去,看到地老天荒。
      “太晚了,休息吧,明天你还要赶上午的飞机。”他是那么不忍心打断她的注视,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好。”她只是应声,并没有提回酒店的事儿。而耿介,似乎也忘了这件事。
      “睡客房,可以吧。”他起身,伸手将她也拉起来。
      
      她靠着门边,看着他从柜子里拿出新的床单被罩换上,动作流畅。就好像曾经无数次,他都帮她这样铺过床褥。
      “我去给你找备用的牙刷和杯子。”他铺好床,走出去,片刻后拿着他说的东西,还有一件T恤一条抽绳短裤回来,而她,还靠在门边。
      “我的衣服,洗干净的。今天你就凑合着当睡衣穿吧。”他把东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又站在她面前。“洗漱了,就早点睡。”
      她一直看着他,努力的把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牢牢记住,他温和却又特有的沙哑的嗓音,让她颤了一下。他站在她面前,一步之遥,她就能够贴近他的身体。
      “晚安,耿先生。”她的声音轻飘的像天上的云,她看见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她听见他依旧的声音“晚安,小同学。”
      她紧紧捏住手,又松开,最终还是遵循着自己的意愿,上前一步抱住了他。她的手臂在他背后全成一个环,松松的,松松的围着他的腰,不敢抱得太紧。她将脸颊贴在他的心口,滚烫。她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在她的耳中震动,有力而快速。
      耿介低头看着她,只看得到小巧的鼻尖。像是撒娇一样抱住自己的云沐,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抬起手,迟疑了一下,还是落在了她的肩上,轻轻拍了拍。“客房的洗手间可以洗澡,早点睡吧。”
      他出去了,离开前帮她关上了门。而沐沐,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了一般,坐在了床边。他亲了她,亲了她的发顶,小心的温柔,好像她是稀世珍品一般。
      她久久无法回神,发顶那种麻酥酥的感觉,无法停止的提醒着她,他亲了她。
      这个夜晚,两个人都失眠了。
      云沐身上穿着他的衣服,似乎四周都是他的气味,明明这一天很完美,她却知道自己心上缺了个口,此刻隐隐作痛。
      而楼上的耿介,此刻心里也复杂极了。窗外的月光透过没拉窗帘的窗子洒在床上空着的那一部分,他心里思念的人就在楼下,他却不安的等待着她做出的决定。
      她抱住自己腰的那一刻,那样看似松散的拥抱,却是个紧紧地套儿,将他的心套牢,但是他知道,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在做决定。结果无非好坏两种,他自以为能平静面对,不想此刻却心如乱麻。
      
      云沐醒了,看了眼手机,五点半多一点,睡了近三个小时吧。她掀开被子下床,将窗帘拉开。天还没有全亮,天空的蓝色淡淡的,飘着丝丝缕缕的云。身上的衣服肥肥大大,却柔软舒服。她环视着这间屋子,嘴角勾了勾,垂下了头。
      耿介下楼的时候她已经洗漱穿戴好,坐在客厅的沙发看书。他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她抬头看他,轻声说“早。”
      “睡得不好么?起这么早?”
      “因为睡得好,才起得早。”她还是笑着,目光在他脸上流连。
      “白粥小菜煮蛋的早餐可以么?”他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笑着说。
      “可以的。”她说,看着他走向厨房,又低下头去。
      
      吃过早餐,他开车陪她去酒店拿行李,这一路上静谧着,空气里似乎含着压抑的分子。
      背包放在后座上,两个人都目视着前方,不说一句话。堵车,云沐将目光挪到他的侧脸上,他不是她见过的最帅的男人,却是最合她心意的男人。
      “耿先生,你今年多大了?”她终究还是问出了口,用这样平静的语气。
      她看见,他的身子僵了一下,那样的明显,连后背都挺的笔直。他没说话,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前面车流动起来,他跟上。
      他的双手握在方向盘上,右手的手背正对着她,那上面青筋和血管凸起来,她一直盯着他的手背看,汗毛不重,倒是毛孔略粗。
      时间一点点过去,车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她那颗看似平静的心也一点点慌张起来。她想再开口的时候,却听见他的声音。
      “男人的年龄,也是秘密。”
      沐沐敏锐的捕捉到了他声音中几乎细微的不易察觉的情绪,她无法辨析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是害怕么?还是···?
      她来不及多想,将目光再次挪回她的脸上。放在车门那侧的右手,狠狠地恰在自己大腿外侧的皮肉上。
      “我想知道,也一定要知道。”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可她的心里却那样的紧张,无法解释的紧张。
      耿介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视线相撞,仅仅一秒钟,甚至不到一秒,他转回头去看前方。
      可她的心却一揪,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痛苦。耿介,耿先生,他也喜欢自己吧?但是,她来不及想自己今天问出口的是否合适,是对是错,因为耿介报出了一个数字。
      “六十一。”
      她靠回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可是为什么她的眼前那么亮,似乎还有细微的浮尘在飘摇着,最后落下。
      这,是尘埃落定的感觉么?
      她将眼睛紧紧地闭着,好像,只要少一丝力气眼泪就会流出。
      “耿先生,我喜欢你。”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轻而缓,似乎还带着无尽的疲惫无力。“也许,从我蹲在你身边的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你了。”
      他知道,她的表白,也是最后的赠言。没办法,谁都没有办法。老天捉弄了他们两个,这样的相遇终究只能是曲终人散。耿介那一直僵硬的背,缓缓的松了下来,眼眶却红了。
      可这一切,她看不到。她不敢睁开眼睛,更不敢去看他。
      车子平缓的停下,耿介的声音颤抖着“到了。”
      她下车,开后车门,拿包,转身向机场内走去。她不曾看他,连句再见都不曾留下。
      他却一直默默地看着她,再见了,沐沐。他在心里轻声的呢喃,看着等了大半生才撞见的人,就这样抽离出自己的生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求收藏本文,求收藏本人~~~~每天念一百遍一百遍~~~大人们快来包养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