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提拉米苏

作者:时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焦糖爆米花

      换姿势拍照拍得正开心,门铃响了。
      
      高屾和刘淼闻声下楼来开门,是唐楚的快递,快递员连连道歉说因为货太多、地址太偏僻这么晚才送到,又问:“纸箱您还需要吗?回收可以送积分。”
      
      东西分成大小两个纸箱,刘淼捡起其中小的那个问:“唐楚妹子,你买的什么呀?能拆吗?纸箱要回收,环保。”
      
      唐楚没回头:“都是零食,随便拆,但是不许偷吃!”
      
      身后传来刀片划开胶带的声响。她又拍了几张照,忽然想起纸箱里除了零食,还有她结账时顺手买的特价姨妈巾套餐……
      
      转头一看,纸箱已经被快递师傅收走了,东西全拆出来放在餐桌上,左边是零零散散堆成一座小山似的各色小零嘴儿,右边是……一座更大更高的姨妈巾之山。
      
      买的时候没想到居然这么多……
      
      刘淼早就有过N任女友,见怪不怪,还问唐楚:“你们女生怎么都喜欢屯这个?”
      
      与刘淼相比,高屾的脸色则显得有些不自在,掩唇咳了一声:“我帮你收起来。放哪里?”
      
      “衣柜下面的抽屉。”唐楚回答,想起第一个抽屉是放内衣的,连忙又补充,“最下面那个,谢谢。”
      
      高屾抱起一捧姨妈巾去她房间,从她身边经过时,不小心掉了一包。他蹲下想捡,一弯腰却掉下更多,手忙脚乱。
      
      唐楚看着他低头蹲在自己不远处,衣领里露出微微泛红的耳根和后颈。
      
      不是吧,这还害羞?这年头哪个男人没见过女友老婆的姨妈巾,尤其他这种中央空调大暖男,女朋友来大姨妈不得嘘寒问暖帮买姨妈巾煮红糖水揉肚子?装什么无知纯情少男!
      
      他终于把姨妈巾全捡起来,低声说:“生产日期有点久了,注意保质期。”转身进了房间。
      
      唐楚一愣。
      
      刘淼正在翻那堆零食:“说了一晚上话,有点饿了,让我吃点垫垫呗?”
      
      被他一说,唐楚也觉得馋虫上行:“我也要。”
      
      刘淼翻到一盒蛋糕和两包微波爆米花:“黄油蛋糕和爆米花,你想吃哪个?”
      
      大晚上的还吃黄油蛋糕好像太丧病了。“爆米花吧。”
      
      其实爆米花更丧病,黄油一点不比蛋糕少,在微波炉里一叮,浓郁的味道飘了满屋,香得人鼻子发痒。
      
      高屾从卧室里走出来,皱起眉:“什么味道?”
      
      刘淼从微波炉里拎出饱鼓鼓的袋子,口子一撕开,热气扑面蓬勃而出,呛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这也太香了吧。山哥,爆米花你吃不吃?”
      
      高屾从他手里拿过袋子,看了看配料表:“香精加太多了,所以才会打喷嚏。用的还是植物黄油,这东西太不健康了。”顺手往垃圾桶里一丢。
      
      刘淼阻止不及,爆米花被他口朝下扔进垃圾桶,全翻了。
      
      “干嘛呀你!”唐楚心痛得不行,“你是老年人吗?吃东西就知道健康、养生。你自己不吃就算了,干嘛也不让我们俩吃?”
      
      刘淼也说:“健康和美味不可兼得,有时也要权衡取舍一下的嘛,少吃一点没关系……”
      
      “谁说健康和美味不可兼得?”高屾看向唐楚,“你想吃爆米花,我给你做。”
      
      唐楚没好气地说:“我现在就想吃,你能做吗?”
      
      “五分钟,马上好。”
      
      他真的去厨房做爆米花了。
      
      这下唐楚没话说了,看看刘淼:“他还会做爆米花?在家里?现在?”
      
      刘淼叹气:“没有什么食物是山哥不会做的。”
      
      很快厨房里就传来砰砰的闷声爆破响。唐楚拄着拐杖赶到厨房,爆米花已经出炉了,热腾腾地盛在大盘子里。
      
      她难以置信:“你用什么做的?”
      
      高屾把空锅座回灶上:“锅、玉米。”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厨房里还弥漫着微波爆米花未散的香气,唐楚凑上去闻了闻,什么气味都闻不出来;又拈起一粒尝了尝,热爆米花是软的,淡而无味。
      
      她鄙夷地吐出半片玉米皮:“你这爆米花一点味儿都没有,既不脆也不香,还不如人家呢。”
      
      “别着急,还没好。”
      
      他往锅里倒入水和糖,糖水泛起细密的泡泡,锅底的金黄色一点一点透出,淡淡的焦糖香味散发开来;再向锅中丢入一块黄油,黄油遇热融化,与焦糖融合,香气顿时有盖过微波爆米花之势。
      
      同样是浓郁的甜奶香,一对比才发现,微波爆米花的香气确实香得过分而刻意;而焦糖黄油则更醇厚自然,闻着就是奶制品和糖本身的味道。
      
      白白胖胖的爆米花裹上薄薄一层焦糖酱,倒回白瓷大盘中,焦糖在灯光下泛出润亮的光泽。唐楚看了一眼垃圾桶里壮烈牺牲的微波爆米花,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盘确实看起来更健康也更美味。
      
      “爆米花凉了才脆,稍等一会儿。”
      
      “等不了了!”刘淼从高屾手里抢走盘子,“我举着到空调底下吹凉!”
      
      两个吃货头靠头站在空调柜机底下,一个端盘子,一个拄拐杖,一边拨拉盘子里的爆米花帮忙散热,摸到有稍微凉点硬点的立刻往嘴里塞。
      
      为了夺食,竞争手段也无所不用其极:“你少吃点,女孩子这么晚还吃零食,又是糖又是黄油的,不怕胖吗?未来男朋友要是看到你这么能吃,该吓跑了。”
      
      唐楚抓起一把爆米花吞下:“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并不会看到。”
      
      “那不一定哦!”
      
      背后高屾忽然说:“玉米50克,150大卡;糖30克,120;黄油20克,180。一共450大卡,白糖碳化再损失一部分,你们两个人分,每人200卡路里,不是很多。”
      
      他拿起刚刚被刘淼丢在餐桌边沿的康|师|傅妙芙蛋糕:“相当于——一个这种蛋糕。”
      
      唐楚专心拣焦糖酱多的爆米花:“我在学校晚上饿了都吃一包妙芙蛋糕的,这一盘全给我都没问题。”
      
      高屾笑着看她,语气柔软:“我给你做的东西都会算好,不用担心会胖。”
      
      刘淼被虐得一脸血,暗暗做个鬼脸,捧着爆米花盘一边抢一边闲聊说:“唐楚妹子,你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唐楚问:“你知道我?”
      
      “当然了,山哥经常跟我提起你。”
      
      “他?为什么跟你提我?”她回头看了一眼高屾,被他别具深意的眼神看出一身鸡皮疙瘩,抖了抖玩笑地问,“不会是‘我家有个妹子介绍给你’那种吧?”
      
      刘淼正对着高屾,花容失色连连摇头:“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不是就不是呗,这么着急撇清,好像唯恐她要和他凑一对似的,有那么吓人吗……
      
      爆米花看着多,其实没什么分量,两人都没吃过瘾。刘淼腆着脸要求高屾再来一锅,被他无情地拒绝。
      
      趁高屾走开,刘淼又去翻桌上的零食:“怎么全是甜的,你不是咸党吗?”
      
      “饭菜吃咸的,零食当然就吃甜的了。甜食能迅速补充能量,还能让心情变好,消除抑郁焦虑。”
      
      刘淼拆了一包辣条,被唐楚抢先拿走第一根。他瞅着她吃嘛嘛香嚼得很欢的样子:“你还抑郁焦虑?”
      
      “我很焦虑啊!”她边嚼边说,“刚刚我和师父一起打副本,我居然摸出了玄晶!哦对了,玄晶就是……”
      
      “我知道。”刘淼接口说。
      
      唐楚叼着辣条看向他。
      
      “……听说过,就是类似魔兽世界里风脸那种东西呗,掉率很低,是吧?”
      
      唐楚并不知道风脸是什么,咬着皮筋似的辣条扯下来半段:“总之就是人品爆棚才能出,我昨天才满级,第一次去就摸出来了!”
      
      “那不是说明你很红吗,有什么好焦虑的?”
      
      “这多耗人品啊!本来我就已经人品低谷了,这下不知又要倒什么大霉。唉让我再吃根辣条压压惊。”
      
      “新世纪的大学生,讲点科学,别这么迷信。”
      
      “哪里迷信,很科学的。自然界三大守恒定律,”她挥舞着手里的辣条,“质量守恒、能量守恒、人品守恒。”
      
      刘淼一笑,嘴里的辣条掉了一根。
      
      “你别不信,这个定律在我身上特别准。从小到大,只要我撞上什么狗屎运的好事,不出三天,一定倒霉。我这个腿就是去系里领奖学金,领完出门就在台阶上摔了;高考超常发挥上了个我原本考不上的大学,结果被调剂去锅炉系,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买饮料中的再来一瓶碰上有质量问题,喝完狂拉肚子拉到休克,挂了一个礼拜的水;中考也超常发挥,然后就……算了不提了,说多了都是泪。”
      
      刘淼半信半疑:“这么邪门儿?”
      
      “奖学金和高考是你努力的结果,并不是走狗屎运;饮料那一大批都有问题,后来全部召回了,不止你一个人倒霉;至于你玩的游戏,”高屾从厨房走出来,拿出手机,“叫什么来着?”
      
      “剑网三,干嘛?”
      
      他在手机里查了一会儿,亮给她看:“你看人家策划都说了,掉落是第一个人进副本的一瞬间就决定了的,和谁摸boss没关系。是你先进的吗?”
      
      唐楚从没去过军械库,当然不可能第一个进本。她想了想:“好像是……”师公第一个进去的?还在团队大喊“黑本了黑本了”。
      
      “就算人品守恒,消耗的也是那个人的人品,该他倒霉。”
      
      刘淼菊花一紧。
      
      唐楚的心情霍然开朗,焦虑担忧一扫而空。果然很多时候开心并不需要自己遇到什么好事,看别人倒霉也可以。
      
      说到人品,其实师父那种恶意抬价、囤积居奇、操纵物价的奸商行为,比摸出玄晶更损人品吧?一次又一次死情缘是因为这个吗?
      
      她问高屾:“问你个问题,假如有熟人跟你攀交情,让你给个面子搞点优惠啥的,你们叽……”硬生生把那个说了一半的“奸”字吞回去,“会怎么做?”
      
      高屾没回答,反问道:“你听说过一个词叫‘杀熟’吗?”
      
      “别跟搞金融的人谈感情,”刘淼摆出玩世不恭的调调,手指在面前捻了捻,“谈钱。”
      
      “那假如是很重要的朋友呢?不会伤感情吗?”
      
      “亲兄弟明算账,钱拎清楚了才能不伤感情,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因为借钱而反目成仇的好朋友呢?”刘淼拍拍她的肩,“干嘛,有人找你借钱?”
      
      “没有,随便问问。”就是想确认一下天底下的奸商们是不是都一样奸而已……
      
      她听着刘淼说话,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在游戏里的师公,跟你说话声音腔调好像呢。”
      
      “师……公?”刘淼呛了一下,清清嗓子,故意软绵绵地卖弄风骚,“居然还有人和我一样拥有这么性感美妙的嗓音?”
      
      唐楚仔细分辨,刘淼的声音比师公脆一些,语气虽然像,但音质不太一样。“呵呵,我听错了,人家的嗓音要比你更性感美妙一点。”
      
      辣条已经被刘淼吃得只剩小半包,她连忙去抢:“少吃点辣条,对你性感美妙的嗓音不好!”
      
      刘淼仗着身高举起辣条包:“谁说的,嗓子辣哑了更性感!”
      
      唐楚单手撑着拐杖去掰他的胳膊,站立不稳,歪在刘淼身上;刘淼连忙扶她,一下抱了个满怀。
      
      嗖嗖嗖嗖嗖!
      
      刘淼别过脸,避开正对面高屾的视线,想起他在上海做的水煮鱼,鱼肉片得像纸一样薄,热油浇下去滋滋地蜷成卷,当场即熟,那刀工!太吓人了……
      
      水煮人肉片,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道菜……
      
      他扶唐楚站稳,赶紧松开手退后一步:“别抢别抢,给你就是。”
      
      “不是说好等拆了石膏再吃重口味的东西吗?”高屾话是对唐楚说,眼睛却还睨着刘淼。
      
      刘淼乖乖把辣条包丢在桌上:“对,这东西也不健康,想吃让山哥给你做……”
      
      唐楚又被惊到了:“辣条你也会做?”
      
      高屾拿起辣条包看配料,又闻了闻:“豆制品加调料而已,应该不难。”
      
      刘淼见缝插针地拍马屁:“我就说嘛,没有哪种食物是山哥做不出来的!想吃什么尽管跟他提!”
      
      “那妙芙蛋糕呢?”她一件件抓起餐桌上的零食,“黄油曲奇?奥利奥?凤梨酥?牛轧糖?蛋卷?都可以做吗?”
      
      高屾想了想:“没做过,可以试试。可惜家里没有烤箱。”
      
      “呵呵,没有烤箱可以买呀!”
      
      墙上的布谷鸟挂钟指向九点,咕咕鸟从小窗里蹦出来报时。
      
      刘淼说:“原本以为开会要开到很晚,没想到这么快就完事儿了。我还是回去住酒店吧,不打扰你们二人……二位了。”
      
      唐楚说:“这里比较偏,八点公交就没了,很难打车,你怎么去城里?”
      
      “开我的车回去吧,不然明天得一大早起来挤早高峰上班,路上要一个半小时。”高屾拿出车钥匙,“最近我不太需要,你先用着。”
      
      这是龙心大悦的节奏,刘淼心花怒放:“好嘞!保证每周都给你洗车做保养!”
      
      “就一点,不许在我车里。”
      
      刘淼贼兮兮地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一把夺走钥匙。
      
      唐楚纳闷他怎么说话说一半:“不许在车里干嘛?”
      
      高屾斜睨了她一眼。
      
      不知为什么,看到他的眼神,她突然间就灵光一现茅塞顿开打通了任督二脉,想到了那个方面。
      
      太黄暴了!原来男人们私底下是这副德行吗?看着彬彬有礼人模狗样的,实际上一个比一个浪。
      
      刘淼和两人道别,勾着车钥匙哼着小曲儿下了楼。
      
      高屾的车是一辆骚包的白色运动版揽胜,刘淼觉得这车比较配他风流潇洒年轻时尚又充满野性活力的气质,昨天经过济南还顺便见了个女网友,泡妞利器。高屾开这车一点都不搭,他就该开奥迪、奔驰、大众那些中老年款轿车。
      
      昨天差一点就得手了,高屾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找他救急,结果在路边网吧苦逼地泡了一晚上,想起来都是泪,唉。
      
      夏天的天气是女人的脸,说变就变,开到四环附近,忽然下了一阵雷阵雨。他先开去新公司楼下,在附近转圈寻找有没有特别近的酒店。
      
      今天是周日,即便是这片IT公司特别多、特别爱加班的写字楼群里,亮灯的窗户也不多。他开到东面车行道上,发现侧门有个穿白裙子的女孩正在屋檐下躲雨等出租车。屋檐狭窄,挡不住雷雨大风,女孩的裙子下摆已经淋湿了,抱着胳膊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她的个子小小的,看上去柔弱可怜极了。
      
      刘淼的怜香惜玉之情大发,放慢车速开到近处一看,哗,这么有缘!这不是上个月他来新公司和老板面谈时,在咖啡厅遇到的那个萌妹子吗?
      
      当时其实挺心动的,想问她要联系方式,但他那时还不确定新工作能不能成,万一黄了,他远在上海,异地肯定没戏,所以喝了杯咖啡就散了,回到上海还惋惜嗟叹了很久。
      
      天赐良缘命不该绝哪!
      
      谁说出玄晶耗人品会倒霉的,他今天简直太走运了,不但搞到一辆车,还捡到一个萌妹!
      
      她还是那副怯怯的、惹人怜爱的模样,巴掌大的心形脸,清汤挂面的直发,看起来像刚入职场不久的新人,周日被无良老板剥削加班到这么晚,一个人冒雨在路边孤单无助地招手,一辆辆被别人截胡的出租车从她面前无情地呼啸而过。
      
      刘淼心里的怜惜疼爱简直快爆炸了。
      
      他在路边停车,摇下车窗,摆出帅气的骑士pose来拯救落难公主:“嗨,小姑娘,还记得我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炒鸡大肥章!感谢投雷么么哒!
    往昔的客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18 23:16:25
    相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19 11:36:19
    解夏80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19 15:24:22
    21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19 17:30:46
    流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19 18:35:36
    蛋挞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19 20:52:07
    解夏80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0 09:26:46
    灰飞烟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0 19:50:14
    木木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0 20:31:55
    康|师|傅 居然也会被口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