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你别走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9

      
      翌日清晨,隋心正在洗漱,室友Kinki抱着一堆零食冲了进来,一股脑塞进她怀里。
      
      隋心低头一看,花花绿绿的包装纸,上面印着繁体字。
      
      Kinki,一脸诚恳的跟她道歉:"很对不起昨天连累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一阵沉默,隋心将零食还给Kinki:“这些都是你从香港背过来的吧,还是留着慢慢吃吧,昨天的事我没往心里去。”
      
      这句话就像是赦免了Kinki,她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整张脸都活了起来。
      
      没由来的,隋心也松了口气。
      
      转而又想到,可是,Kinki得到了赦免,那自己呢?
      
      ——
      
      直到踏进校门的前一刻,隋心还有些忐忑,前一天闹了那样一场,今天也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反击。
      
      可是这样的想法,只持续到她踏入教学楼的那一刻。
      
      穿过走廊来到饭厅的路上,留学团的同学一个个见到她,全都小心的躲开,只在身后嘀咕。
      
      “就是她,昨天骑着姚晓娜打……”
      
      “我去,这么猛……”
      
      隋心知道,这是昨天不顾一切的结果。这些富家子弟,钱有的是,拳头却未必硬的起来。既然能花钱找人摆平,又何须自己动手?久而久之,野性就成了惰性,还有被金钱麻痹过的嚣张,和被权势腐蚀过的跋扈。
      
      而在这个不见血腥的斗兽场里,凭自己的本能生存的人,反而成了异类。
      
      ——
      
      饭厅里,夏瓴依旧是最受瞩目的那个,她置身的长桌,没有人敢同坐,众人自觉的在周围让出三四个座位。
      
      隋心一走进饭厅,就感受到留学团的同学门向她行注目礼,一直目送她走到绷着脸的夏瓴跟前。
      
      一边是背景势力相当的姚晓娜,一边是新晋穷家女隋心,虽说两个都是夏瓴的朋友,可这个时候夏瓴会怎么选?
      
      一整个早上都面无表情的夏瓴,这时开了口:“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
      
      隋心没有转移视线,静静的听夏瓴说:“可我不想听别人说,我只想听你和姚晓娜怎么说。姚晓娜晚上昨天在电话里已经把她的版本告诉我了,现在我要听你的。”
      
      听她的?
      
      她能怎么说?
      
      姚晓娜的版本里绝对会把自己干干净净。
      
      不仅是姚晓娜。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带着不怀好意,有些是因为杜撰的日记内容而中枪的,有些是像秦朔和刘琴这种扇风点火的,他们口中的版本即便五花八门,凑成一出罗生门,却绝不会有任何一版是向着她隋心说话。
      
      而她,只要稍有“口误”,就会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甚至会影响她和夏瓴的友谊。
      
      隋心叹了口气,轻描淡写道:“就是一场误会。有人拿了我的日记本,篡改上面的内容陷害我,然后……”
      
      夏瓴的眼神瞬间降了几度:“那个人是刘琴对不对?”
      
      隋心没有说话。
      
      装作若无其事围观的同学们,也纷纷屏息。
      
      然后,就见夏瓴一把拉起隋心往外走,边走边说:“我就知道是她挑拨的,姚晓娜就是被她带坏了!”
      
      ——
      
      什么
      
      挑拨?带坏……
      
      隋心正在消化夏瓴强大的逻辑关系,就被她拉到了楼道的储物柜前。
      
      刘琴正在柜前收拾。
      
      只听“砰”的一下,夏瓴用力甩上柜门,柜门又很快被反弹回来,发出抗议的“吱呀”声。
      
      刘琴吓了一跳,刚要骂人,却见是夏瓴,脏话又咽了回去。
      
      夏瓴连兴师问罪的台词都懒得铺垫,抬起手臂,一个巴掌就甩了下去。
      
      刘琴的头立刻偏向一边,耳边嗡嗡作响。
      
      “这巴掌是为了心心!”
      
      刘琴捂着脸回过头,愤怒的瞪向站在几步开外的隋心,刚要说话,头却又被迅速偏向另一边。
      
      “这巴掌是为了娜娜!”
      
      愣愣看着这一切的隋心,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把拉住夏瓴。
      
      只听夏瓴撂下最后一句:“别以为你丫做的事没人知道!给我小心点!”
      
      ——
      
      午休铃声一响起,夏瓴拉着隋心走向饭厅。
      
      一路上还能听到夏瓴的惊呼:“原来那个日记本真是你和钟铭的!我说,你瞒得可够实的啊,连我都不告诉!难怪那天我叫你去听演讲,你说不去……真不够意思,让我白跑一趟!”
      
      隋心沉吟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来演讲的事。还有好多,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夏瓴拨了一下波浪长发,好笑道:“哎,姚晓娜之前还扬言要追人家,原来大家都认识!”
      
      隋心没搭碴儿。
      
      夏瓴又说:“其实昨天姚晓娜都跟我说了,是她没问清楚就先下判断,不知道你是被陷害的……话说回来,你也不应该动手啊,好在她不介意!”
      
      隋心依旧不答,轻笑出声。
      
      姚晓娜啊姚晓娜,还真是别出心裁……
      
      “不过你放心吧,现在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隋心看了夏瓴一眼:“没事,等过几天舆论有个新目标,我就过气了,到时候就算我求大家攻击我,也不会有人搭理。”
      
      “这就想开了?”
      
      “想不开又能如何?要怪就怪自己没有防人之心,把日记本放在储物柜里,这不是亲手把素材双手奉送给敌人么?”
      
      ——
      
      今日的饭厅和往常不同,排场有些大,老远就能见到中餐馆送外卖的小弟一个个鱼贯而出,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两个铝制大箱子。
      
      走上前一看,门口还立着一个牌子,写着“免费中餐,欢迎取用”。
      
      隋心只听到夏瓴说了一句:“谁这么摆阔啊!”
      
      一脚就踏了进去。
      
      与此同时,就见正在享用美食的一个同学,朝这边喊了一句:“嘿,主角出现了嘿!”
      
      紧接着,隋心就再一次感受到自四面八方而来的注视。
      
      “都是同学,请什么客啊,谢了啊!”
      
      “太客气了吧?”
      
      隋心环顾左右,又看向夏瓴。
      
      直到夏瓴拉着她坐下,问旁边的同学:“你们刚才说是谁请的客?”
      
      “不是隋心么?”那同学说。
      
      隋心怔怔的反问:“是谁说的……”
      
      “送餐的人啊!怎么,不是你请的?”
      
      隋心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才看向桌上堆满的小炒,有荤有素,还有例汤、炒面和米饭。
      
      夏瓴在她耳边问:“会不会是昨天救你的那个钟铭呀?”
      
      隋心一愣,很快反驳:“不可能,他上大学就开始打工赚学费了,不可能这么乱花钱。”
      
      “不是吧?那个钟家的人犯的着打工赚学费吗?”
      
      “什么钟家?”隋心困惑了。
      
      夏瓴翻了个白眼:“你连钟家都不知道?那好,我问你,他现在做什么工作?”
      
      隋心说:“好像在一家珠宝加工公司做……”
      
      不等说完,夏瓴将其打断:“那就对了,钟家的企业就是做珠宝这行的。咱们暂读的这个高中,就有钟家的赞助。要不然,学校干嘛请他来演讲?”
      
      好吧,连夏瓴都刮目相看,这个钟家的确不简单。
      
      可是,这又关钟铭什么事?
      
      隋心正色道:“那是因为他拿了全额奖学金,一毕业就进了一家大企业。而且姓钟的人那么多,只是凑巧罢了。”
      
      夏瓴静默片刻,打量着认真反驳的隋心:“只是因为这个?你确定?”
      
      隋心无力地叹了口气:“我非常肯定一定以及确定。我小时候经常去他家里吃饭,他妈妈就是那种一块钱要掰成两半花的人。钟铭为了让他妈妈少辛苦一点,每个寒暑假都要做七八份家教工作……”
      
      此言一出,夏瓴也开始摇摆,真的只是凑巧吗?
      
      隋心也不再言语,进而想起钟铭的母亲,那个看上去很白很透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十岁的女人。既低调又有些唯唯诺诺,在小区里见谁都是细声细气的,从没有跟人大小声过。直到前两年钟铭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他妈妈将房子卖掉,带着钱一起来了加拿大。
      
      如果真是那个夏瓴口中不得了的钟家,钟铭的妈妈何必这么辛苦?
      
      ——
      
      一晃就到了下午,隋心前一天打架,第二天一掷千金的行为,一下子就成了留学团里点击率最高的热门话题。
      
      直到下学前,隋心都在装死,放学铃声一响就迅速收拾好课桌,准备起身走人。
      
      可是留学团的王老师,却请她去办公室谈话。
      
      隋心踏出教室时,还听到以秦朔为首的几人在后面叫嚣:“一路走好啊!”
      
      一走进办公室,王老师就开门见山:“昨天你打架的事,学校已经有了决定。”
      
      听到这话时,隋心刚刚关好门,脚下一顿,转过身来,双手不自觉的握拳。
      
      “被这件事牵扯在内的好几个同学的家长,联名上书给学校,要求一个说法。今早学校已经做了决定,下礼拜就把你送回国。这是名誉校董亲自下的批示。”
      
      果然……
      
      隋心一下子如坠入冰窟。
      
      ——
      
      隋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学校,手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路浑浑噩噩的迎着冬日的寒风,觉得从里到外都冻透了。
      
      思绪一飘,回到了一年前。
      
      那是她最后一次和钟铭交换日记的那一天,她在新的空白页上写下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可是刚一写完她就后悔了,用一张贴纸牢牢的盖在上面。
      
      几天后,钟铭将日记本还给她。
      
      她飞快的跑回家,迫不及待却又小心翼翼的翻到那一页,才发现那张纸已经被撕掉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撕掉?
      
      如果真是无意,装傻就好了,为什么要撕掉?
      
      这个问题一直盘桓在心头,直到钟铭登上飞机,她都没能提起勇气问出口。
      
      ——
      
      直到一年后,学校公布了留学团的报名通知。
      
      她瞪着那份表格,强忍着要将它团起来毁尸灭迹的冲动,心里则想着,大不了再失望一次,肯定不会录取的,她资格不够,她英语经常不及格,她为人处事那么二百五很难与美加人民接轨……
      
      直到班主任一把将它抽走。
      
      隋心竭尽全力的仰头望住班主任,班主任却说:“没事,别紧张,机会面前人人平等。”
      
      她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样的小心克制持续了一周,直到所有自欺欺人绷到极点,申请结果终于批了下来。
      
      捧着通知书,她再三确认那上面的名字。
      
      隋朝的“隋”,心想事成的“心”。
      
      她不敢置信的掐了自己好几下,先前的小心翼翼一下子粉碎成灰。
      
      再一转眼,就到了两个月后的现在。
      
      她带着交换日记横跨了十二个时区,终于来到了他置身的土地,闭上眼,仰起头,闻到和他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的味道,以为向幸福又靠近了一步。
      
      ——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几乎要将隋心吞没。
      
      直到从校门口走出来几个中国学生,大声说笑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
      
      双腿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她靠着墙缓缓滑做下去,艰难的从书包里翻出手机。
      
      冰凉的指尖虽然犹豫,却毅然按下了一号键,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现在不说,也许以后就没机会了。”
      
      十秒钟、十五秒钟……
      
      电话接通。
      
      隋心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
      
      低沉而冷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这正忙,有事以后再说。”
      
      紧接着,就是“嘟”的一串长音。
      
      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勇气,被劈成无数断点。
      
      隋心怔忪半响,只听到自己说:“好,再见。”
      
      手无力垂下,心底深处也发出一个嘘声。
      
      幸好,真是幸好。幸好他在忙,否则她可能会说出一些难以挽回的话。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可是,眼底的酸涩却耐不住,即使她想睁大眼,极尽全力的抬头望向天空,期盼它们乖乖听话。
      
      结果,却只能用双手抱住自己,蜷缩起来,尽管肩膀抖动的再厉害,也不能哭出声,不能哭给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看。
      
      不能这么傻……
      
      直到低沉而沙哑的嗓音,突兀的响在头顶。
      
      “你怎么哭成这样。”
      
      然后,她就被强硬的拉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我的白富美:~(@^_^@)~
    an8381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5 12:22:08
    一兜省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4 00:12:06
    一兜省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4 00:04:03



    寄生谎言
    绑匪vs肉票,2019新文,欢迎来玩~



    你知道的太多了
    职场斗争文,关于酒店改革和职场反贪腐~



    我男票是蛇精病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