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窝要给你生猴子

作者:青色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九,我寄相思与明月

      怡华宫。
      
      狼狈不堪的马庆嵋站在胡淑妃面前,旁边还跪着马庆攀。十九公主孟姣依翘脚坐在一旁的莲花椅上,笑吟吟捡着盘子里的酸果往嘴里丢。她是胡淑妃唯一的孩子。胡淑妃宠冠六宫,十九公主自然也水涨船高,成为南朝身份最金贵的未出阁公主。若论声势,只输已经嫁入南宫家的长公主孟姣晏一截。那一截,便是输在还没有一个富可敌国的夫家。
      
      “便是如此,臣下被上官千杀带兵阻拦,没能成事。臣下有罪。”马庆攀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左肩的衣服上有明显的刀痕,已经被血染红。这一刀却是高志远押着他们在怡华宫口放了之后,马庆攀趁人不备,悄悄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下。他在马家长大,又一向跟在马庆嵋身边,这位大少爷是个什么脾气他了如指掌。今晚马庆嵋被上官千杀整治得如此狼狈,如果他马庆攀反倒衣衫整洁未受屈辱,那来日马庆嵋一定会变着法子折腾他。没有办法只好拼着自伤,也要躲过这一劫。
      
      况且就算马庆嵋放过了他,还有胡淑妃在上面看着……她的亲外甥被人撕了衣服塞嘴绑起来跟着马跑了大半夜,他马庆攀这个宗室里的无名小子、马庆嵋的长随一样的人物倒是毫发无伤。谁知道胡淑妃会怎么想呢?
      
      胡淑妃听了马庆攀的汇报,便在上头缓缓来回走动,她无意识地摩挲着腕上一串碧玉珠,眉头紧锁,似是陷入了沉思。
      
      马庆嵋拉了拉身上的半截衣服,他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还是一副大少爷做派,嚷道:“姨妈,先让人给我换身衣服啊。”
      
      胡淑妃缓缓转头看向马庆嵋,姿态间说不出的从容典雅,却是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啪”得一声脆响,把马庆嵋打糊涂了。他被扇的倒向一边,捂着脸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马庆攀忙压低了脑袋,跪得越发服帖,假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十九公主却还是笑吟吟跷脚坐着,见马庆攀这样做派,笑弯了眼睛,捏了一粒酸果轻轻砸在他脑袋上。
      
      “本宫给马庆攀下的令是:速去速回,得人便退。”胡淑妃把后八个字咬得极重,她盯着马庆嵋,眼睛里两点寒芒,若眼前的人不是她外甥,她早已下令将其处死。
      
      办事如此不利,当真是该死。胡淑妃生平最恨在她手下,却没能力的人。这样的人,要么别在她跟前;若一定要在她跟前,那最好是死在她跟前。
      
      安王府中伺候的人有七成是胡淑妃从人丁库调去的。安王荏弱,安王妃却是个刚烈的,为防出现流血冲突,胡淑妃将李贤华“请”到怡华宫强留了一晚。巡夜将领上报的情况,胡淑妃也以“皇帝已经睡下了”为由,犯着毓肃帝的大忌,暂且压了下来。天时地利,胡淑妃自问给马庆嵋安排到了十分,没想到就是这样,她这个外甥还是烂泥扶不上墙。
      
      马庆嵋捂着被打肿的脸,委屈得指着眉骨处的大包,“不是外甥我没用,是那个小蹄子太刁钻,您看看这她给我打的。那您说我能不跟她急眼吗?”
      
      胡淑妃问道:“孟俊娣打的?”她看着安王嫡长女还算温厚的。
      
      “哪呀,是她那妹妹,滑的跟泥鳅一样,下手又狠。”马庆嵋又指着鼻梁上挨了一下的地方给胡淑妃看。
      
      胡淑妃望天叹了口气,“孟俊娣那妹妹,才四岁啊。”她眯着眼看了看马庆嵋,实在见不得男人这幅窝囊样子,不愿跟他再多废话,挥挥手道:“你回去将今日之事告诉你父亲,让马采觅来管教你。”又道,“明日让你母亲进宫与我说话。”
      
      马庆嵋挨了一巴掌,巴不得离开这怡华宫,闻言敷衍的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马庆攀忙起身也要跟着马庆嵋退下。
      
      十九公主将一粒酸果正正砸在马庆攀耳朵上,那酸果落入他衣领,滚下去消失在衣服底下了。她斜眼笑道:“我母妃说要我表哥退下,可没说要你退下。”
      
      马庆攀便躬身在她跟前,恭敬道:“公主请吩咐。”
      
      “公主,公主,”十九公主小声嘟囔了两句,看他两眼,见他一脸恭敬,活像带了个面具。十九公主登时就将脸上的笑拉了下来,她翘脚踢了踢马庆攀小腿,“我有什么好吩咐你的?滚吧。再流血你就流死了。”
      
      马庆攀低声道:“臣下多谢公主体贴。”
      
      十九公主嗤笑一声,别过脸去,不看他了。
      
      一时殿内只剩了胡淑妃与十九公主母女二人。
      
      “母妃,如今可怎么办?”十九公主吃酸果吃得满嘴涩味,她丢下果盘,走到胡淑妃身边去。
      
      胡淑妃双手撑着椅子两侧,缓慢而疲倦的坐了下去,她慢慢道:“如今可怎么办,本宫也想知道。”
      
      “母妃?”十九公主握住胡淑妃手臂,蹲下身来,仰面担忧得望着母亲。
      
      “我今晚拦了巡城的兵报,是犯了你父皇的大忌。”胡淑妃轻轻道:“若你表哥将事情办成,这一节也算抹得过去。如今却是遮掩不了了。那孟俊娣这次没带出来,便是没有下次了。若要坚持令她和你马家表哥结亲,就不是与安王联姻,而是结怨了。”此事,本是因昨日孟俊娣的外公李正齐与姨夫姜怀波上书皇帝,恳辞婚约,引得朝中清流之声又起,眼见又要来一轮弹劾胡马的声浪。胡马两家担心这声势发展起来之后,又是一场“二圣之乱”,因此要将这祸患消弭于未起之时,索性将孟俊娣强抢入马家,生米煮成熟饭,直接粗暴的就解决了问题。
      
      胡淑妃原本是安排了马庆攀单独去做这事,她知道自己那个外甥马庆嵋是什么德行,就是怕他坏了事。没想到就这么巧,就是今晚马庆嵋受了赌友挑唆,竟是与马庆攀不谋而合,带着马庆攀和众家丁浩浩荡荡去了安王府。
      
      胡淑妃在脑海中将这桩桩件件事情理顺,她眯了眯眼睛,忽然道:“让玉如军去查。”这支玉如军是在她名下,由南宫玉韬实际掌管,听命于胡马南宫三家的半私人性质军队。“让玉如军去查那个赌友。”
      
      十九公主答应着,又问,“那小姨妈家和安王联姻这事儿怎么办?”
      
      胡淑妃揉了揉额角,她也想知道该怎么办啊。
      
      十九公主帮她轻轻揉着额角,眼睛转了转,柔声问道:“我去唤南宫表哥来,母妃问问他有什么主意没有,如何?”
      
      胡淑妃如今是陷入困境,一时不知该如何迅速爬出去了,天一亮,毓肃帝醒来,她就得交代私拦兵报这事儿。这一交代,就将她是背后主使之人暴露出来了。碍于她身后的家族,毓肃帝虽然不会对她怎么样;但以后她要行事,必然会因为毓肃帝又升高了的戒备心而少去许多方便。
      
      真是麻烦呐。
      
      她想到这里,闭上眼睛,感受着女儿揉按额角的舒适力道,她低声道:“去请你南宫表哥过来吧。”
      
      十九公主欢快得答应了一声,就要往外跑去。
      
      胡淑妃听到她那过于欢快的声音,忽然睁开眼来,“且慢。”
      
      十九公主停了一下,转身笑着询问道:“母妃?”
      
      胡淑妃道:“上官千杀那里,你办的怎么样了?”
      
      上次宫里夜宴,她载歌载舞,却被上官千杀吐了一身,十九公主如今想起来还觉得难受,堆着笑脸靠近那个浑身杀气的男人舞动,简直是她这些年来鲜少经历的噩梦。十九公主心里这么想的,脸上却还是笑盈盈的,“母妃便放心吧。”
      
      胡淑妃审视着她脸上的神情,静静望入她眼睛,最后轻声道:“你办事,我总是放心的。”她搭在椅臂上的手微动,示意十九公主退下。
      
      南宫玉韬穿着一袭压银线的白衣,披着月光,缓缓而来。
      
      十九公主在殿外等到他,与他同行,她垂着头,脸上那种少女般的、总是快活的神情消失了,她的脸色有一点白,情绪也有些低落,“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事,最好也不要忘记。”
      
      南宫玉韬笑望着十九公主,笑容里有一点不易察觉的自负,“你放心。”
      
      十九公主紧绷的双肩松了下来。
      
      南宫玉韬便照着与孟七七约定好的,给胡淑妃提出了解决方法,“不如换做安王幼女,安阳县主。一来这安阳县主与马庆忠都还年幼,安王、李家乃至姜家虽说有所不满,但要成婚总还要十年,即便是反对也不会太激烈,不激烈就难以成势,也就不会形成清流一同抵制咱们三家的局面。”
      
      胡淑妃咂摸着这法子,道:“十年,久了些……不稳妥。”
      
      “这便是我要说的第二点。”南宫玉韬微微一笑,“娘娘恐怕不太熟悉这安阳县主。她年纪虽小,但却是安王子女中最不服管教的一个。娘娘您熟读史书,大凡桀骜不驯之辈,一旦为人降服,真是可以六亲不认。定了安阳县主,她年纪小;安王一家不可能长居京都,皇上的意思在召他们回京之前就拿定了,您也知道,出了正月还是要放到地方上去的。到时候,您就可以以这条婚约,正大光明的要求将安阳县主养在怡华宫。娘娘,”南宫玉韬放缓了语气,也压低了声音,“您能在咱们三家与毓肃帝之间周旋这么些年,眼光魄力放在男子中都是少有的。难道还降服不了一个四岁小孩吗?”
      
      胡淑妃又摩挲着腕上的碧玉珠串,她将此法在心里从头理顺一遍,终于果决点头,“可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兔子今天犯蠢了,做了几件羞哒哒的事情,想起来脸好烫。那么问题来了,上官千杀、马庆攀、南宫玉韬,十九公主喜欢哪一个?  



    将暖[娱乐圈]
    温柔小花旦X傲娇大影帝|双向暗恋



    叶深时见鹿
    天才花滑少女X远古电竞大神|欢脱女追男



    黛玉每天看小说
    皇子男主视角



    宠妃[元春重生]
    元春X皇太孙



    盈盈一笑共君游
    东方不败X可爱版任盈盈



    战神,窝要给你生猴子
    暖萌小郡主X高冷战神



    朕的大秦要亡了!
    朕,秦二世,超凶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