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回木石前盟尘缘欲断机关算尽卿卿来和

      贾宝玉被两个人的眼神看得有些迷茫,犹疑道:“若是做不出来,父亲肯定会打死我的,就算是做出了我也不会去做朱老的学生,这种虚假的事我绝对不会做。”
      
      薛宝钗不知道该说他头脑简单,还是只顾眼前的感受,难道他竟没有想过他对出后,贾政会不想让他成为朱大学士的学生?
      
      果然是腹中草莽啊。
      
      “我们自然知道你最讨厌读书作学问,还曾说过什么读书要作官的人是“禄囊”,只是你不愿去,姨父便轻轻地揭过吗?你对上了这样的绝对,这举府上下怕是会宣扬了去,再者你若是得了朱大学士的青眼,也给宫里的元妃娘娘平添了几分助力……”
      
      薛宝钗滔滔不绝地讲着,让贾宝玉不由皱紧墨眉,忍不住打断道:“宝姐姐怎么也如那些人一般,竟说起这样的事,女儿家心思干干净净的不好吗?”
      
      薛宝钗还未说什么,林黛玉突地站起身来说:“不只宝姐姐那般想,我也是这般想的。有些事不是你想回避就不会发生的。”
      
      贾宝玉惊道:“林妹妹,你何时也变得这般了?以往你是最知我品性心思的,今儿怎么也说与他们同样的话?那腌脏之事怎么能污了你的眼和心?”
      
      薛宝钗这时被他的话气笑了,说道:“宝玉,你口口声声说读书做官之人是禄囊国贼,姨父也是在朝为官,就连林姑父如今也是京中的二品大员,你这是不孝啊。”
      
      不只是贾宝玉,就连林黛玉也被薛宝钗的这番话给震住了。
      
      林黛玉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喃喃道:“是我错了,竟是我着相了。”
      
      贾宝玉听了林黛玉这样说,一时心里又急又气,索性调头就走,也不管对子的事,也不管林黛玉会如何想。
      
      只是他刚出了潇湘馆就后悔了,恨不得马上回去给林黛玉说个明白,恰巧这时袭人来寻他,说是贾政又叫他去书房。
      
      他顾不了林黛玉这边如何心伤难过,心里只想着如何应对自已的老子,免了这顿打。
      
      袭人见他急得头上直冒汗,不由心疼地拿出帕子给他擦,不料却被贾宝玉一手抓住:“好姐姐,我这次怕是要死了,再不能与你好好活着,若我死了,你便把我烧了,让我化作飞烟而去。”
      
      袭人急忙堵上他的嘴说:“呸呸呸,大吉大利,说什么混话呢。不过是老爷考较学问,平日里若是你能用点心,也不能怕成这番模样。我这就去老太太那,要是你半个时辰不回,我就和老太太去寻你,你说可好?”
      
      “姐姐,我的好姐姐,你真是太懂我的心了。”贾宝玉说完,便低头想去吃袭人嘴上的胭脂。
      
      两个嬉闹了一会儿,各自分开走了。
      
      薛宝钗和林黛玉从门口的观赏石后面走了出来,林黛玉的脸色苍白得吓人,一只手紧紧捂住胸口,泪落如珠,她不是不知贾宝玉和袭人关系亲密,甚至知道袭人是贾宝玉的通房丫头,还曾开玩笑叫过袭人嫂子。
      
      可是,当她看到两人亲昵暧昧的相处,感觉到了心痛。
      
      就这样泪眼模糊地看着贾宝玉离开的方向,她身子一软歪倒在了薛宝钗身上。
      
      “林妹妹?”薛宝钗抱着她瘦弱的身子,心里恨极了贾宝玉和袭人。
      
      百里于安突然出现在她们身边,俊眉皱紧:“怎么会?仙魂不稳,这是要了断尘缘成仙了吗?”
      
      他伸出食指和中指并紧贴上林黛玉的额头,俊脸露出凝重的神色,对薛宝钗说道:“我要把她带走,不然她会死。”
      
      薛宝钗不敢相信忽然会有这种结果,刚刚她们还有说有笑谈及明日拜师之事,林妹妹怎么会死?
      
      “她对贾宝玉的情意发生了很大的动摇,这具身体承受不住她的仙魂,必须用锁魂咒将她的仙魂重新封印到这具身体里。”百里于安飞快地解释道。
      
      薛宝钗突然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袖:“我要一起去。”
      
      “嗯。”百里于安牵住她的手,一阵旋风卷起三人的身体离开了。
      
      林黛玉醒来时发现周围的摆设全是黑白色,不由出声道:“我是死了吗?”
      
      刚刚趴在桌上睡着的薛宝钗猛然惊醒,急步走到床边,望着林黛玉苍白巴掌大的脸,泪一滴一滴地落下。
      
      “宝姐姐,你怎么哭了?”林黛玉挣扎着要起来,却被薛宝钗又按了回去。
      
      薛宝钗转过头拭了拭泪,哽咽道:“风迷了眼……”
      
      林黛玉举起纤细的手臂想抚上她的脸,终究无力地垂了下去,苦笑道:“我的身子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薛宝钗闻言瞪了她一眼:“莫胡说,百里于安说你这次能好好地活下去,再不会被这具身体所累,而且还长命百岁。”
      
      “百里哥哥也来看我了吗?不对,这是哪里?”林黛玉疑惑道。
      
      薛宝钗将林黛玉的手臂放进被子里解释道:“是百里于安的别院,看这非黑即白的布置,怕是吓着你了吧。”
      
      林黛玉笑了笑说:“醒来还以为自己到了地府呢。也就百里哥哥有这样的手段将我救回来了。宝姐姐,这次出了那园子,我们就不要回去了吧。”
      
      薛宝钗也跟着笑了起来道:“你能这样想最好。只不过老太太这时怕是顾不得我们两个,要是我们这个时候要走,她怕是会承受不住。”
      
      林黛玉心里纳闷,薛宝钗便与她讲了这两日大观园发生的事。
      
      原来王熙凤自从那日听了薛宝钗对贾母说的那番话后,心里突然清明了起来,猛地醒悟自己原来是被亲姑妈当了枪使,坏名声她来担,好名声都让她的好姑妈落着了。
      
      再者这府里本来就该贾琏作主,根本轮不到二房逞威,一切都是贾母在背后捣得鬼。
      
      原来她是王夫人和贾母眼中,也不过是个跑腿的而已。
      
      所以王熙凤这么精明的人怎么能忍受自己辛苦劳碌累了一身病,到最后却为别人做嫁衣裳。
      
      于是,王熙凤就把放印子钱的事捅到了自已的舅舅那里,还把王夫人想要堵了薛宝钗进宫使的手段细细的讲了。
      
      她的舅舅王子腾倒没有说什么,而她的厉害舅母,与贾母同出史家的史氏,直接给贾母写了封信。
      
      贾母被娘家的小辈说了一通,当然气不过,没想到王氏被软禁了,还那么大胆。索性就把管家权彻底交到了王熙凤手里。
      
      王熙凤这次布局倒是赚了个盆钵溢满,放印子钱的是冷子兴,是周瑞家的女婿,与她自然是不相干的。
      
      而令贾母更焦头烂额的是,不知是何缘故,袭人已经与宝玉私通的事全府都传得沸沸扬扬了,宝玉年纪小,通房丫头这种事也是早了些,所以就被人说成了是袭人引诱的宝玉。
      
      宝玉气得砸了好多东西,嚷嚷着是他抬举了袭人,与袭人半分不相干,就差说是他自己强迫了袭人。
      
      袭人要死要活的,宝玉差点就要和袭人一起撞了柱子。
      
      林黛玉听到这里,脸上露出冷笑道:“他向来多情,把屋里的丫环一个个抬举得和府里的小姐一样,这次也好好让那些想攀高枝的看看,她们的二爷能不能护得屋里第一人袭人周全。”
      
      “你倒是比从前看得通透,这姨父不是近日忙着和朱府攀关系,一时间没有功夫理会宝玉,待他知晓了这件事,看宝玉还敢替袭人说半句话?前年金钏的事就是先例,只不过府里那些个势力的奴才只瞅到眼前的富贵,却不知自己命薄如纸。”
      
      薛宝钗说完这些,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好了,就与我一同见见凤姐儿。若没她遮掩着,老太太若是知道我们这两日不在园子里,怕又要出什么妖娥子了?”
      
      林黛玉点了点头说:“凤姐儿是个精明的,若能相和,也是好事。妹妹全听宝姐姐安排。”
      
      “薛家大姑娘,贾府派人来接你们了。”门外传来一位老嬷嬷的声音。
      
      薛宝钗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王熙凤由这别院的下人领着,一路上怪石奇景,亭台楼阁看得她是心惊肉跳,她可是自小在京里长大的,怎么就听过这东郊有这么壮大瑰丽的别院。
      
      绕了好一段路,每一处隐秘之地都是别有洞天,就算是见惯大场面的王熙凤,也心有戚戚念,因为她竟一段路都记不清了,满脑子都是奇花异草。
      
      终于到了宝黛住着的地儿,王熙凤不由松了一口气,笑着给引路的侍卫看了赏,哪知那两个侍卫看都没看,便转身离开了。
      
      王熙凤艳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刚才那两个侍卫离开时,她无意间看到了他们腰牌。
      
      她也是有大见识的人,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失了自信,笑着推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两位妹妹,让我一通好找啊。这园子大的把我脚都累酸了。”王熙凤一进门便大笑道。
      
      果然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倚在床上的林黛玉和站着的薛宝钗相视一笑。
      
      林黛玉先开口接话道:“若不是我病了,自然是我去寻二嫂子。可惜二嫂子身体康健得很,也只得劳烦你多走几步路了。”
      
      王熙凤笑容不变,走上前仔细端详了林黛玉的脸色道:“我看你是大好了,这斗嘴的力气富余着呢。”
      
      薛宝钗站在一旁微笑不说话,只是瞧着王熙凤与林黛玉闲话家常,说句实在的,王熙凤对她有诸多误会,自从那次她提醒王熙凤小心平儿反遭嫌隙后,她就歇了要与王熙凤打交道的心思。
      
      这次若不是王熙凤主动向她示好,她怕是不会理会的。
      
      只是王熙凤今日来,究竟是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