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八回薛宝钗筹谋终得势林黛玉恩义两难全

      百里于安看着卫若兰,如同审视一个犯人,眸光凌冽,冷如冰雪。
      
      林黛玉不知为何对百里于安竟有些畏惧,也许是刚刚百里于安对皇帝说要对贾家不利时,她心里才开始恐慌。
      
      她拉着薛宝钗的手不敢放,急道:“宝姐姐,你和我一起回吧。”
      
      薛宝钗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知道她是担心贾家的情况,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
      
      薛宝钗摇头拒绝道:“不,我留在这里,等下再回。你自己小心,毕竟你和那位今日撕破了脸,回去少不了被人埋怨。你莫要将那些人的话又放在心上了,仔细你的身子才是。”
      
      在贾宝玉的催促下,林黛玉依依不舍地与薛宝钗分别,走时甚至又折返回来重重嘱咐她一定要小心。
      
      看着三人渐行渐远,薛宝钗转过头冷冷地瞧向百里于安:“你究竟瞒了我什么?这种情况你让我一无所知,我要是一不小心坏了你的事怎么办?”
      
      “你不会。你是我见过最沉稳的女人。”百里于安的回答让薛宝钗不知是喜还是怒。
      
      估且当作他是在夸自己吧,但是有些事他触碰到了她的底限。
      
      她直言道:“你故意当着林妹妹的面那样说,是想试探她吗?”
      
      百里于安不以为意地坐到乾高宗入席时坐的龙椅上说:“也是也不是。她终究是要成灵仙的,草木之灵的道不是我能左右的。”
      
      “快起来,你这样被人看见,是想让皇上为难,还是想给自己找麻烦呢?”薛宝钗上前扯住他的袖子气道,不知为何,看到此人她心里就来气,没来由就想冲他发火。
      
      微风吹着她鬓前的乱发,给她添了别样的柔美,嗔怒间风情自然流露,让百里于安心里一悸,认真道:“朝政的事说与你听,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你与林黛玉在采选之前先做了朱瞻那个老家伙的学生,其它的先缓一缓。”
      
      “是朱大学士?”薛宝钗听到朱瞻这个名字,才知百里于安之前一直提到的老家伙是谁。
      
      乾高宗有两三个老师,其中就属朱瞻声望最高,还有一个在钦天监的老师姓潘,另一人姓徐。她听闻朱瞻是先皇亲自选的,是乾高宗行过拜师礼的老师,而且还是三朝元老。
      
      百里于安点了点头说:“他是一个有大智慧的凡人。不要觉得他是因为我的原因会收你们,能不能入他的门还要看你们自己。他看过你们的诗,终究是闺阁之作。”
      
      薛宝钗有些欣喜:“他怎么说?”
      
      “你有几分政治觉悟,林黛玉超脱于尘埃之上,都是可塑之才。”百里于安没有隐瞒将实言告诉了她。
      
      一听到政治觉悟这四个字,薛宝钗脸上的笑便收了起来道:“有觉悟还不是被你排斥在外?”
      
      百里于安起身牵住她的手就往远处走,脸上有几分凝重之色,只听他道:“看来这冯紫英是抓不回来了。”
      
      薛宝钗忘了挣脱,抬头看着他完美的侧脸道:“为何?”
      
      “这么长时间没有回信儿的人,不能说明问题吗?还是小看了这些武将的胆子啊。”百里于安俊颜微冷,露出嘲讽之色。
      
      薛宝钗忽然发现两个人的手正纠缠在一起,脸上闪过羞怒,挣开他的手气道:“你作什么动手动脚?”
      
      百里于安偏过头,亮如星辰的眸子看着她不发一言,原本一些违心的话,在看到她脸上的红晕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而这时薛宝钗两手交握,回忆着刚刚消失的温度,心里突然觉得害怕,害怕自己对百里于安错付真心。
      
      于是,她下了一个决定,抬起头直视着那双让人深陷迷醉的眼睛,表情无比认真地说道:“百里于安,我们之间的交易什么时候终止?我想退出你的谋划可以吗?从此君乃陌路人可好?”
      
      不得不说她还是了解百里于安的性子的,并没有斩钉截铁地说要生分,而是征求对方的意见,即便是如此,她依然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仿佛要将她吞噬淹没。
      
      百里于安俊眉轻扬,冷笑道:“真心话?”
      
      薛宝钗点了点头,然后竟提裙转身就跑,感觉到身后如芒在背的视线,她觉得脚好像不听使唤了,一个趔趄便摔倒在地。
      
      她转过头看着背后不远处长身玉立的百里于安,他的目光仿佛在说你逃不掉。
      
      薛宝钗不由有些泄气,挣扎着站起身恨恨低语道:“那就试试看吧。”
      
      而后她便回了大观园,听薛蟠讲到冯紫英在上林苑发生事时来找他喝酒,薛宝钗的心不由提了起来,细细问了薛蟠经过。
      
      原来为冯紫英作证的竟是薛蟠,冯紫英和薛蟠也算是有些交情,京中的纨绔王孙也就那么几个,理所当然彼此都认识,巧的是冯紫英遇上薛蟠,非要订什么极品首饰,最后不过是为了蹭酒。
      
      薛蟠还提到冯紫英身上脸上有伤的事,据冯紫英说是和仇都尉的儿子打架伤的,然后又在围猎时不小心摔下了马。
      
      更奇怪的是喝了一会儿,那冯紫英又说有要紧的事要回去办,把薛蟠一个人丢下了。
      
      大概的时辰薛蟠记不太清楚,当时有人查时,顺口就卖了个冯紫英的人情,多说了一个时辰,薛蟠的意思是为了生意来往。
      
      薛宝钗却知道自家兄长这是被人当枪使了,那个冯紫英绝对和上林苑的刺杀有关,而和仇都尉的儿子打架这样的说词,她好像有点印象,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一听说薛蟠后日与冯紫英有约,薛宝钗便打定主意要跟去了。
      
      薛家的头号铺子便是那日竞标得的,她瞒着薛蟠和薛夫人,一人早早地来到了铺子里,坐到第一雅阁的密室里。
      
      这密室是她临时让工匠改出来的,连薛蟠都瞒着,倒不是她不信任薛蟠。只是若是日后下面有人搞什么动作,这密室倒是可以唬一唬人的。
      
      听闻一阵爽朗的笑声和脚步声,几人走进了这间雅阁,其中一人说道:“家母近日病了,便想给她买几件珍稀精致的玩意儿,给她逗个乐。这京城里也就你薛家的铺子能用,别处我自是不用去问的。”
      
      紧接着薛蟠的声音传入薛宝钗的耳中:“不敢和冯兄吹嘴,我们家铺子的东西那都是一等一的好。”
      
      薛宝钗便知刚刚那个浑厚磁性的男声便是冯紫英,单就声音来判断,此人定是一个性格爽直的人,为何竟要作刺杀之事呢?
      
      “薛兄弟,不瞒你说,我听闻你妹妹前几日也得圣上的青眼,我看你这是要高升了。”冯紫英说道。
      
      薛蟠竟是有些恼了:“我本不愿妹妹采选,更不想依仗妹妹做什么官,为商赚银子比作官有意思多了。”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突然守业的声音响起:“爷,小王爷在门口吆喝呢,说是让大小姐出去,有东西送她。”
      
      “真是奇了,妹妹何时出了园子,于安越来越不着调,我去会会他。冯兄,你稍坐,我去去就来。”说着,便听到薛蟠移动椅子的声音。
      
      “同去同去,都是相识的,哪能碰面不打声招呼。”冯紫英也站起身,与薛蟠同行出了雅阁。
      
      薛宝钗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这百里于安要做什么,他如何得知我在这?
      
      她左思右想,还是出了密室,下楼去见百里于安。
      
      待看到那个俊美无双的紫袍公子,她突然觉得视线里的其它人都不存在了,与他对视的瞬间,这天地间只留下她和他两人。
      
      “宝妹妹,你像是在看陌生人。”
      
      “这位公子,我们何时见过,我为何一点印象也无?”
      
      “丰年好大雪,泪串为珠玉如血。”
      
      “确实不知,不懂,不明。”
      
      “姑娘竟然忘了我们的青梅竹马雪地盟,那一日,大雪漫天,那一日,你泪串如珠,那一日我所赠之玉艳红若血……”
      
      “休要胡说,你今日来所为何事?”
      
      “送东西,‘第一皇商’牌匾”
      
      “嗯?哪来的?”
      
      “来时匆忙,没带什么礼物,顺手从对面商会摘下来的。”
      
      薛宝钗和百里于安旁若无人的聊着,其它人竟插不上一句,薛蟠急得直跺脚,若是让薛夫人知道薛宝钗来了铺子,肯定回去对他又是一顿痛骂。
      
      如今,百里于安竟说什么青梅竹马雪地盟,薛蟠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
      
      冯紫英看着眼前面带薄纱的女子,温婉从容的面容上带着几分薄怒,如水清眸泛着冷光,肌肤赛雪,身材丰腴却玲珑有致,谈吐大方得体,气质清贵不凡,比那些王公之女不乏多让。
      
      他心里蓦然一动,竟升起想要结交此女子的渴求,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我的小王爷啊,你怎么把对面皇上亲赐的匾额给摘了?”薛蟠急得直跳脚。
      
      百里于安不以为意道:“圣旨一会儿就到了,我想着也不用麻烦皇上再写了,咱们铺子被赐予“天下第一皇商”的称号,他还敢再用这匾额?”
      
      说完,也不等薛蟠的反应,直接对正冷眉横对的薛宝钗说道:“与我置气有你受的。林黛玉在那破园子里要哭死了,你还有心思来外面晃。”
      
      薛宝钗知百里于安不会故意拿这样的事诓她,急急地问:“生了什么事?”
      
      “你回去便知了。”百里于安上前牵住她的手道,“我送你回去,最近不太平。”
      
      薛宝钗心急林黛玉的事,也顾不上许多,任由他牵着她走到外面上了他的马车。
      
      薛蟠也急着跟上去,却被冯紫英一把拉住问道:“那可是你妹妹?”
      
      马车急驰而去,薛蟠才急着点了点头,完全没有看到冯紫英脸上的表情。
      
      薛宝钗回到大观园,连衣服都未换,扯下面纱就朝贾母的住处赶,百里于安在大观园安排的有暗人,自然知晓林黛玉的行踪。
      
      百里于安看着她的背影道:“执念太重未必是好事。”
      
      薛宝钗刚进贾母的院子,便见紫娟在门口急得团团转,丫鬟婆子站了一地,连贾宝玉的乳母都在外面站着。
      
      “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去屋里侍候主子?”薛宝钗稳了稳心神问。
      
      紫娟迎了上来,哭道:“宝姑娘,你快劝劝我家姑娘吧,清早起来不知怎的,就一直念叨着你和老太太还有宝二爷,来到老太太这,还哭着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惹得老太太要罚她。”
      
      薛宝钗大概猜到了原因,准备进屋里看看情形,谁料两个婆子竟拦住了她不让进,一看这两人的面孔,知是王氏的人。
      
      她一时气上心头,劈头就给了人两嘴巴子,怒道:“拿着鸡毛当令箭,真当自己是主子了。若是误了事儿,你们有几条命赔。今儿我就是要进这屋子,我看哪个敢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