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回宝钗怒拍多情公子贾母痛骂肤浅儿媳

      
      贾宝玉神情茫然,呆怔在那里,不知如何回答薛宝钗的话。
      
      薛宝钗冷笑几声,这贾宝玉确实生得好模样,面若中秋之月,可惜如今这苍白的脸色,怕是做不了那春晓之花。
      
      此时,她见他如墨画的眉轻蹙,往日里睛如秋波,如今浑浊无神。
      
      薛宝钗心里却生不起半点同情之心,复逼问道:“你常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在你心里男人比不得女子,你觉得他们是泥做的骨肉是为何,难道你不是一滩烂泥吗?”
      
      贾宝玉用力地摇了摇头:“不,我不是。我的骨肉全是泥做的,但我的心不是,我所认识的一些人也不是。”
      
      “所以,只要是你认为好的,便是世上最沌净的,只要你认为是污浊的,那便是臭不可闻。你与那些人亲近,甚至是喜欢吃丫环嘴上脸上的胭脂,也是纯净无暇。宝玉啊宝玉,是这样吗?”
      
      薛宝钗站起身走到旁边的书桌旁,拿着桌上的镇尺,边说边走向贾宝玉。
      
      她圆润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看起来却寒光渗人,她在床边站定冷声说道:“我生平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自以为是之人;一种是虚伪愚蠢的人。你刚好两点全占。”
      
      说完,她手里的镇尺抬起又落下拍在一脸惊愕的贾宝玉头上,重重地拍了三下,只听她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这三下是为了林妹妹拍的。你多情自负风流,不配让她如此伤心。”
      
      “宝姐姐,你在做什么?”林黛玉惊叫一声,快步跑过来拉住薛宝钗的手臂。
      
      薛宝钗风淡云轻地朝捂着头顶的贾宝玉又拍了一下,淡淡地回道;“拍醒他!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他在这里磨蹭,他不开窍,我只是帮帮他。”
      
      林黛玉不敢相信地看着薛宝钗,心思百转后苦笑说:“宝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各人有各人的命,若是让外祖母知道,你该如何自处,还有薛姨妈和二舅母……”
      
      贾宝玉抱着发痛的头,目光在面前这两个女人之间来回辗转,浓眉紧蹙委屈道:“到底是我哪里得罪了宝姐姐,竟得迎头棒喝?”
      
      “宝丫头,平日里你温婉大方,今日怎么对宝玉动起手来,凤姐的泼辣劲你倒是学了十成十,你到底犯了什么魔症?”
      
      这时,王夫人和凤姐扶着老太太到了里间,劈头就给薛宝钗的行径定了性,犯了魔症,泼辣劲是和王熙凤学的,全然没有她薛宝钗什么事。
      
      薛宝钗伸手捂着心口,金锁微微发热,王夫人的想法便落入了她的意识中。
      
      王夫人心道,这薛宝钗敢在荣国府这样对宝玉,可见也是个自作聪明的人,想要拿捏住宝玉,就喜欢和凤姐一样做自作聪明的事。薛家如今在京城是借了荣国府的势,虽然薛宝钗本家身份不高,但是薛家家大业大,倒是可以谋划一番。今日,我助她解了围,让她可见我真心疼她护她,连她打了宝玉几下也不怪罪,她定感念亲情。
      
      贾母见薛宝钗只是按着胸口定定地瞧着王夫人,也不给她见礼,忍不住冷哼一声:“这是唱得哪一出,荣国府的爷们也是小丫头能打的?有气冲着我这快进棺材的人来。”
      
      薛宝钗目光一凝,复又读清楚贾母的心思。
      
      贾母心里此刻怒气翻腾,薛家若不是得了王家和贾家的势,那紫薇舍人又是个惯会钻营的主,哪会有如今的光景,不过是内务府的采办奴才,得了圣上的眼,却越来越不知事,今日敢佯打宝玉,来时不知会怎么对贾家。
      
      更何况薛宝钗这丫头胆大心细,心里的弯弯绕绕不知有多少。若是让她过了采选进了宫,定是元春的阻力。自己的好儿媳想要她娘家人直接嫁给宝玉,那是万万不能的。
      
      看着薛宝钗旁边一脸悲戚之色的林黛玉,贾母心中不由一叹,若是林丫头身体好一些,林家又如日中天……
      
      贾宝玉此刻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被薛宝钗打的一天,他见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向贾母撒娇道:“老祖宗,宝姐姐和我顽笑呢,你先坐下歇歇,仔细腿酸。这天热得厉害,你当心过了暑气,更不能动气,我的伤才好得快些。
      
      贾母心里一阵熨帖,坐在了薛宝钗刚才坐的位置上,笑眯了眼。
      
      谁知薛宝钗突然出声道:“老太太,你可要给我作主啊。” 
      
      这下,就连向来善于打圆场的王熙凤也愣住了,根本想不出自己的表妹这是要做什么?先是佯打宝玉,此时贾母被宝玉几句话哄住了,她又出来喊冤。
      
      只是薛宝钗淡然无泊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委屈不忿的表情,这冤又从何而起呢?
      
      贾母脸色只是稍变,并未接言,反而是问宝玉:“我的儿,还疼不疼?想吃什么?回去让你娘给你做了送来。” 
      
      贾宝玉倒是欠欠身看了薛宝钗一眼,又看了看贾母的神色,不像是动了气,便说道:“也倒不想吃什么。只是宝姐姐好像有事与老祖宗说。”
      
      宝玉话音刚落,不等贾母说什么,薛宝钗便接话道:“老太太,这阖府上下尽传宝玉与那忠顺王府的小王爷结怨是因为我而起,我真的是冤枉。我与宝玉未碰过几次面,哪就有了这等事?我与林妹妹素来亲厚,见不得她哭成泪人,老太太就算不是为了我,也为林妹妹的身子想想,这流言也该消停消停了。”
      
      林黛玉抬起头,脸上一片雪白,薛宝钗这是要逼她认清情势吗?
      
      她知道这荣国府若没老太太庇佑,便无她容身之处,从那次她哭求回扬州探父,老太太不准后,她便知老太太心中最重要的就是这荣国府的名声和地位。
      
      这边,薛宝钗和贾母打起了擂台,梨香院那边薛蟠刚回与薛夫人见了礼,见薛宝钗不在,便面色不郁地问:“妹妹去了何处?”
      
      薛夫人心里正不自在,见他问了,便咬牙道:“我听人说那戏子的事是你在其中给宝玉牵线?你和百里于安设计了宝玉,还有脸来问你妹妹去了何处?还不是给你收拾烂摊子去了?”
      
      薛蟠闻言大怒:“听哪个混说?这荣国府上下有一个正经人吗?百里兄弟是什么人,也是他们能编排的。宝玉整天痴痴傻傻,也不知犯了什么病,和一个戏子交换贴身之物。还把事情扯到妹妹身上来。娘,你是不是迷了心,竟帮这起子人说话?”
      
      “都是你闹的。若不是你与那百里于安亲近,引狼入室,怎么就惹到你妹妹身上去了?若是你妹妹的名声损了,怕是要落选。”薛夫人一脸恨铁不成钢。
      
      薛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见她如此说,便怔了,忙问道:“我何尝闹过什么?怎么又扯到妹妹的名声?”
      
      薛姨妈便把近日里荣国府的流言和他说了,薛蟠气得拳头直砸桌子:“这荣国府看不好他们的宝贝公子哥,与我薛家何干?爷稀罕住这乌烟瘴气的地儿?分明是打了宝玉,没的献儿,拿我和妹妹做幌子,难道宝玉是天王不成?”
      
      薛蟠心里越想越气:“姨父打他一次,一家子定要闹几天,那一次,姨父打他两下子,过后儿老太太不知怎么知道了,说是珍大哥治的。好好儿的叫了去骂了一顿,今儿竟拉上我和妹妹了!既拉上我们,也不怕;索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们都替他偿命。”(此段出自原文)
      
      他说着抬腿就往外跑,薛夫人惊起一声冷汗,忙高声喊道:“来人,快把爷拦下!”
      
      贾母听了薛宝钗平静的叙述,看了人群中的袭人,缓缓说道:“珍珠只是一时情急,让那小人之言迷了心。宝丫头,我向来觉得这满府的姐们没有一个比得上你,是个明事理的好丫头。你今日跑到宝玉这里来闹,宝玉的伤需要静养,实在是有失体统。”
      
      棍棒加大枣,避重就轻,薛宝钗眼里划过一道冷光,贾母果然厉害得紧,三言两语,就把错处推到她身上了。
      
      而一旁的林黛玉眸光闪了闪,看着腰背挺得笔直的薛宝钗欲言又止,她向来聪悲,虽然早就知道贾母的性子,如今她心里也未免有些失望。
      
      薛宝钗只是嘴角划过讽刺,淡淡说了句:“老太太教训的是,是我一时气怒失了分寸。”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薛宝钗听到是薛蟠的声音,不由秀眉轻蹙,不知自家兄长怎么这时来此?
      
      薛蟠闯了进来,便嚷嚷道:“这荣国府住不得,指不定哪天就被小鬼咬了。让我兄妹受了这份冤,不若今日便将宝玉打死,爷可不想平白受了这鸟气!”
      
      他也不顾这满屋子的人,大步走到贾宝玉跟前就问:“你受了打让我兄妹承担了错处,那些话传出去,我妹子还要不要活了?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糟心的爷们?”
      
      “够了!”贾母气得站起来怒喝一声。
      
      薛蟠回过头,似是才看到老太太,忙给她见了礼:“老太太,您在啊。正好整治那些嚼舌头的人,还我和妹妹一个清白。”
      
      贾母气得闭上眼睛,瞪了王夫人一眼说:“等下和你姨母商量,定会给薛家一个交待。”
      
      贾母带着王夫人一行人,刚出了宝玉的屋子,便喝退众人,只留下王夫人。
      
      贾母劈头盖脸地数落王夫人道:“平日里,你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不大显好,满肚子的心思算计我装作不知。眼皮子浅的东西,你以为薛家是好拿担的主,由着他们闹下去,荣国府的名声就毁了。”
      
      说罢,贾母深吸一口气又说道:“这管家的事你先别管了,全让凤姐和珠儿他媳妇作主,省得一些不知时退的人在你耳边出主意。另外,我修书一封给林姑爷,将林丫头和宝玉的事定下来。你若是再添乱,别怪我不给你脸面。”
      
      王夫人听了,脸色惨白如纸,不是因为管家权被夺,贾母那句“将林丫头和宝玉的事定下来”让她如遭雷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