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回吃飞醋百里施小计酿大祸宝玉遭重惩

      紫娟的惊慌失措被薛宝钗几句话提醒,看到自家姑娘那苍白无血色的脸,急忙跪下说:“姑娘,你别动气。是金钏昨日投井了,环三爷不知和老爷说什么,老爷突然要打杀二爷。”
      
      哪知听了她的话,向来沉稳的宝姑娘突然脸色大变,像是受了什么大的打击一样,紫娟心里疑惑道:“难道近日府里的传言竟是真的,这宝姑娘瞧上了二爷?”
      
      “怎么会这么早,金钏怎么就这么快投了井了?警幻竟如此迫不及待吗?”
      
      薛宝钗没有看到林黛玉和紫娟的神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林黛玉向来多愁善感,一时也因薛宝钗的变化想多了,刚刚缓和的关系突然又变得晦暗不明了。
      
      林黛玉幽幽地开口:“宝姐姐要去看宝玉吗?”
      
      “看他,为什么?”薛宝钗没有注意便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尽快掩饰道,“如今姨父正在气头上,我去定不能消了他的气,人去的越多,越是相劝,无益于火上浇油。”
      
      “那该如何是好?”林黛玉直视着薛宝钗的如玉容颜,不放过她脸上所有的神色波动。
      
      薛宝钗皱紧眉头说:“不如妹妹去求老太太吧。”
      
      林黛玉如梦惊醒,快步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忽又转身停了下来问道:“宝姐姐,也是担心宝玉的吧?”
      
      薛宝钗正因为金钏的投井心烦意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完全忽略了林黛玉的言外之意。
      
      林黛玉转过身神色哀伤,仿佛受了什么重大打击,紫娟上前扶住她,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甚至对薛宝钗多了几分埋怨。
      
      “你竟然担心贾宝玉?”冰冷磁性的声音突然在薛宝钗耳边响起。
      
      她往声音来源处看去,百里于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林黛玉刚才的位置上。
      
      对此,薛宝钗已经见怪不怪,看到他冷俊不凡的容颜面无表情,黑亮深邃的眼眸仿佛要将她一眼望穿。
      
      薛宝钗没好气地说:“你何时来的?幸好林妹妹没有发现,若是被人发现,不把你当妖怪烧了才怪。”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百里于安锐利的目光逼视着她说道。
      
      薛宝钗深吸一口气,不知他为何明知故问,但她又不能不回答,读心术对百里于安没有用,百里于安又在妖邪,由不得她不妥协。
      
      她轻笑道:“我何苦担心他?我担心的是金钏,是林妹妹,一个臭男人,我巴不得一棍打死他。”
      
      百里于安嘴角微勾:“果然最毒妇人心,你前世有那般命,可全怨不得贾宝玉。金钏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不过一个心大的丫环,不值得为她惋惜费心。你可知,你这些时日对林黛玉做的那些事,已经心机白费,刚刚你方寸大乱,让她误会了。”
      
      薛宝钗闻言一震,仔细回想刚才的情形,不由有些泄气。
      
      “最后还是一无所获,贾雨村还好好的,林妹妹因为贾宝玉,与我到底是生了嫌隙。金钏已经死了,天道无情,命不可逆吗?”
      
      她跌坐在凳子上喃喃自语,神情沮丧到了极点。
      
      百里于安单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声咳了咳说:“金钏的死是我安排的。”
      
      “你?”薛宝钗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
      
      百里于安转了转大拇指上的汉白玉扳指,不以为意地说道:“不过是一个丫环下人,这红楼世界多得是她这样的薄命鬼,早死晚死,不都是一个死,早点解脱又有什么不好?”
      
      薛宝钗定定地看着他,一双水汪汪的杏目中全是震惊:“为什么?即使人命如草芥,你也不能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做事容不得任何人置喙,包括你。你只是我的猎物和棋子而已。”百里于安闭上眼睛仿佛懒得再看她一眼,语气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如三九寒凌。
      
      她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俊美冰冷的脸,不发一言。
      
      终于,百里于安在她的目光下再也坐不下去,站起身飞快地说道:“秦可卿牵涉到朝政,事情不是你能涉足的。你只需要安静地等待采选。”
      
      话音刚落,他修长的身影便消失在空气中,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一样。
      
      薛宝钗的双手在袖中握紧,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重生是为了什么,被另一个人左右命运,原来她不管做了什么,其中性质仍如前世一样。
      
      她信赖依靠的那个人,正如他自己之前所说,他是一个魔鬼。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她站起身从容地往屋外走去。
      
      薛宝钗回到梨香院,闭门不出,贾宝玉是生是死与她无关,她也不能这个时候凑上前让林黛玉加深误会。
      
      但是事与愿违,清静思虑了还没半刻钟,薛蟠的大嗓门便把她吵醒了:“妹妹,白日里你睡什么觉,百里兄弟来荣国府了,在正厅呢。母亲让我来寻你,说是宝玉那混小子闯大祸了。”
      
      薛宝钗刚把百里于安压到内心深处,他便阴魂不散地又来扰她,粉拳狠狠捶了几下床,心里恨得直痒痒。
      
      她整理下仪容,便携了香菱与薛蟠往荣国府正堂而去。
      
      刚走到正厅庭院内,她就听到里面贾政的咆哮声:“孽障,还不快说那戏子在哪?”
      
      薛夫人在门口翘目以盼,看到薛宝钗的身影,立刻迎了上去说:“我的儿,你进去帮宝玉说上几句话,再打下去,你姨母还不哭死?”
      
      薛宝钗脸上露出苦笑,她的话百里于安怕是不会听,如今她可不敢高看自己在百里于安那里的份量。
      
      “老太太可在?”她小声问道。
      
      薛夫人叹了一口气,神色古怪地说:“刚气晕了过去,那百里于安随身带着太医,说并无大碍,而且准备地有什么药丸,绝对不会让老太太伤了身子,听说还延年益寿。老太太如今可是一句话都插不上嘴。”
      
      薛宝钗皱了皱眉,老太太身份不一般,百里于安竟然如此得罪她,他到底想做什么呢,仅仅是想打贾宝玉?
      
      薛蟠则在她旁边说道:“百里兄弟果然不凡。”
      
      薛宝钗正沉思着,却被薛夫人拉进了正厅,一进去,就看到百里于安一身紫色蟒袍气定神闲地坐在主位上,清贵优雅,全然不像故意来挑事的人。
      
      “宝妹妹来了。”百里于安微微一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的笑容吸引了,就连原本一脸戾气的贾政眼中也闪过了迷茫。
      
      老太太浑浊的双眼此刻清澈无比,飞快地说道:“既然都是自家人,何必闹到如此田地?”
      
      薛宝钗皱了皱秀眉,似是有为难地解释道:“小王爷是薛家的救命恩人,若说是自家人,是我们薛家高攀了。老太太不知情,还请小王爷不要怪罪薛家。”
      
      “宝妹妹说这话就生分了。本王也没有想到贾宝玉竟为了一个戏子要和忠顺王府作对,那戏子有可能是叛逆余孽,不然王府也不会为了一个戏子大动干戈。原本想着私底下能让宝玉说出那戏子的下落,不曾想宝玉兄弟被戏子迷惑,重情重义不肯说。若是圣上得知宝玉与叛逆余孽互换汗巾子,此事对荣国府来说可是大祸。”
      
      百里于安有条不紊地继续说道:“荣国公府和忠顺王府素有不睦,但是我与薛家兄妹有旧,所以这才前来私下解决。”
      
      “给我继续打,打到这逆子说为止。”贾政听了百里于安的话,面沉如水恨恨地看着趴在条凳上昏迷过去的贾宝玉。
      
      “给我住手。”老太太怒声喝道,“老身不知什么余孽,今日若是我孙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自去宫里请皇后娘良出面查明一切。忠顺王府的王妃也不过是一品的诰命,你一个小辈来我荣国府放肆,是欺我荣国公府朝中无人吗?”
      
      百里于安在老太太逼人的目光下镇定自若:“究竟是不是余孽,员外郎可是知道地一清二楚。后宫不得干政,老太太也不能妇人之仁。若为争一口气,而丢了命,孰轻孰弱老太太心里可有论断?”
      
      几句话噎得老太太说不出一句话,薛夫人心急地拍了拍薛宝钗的手臂,贾宝玉要是打死了,薛家和贾家的关系也会闹僵,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百里于安如此狠辣,薛夫人可不敢把他当做薛宝钗落选后的后路。
      
      思来想去,薛夫人觉得还是荣国府更可靠一些。
      
      薛宝钗无奈地看着薛夫人,开口道:“如今宝玉昏迷不醒,神志也定不清楚,怕是问不出什么,不如等他清醒了再细细地向他讲明厉害关系。”
      
      贾政听了薛宝钗的话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心里向来有一股傲气,所以不把百里于安放在眼里,场面才越来越僵。
      
      如果薛宝钗的话百里于安应了,这事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一日就打了两次板子,加起来有百十之数,虽想教育下贾宝玉,但贾政也不想亲手了结他的命。
      
      百里于安似是沉思了片刻,点头道:“宝妹妹说得有几分道理。或是他醒来不愿讲明那戏子的落脚处,我还是要来叨扰的。毕竟四王八公存在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想因为一家的没落,就让圣上有了别的想法。”
      
      老太太心里一凛,看向百里于安目光越发锐利,目光在薛宝钗和百里于安之间辗转。
      
      薛宝钗摸了摸胸口的金锁,将老太太的心思摸了个通透,不由在心里暗骂,这老妇,竟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还要用什么一石二鸟之计。
      
      她就知道老太太是看不起薛家这孤儿寡母,以为他们是扒着荣国府过活呢。
      
      贾宝玉被下人抬了下去,百里于安扬长而去,临行时带走了薛蟠,这番行径落在老太太眼里,对薛家更有了成见,就连贾政眼中也闪着晦暗不明的色彩。
      
      百里于安这番作为,无疑让薛家和荣国府以后泾渭分明,虽然这原本是薛宝钗的目的,但事事被人控制的感觉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林妹妹可曾去了正厅?”薛宝钗走出正厅问薛夫人,“姨母为何也不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薛宝钗成长的重要转折点
    因为有些思想毕竟已经根深蒂固
    所以需要一个契机让她彻底转变
    原本以为掌握了贾雨村的把柄
    又让林如海来看了林妹妹
    还有她想潜移默化林妹妹的心意
    都遭到了挫折
    薛夫人还在算计,对荣国府抱有希望
    唯一改变地是薛蟠
    其它一切都好像没有改变
    所以这章开始,她会不停地反思自己,彻底从过去的思想枷锁中走出来,成就属于她自己的神话。
    百里于安说她是棋子
    她会反攻得让百里于安措手不及
    敬请期待下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