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三章你若无情,我便休

      商略雨白天练武练了两个时辰,晚上睡得很沉,浑然不知道,扶风出去走了一遭,回来后又和小狐狸窃窃私语了很久。
      
      第二天,商子牧去上朝后,扶风把灵犀片拿出来,交给商略雨:“雨儿,稍后请帮我把这个送进宫,交给云裳公主。一定要亲手交给她,顺便看看她是否无恙。”看到商略雨疑问的目光,他解释,“这是灵犀片,有驱凶辟邪之效。”
      
      商略雨仔仔细细看扶风的表情,好像在判断他是真情还是假意,扶风被他看得心虚:“雨儿……”有了些恳求的意思。
      
      商略雨轻哼:“好,我帮你送过去!”
      
      “谢谢你,我还有事出去。”说着,他抱起小狐狸,出相府,风驰电掣般赶到吉卿家门外,放下小狐狸,问道:“记住怎么走了么?”
      
      小狐狸点头:“当然,我这么聪明!”
      
      扶风赞许地微笑:“好,自己小心。”小狐狸轻飘飘地挥爪:“放心,这里交给我了。”
      
      它悄悄爬上墙头,向里探了探,见到一位老家人从里面出来,开了大门。又有婢女端着洗漱之物去后院,小狐狸便跟了过去。
      
      婢女原是去服侍吉卿的夫人许氏的。小狐狸跟过去,凑到台阶下,细听里面声音。过了没多久,许氏出来,懒洋洋的声音问:“去看看于翠怎的还没来请安?”
      
      “是,奴婢去看看。”
      
      小狐狸心道,这大妇倒还蛮讲规矩的。又跟在那婢女身后,亦步亦趋地往后走。婢女上小阁楼,敲门,许久,里面才有声音。门开了,露出于翠憔悴得鬼一样的脸。
      
      婢女见她眼睛浮肿、嘴唇开裂、披头散发,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忙上前摸她额头,触手滚烫。她呀了一声:“小夫人,您病了。我扶您进去躺好。”
      
      于翠有气无力地点头,那张脸像枯萎的花似的,眼里半点神采都没有:“去刑部给老爷传个话,就说……我病了……”
      
      婢女应是。
      
      商子牧下朝后看到扶风已候在外面,他命张恒与扶风去太古巷调查那间民宅,再进去查一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自己带着李泰与赵平去刑部。
      
      “吉卿告假回去了,说如夫人生病。”程铁生道。
      
      商子牧自然知道于翠因何生病,便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程铁生皱紧双眉,一张脸铁板似的,沉声道:“下官召集‘猎鹰神捕’,全城搜捕千面妖姬!”
      
      “可以,不过这些江湖邪派,武功多阴狠诡谲,还请诸位捕头小心行事。”商子牧道,“另外,本相尚要麻烦程大人,派一名捕头到九江府,请九江府协助,查找洞庭十八寨寨主龙彪的那位‘清白’儿子。”
      
      程铁生带着思索的表情点头:“此事交给下官。”
      
      太古巷,“有狐出没”的那间民宅,扶风与张恒□□而入。张恒因昨晚在此吃过亏,仍然心有余悸,动作比较谨慎。两人先去后院,扶风并不推门,只以掌风击开房门。
      
      左边那个房间仍是昨晚的样子,右边那间则空空如也。扶风四下搜索,除了破旧,没有别的发现。两人便又回身来到前院。
      
      床、被、绣花鞋,并没有动过的痕迹,地上没有灰尘,墙边还有面架,窗前一张小桌,桌上放着梳妆盒。看起来,这里的的确确是女人的住处。
      
      扶风掀起被子,只听啪的一声,一样东西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到桌下。张恒忙去捡起来,竟是一个木头雕刻的小人儿。看轮廓是个男人,身上穿着栩栩如生,连衣服的线条都很清楚,偏偏那张脸是模糊的,只依稀看出是个很俊的男人。
      
      “这妖狐竟然会有这种小女人的东西?”张恒煞是不解,“莫非她喜欢某个男人,所以刻这个木偶寄托相思?”想想都不可能,说完又觉得好笑。
      
      扶风拿过那个木偶,认真地思索道:“这也难说,哪怕她是妖女,她也是女人,怎么就不能喜欢一个人?”
      
      张恒挠挠头:“好吧,估且这么想。可是,对我们破案也没什么帮助。”
      
      扶风将木偶收入怀中:“我先留着,说不定会有用处。”他看张恒,眼神明亮,“如果真是她心爱之物,她哪舍得丢掉?没准会来找我讨,我就等着抓住这狐狸尾巴了。”心里暗道,小混蛋,我不是说你啊,你别介意。
      
      两人出门,又找附近的人家询问,却发现周围人家都是大门紧闭,状似无人。好不容易敲开一家,出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问及那间民宅,老人哆哆嗦嗦道:“那是鬼宅啊!半夜里我们经常听到女鬼唱歌的,唱的那个声音哟,有时候欢乐,有时候哀怨,听着瘆人!”
      
      扶风与张恒面面相觑:“回去吧。”
      
      扶风一路无语,张恒道:“商大人是不是有些气馁?”
      
      扶风道:“是啊,我初来乍到,寸功未立,却惹了许多麻烦。这案子一日破不了,我一日放不下心来。”
      
      张恒道:“商大人别急,你可知官府每年积下来的案子有多少?不是每个案子都破得了的。何况,是别人找商大人麻烦,不是商大人自惹的。这个幕后之人,诡诈异常,他操着那根线,收缩都在他掌控之中。而我们,被他牵着团团转。”
      
      顿一顿,他又道:“以我的性子,早就将吉卿拿下,撕开他的假面具了。”
      
      扶风想,小混蛋守在吉卿家里,不知能否从他们夫妻对话中听出什么。
      
      回府的路上,经过大街,一辆豪华马车停在他们身旁,车窗打开,一人笑道:“商大人,好巧,在此遇到。”
      
      扶风扭头,看到百越太子古斯,头戴金冠,面如白玉,端的意气风发。云裳公主就坐在他边上。
      
      扶风欠身行礼:“商扶风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云裳公主。”
      
      古斯上下打量他:“商大人这是去干公务了?”
      
      “正是。”
      
      “本想去拜访商大人,可这两日,小王都陪云裳公主郊游,不得空。不如今晚小王出宫,邀商大人共饮?”古斯神情愉悦,“听说‘雁归楼’不错,商大人可愿前往?”
      
      扶风微笑:“多谢太子美意,只是在下这几日公务在身,不便应邀,还请恕罪。”
      
      古斯点头:“既如此,我们改日再邀。反正小王要在蜃阙待上一段时间,不会很快回国。蒙陛下与太后娘娘厚爱,小王却之不恭。”
      
      扶风看着他,目光坦然清明:“祝太子殿下玩得愉快。”
      
      古斯很满意,扬手唤车夫启程。车声辘辘而去。
      
      扶风闭了闭眼睛,他依稀记得,期间云裳看过他一眼,只一眼,仿佛在问:扶风,扶风,你意如何?为何到这个地步,你仍无动于衷?
      
      中午的阳光暖暖地照在晴风馆,商略雨拿着一卷书坐在栏杆上,表情却在发呆。扶风走过去,问道:“雨儿,那灵犀片可曾给公主?”
      
      商略雨抬头看他一眼,小脸虎起来:“你是不是心甘情愿把我小姨让给古斯太子了?”
      
      扶风一怔:“这是什么话?”
      
      商略雨跳起来,怒冲冲质问:“陛下面前,你不是已经表明态度了么?我皇舅原是要问你心意的,只要你肯坦白,他必定还会考虑你。可你,你竟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扶风,你到底怎么想?”
      
      扶风心里闷痛。扶风?他连哥哥都不叫了,是真的生气了。
      
      苦笑一下:“公子,您要属下怎么说?这本来就是皇家事……”
      
      商略雨气得脸通红,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你不问问自己的心么?你真的不喜欢小姨么?你,你怎么能这样无情?”
      
      扶风伸手,想去摸他的脸:“公子,您还小,不懂感情之事……”
      
      商略雨拍开他的手,朝他扔下一物:“你自己看!”扭头就跑了。
      
      扶风捡起来,原是一张帕子,摊开,上面写着几个字:“君若无情,吾便休。”
      
      扶风刹那间心头大恸。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