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二章情为何物

      见他神思游离,炎焱的脸就沉了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敲桌子:“风儿!”用眼神对自己的父亲说:“瞧,女生外向,你外孙跟他娘一个样!”
      
      炎啸也很郁闷,这外孙怎么看怎么好,可偏偏心不在这儿。瞧这样子,分明是在想商子牧呢!
      
      轻咳一声,忍着气道:“风儿,怎么心神不定?”
      
      扶风把目光移向他,眼里还残留着一丝忧虑,低低道:“此刻应是早朝时分,不知道爹如何应对陛下的质问,满朝文武会做何反应。”
      
      火焱冷哼:“他堂堂丞相,又是皇帝的妹夫,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配在朝中立足?”
      
      扶风无奈:“舅舅,您对爹有成见,可娘的事不怪他,他若知道……”
      
      “他若知道,会放弃现在的荣华富贵,娶你娘么?”
      
      “他不会贪恋荣华富贵,可毕竟,娘是鲛人,他是凡人,何况还有天条约束,他们不可能在一起的。这也怪不得爹啊。”扶风几乎在哀求了,舅舅,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炎焱拧着眉、瞪着眼,想反驳又没有理由,只是徒然生气。
      
      炎啸息事宁人地摆手:“好了,你们甥舅二人不要争了。”又和颜悦色地对扶风道,“风儿,吃完早饭,外公自然会让你看到京城发生的事,你且安下心来,陪我们吃完这顿饭。你还是第一次来龙宫,这里的珍馐美味从未尝过,来,吃吧。”
      
      扶风听他这么说,心里稍定,道了声:“多谢外公”,唇边微露笑意。
      
      这笑容,竟让炎啸看呆了。
      
      炎焱偷偷瞧他,从父亲眼里看到一点晶亮,心中叹息,父亲又想起被贬为鲛人,关在龙绡宫里的小妹了。
      
      把扶风叫回来,是为了缓减对小妹的思念,也是为了弥补小妹吧?可是,扶风的心在京城,不在龙宫啊!
      
      吃完早饭,炎啸站起来,对扶风道:“风儿,跟我来。”
      
      扶风和炎焱跟在他身后,往宫内走,一道道宫门无声自开,迎面是一间童话般美丽的房间,四壁镶嵌着什么晶莹透亮的东西,隔墙还能看到水草曼妙的舞蹈,如梦似幻。
      
      房子中间用紫色盖头盖着一个球形的东西,底下是水晶的柱子。
      
      炎啸袍袖一挥,那紫色盖头就被隔空抓了过来。盖头下露出一个水晶球,球心里氤氲着紫色的雾气。
      
      “这是我们龙宫一宝,叫天心球。我想知道世间有什么事在发生,只要启动我的冥想玄念,球中便可显现。”炎啸道。
      
      扶风明白了,舅舅必是通过此球,得知自己被关入天牢的事,所以才来相救。
      
      “外公。”扶风请求,“我想知道相府和朝中发生了什么。”
      
      炎啸点头,伸出双手,掌心贴着水晶球,闭目冥想。不过几秒时间,他退后一步,那球中便出现宛如海市蜃楼的景象。
      
      相府,晴风院,商略雨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副焦灼不安的样子。小狐狸趴在扶风床上,哭得稀里哗啦。
      
      “扶风,扶风,你到哪儿去了?你说过不抛下我的,怎么趁我喝醉,不声不响地走了?”
      
      扶风暗暗扶额,这小混蛋,怎么哭得像个怨妇?
      
      商略雨听不懂它说什么,只看到它淌眼抹泪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站住脚,摸摸它的头:“小混蛋,别哭啊,扶风哥哥武功那么高,他一定没事的。”
      
      “你知道什么?扶风最近老遇到稀奇古怪的事,谁知道这次又是为什么失踪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劫走他?我真怕他又变成什么东西飞走了。”
      
      商略雨摇摇头,把它抱起来,给它擦擦眼泪,柔声道:“爹已经派出侍卫去找他,并通知了宫里,卫晋也会派人去找他的。不急啊。”
      
      小狐狸愤愤地瞪他:“你要是不急,干嘛在这儿转来转去?转得我头都晕了!”
      
      可惜鸡同鸭讲,商略雨完全不明白它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地抚着它的背,以示安慰。
      
      镜头一转,又到了金銮殿上,百官井然有序地奏本,然后退朝。皇帝没有提到扶风的事,而扶风在人群中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他不禁一怔。刚开始的时候,这个人在武将中寻找什么,好像没找到,皱了皱眉。
      
      细微的表情,却引起扶风的注意,尤其因为那张脸他是见过的!对,他想起来了,那个人是他在街上遇到云裳和尤舜卿时出现的“澜哥哥”!
      
      “虞王微重的儿子微澜,云裳公主的堂兄。”旁边响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是炎焱。
      
      扶风心中一动,是舅舅在暗示他什么么?
      
      “舅舅?”他忍不住问,“这个人……?”
      
      不等他问完,炎焱抬手制止他,冷着脸道:“尘世间的事,从此与你无关。你安心留在龙宫便好。”
      
      扶风一下子转头看炎啸:“外公……”明明白白的抗议与恳求。
      
      炎啸面无表情,转身又将双手贴在水晶球上,闭上眼睛。那一瞬间,扶风从他脸上看到类似心痛的表情。
      
      然后,手放开。水晶球里冉冉升起一座宫殿,是龙绡宫,他母亲居住的地方。
      
      人身鱼尾的女子,长发像细长的水草一样铺开,雪白的鲛绡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她在吹一支笛。
      
      即使隔着水晶球,扶风也能感觉到,那深海处的清凉、寂寞,无边无际地笼罩着她。那双水一样的眸子,因为染上太多忧伤的雾气,变得朦胧了。
      
      熟悉的曲子,寄尽相思,谁解心酸?
      
      那双纤纤玉手,慢慢放下笛子,又抚向墙上的画。画中少年,玉树临风,气质超群,眉目间含着万种风华,令人心仪。
      
      只是,画不是一幅,是两幅,画中人如此肖像,仿若双生。
      
      “子牧……风儿……”一声叹息,一声心碎。
      
      炎焱一把揪住扶风,指着水晶球:“看到没有?你娘为了这个男人,在受什么苦!你还甘心去陪着他,为他效忠,任他驱遣么!都是他,都是他蛊惑了你娘!把你娘害得这么惨!”
      
      丝丝缕缕的疼痛,在心底蔓延,扶风看向炎焱,喃喃道:“既然不准,为何不早点阻止我?”
      
      “我……”炎焱悻悻地咬了咬牙,“我没有及时发现!”
      
      “现在,已经晚了。我在爹身边,她心里就有了寄托,她才能够得到安宁。我会常常回去看她的,把爹的事告诉她。”
      
      “你们……究竟为了什么?”炎啸沉声,却从喉咙里逸出一丝颤抖。
      
      “唯有一个情字。”
      
      “你才十岁,懂什么情?”炎焱吼。
      
      “我的心已经不止十岁。”
      
      “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云裳的公主了?”炎焱盯着他。
      
      扶风的心脏又似被针扎了一下,他撇开头:“我没有……”
      
      “不管有没有,你都不许离开龙宫。”炎啸斩钉截铁地道。这一瞬间,他从慈蔼的外公又变成了强势的龙王。
      
      “不,我一定要回去。”
      
      “你且试试!”暴怒的又是炎焱。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