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章甥舅冲突

      那男人轻描淡写地一抬手,抓住他迎面击来的手掌,仿佛毫不用力,却令扶风动弹不得。没有疼痛,而是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般。身子不动,内心却涌起一片狂澜。
      
      那种强烈的悸动,就像他在乌雀街看到茶馆二楼那个男人时的感觉。对,是那个男人,就是他!
      
      这是一间极其豪华的屋子,屋里的摆设给人一种闪闪发光的错觉,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做的。地上铺着玉石,站在那儿,有一种沁凉的感觉从脚底往上升,那种感觉,格外熟悉。扶风又恍惚了一下,记得在龙绡宫中,周身就被这种沁凉的气息包围着,那是种……深海的气息。
      
      屋子里亮如白昼,但没有灯,有的是一颗颗硕大的夜明珠。
      
      脑子里恍惚掠过一个画面,盘龙的柱子、白衣如雪的女子、绣金黑袍一闪而过……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声音由于内心波动的情绪而有些微颤。
      
      黑衣人瞪了他一眼。扶风顿时心里发虚,像是面对长辈责备的目光,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却又不能肯定。这种感觉,只有在面对父亲的时候有过。那是因为,自己内心渴望得到父亲的赞赏和肯定,在他面前绝不想行差踏错一步。
      
      可是,这个人,他跟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转身坐到高高的椅子上,一袭黑袍衬着那张宽大的椅子,仿佛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过来些,到我面前来。”声音不高,甚至淡淡的,可听来自有一种威严。
      
      扶风下意识地走过去,低低问道:“你究竟是谁?”
      
      黑衣人皱皱眉,像是有些头疼、有些懊恼、有些无奈,闷坐了几秒,叹了口气。扶风很是惊讶,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不可一世,可竟然也有烦恼?
      
      “我是你舅舅。”
      
      扶风脑子里仿佛有一根弦突然被弹了一下,发出一串嗡嗡的响声。舅舅,舅舅,这个人……这个人竟然说是自己的舅舅。娘亲哪来的兄弟?她为什么从来没跟自己提过?
      
      可是他迅速镇定下来,眼神恢复了清澈。自从自己幻化为龙,心里就存了许多疑惑与猜测,这个人,正好是来为他解惑的。对他来说,是好事。
      
      黑衣人看着他的反应,眼里露出一丝赞赏。
      
      “我娘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过,我不知道……”心房里有一处发酸,娘,您向我隐瞒您的身世,是因为那些过去让您难过吧?
      
      “我知道她不会跟你提,因为她骄傲、她执着,她认定了的事,绝不后悔。即使落到这步田地,她仍然不改初衷。她不提,因为她把过去都尘封起来了,只有那个男人,只为那个男人,该死的!”黑衣人悻悻地骂。
      
      扶风一怔:“您是说我爹么?”
      
      黑衣人又瞪他一眼:“你还不笨。”突然又冒起火来,指着扶风吼,“你跟你娘一样傻!她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凡人一见钟情,赔上了一辈子,你现在也要步她的后尘,去那个凡人身边尽孝!那个姓商的,他值得我妹妹这样付出么?!何况他根本不知道有她的存在!”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挥舞着袖子,越骂越激动:“还有,他值得你去尽孝么?他为你做过什么?他根本不知道他有你这个儿子!你就那么犯-贱,自己送上门去!他堂堂丞相,还没有能力保护你,累你中毒、累你坐牢。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待在牢里呢!”
      
      扶风听他骂自己父亲,本能地抗辩:“不关爹的事!是别人要陷害我们父子!你不能怪他!”
      
      黑衣人怒目瞪他,不知为什么,扶风觉得他的样子特别眼熟,像是某种传说中的生物。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睁大眼睛,看着黑衣人,结结巴巴道:“莫非……莫非您是那条金龙?”
      
      黑衣人拧着眉,口气不善:“不错!”
      
      “那,那我娘她……?”扶风混乱了,自己变成白龙,舅舅是条金龙,难道自己的家族本来就是龙族?
      
      “她是南海龙女。我爹,也就是你外祖父,他是南海龙王,叫炎啸,我叫炎焱。你娘,她原先的名字叫炎冰,后来变成鲛人,就改名叫冰绡了。”
      
      “那她为什么会变成鲛人?”心里一阵刺痛,隐约想到,这件事跟父亲有关。
      
      炎焱的脸色黯下去,心疼显然远胜过愤怒,声音也变得低沉了:“十年前,她到处游玩,无意中遇见商子牧。那时候商子牧正坐船上京赶考,冰儿看见在船头读书的少年,一见倾心,悄悄尾随了他两天。然后,在第二天的夜晚,当商子牧在燃犀浦的蛾眉亭里赏月时,她踏波而去,用幻述迷住商子牧,与他……
      
      “她明知道身为龙女,是不能与凡人私通的,否则会遭天谴。可她竟那么糊涂!她让商子牧做了一个梦,梦醒之后,商子牧什么都不记得,可她却将他永远地记在心里。”
      
      这段故事,扶风是知道的,唯一不知道的是,当时自己的母亲是龙女,而非鲛人。
      
      “我从来不知道,聪明如她,竟会做出这种傻事,她做得不明不白,完全不值得!后来,商子牧当高官、娶公主,享尽荣华富贵,而她却被贬为鲛人,失去法力,关在龙绡宫中,独守寂寞。”炎焱默默坐回椅子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扶风明白了,龙女与凡人结合,又怀下珠胎,此事惊动天庭,自然不会善罢干休,不过,自己活了下来,母亲只是被贬为鲛人,却没有被贬到凡间历劫,这,可以算是上天的恩惠了。
      
      情之一字,谁又能说得清?值或不值,只有母亲自己知道吧?但至少,在见到父亲后,他是为他骄傲的,从小到大,心里一直描摩、崇拜的那个形象,得到了证实。
      
      似是猜到他心中所想,炎焱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面上柔和了许多,喟然道:“如果不是父亲向天帝求情,冰儿早已沦落人间,历尽轮回之苦。她被变为鲛人,关进龙绡宫后,只怀胎五月便生下你。你出生时口含本命珠,长相却是人形。连我也没有预料到,当你服下这颗珠子后,你会变成龙。
      
      “按照天庭戒律,冰儿不能留下你,恰好,她遇见了你师父蓬莱客。他是个有灵性的人,收你为徒,悉心教导你。
      
      “也许因为你本来就是龙族,你成长的速度比凡人快了一倍。”说这句话的时候,炎焱的口气里多少有些骄傲,扶风听得心里一暖。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这个人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
      
      “舅舅……”喃喃地,他唤出这个称呼,双膝跪了下去,“谢谢您和外公,谢谢你们还关心我和娘,谢谢您来帮我。”
      
      炎焱斜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要不是你擅自来到人间,闯下这些祸,我才懒得管你!”
      
      “我不是擅自来的,是娘同意的。”扶风忍不住分辩。
      
      火焱咬牙切齿,再次表现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有其母必有其子!你打算就这样把自己卖给朝廷、卖给商子牧了?”
      
      扶风很认真地纠正:“不是卖,是孝顺、效忠。”
      
      火焱气笑了:“哪怕被算计、被陷害,哪怕丢了性命?”
      
      “是。”
      
      “不行!”火焱终于压不住又吼了一声。
      
      “舅舅。”扶风仰头看他,带着恳求,“请成全我的孝心,还有娘亲的痴心。”
      
      火焱握拳:“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相府已经现出了真身,如果不是我带你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扶风一怔:“……对不起,舅舅,甥儿以后不会再喝酒了。这次谢谢舅舅……”
      
      炎焱看他一脸温顺却又执着的模样,心里那股气已经飙到嗓子眼,挥挥袖:“你起来吧!”
      
      扶风站起来:“舅舅?”
      
      “我本来是不管你的,帮你解决了麻烦,我就想回水府了。谁知接到爹的命令,他叫我把你带回去。”
      
      “为什么?”
      
      “为什么?”炎焱闷声道,“因为你毕竟是龙的子孙!”
      
      “可是,娘已经是鲛人了,而且,我爹是凡人。”
      
      “放你在凡间,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你只是武功出众,但没有法力。而且,你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现龙身。再者,你已成年,模样一直不变,难道不会引人怀疑?你外祖父为你考虑了很多,所以才命我带你回去。”
      
      “舅舅与外公就不怕得罪天庭么?”
      
      “你娘已经得到了惩罚,至于你,你只是一个半龙半人的小怪物,又不会兴风作浪,天庭才懒得管你!”
      
      扶风想都没想:“可我要留在爹身边。”
      
      “你?!”火焱气得,“我刚才的话白说了么?”
      
      “舅舅也不能料定我将来的模样会不会改变吧?我有一半人的血统,也许更像人而不像龙呢。”
      
      “可是,你外公……”
      
      扶风苦涩地一笑:“外公连女儿都丢了,何况我这个外孙?不必管我……”
      
      “不行!我一定要带你回去,这是爹的命令!”火焱眉心皱得死紧,厉声道。
      
      “舅舅。”扶风平静地、却义无反顾地道,“我一定要留下,无论什么后果,我一人承担。”
      
      “你要逼我对你动手么?”
      
      “甥儿不想以下犯上,请舅舅不要强迫我。”目光直直地看着火焱,眼神那么倔强,唇角几乎抿成了一条线。
      
      火焱再无二话,抬手就是一巴掌抽过去。
      
      “啪”,空旷的大殿里传来清脆的回响。扶风身子晃了晃,慢慢站稳,回过头,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嘴里沁出血丝。
      
      扶风勾了勾唇角,露出淡淡的嘲讽:“十年来从不知有舅舅,今日见面,这就是您给我的见面礼么?”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