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暗记

      悬到了嗓子眼的心,竟是慢慢落定下来。
      
      可唐糖仍是欲喊不得,欲挣无力,只有手上狠狠捶,呜咽般发出声音:“装神弄鬼,如何总是你!”
      
      她被这人掣肘,力道分明用不出来,此人却低低闷哼了一声,仿若吃痛:“……你知道?”
      
      他这才略松了手。
      
      唐糖恨得咬牙:“大人当真无处不在……亏我还很自以为是,只道这回,得脱大人魔掌了呢。”
      
      “哼,若无在下的魔掌,唐小姐以为与你那位裘上官,今夜上得了回遂州的船?”
      
      “不要危言耸听!你是从遂州到此,跟在我们后头?还是专派了条尾巴一直在我身后?”
      
      “我还没有这个闲工夫。”
      
      “从前看《异闻录》,听说异世有一种物件,将其隐藏在极细微的地方,可在远方获知那人的行踪。大人难道在我靴子里装了此物?”唐糖边问,脚下却悄悄后退,预备开溜。
      
      “哼,闻所未闻,纪某可没有唐小姐这般见多识广。”纪理身法稍变,与唐糖交换了个位置,那出门之路便被他封死。
      
      他将她往回一捞,压低了声,厉色道:“别出去。”
      
      这间屋子黑咕隆咚,唐糖看不清他的连,却想起些什么,机敏地探手往他背后一抓……背后硬硬一坨,这人果是背着一个罗锅,那波斯驼背竟真是他扮的!
      
      可那模样声音……
      
      唐糖暗暗惊服,纵是现在,她仍无法将这二人联系到一处。
      
      “怪不得指点起我来,如此的倾囊相授,原来大人装神弄鬼的本领,早已出神入化了。呵呵,以后好不好多教我一点?”
      
      纪理没有好气:“唐小姐能保住性命,再来想这些事情不迟。”
      
      她猛想起当铺那一笔帐:“那大人就快快将纪陶的东西给我!”
      
      “哼。”纪理笑声很冷,就像是在嫌弃唐糖的笑话不够好笑。
      
      “知道你不会给。被你得了去……我可以愿赌服输,但拜托大人别告诉我说,你有法子得到此物,是因为你们兄弟情深,骗鬼么!你握着他用命保下的东西,满足一己之私欲,良心何安?”
      
      黑暗里又是一声冷笑:“唐小姐即便想得,敢问手中可有那赎当的密符?”
      
      唐糖有些心虚:“密府必是纪陶当初亲自画下,留在当铺的……他会画什么,我自然知道,左不过那几样!只需想一想,总能想出来。”
      
      “你很了解他?”
      
      唐糖不想说话。
      
      如若那件东西存于当铺之后,纪陶即遭横祸……然而这件东西能够保存至今,那就表明,除纪陶之外,当是无人清楚此物下落。
      
      她忽地激动起来:“大人当日是不是只身往狱中见过纪陶……”
      
      她话音未落,却被重新掩住了口。
      
      “唔……您不要这样,纪陶可曾留下什么话?”
      
      纪理不放手:“嘘。”
      
      外头传来脚步声,有人由远及近,一路说着话:“小子跑得太快。不过他背后挨了我一镖,见了血,伤口绝不会浅。”
      
      另一人道:“他既躲去了佛陀坛,不如这会儿去人群中拿住他。”
      
      “人多眼杂,谁知道这里还有别的什么人?而且东西若是不在他手里,拿人也是白拿。主上要我们在鹿洲守这么多月,等的正是他今夜得手之物。哼,而今果真等来了人……我们大海苦苦捞针,他们倒是藏得严实!我们去码头等,若真教他跑脱,明日到遂州,也还来得及。”
      
      “这家伙知道预先布下疑阵,狡猾至此……明日难道不会使计不认?”
      
      “他背上重伤,如何不认?我自有办法。你道哪家的公子哥儿都同那纪三一般难搞?威逼利诱,明天保管他什么都交出来……”
      
      “……这倒是。”
      
      二人的声音渐行渐远,纪理的手才又松开了些。
      
      唐糖惊愕地望着纪理:“他们是谁!受伤的又是谁?”
      
      纪理幽幽问:“你说呢?”
      
      她一时失控,意欲破门而出,却被纪理一臂死死揽住了腰肢。
      
      唐糖泪水夺眶:“二哥哥,他们就是害纪陶的人啊!”
      
      “世上送死的法子不计其数,唐小姐确定要选这一种蠢到无可救药的?”
      
      唐糖茫茫然被他拥在黑暗里,泪水滴落地面的声响,竟然清晰可闻。
      
      纪理放开她,唐糖感受到那一只手又缓缓伸过来,分明已然近了自己的脸,却终于收了回去。
      
      “跟我过来。”纪理交与她一只袖管,自顾自转身,往里屋走去。
      
      唐糖认命般,由他领着走入更深的黑暗:“宝二爷,我听来像是宝二爷背上受了伤……他们说他躲去了人群?他究竟在何处?”
      
      “哼,看来唐小姐对他很是着紧?”
      
      唐糖抹一把泪:“这时候风言风语您还是不是人?”
      
      纪理不语,却将唐糖抹泪的手一把攥紧,唐糖暗暗觉得他牵她于黑暗中绕了无数道弯,这才终于停下。
      
      唐糖有些不齿:“大人以为带我摸了黑胡乱走,我便记不清路了?大人忘记了我的长处。”
      
      纪理压根没有理会,却引了她的小手去摸身前那面墙。
      
      现在唐糖感受到了,那个地方,有一枚锁眼。
      
      “唐小姐的长处,纪某岂敢相忘。”纪理忽然撒开手,拣了身边空地,席地坐下。
      
      一副吃现成的口气,显是在等唐糖开锁。
      
      唐糖大为不解:“你坐下去作甚,你……不嫌脏的么!”
      
      “……没时间去找朱掌柜取暗道钥匙了,唐小姐若想赶着去码头寻你的裘上官,就要抓紧。”
      
      唐糖闻言不敢懈怠,取下细发钗来探了探那个锁眼,又侧耳听了听:“这是个迷宫锁。”
      
      “很难开?”
      
      “是个小迷宫,可以开,能点灯么?”
      
      纪理转头望了眼四周,高处有气窗:“最好不要。”
      
      “那……容我先寻到这锁的出口,当就在不远处。”
      
      说完唐糖便往那壁上缓缓触探,很快停了下来,以钗凿开墙上掩人耳目用的纸、泥以及一片铁块:“幸好埋得不深,就是这里了。”
      
      她拔下发后暗藏的另一根铁钗,那钗竟是软的,在她手中折成一个挺大的弯,被唐糖小心探入那个出口。
      
      “大人,这个要劳烦您用嘴,勉力去吸,记得要用很大的力气。我在另一头,尽可能推了珠子往您这边走。”
      
      纪理不动:“……”
      
      “您不要嫌脏,这个节骨眼上什么都是万不得已。我来吸也可以,但是里头那颗小珠子您能替我引过来么?”
      
      纪理只好起来,又微微蹲身,依了唐糖的嘱咐去做。她这根钗原来是空心的!
      
      唐糖拆下绑在发髻里的那根长细铁丝,将耳朵紧贴于墙面,将那铁丝一点一点往里头送,过会儿取出折一道奇怪的弯,继而再送进去,便能再送得深些了。
      
      “大人使点力气,快了。”
      
      唐糖又取出铁丝弯了一道,再一次送入:“大人卖点力气行不行?你难道是怕弄坏人家朱掌柜的东西?这锁横竖是不可能留全尸了的,您若想保全它……也行,那今夜我们就出不去。”
      
      纪理默然照做,然而唐糖直摇头:“您这是没有吃饭么?”
      
      纪理忽地猛呛了一阵,嗽了好几下。唐糖听见铁钗和小铁珠子相继“叮当”落地的声音,仔细摸地捡着,终于笑了。
      
      唐糖在暗中重新收拾齐整头发,听纪理又咳了几声,有些不好意思,便想替他拍一拍背。
      
      “真是委屈大人。”
      
      一摸却是那个驼背,她竟有些想笑。
      
      为了憋笑,唐糖只得装作浑不在意,伸手替他抚了抚胸口:“好些了么?”
      
      夜大约是深了,高处的气窗映进少许的清辉。
      
      纪理沉默不语,唐糖悄眼看他,仍是看不清楚脸,却隐隐可以望进那双墨潭。
      
      唐糖别开眼睛:“还有哪里不舒服么?我可没有工夫替朱掌柜修锁哦……大人愣着作甚,还不快开了门走。”
      
      **
      
      暗道逼仄且漫长,纪理走在前头,唐糖小心跟在后头。
      
      两人都只顾沉默行走,未曾再作一句交谈。
      
      去往遂州的快船停在一个极隐秘的码头,发船之后,唐糖发现船舱里躺着一个人,她揭开船舱的帘子,借着月光望了眼。
      
      裘宝旸已然换了衣裳,睡得正安详,一副怎么都吵不醒的样子。
      
      唐糖想要替他翻一翻身:“我看一看他的伤。”
      
      却被纪理一把挡了:“他没有伤。不用吵他,他睡着了才不聒噪。”
      
      “没有伤?那方才……”
      
      纪理放下帘子,船舱里又是一片漆黑,唐糖听见他坐下来,声音略低:“劳驾唐小姐帮纪某一个忙。”
      
      “什么?”
      
      “替我卸下背上的东西。”
      
      唐糖想,这人倒也是真会使唤人,不过他大约也是累了。
      
      此前这番险情她虽说还未全然弄明白,却知今夜若无纪二,他们多半不能全身而退。这便委曲求全,依他一回。
      
      不想她刚替他解下那件灰衣,又将藏在其间的那坨罗锅取下,正欲怨纪二穿得太多,将手一触,却触着他肩背之上,那一大片温湿之地。
      
      唐糖疑惑那奇怪的触感,遂俯身嗅了嗅,一时大惊:“是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二:她居然以为我在她靴子里装了gps!
    大纲菌:傻,换窝就花血本装一个
    纪二:窝买不到啊,大纲菌代购?
    大纲菌:很贵哦,不包邮哦,亲
    纪二:不要揭人伤疤,窝从今以后包邮就是!
    大纲菌:晚了,和尼这种人讲了尼也不懂行情,尼先回去把你家那个荷花池改一改,改成鱼塘窝们再来讨论后续的问题。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