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儿

作者:头上一枝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 6 觐见太后

      林白近日很忧愁,母亲心善,妹妹蠢笨,就指着她一个人操碎了心。
      
      她像往日一样盘好了账目,看到管家招呼着下人搬着一罐罐东西进来,上前看去:“这是什么?”
      
      林白打开一个罐子,看到里面装满了长满步足的虫子,吓得将手上的盖子一扔,惊叫起来,躲得远远的。
      
      “回大小姐的话,此物名为蜈蚣。”管家答道。
      
      “运这些东西回来干嘛。”林白柳眉微蹙,满脸惧色。
      
      老管家道:“太后娘娘的腿一遇阴雨天便犯痛,老爷听闻这蜈蚣泡酒可以缓解此症,便寻了些来。”
      
      这样……林白了然,摆摆手:“那你们还不快些搬进去。”看得人瘆得慌。
      
      “是。”管家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大小姐。”
      
      “何事?”
      
      管家道:“老夫只是想请大小姐小心,同时提醒后院的众位夫人、公子、小姐小心此物,切莫被此所伤。”
      
      “如若被它所伤了又如何?”林白问。
      
      “红肿、疼痛大抵如此,虽不致命,却也要小心。”管家回道。
      
      林白颔首:“知道了,你下去吧,记得存放的时候小心点。”
      
      “是,老奴告退。”
      
      林白拂袖,看着下人将一罐罐蜈蚣搬送进府,若有所思。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圣上宴请众卿携女眷入宫赏灯。林老爷寻思良久,欲携林夫人与林白前往赴宴,怎奈阿平哭闹不止,强说林老爷亏待了他们母子俩,声称要去找丞相义父告状。
      
      “阿平。”林老爷无奈,“你这不是无理取闹不是。”
      
      阿平抹泪:“老爷只爱说我无理取闹,却不晓得是您自己个偏心吗?”她满腹委屈,“放眼朝堂之上哪个达官贵臣不是带着本家的长子、嫡孙赶赴圣宴的,妾身身居妾室,您不带我去也就罢了,可小羽呢,他可是您的长子啊。”
      
      “小羽,他不是还小吗。”林老爷解释,“这次是圣宴,当今圣上、太后都在场,容不得儿戏,白儿向来懂事,带着去放心,”若论他那么一点小私心也就是希望借着这次机会给白儿寻个好夫家,他宽慰道,“下次,下次有机会我定带小羽入宫见识见识。”
      
      阿平听后不是味了,阴阳怪气的道:“是呀,就大小姐乖巧,我家小羽就是个不招人待见的野小子。”
      
      “阿平,这话从何说起。”林老爷讨好,林羽自小聪明懂事,惹人喜爱,和野小子这个词连半点边儿都沾不上,“小羽听话懂事,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不待见。”
      
      阿平抬眼,泪眼朦胧:“真的?”
      
      林老爷点头,肯定。
      
      “那你为何不愿带小羽去?”阿平依依不饶。
      
      “爹爹。”林白甜声唤道,“就带三弟去吧。”含笑,“我会照看好他的,请爹爹放心。”
      
      林老爷犹豫,如此倒也妥当。
      
      “不如把妹妹也带去吧。”林白提议。
      
      “小墨?”林老爷蹙眉。
      
      “白儿。”林夫人挪步移至林白身后,轻轻扯了下她的衣袖,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林府上下谁不知晓二小姐林墨天资愚笨不说,还喜欢到处乱跑乱爬,把她带去,不是摆明了闯祸吗。
      
      林白细细打量了眼林老爷,识趣的低下头去:“我只是觉得机会难得……”
      
      闻言,林老爷心上一动,沉思良久,态度异常坚定:“都去吧。”
      
      “什么?”林夫人不可思议。
      
      “什么!”阿平瞪大双眼。
      
      林老爷转向林夫人,表情严肃,嘱咐道:“看好小墨。”
      
      “是。”林夫人微微欠身。
      
      林白掩唇低笑,看来爹爹还没忘记,这临川仙人的名号影响力真还不是一般的大。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京城内外灯火通明,好不热闹。繁华绚丽的街道上依次驶来数辆装饰典雅的马车,马车内正是林家一行人。
      
      只见从第二辆马车车窗内探出了一个胖乎乎的小脑袋,圆~滚滚的脸蛋粉~嫩粉~嫩的,头上扎着两个小麻花辫,鹅黄色的花袄子衬得其甚是可爱,不过最讨喜的还是她那两颗笑露出来的小虎牙,“这是谁家的小娃娃呀?”行人见了不由相问。
      
      “瓜灯、瓜灯、瓜灯!”林墨扯开车帘,看着道路两旁的花灯,拍手叫好。
      
      “是花灯。”林夫人无奈纠正。
      
      “瓜灯、瓜灯!”林墨咧着嘴笑。
      
      林夫人摇头,无力叹息。
      
      林白瞥了眼路边的行人,抬眼,放下车帘。
      
      “佳佳、佳佳,灯、灯灯……”
      
      林白不耐烦的出声:“有什么好看的,一会儿进宫有的是你看的。”
      
      “佳佳,灯、灯……”林墨不管,拉着林白的胳膊哭闹起来。
      
      “你安静点行不行!”林白微恼。
      
      林墨昂着头定定的看着林白,轻轻抽~搐两声,委屈的咬紧下唇,缩到角落,不再出声。
      
      “白儿。”林夫人看在眼里,心疼不已,“小墨她不懂事。”
      
      “那也不能这样惯着呀。”现在有母亲和她在,别人不敢说什么,过几年待她出嫁了,母亲在府中又不掌势,要她还是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能欢腾蹦跶几天呢,“娘,我说的话您可有认真想过?”
      
      “什么事?”
      
      “就是带小墨去临川药谷的事啊。”林白急切道。
      
      林夫人大怒:“你还在琢磨这件事呢,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再提的吗。”
      
      “娘!”
      
      “好了!”林夫人打断,“以后绝不准再存这个心思,否则家法伺候。”
      
      林白不服,瞥眼看向缩在一角的林墨,刚才还泪眼朦胧的她,转眼又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脸皮之厚堪比城墙,忍不住骂道:“笑、笑,就知道笑。”
      
      “佳佳、佳佳。”林墨乐呵的喊着。
      
      林白抚头:“真是败给你了。”
      
      “白儿,入宫之后你可要照看好弟弟。”下车,林夫人嘱咐。
      
      “大娘放心,小羽自会听姐姐的话,照顾好自己。”林羽作揖。
      
      林夫人放心的点头,看着林羽是越看越满意,再瞧瞧自家小墨,“哎”,都是泪啊。
      
      “放心吧,娘。”
      
      “你先带着白儿他们向太后请安,我去觐见皇上,稍后宴会上见。”
      
      林夫人颔首:“老爷放心。”目送林老爷离去,她领着林白、林羽,抱着林墨朝雁归宫前去。
      
      雁归宫作为历代太后安享晚年的固定居所,林夫人本以为会非常的华丽富贵,所以在当她踏进雁归宫宫门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进错了地儿。
      
      踏入宫门,没有想象中的雕梁画栋,没有满目的奇珍异宝,映入眼帘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园子,偌大的宫墙内仅种了一棵腊梅树,正直冬季,树上红梅朵朵开得正盛,花香四溢,宫殿虽宽广却不觉得空荡,腊梅树后是一座假山,假山旁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内几条金鱼闲适的游来游去,时不时冒出头来吐几口泡泡。
      
      面对林夫人的惊异之状,雁归宫的宫女们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笑迎上来:“夫人是第一次来吧。”
      
      林夫人颔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神色很是失态,不由脸红起来。
      
      “夫人不必羞涩,第一次来的人都是这样的。”宫女解释,“奴婢刚被调来的时候也很是惊讶呢。”说笑着。
      
      林夫人跟着陪笑:“劳烦姑娘通报太后林尚书之妻李氏携子女前来求见。”
      
      “原来是林夫人。”宫女行礼,“劳烦夫人在此稍候片刻,奴婢这就去通报。”
      
      “有劳了。”
      
      “娘,”宫女走后,林白出声,“您的地位明明比她高得多,干嘛要对她这么恭敬。”
      
      林夫人连忙堵住林白的嘴巴,吓得左右张望,斥责:“在家真是给你惯坏了,什么话都敢说。她可是太后身边的人,得罪了她就相当于得罪了太后,你有几个脑袋,说这种话,不想活了吗?”
      
      林白蹙眉,嘀咕:“有那么严重吗,不过是个宫女……”
      
      “白儿!”林夫人呵斥。
      
      林白闭嘴,寻思,皇宫果然都是贵人住的地方,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有这么大的架子,凤眼微微转动,她什么时候也能风风光光的住进来呢?
      
      “林夫人、林公子、小姐,太后召见。”不多时宫女便出来了,带着林夫人等人进到殿内。
      
      “民妇李氏参见太后。”一踏入寝殿还未看清人影,林夫人忙跪拜叩见。
      
      “小儿(小女)林羽(林白)叩见太后。”林羽、林白行礼叩拜。
      
      “姥姥、姥姥。”林墨被林夫人摆着姿势,强行跪在一旁,不安分地高昂着脑袋,直直的盯着太后瞧,咧着嘴笑。
      
      林夫人大骇,抱过林墨,捂住她的嘴,颤颤巍巍:“小女林墨,年纪小不懂规矩,触怒了太后,还望太后见谅。”
      
      四下无声。
      
      在家设想了千万种林墨会如何惹事的画面,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却没想到会出现今天这种场面,一上来就给他们惹事,她还真是个惹祸精。纵使林白再怎么沉着稳重,也不过十二三岁,遇到这种大场面也不免惊慌,再加上太后迟迟不做声,她提着的心就更悬了,素手也不住抓紧绣裙。
      
      “哈哈,哈哈。”只听一阵爽朗的笑声,“谁说我生气了。”声音慈祥无比,“来,抱上来给哀家瞧瞧。”
      
      林夫人微愣,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太后此话是真情还是假意。
      
      随后殿内的夫人们也都低笑起来:“林夫人是第一次来吧。”一个身着红色华服的年轻女子开口,“难怪你不知道,太后她老人家向来喜欢小孩,好不容易遇着一个不怕她的,又怎会怪罪呢。”
      
      “飘飘,竟会胡说,哀家向来和蔼,小孩见了我只会喜欢,又怎会怕我。”太后故作怒态。
      
      原来这个红衣女子正是太后的侄女孟飘飘,当今皇后。
      
      “是,是,臣妾说错话了,还请太后责罚。”飘飘作态。
      
      “就罚你今晚不许吃饭。”太后下令。
      
      “姑姑!”飘飘娇呵,扭着腰~肢,满是委屈。
      
      太后不理她,接过宫女送来的林墨,笑道:“这小丫头长得真好。”
      
      林白微微抬头,只见一位身着紫衣华冠的妇人高坐在凤椅之上,满脸慈爱的抱着林墨,好不令人羡慕。长得好?这一向是别人用来形容她的话,如今却被用来夸赞小墨,而忽略了她,林白心中多少有些不是味。
      
      “胖嘟嘟的,真好看。”太后忍不住揪起林墨的脸蛋,小~脸一弹一弹的,只差挤出~水来。
      
      好吧,原来是审美观不同,林白释怀了。
      
      面对太后的调戏,林墨也毫不示弱,一手扯住太后手上的玉镯就往下脱,惹得林夫人差点吓飞了魂。
      
      “呵呵,小家伙这是嫌太后小气,叫了姥姥却不给赏钱呢。”飘飘打趣。
      
      众夫人跟着陪笑。
      
      太后挑眉,脱下玉镯,摆在林墨眼前,摇了摇:“喜欢?”
      
      林墨不答,只伸手去抢。
      
      太后玩心大起,举着玉镯不断往后移,恰在林墨要碰却又碰不到的位置,急得她小~脸揪成一团,眼见她双眼的水汽愈来愈浓,只差哭出来了。
      
      “冰、冰……冰、冰……”林墨伸手够着玉镯,嘴里不住说着什么,终于河堤坍塌,她“嗷”的一声哭了出来。
      
      太后一时也傻了眼,一般孩子见着她不是战战兢兢,就是假装乖巧,像这样敢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哭的她还是第一个,忙将玉镯塞到她手中,哄了起来:“宝宝乖,镯子赏给你,咱不哭了啊。”她拍着林墨的背,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林墨痴~呆好哄,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哭。一拿到玉镯,意愿达到了,就高兴了,立马收起哭声,傻笑起来,毫无羞愧之心。她抱着玉镯,左瞧瞧,右看看,最后将它含到嘴里,一秒、两秒、三秒,笑容渐渐凝固,揪起嘴,拿出来,嫌弃的丢到一边:“不甜。”
      
      好得很,合着人家小娃娃把价值连城的玉镯当冰糖了,还嫌弃它不如冰糖,见此太后乐了“呵呵”的笑了起来。
      
      众夫人也都掩嘴笑起来。
      
      唯独林夫人、林白汗颜,她们就知道会是这样。
      
      林羽在下面看向太后怀中苦着脸姐姐,不由好笑,二姐你可知道,就刚才被你随手一扔的玉镯可是他娘一直都梦想有一个的上好和田玉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