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回:守城

      
      尉迟恭没有回答,秦琼道:“寻常一铁匠,怎么可能心思如此慎密,察知突厥的劫掠计划后,还把内应打昏了藏在酒窖里,带仲明去看?但我不明白,你为何要让仲明帮你解决此事。想试探我们?谁授意你试探我们的?罗成早就看出你想打听我们消息……”
      尉迟恭道:“秦将军恕罪,敬德绝无试探之意,待仲明,确是真心使然。”
      秦琼道:“那天出发前你匆匆忙忙离开,想必也是通知手下,让人前去朝刘文静搬援兵了。”
      尉迟恭一笑:“没想到都被秦将军看出来了。”
      秦琼道:“我开始还在奇怪,李济又是什么人?是你上司?”
      尉迟恭道:“李大人不日间,还会上门拜访,这次他会分说清楚,敬德不敢妄论李大人之事。”
      秦琼道:“你真正露出马脚的那次,是刘文静看你的一眼,那天你俩明显认识,又装作不认识。”
      尉迟恭叹了口气,解释道:“塞外突厥人肆虐日久,连唐国公都无计可施,并州虽说兵力强盛,但要一搦突厥可汗,太难,被连番洗劫,又无法抵抗,只得设法保住百姓,减少损失。”
      秦琼又问:“现在呢?为什么要把你调走?”
      尉迟恭淡淡:“突厥进犯晋阳,来年将有一场苦战,敬德一来必须回晋阳协助,二来……”
      “二来。”秦琼悠然道:“装不下去了,怕被仲明识破。”
      尉迟恭笑而不语。
      
      “罢了,后会有期。”秦琼道。
      尉迟恭忽然道:“秦将军留步。”
      秦琼抬眼瞥尉迟恭,尉迟恭道:“突厥兵马进犯,请二位协助一事,乃是敬德老友李靖大人告知,得他书信指点,着我寻仲明,才有此唐突之举,盼兄弟朝罗兄代为分说。”
      “李靖?”秦琼略一沉吟。
      尉迟恭便解释道:“就是那天在算命摊前,受了仲明二两银子那人。如今已往晋阳,投奔唐国公。”
      秦琼明白了,说:“只朝罗成解释?”
      尉迟恭迟疑,秦琼道:“仲明我就不管了,再会。”
      秦琼要走,尉迟恭又道:“秦兄弟。”
      秦琼知道尉迟恭想说什么,嘲笑道:“仲明其实聪明得很。”
      尉迟恭笑道:“是。”
      秦琼道:“之所以一时糊涂,是因为他先入为主,没将你当外人,你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否则早就看穿你这点小花招了,我和罗成都不去揭穿你,不过要骗人,你最好就骗到底,否则……嘿嘿,惹恼了他,来日有的你受的。”
      尉迟恭:“……”
      
      吕仲明回到家里,只觉人生一片灰暗,罗士信一脸漠然,正在玩一把小刀。
      吕仲明回来就朝胡床上一趴,蠕动到被子里去,不动了。
      罗士信也见怪不怪,懒得理他。
      不多时,吕仲明又从被子里伸出半个脑袋,眼睛看着罗士信,问:“秦大哥呢?”
      罗士信:“买菜。”
      吕仲明:“尉迟要走了。”
      罗士信:“去哪?”
      吕仲明:“当兵。”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罗士信自嘲般地笑笑,不知道在笑尉迟恭,还是在嘲笑自己。
      吕仲明自言自语道:“我还好多话没问,怎么这就走了。”
      吕仲明趴着又渐渐睡着了,迷迷糊糊听见秦琼回来了,和罗士信说了点什么,再睁眼时,看见秦琼在和面,罗士信在包饺子。
      “饺子——!”吕仲明登时就精神了,捋了袖子过来帮忙。
      一炷香过去。
      “求你了,别包了成不……”罗士信与秦琼苦苦哀求道。
      吕仲明的饺子包得乱七八糟,歪瓜裂枣,罗士信的饺子则包出来都是白白胖胖的,吕仲明坚持要包,罗士信便道:“自己包的自己吃。”
      于是是夜,三个人就凑在一起吃饺子,最后果然还是秦琼和罗士信分着吃了吕仲明包的饺子,而吕仲明吃的饺子都是囫囵的。
      吕仲明边吃边把尉迟恭的话说了,秦琼与罗士信交换了个眼色,说:“让他去罢。”
      “说不定哪天再出现在你面前。”罗士信漫不经心道:“就成了个大将军呢。”
      秦琼附和道:“就是,说不定再回来,就官居一品了。”
      吕仲明沉默良久,摇摇头,他相信尉迟恭会混得很好,也相信他们很快会再见面,然而尉迟恭一走,他的内心总觉得空空荡荡的。更要命的是,这种每天有饺子吃,有酒喝,和罗士信秦琼俩人一起过小日子的生活,居然感觉还不错。
      走了个尉迟恭都有点受不了,要是哪天和秦琼罗士信分离了怎么办?吕仲明想都不敢想,太可怕了。以后有机会得回去点仙丹,大家一起吃了白日飞升,永远在一起。
      嗯,必须的。
      
      “小二愣子又在傻笑什么?”罗士信莫名其妙道。
      “没笑什么。”吕仲明泪流满面。
      
      夜,晴月万里,吕仲明听到窗格上一声轻响,瞬间就醒了。
      窗外一个人影闪过,吕仲明迟疑要不要去追,然而那人影已消失了。
      尉迟恭放下弓,跃出院墙去,罗士信穿着一条黑色武裤,显是才起来,站在巷子口处,冷冷道:“站住。”
      尉迟恭拎着个包裹,搭在一侧肩后,驻足巷内。
      罗士信左手拳,右手掌,拉开些许,冷冷道:“罗成不才,家里也容不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朝尉迟兄讨教几式。”
      尉迟恭笑笑,朝罗士信抱拳,沉声道:“罗兄弟,今日在□□有要事,改日唐王府中再会如何?”
      罗士信冷冷道:“不敢?”
      尉迟恭道:“杨广避走扬州,突利汗窥见中原积弱,高丽之战迟迟未定,将大举进关,南下掳掠。恳请罗兄,将此事暂且一放。”
      罗士信淡淡道:“你要去何处?”
      尉迟恭答道:“朝北走。”
      罗士信眯起眼,尉迟恭道:“这一去,不知能否再归来。中原战事频繁,各地义军已再控制不住,但突厥人万万不可进关,否则中原大地休矣。他朝有缘,期望再会。”
      罗士信警觉地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要去刺杀突厥的可汗?”
      尉迟恭没有回答,一躬身,绕过罗士信离开。
      
      吕仲明点起灯,握着尉迟恭给他的那把弓,长弓通体漆黑,鳞纹中泛着金色,弓弦看不出质地,但显然是费尽心机所制。手指一弹,金铁声嗡嗡作响,弓腰刻着四个古篆:****
      吕仲明不认识这四个字……
      
      第二天,吕仲明拿着那把弓去问罗士信与秦琼。秦琼也看不出来,罗士信则更看不出来了。
      秦琼和罗士信在门外贴春联,罗士信躬着身子,秦琼踩在罗士信背上,将横批贴上。
      “给你你就收着。”秦琼道。
      罗士信躬身,抬头看着吕仲明,说:“待你这么好,不容易。”
      秦琼拍拍手,笑道:“就是,哥哥们还没给你东西呢。”
      吕仲明递给他们两块鳞片,说:“喏,这个给你们。”
      罗士信:“???”
      秦琼看了一眼便收着,吕仲明便抱着那把弓,坐在门外看自己写的春联。
      秦琼赞道:“当真好字。”
      吕仲明道:“以前当兵那会,军营里过年吗?”
      “哪有什么年。”罗士信随口道:“都是战场上过的,还得提防着掉脑袋。”
      秦琼笑道:“跟你俩逃出来了,才这么过日子,换了从前是想都不用想的。也不知道能再这么过上个几年。”
      “可以过很久。”吕仲明笑道:“大家都会功成名就,过一辈子,然后,好好地呆在床上,儿孙满地,自然老死的。”
      罗士信道:“过完年,这里就不能呆了。”
      秦琼看了罗士信一眼,示意他别多说,吕仲明却在想未来的事,一时半会也没听见。当天晚上,雁门关下代县家家户户放鞭炮,庆贺过年。
      又过了将近半个月,冰雪消融之时,北方传来消息,刘文静在阻击突厥的战斗中落败,突厥人即将大举入侵。中原调来不少兵马,一时间代县百姓人人自危,登时紧张起来。
      隋兵挨家挨户拉壮丁,让从未受过训练的男丁拿上武器,前往雁门关下,抗击突厥。
      元宵还没过,城东登时空了一大半,家家户户都在担心突厥入侵的事,已有不少人舍下家业,南下逃生。
      “去哪?!”隋兵统领在外围巡逻,大声喝斥百姓,怒吼道:“都给我滚回去!再出来一步,格杀勿论!”
      隋兵牢牢把守住出城口,已有不少百姓翻出土郭去,试图逃离,隋兵便在喉头射箭,有人发出惨叫声,摔下墙去。
      恰好这日秦琼出来买菜,一路过看见,便怒不可遏,吼道:“杀百姓做什么!你们还是不是官兵!一群土匪!”
      秦琼在城墙下这么一吼,隋兵便纷纷围上来,百姓也已经忍无可忍了,双方剑拔弩张,冲突一触即发时,吕仲明终于找到了秦琼,快步追上来。
      “别吵架别吵架。”吕仲明道:“大家都回去罢,别朝外跑,现在外头更不安全。”
      吕仲明四处看看,爬上一个板车,朝百姓们道:“南边传来消息,突厥人已经侵占了整个并州,现在外头官道上都是突厥游击,离开代县也没用,走不了多远就得被打劫。东边又有叛军作乱,哪儿都不安全,留在城里,听我一言。”
      “那小子是谁?”隋兵统领道。
      “本地的一个算命先生。”部下道:“是个道士。”
      吕仲明又双手外扬,赶鸭子般将他们赶回去,百姓们听吕仲明所言也有理,便一时间都散了。吕仲明回头望隋兵队长,见其凶神恶煞,本想与他交流几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下来搭着秦琼肩膀回家去。
      “怎么出来了?”秦琼问道。
      “罗大哥说外头乱。”吕仲明道:“让我找你回家。”
      秦琼叹了口气,问:“怎么办?这一仗能胜不?”
      “不知道。”吕仲明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这种小战役他根本不记得。问秦琼道:“要走么?”
      “走去哪?”秦琼道:“整个天下,竟然没有一个能住的地方。”
      秦琼所言不假,现在的中原大地已经战火四起,没有一个能落脚的地方了。反正以能力,也足够自保,吕仲明是不担心自己三人的。
      然而回到家门口,就听见罗士信与隋兵正在争执。
      “国难当头!”隋兵道:“我管你什么人!马上拿起武器去参军!”
      罗士信也炸了,怒道:“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有什么权利使唤我?我兄弟没回来!哪里也不去!”
      秦琼与罗士信进去,见两名来征兵的隋兵一身铠甲,拿着武器,罗士信一言不发,进屋去提长槊。
      吕仲明生怕罗士信一动起手来,庭院内血溅五步,待会又要擦洗半天,忙道:“罗大哥,别动手!有话好说!”
      “你兄弟回来了。”隋兵道:“现在就去。”
      秦琼抱拳道:“军爷,我这兄弟脾气爆,待会我劝劝他,您先请。”
      那隋兵也不想真的动手,毕竟此时城内人心惶惶,极易激起民变,便悻悻看了他们一眼,说:“早点来军营报道。”
      
      隋兵走了,吕仲明关上门,三人在院子里面面相觑。
      “打仗么?”罗士信问二人。
      吕仲明道:“打吧,兵荒马乱的,也没地方去了。”
      秦琼点头道:“先吃了饭再说,才有力气打仗。”
      
      于是三人吃了午饭,秦琼又嘱咐吕仲明多吃点,毕竟一进军营,就又要回到每天躺在床上避免消耗体力的生涯了,吕仲明便拼命塞,吃了三大碗饭,去报道时还猛打饱嗝。
      军营外到处都人,全是被抓回来参军的老百姓,隋兵推推搡搡的,给他们发武器,盔甲是没有的,每人一把生锈的铁剑,就可以拿着上阵去捅人了。
      “你!到这边来!”
      隋兵骂骂咧咧道,吕仲明被推到一个队伍里,拿了一把连木柄都没有的大柴刀,又被推到方阵里去练兵。秦琼则领到一把剑,罗士信拿了条铁链子,呼呼飞了飞。
      吕仲明扛着刀过去,登时引起一阵哄笑。
      “吕道长!你也来了!”有百姓笑道。
      吕仲明莞尔道:“可不是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道长也得上阵打仗啦。”
      这话又引起一阵大笑,那一队足有两百多人,都蹲在地上拉家常聊天。又有人问:“道长,给算一卦罢,咱们能活下来吗?”
      吕仲明笑笑道:“我说能,你信吗?”
      众人又笑了起来,吕仲明道:“求道,修道,不是为了避死。是为了悟道。”
      “悟道就能不死么?”有人问道。
      吕仲明笑道:“悟道能让你不怕死。”
      那一下又是全场大笑,一名隋兵过来,大声道:“不要再在那里妖言惑众了!都站好站好!集合了!你到后头守城墙去!”
      那隋兵见吕仲明扛着把大刀都吃力,便要把他赶出去,秦琼忙道:“军爷,这是我小弟,我们仨是一起的。”
      隋兵看着秦琼,罗士信道:“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你将他拎出去,我们也不打了,这就回家去罢。”
      隋兵见罗士信这么说,便道:“那就留下来罢。”
      
      说毕,隋兵便将诸人集合在一起,开始练兵,先是说了点和突厥人交手时要做什么,怎么打,又教了些格挡,招架的手法,吕仲明听得一脸麻木,这伙人连战马都没有,拿着锈刀铁剑,就要上去跟人骑兵打仗,根本就是当炮灰的命。
      休息时,民兵们仍在似是而非地习练把式,秦琼过来问道:“怎么打。”
      吕仲明无奈叹了口气。
      “打不过。”吕仲明道。
      “用上次那招行得通不?”罗士信问道。
      “红磷吗?”吕仲明皱眉道:“不可行……现在没风。而且这一仗,不是咱们说了算,再多的办法,也无法实施。”
      “突厥人擅平原突击,不擅攻城。”吕仲明道:“如果让我守这座城,我会让所有民夫都把武器扔了,马上推土,加固城墙。再朝城墙上浇水。”
      “好办法!”秦琼一听就道:“接下来呢?。”
      “死守。”吕仲明道:“代县本来就不是他们的战略目标,只是在侵占并州的过程中的一步,守上个十天,等到上党,晋阳几城率军来援,突厥必去。”
      罗士信道:“万一晋阳不来救呢?”
      吕仲明道:“那就……”
      “七窍流血而死了。”秦琼无奈道:“我去找守城的,找他谈谈。”
      罗士信拿起武器道:“我陪你去谈。”
      秦琼:“我是用嘴谈,不是用棍棒谈!”
      
      罗士信讪讪,吕仲明忍不住好笑,秦琼便转身走了。他从军多年,虽说现在成了逃兵,却仍深谙军队系统交涉之道。想必能说服守军将领。
      吕仲明拿着大刀,与罗士信二人劈砍练习,没到半个时辰就累得不行,隋兵通知道:“今天先回去各自练罢,记清楚番号,明天早上准备过来。”
      于是众人便作鸟兽散,各自回家干活陪老婆了,秦琼一时间还未回来,罗士信便让吕仲明先回去睡觉,自己在校场外等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