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剑三同人短篇
字数不多,属于卿之北的一个业余小系列
文风比较考究,情节比较悲情,需要静下心来看,所以一直以来看得人比较少

本文为游戏同人向,主角为玩家本身

为军娘X秀爷

不定时发布新短篇,所以如果喜欢,请猛戳收藏作者。

我不太会说什么发布的事……也不知道漂亮的文案怎么弄

反正如果喜欢,承蒙不弃吧。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知薇亦玉归心 ┃ 配角: ┃ 其它:剑网三七秀天策

一句话简介:剑网三军娘X秀爷同人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1208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4 文章积分:354,63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人人都是剑三er
    之 游戏视觉向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825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剑三同人一座江山,一个人

作者:卿之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座江山,一个人

      【我给你讲个故事】一座江山,一个人

      ——剑网三同人

      1
      这个故事的开始是在一次烛龙殿救场。
      那是2012年的七月中旬,荻花时代结束的并不算久,烛龙殿最后一个BOSS乌蒙贵也才刚刚浮出水面。我们团是电信一个老区的帮会团,算不上首甲多少甲,但至少也能跟上时代在必要的时候刷来一群老板养家糊口。那天晚上推完前六个BOSS已经到了十一点半,会T傀儡的天策T并不是那么好找,只能托着下巴一边发呆一边替那些老板祈福。
      忘了说,我是个妖秀,俗称秀爷,染了一头白发拓印了一身南皇,拿着云卷笙歌在长安城招摇过市,朋友说我这是在养媳妇,我说差不多,□□丝的寂寞你不懂。
      我是□□丝,差不多吧。
      那天晚上刷了二十分钟,只来了几个记者,问了一句话就没了踪影,团长密聊我说怕老板发飙,要么退钱散了得了,我刚想打“好”,就看见一条密聊进来。
      【密聊】易知薇:请问是要天策吗?
      当时我愣了一下,现在很少有说话这么客气的人了。我打字的内容一贯不多,回了一个“嗯”字,就又听见“叮”的一声。
      【密聊】易知薇:谢谢。
      当时我第一反应是这家伙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德智体美劳全项好少年,第二反应则是在烛龙殿门口的时候。
      天策成女,手中是最好的武器王法兵天,全身的烛天极品套装。
      现在想起来,那一身红色的盔甲鲜艳到刺得扎眼。
      全团顿时炸了锅,有说求军娘跪舔的,也有人质问团长这么好的一个天策怎么没被发现,团长在YY里面干笑几声,肃静了深夜无聊卖萌发骚的诸人,在团队里面刷屏YY。
      【团队】易知薇:对不起团长,我没有YY,但我会打。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做了声,团队里一个五毒妹子在YY里半晌才开口:“哪有打副本不上YY的?”
      许多人好奇的询问说军娘是不是在傲娇,易知薇至始至终都只有一句话。
      【团队】易知薇:抱歉,我真的没有YY,但我会打。
      团长愣了愣,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大多都请人退组,但装备这么好的天策实在是难得一见,就勉强答应一试。
      当时我是主要负责她的七秀,在那一刻鬼使神差的拉近了距离去看看所谓烛天军娘的全貌,镜头调到正面的时候,总觉得她的嘴角笑了笑,眼神里有一种毅然决然的光。
      她当晚的表现很好,几乎是毫无漏洞,所有的动作全都一气呵成,从拉蛇撞线躲毒全部都毫无差池,给团队里的几个渊都准时准秒。
      团长当时就在团队里勾搭,请问军娘是何方神圣,甚至怀疑是GWW附身的GM前来指导教学来了。
      但她却说她没有任何帮会,也没有亲友,团长当时就大腿一拍,说副帮主是你了。
      到今天为止,我们帮会的副帮主都挂着易知薇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变过。

      2
      易知薇是个很奇怪的人。
      无论我的睡眠时间如何奇葩,是在下午三点起床还是晚上两点睡觉,都能看见她在线,处于的地方五花八门,大到黑龙沼小到稻香村,毫无固定场所。
      她不太爱跟人接触,帮会频道从未见过她说话,也不跟人组队做任务下竞技场,甚至也没有加帮会的YY或者□□群,只是在每个礼拜例行公事的烛龙殿里能看见她。
      团长狗腿的夸赞她是整个天策府的骄傲,特意在团队里打字让她看见,她也一直没有废话,龙牙定军霹雳,永远无错无伤,让我这个绑定奶毫无成就感可言。
      是的,我是她的绑定奶,虽然跟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虽然在某一天早晨我又看见她在线,密聊过去说要不要一起做大战,她也以“采草”“看花”之类的话婉言谢绝。直到后来我发觉帮会里的人一对对开始冲上1600的高峰,而我却连名剑队都没有组建起来,深深的孤独之感缠绕全身。
      照基友阿风的说法,我枕着自己的秀娘入睡就够了。
      你够了。我对基友说。
      阿风冲我发了个奸笑的表情,跟那个在YY上说话的毒萝奔向名剑大会的怀抱,就只剩下我在长安门口画圈圈,一边画圈圈一边诅咒天下的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亲生兄妹。
      这个时候我见到了一个可爱的红色小天使——易知薇。
      她还是穿着烛天,骑着一匹绿吃葱,站在守卫的旁边发呆,我走过去密她在干吗,她过了很久才转过身来问我怎么了?
      【密聊】易知薇:怎么了?
      【密聊】亦玉归心:JJC有队吗?
      我是个说话很干脆很直的人,没空跟妹子说些天气真好啊呵呵呵的废话,我就等着她说有或者没有,却没想到她回复的话把我吓的不轻。
      【密聊】易知薇:JJC是什么?
      【密聊】亦玉归心:你不知道?竞技场,名剑大会。
      【密聊】易知薇:我不打,我惜命。
      说实在的我有点恼火,她采草看花也就算了,没听说过打竞技场还要惜命的,于是略带嘲讽的回复过去:
      【密聊】亦玉归心:那你不是也打副本?
      【密聊】易知薇:打副本一是因为我不会死,二是因为那些是天一教,本就该杀。
      【密聊】亦玉归心:哦,打扰。
      我说完这三个字就烦躁的下线,把阿风从你侬我侬中叫出来,抱怨说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入戏太深?阿风不耐烦的回答我。女孩子嘛,总有点小情节。
      万一他是抠脚大汉怎么办?我问。十个军娘九个妖,你又不是不知道。
      如果他是男的你跟他打JJC干嘛?阿风带着一丝冷笑在YY里开口。你要当基佬也得先追我才行。
      他说完这话我除了烦躁还有点恶心,把电脑关了打算洗澡睡觉。
      洗澡的时候人总爱做思想者,我就突然想起来,她这么久跟我们打烛龙殿,真的一次都没有死过。
      就算是全都团灭了,她也能开山开虎用一种神奇而又妙不可言的方式卡脱离,剩下最后一点血皮原地打坐。
      我记得团长曾经跟她请教过如何在雷神还能卡脱离,她也只是淡淡的抛下一句话。我跟你们不一样。
      再往下她就是一贯的言简意赅和沉默,团长好奇了几次也就不再追问,毕竟这样一个绝佳人才可遇而不可求。
      毕竟是女孩子嘛。团长总是在麦克风里一边啃饼干一边这么跟我说,他在那边嘎嘣脆鸡肉味,我在这里一个人郁闷的不行。
      洗完澡我坐在电脑前面,上线之后发现她居然跑到了成都,坐在战场区的门口。
      真的是“坐着”的,很少有人会用“坐下”这么一个罕见而毫无萌点的动作。
      果然是入戏太深的小女生吗,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密聊】易知薇:不打JJC吗?
      【密聊】亦玉归心:你怎么想起来打了?
      【密聊】易知薇:他们都打。他们说天策没有不打的。
      【密聊】亦玉归心:哦?你开窍啦?
      【密聊】易知薇:不算是。你是第一个邀请我的人。
      【密聊】亦玉归心:嗯?
      【密聊】易知薇:走吧,去打。
      她说完这句话站了起来,走向名剑大会接引人,她向我发出一个邀请,队名是[易亦]
      【密聊】亦玉归心:这名字……
      【密聊】易知薇:你的名字也可以放在前面。
      【密聊】亦玉归心:你真的是不够浪漫……
      我无语望苍天,虽然这家伙入戏很深,但完全没有那种女生所有的浪漫情节,当我发现她已经进入名剑大会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没有YY。
      打副本可以靠技巧,名剑大会完全就是配合了吧。
      我问她,她没回答我。在马上一拍□□就前进,凭着一身副本装和接近神一样的走位,在三十秒之内结束战斗。
      我只用了一招回血飘摇,还是原地在动。
      我那天晚上简直就是被刷新了世界观,她的走位风骚程度几乎无人能敌,对于技能和CD的掌握度让我几乎怀疑游戏就是她设计的。那天晚上我一边在JJC左旋右转一边把基友阿风从□□上喊醒,对他狂喊:这简直就是女神!
      阿风被打扰感到很不满,只回了我一句:他是男神,他是李晓峰。
      一盆冷水从头淋下来,让我非常难过。
      那天打完JJC已经是十二点半,我下线,她还没有睡觉,分数已经刷到了一千六,胜率百分百,非常开心。我关上电脑睡在夜里,我还记得她有一次险些败给了橙武藏剑,但是她几乎是拼着命在打。
      我好像能在身后看见了她在擦嘴角,然后眼神里有坚毅的光。
      “我惜命”
      我想起了她的这句话。

      3
      第二天我起来上线,只对她敲了一句话。
      【密聊】亦玉归心:别打了,你太累。
      她只回了一句
      【密聊】易知薇:哦。

      4
      【密聊】易知薇:去看海吗?

      5
      人对于自己思念的事情,想的太多,记忆反而变得模糊,我不太记得很多事情的细节,比如说一个BOSS是在什么时候出现,长安城是什么时候有的夜景。
      但我一直记得她那身火红色的长衣,拿着□□骑着白马,甚至她每一个字敲出来,我都能听见一个很爽朗但是很轻微的声音。
      那是她的声音。
      她邀请我看海的地点在寇岛,那里一直是阴暗的暮色,黑色的大海和天空一望到不了尽头,她坐在我身边,我也盘腿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那么坐着。
      我突然发觉我很享受于这样的安宁,就好像跟一个人坐在阴天海边的咖啡厅里,点了一杯醇香的茶,与她一起坐着,什么也不说,就看日出日落。
      我和她都不是话多的人,在一起却不会觉得尴尬,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流淌在两人之间。我笑着敲字告诉她,“我现在和你一样,对剑网三入戏了。”
      她没有回我。
      我觉得有一些索然,可能是她生气了吧,毕竟是女孩子,心思敏感。
      没想到过了很久,她突然转过身来,很郑重,很郑重的对我说。
      【密聊】易知薇:我不是入戏,我是在戏里。
      我当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种奇怪的,仿佛触电一样的麻从背脊一直凉到了脑后,我手有点发抖,轻轻的敲下了几个字。
      【密聊】亦玉归心:你说什么?
      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勇气,我几乎能听见她剧烈的心跳声,以及声音里的一点点低哑。
      【密聊】易知薇:我是说,我就在剑网三里。

      海风从脸畔刮过。
      从她的,脸畔刮过。
      如果这是真的的话,好像所有的事情,包括为什么不上YY,为什么不会死,为什么害怕与人搏斗,都是可以解释的了。
      我哑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直接把电脑的插头拔掉关了机,我把手机打开想狂躁的去问每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搞得,但没有人可以问。
      我不敢问,她如果是耍我的话,我会难过,她说的是真的的话……
      嘛……
      可能吗……

      6
      我像一个疯子一样癫狂于她给我的这个诡异的答案,在床上翻来覆去之后,我打了电话给在西山居的客服,寻问一个关于易知薇的账号资料。第二天我焦躁不安的上了线,她还坐在我身边,一动不动,像一个人偶。
      【密聊】易知薇:我等了你一天。
      我没有回答。
      【密聊】易知薇:对不起,可这是真的。
      我忍受不了了,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响。
      【密聊】亦玉归心:开玩笑,你说我喜欢上了一个NPC?一段程序?!!!!!!
      我几乎是控诉的对她开口,在她长时间的沉默中等候着答案。过了很久,大约十分钟,才听见“叮”的一声。
      【密聊】易知薇:你喜欢我啊?
      【密聊】易知薇:真好啊。
      我看见她那时候笑了,毫不僵硬笑了。她伸出手,不再像一个人偶一样只有固定的几个动作,而是把手伸进袖子里,从里面掏出了一串贝壳手链。
      仔仔细细的看了,是海边上的贝壳。
      【密聊】易知薇:你的秀娘很漂亮,带上这个很好看。
      【密聊】易知薇:还好这个游戏做的细致,我能够捡到这些东西。
      那一瞬间我闭上了眼睛,不知所措。我想离开电脑把它给砸了,但是我好像听见她在里面低声说话,那种爽朗的,但是很小的声音。
      带有一点点口音,说话很慢,咬字很清楚。
      这个时候我总算收到了客服的回复,短信简短而清楚,大概意思只有一个。
      在这个区,并没有“易知薇”这个玩家。
      但她却活生生的存在着。
      【密聊】亦玉归心:你知道这是个游戏吗?
      【密聊】易知薇:嗯,我知道。
      【密聊】亦玉归心:那你只是一个游戏里的人物?
      【密聊】易知薇:是的。
      【密聊】亦玉归心:……那你不会死吧,多好。
      【密聊】易知薇:我不知道,我没有死亡也没有重伤过。
      【密聊】亦玉归心:那多好啊,你会永远活下去。
      【密聊】易知薇:嗯,直到这个游戏不在了。
      当这个游戏停止之后,她会被禁锢在这个世界里,还是会随着这个世界一起坍塌?
      我不知道。
      【密聊】易知薇:陪我走走吧。
      【密聊】亦玉归心:好。
      【密聊】易知薇:谢谢你。

      7
      【信件】
      很开心你陪我看风景,我答应你做我的情缘了。
      所以我去买了一匹双人的马,我们要一起骑。
      手帕是我绣的,天策府的人也可以很女人。
      物品:手帕
      易知薇

      8
      我说过了这只是一个故事,假的,虚伪的,编纂的。
      易知薇肯定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她没有躺在花海上吹风车,也没有在融天岭的红色天空岩石上睡着。
      她没有送我贝壳手链,也没有买那匹白色的双人马。
      我想是的,否则为什么会至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们的故事。
      为什么就算我在夜里哭的撕心裂肺,阿风也只能说一句“不就是个女人A了么?”
      她牵着白马的时候笑的很甜,手舞足蹈,在成都城外的大树底下乱蹦。她经常跑到没有玩家在的偏僻地方,然后抬头享受属于她的天空和大地。
      我陪着她转圈圈,看她喂马和发呆。
      在一起的越久,我就越能够看见她的可爱。
      帮会里面的人也都明白我们成了情缘,因为我们骑着马绕着三大主城都走了一圈。阿风对于我异常高调的秀恩爱表示不满,并且把自家五毒萝莉拽出来卖萌示威。
      我摸了摸下巴,当即把易知薇拉到城门口,找到易容管理人买了个白发,闪亮亮的出现在他面前。阿风的下巴几乎没掉下来,两百块毕竟不是矿泉水,哪有这么随便冲动的给人弄。
      【密聊】阿风:你疯啦?
      【密聊】亦玉归心:我像是会疯的人么?
      易知薇也在一边抱怨我的开销,我没说话。
      别人都能带自己的女朋友去逛街去咖啡店,我只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我觉得我要到交易行把所有的衣服给她买下来,因为她买到白发以后,在对着扬州城旁的河水偷偷的看。
      我要将她变成最漂亮最好看的女友,招摇过市,让所有人都嫉妒。
      当然有一个期限。
      就是在这个游戏关闭之前。

      9
      故事快要结束了,后面的剧情变得很简单。
      易知薇跟着我们团一起开荒皇宫、拿下五甲,她拓印了皇宫的红色套装,拿着炎枪重黎开山扩土。
      她是我们帮会一团的宝贝,名气仅限于内部,但震天撼地的大。阿风也经常说我在她身边就是一个渣渣,“简直是在用绳命玩游戏”阿风跟我开玩笑,我点点头说是啊。
      是啊是啊,本来就是的。
      有一天晚上帮会里的人坐在帮会领地插旗聊天,我和易知薇坐在一边密聊说着闲话,当时帮会里的话题不知不觉就扯到将要开九十级,那时候已经是2013年的4月,离我们在一起已经有很久了。
      我当时听见他们说故事的剧情将要推进到安史之乱,我是不管剧情的,但是我突然听见说,天策府将要被摧毁。
      我很担心她会伤心,她只是回了我一句“游戏嘛,没事。”
      【密聊】亦玉归心:你真的不在乎这是游戏吗?
      【密聊】易知薇:嗯,不在乎。
      【密聊】亦玉归心:嗯。
      【密聊】亦玉归心:我叫陈云锋。
      【密聊】易知薇:我叫易知薇……
      【密聊】易知薇:我只能叫易知薇……
      这是你的名字吗。
      我会记得的。
      我在麦克风前面给她唱歌,虽然明知道她根本听不见,我用手触摸着电脑屏幕,游戏最可恨的地方在这里,她明明站在那里,你却够不着。
      她明明有思想有感情会说话,却被编织在一大串复杂的密码程序里。我那天晚上突然问,每个礼拜的程序更新会怎么样,她说根据大小来说吧,很辛苦,但要熬过去。
      【密聊】易知薇:我是个BUG。
      【密聊】亦玉归心:是吗?
      【密聊】易知薇:是的,很大很神奇的BUG。我跟其他的人说话,他们都只会机械的回答我,不像我,废话这么多。
      【密聊】亦玉归心:那你平时孤单吗?
      【密聊】易知薇:有你在。
      【密聊】亦玉归心:那在我遇见你之前呢?
      【密聊】易知薇:我在等你来。
      【密聊】亦玉归心:原来你也会说这么浪漫的话。
      【密聊】易知薇:我在遇见你之后,才发现之前那么长的时间自己一个人,都是为了等你来陪我。
      【密聊】亦玉归心:好可爱的BUG啊。
      【密聊】易知薇:什么?
      【密聊】亦玉归心:好可爱的你啊。

      10
      请问你们游戏公司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倒闭啊?

      厄?先生,您问这个干什么?我想我们公司不会倒闭的吧……

      不会就好啊,保佑你们所有人都长命百岁。

      先生您是遇上什么问题了吗?我将竭力为您解答。

      没有啊……只是想打电话来问问,你们修复的了所有的BUG吗?

      先生,当然会尽力的,在开90级的时候我们会有一次大更新,相信可以修复所有的BUG的。

      ……

      先生?

      ……这样。

      先生?怎么了?

      ……没事的。

      11
      90级。
      预计在六月份。
      对于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一次值得期待的新的开始,对我而言,不是。
      易知薇和我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这件事,我们还在寇岛的海边捡贝壳,我的秀娘两只手腕上都有了贝壳手链,白色的,在日光下发亮。
      她在我身边笑的很甜,我们坐下来看海风的时候,阿风带着他家毒萝点击进了组。
      【队伍】阿风:要开90级了!
      【队伍】亦玉归心:嗯,我知道啊。
      【队伍】阿风: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队伍】亦玉归心:能有什么……
      【队伍】阿风:啧啧啧啧,真冷感,那易将军呢?
      【队伍】易知薇:我?没有……
      【队伍】阿风:不愧是情侣……对了,今年七夕,易将军要不要出来见一下我们家小玉啊?他很帅的。
      【队伍】亦玉归心:你胡说什么……
      【队伍】阿风:他简直风流倜傥相貌堂堂五官端正皮肤白皙透亮,绝对是当今难得一见美少年,资深优质顾家男,你还在等什么!只要998!998牵回家!
      【队伍】亦玉归心:喂……
      ……
      阿风那天玩的很疯,和他家毒萝两个人不停的么么哒。
      我以前一直觉得他们很无聊,因为他们甚至决定由网上发展到现实,在今年的夏天见一面。但现在发觉,两个人这样很好。
      至少他们可以见面,可以看见对方的模样。
      而我却很搞笑,自称是她的男友,却只能让她看到一幅女人的画像。
      我把双手放在键盘上,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对她开口。
      【密聊】亦玉归心:七夕我给你放真诚之心。
      【密聊】易知薇:好啊。

      12
      我的五月是个梦。
      梦里易知薇来我家门口找我,她穿着红色的裙子,声音爽朗而轻小。
      我在那时退了团,我说是自己累,但实际上是想陪她多一些,这一点我一直不敢说。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我每天都泡在电脑上,睡觉也不管,就让电脑枕在我身边。
      我不是疯子,但是比疯子更夸张,更可怕。
      易知薇她以前会数落我半夜不睡觉催促我第二天起床上班,但现在不会了,她也是陪着我坐在,从世界地图的这一角走到那一角。
      谁也不说话,谁也无话可说。
      说起来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挫折,像他们说的小三、奇葩、家人反对都没有,一直是在全团所有朋友的祝福下,安安稳稳的在一起的。她牵着她的马,让我坐上去,我那个人物与她一起骑在马上,两个人拥抱着,像真正的恋人。
      【密聊】易知薇:我们就是恋人。
      【密聊】易知薇:很有勇气的恋人。
      我笑着问她说为什么要加“有勇气”三个字。她告诉我,今天六月七号。
      明天就要大更新了,五月结束了。
      早就结束了。
      我还没有意识到。
      我在那一夜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我的怀里抱着一个红裙子的女孩,然后她变成一串贝壳手链绕在我的手上,最后她从手里滑落,越走越远。
      我在噩梦醒来凌晨三点的都市里面点燃一根烟,轻轻的敲着键盘与她对话。她还是那样从容和坚毅,她说她不怕,她有勇气的。
      【密聊】易知薇:你也要有,这些日子我很开心。
      【密聊】亦玉归心:……说的跟什么一样。
      【密聊】易知薇:我们是很有勇气的恋人。
      【密聊】亦玉归心:我们是很有勇气的恋人。

      13
      六月7号夜。
      我在电脑面前发呆,跟她一遍一遍重复那句话,直到系统提示即将下线维护。
      她笑着对我招手,说其实没关系啦,她是个很顽强的BUG。
      我也笑着说没关系啊,反正更新完了我会回来的。
      更新吧。
      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
      把BUG留下好吗……
      求求你们了……
      我的包包里还有真诚之心,还有要给她带的好不容易找到的同心锁,还有一件没来得及拓印的上衣。
      我找遍了安史之乱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她,她消失了,被修复了。
      这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很虚伪的假话,程序怎么会有思想,怎么可能会恋爱。
      可我偏偏这么傻。
      偏偏就在这样的夜里思念她。
      易知薇。
      这是一个不能告诉别人的故事,我在深夜里讲给你们听,因为不会有人信,但是有人会记得这个名字吧。
      易知薇,终究是存在过。
      开90级之后我逐渐半A,把我自己的秀娘打扮成天策的模样,白头发,白色的双人马,破军套装和□□,站在寇岛的海边,等待着有海水把贝壳吹上岸。
      阿风和团长都说我不可理喻,说不就是个女人莫名其妙的A了吗,打不了陪你喝一晚上酒,过一天就忘了。
      怎么忘记呢。
      忘得掉吗?
      一个版本的游戏进度是一个江山年代的替换,但是有一个人也会随之消失,永远的消失在一个原本就虚无缥缈的空间里。
      我不知道她一直以来有多孤独,看着满目不会变换的景色,留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现在你在的世界里会不会也很孤独?可惜就算我死了,我和你也无法在遇见。
      抱歉,我现在是疯子,我打的字很乱,讲的故事很错杂,思路也不清楚。
      我只是想讲一个很简单很像谎话的故事,有一个女孩子,她出生在一个游戏里,她遇上了一个人。
      易知薇,我很爱。
      我等你回来,我包包里还有一颗真诚之心。
      我爱你易知薇。
      我爱你。

      【END】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