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腥光大道

作者:鸦青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4.猎潮者的慈悲

      
      【谁看得到谁皮囊下的骨呢。】
      
      短短两天时间,彼岸组合的微博粉丝就已涨到了十万。虽然比起当红明星令人瞠目结舌的几千万粉丝大军,十万粉丝简直被比成了遇到了大圣孙悟空的无名杂毛猴,但绝对是《中国之声》所有学员中因为节目原因收获粉丝最多的几位选手之一了。
      甚至还有一名ID为“童童仙女有威武肱二头肌”的活跃粉丝为他们建立了“彼岸组合粉丝后援会”和贴吧,或者者大都是年轻少女们,也有不少男生和中年妇女。
      
      陆双霜的效率很高,在放出邀请韩嘉彼和苏岸参演MV后的一周内就向他们发了邀请,通知他们前往摄影棚参与拍摄。
      比起经纪人更像专职司机的Bjork载着前往摄影棚。
      
      要拍摄MV的歌曲名叫《煎熬》,是专辑的第一波主打歌,将先于专辑正式发售期在各大音乐电台播出,作为内地当红明星,时隔一年半陆双霜时隔一年半终于回归乐坛,这张专辑的制作阵容相当强大,邀请众多知名作词人和作曲家参与合作,得到消息的乐迷们都表示十分期待。《煎熬》是首悲伤情歌,情感真挚,歌词曲调都十分打动人心,可以想见这首歌最为第一波主打歌的热度。
      陆双霜却是送给了苏岸和韩嘉彼一份大礼。
      
      然而天上掉馅饼,要是接得不好还会被砸伤。
      
      MV的剧情是女主角沉溺在失去男友后日夜悲伤,在回忆与挣扎中最终迎来了全新生活。
      剧情很简单,全MV设定时长为7分钟,苏岸出演女主角的前男友,以回忆的形式出现;韩嘉彼则出演默默关注着女主角的同事。
      
      开始拍摄之后,同为新人的韩嘉彼和苏岸却出现了巨大的差异。
      虽然受到过公司的专业培训,可等真正站在摄影机下,韩嘉彼的紧张和生涩暴露无遗,NG无数次后,在导演和陆双霜的指导示范下才勉强算过。
      然而组合里的另一个少年……
      站在摄影机后面的陆双霜听到导演又是满意又是疑惑地感叹:“这小伙子走位一点问题也没有,总是能抓到镜头,这真是个新人么……”
      陆双霜听到话后,向前走了几步看向摄像机的显示屏,屏幕里的猫眼少年正对着镜头微笑着。
      
      少年的烟色发丝柔顺地垂在额头上,扬着嘴角微笑,脸颊线条因为笑容的点缀愈发柔和,如同正在深情凝望着自己的爱人。
      然而少年的唇色略微失血,他微微弯着眼睛,眼睛有淡淡的水光,像是雨后的湖面,看起来温柔又悲伤。
      在他的注视里,让人能想见淅淅沥沥的雨,熨帖的草木清苦味道,带着淡淡的湿气仿佛蜷缩的心房。
      
      陆双霜看着仿佛透过屏幕望向她的少年,心脏近乎跳错了一拍。
      但也只是近乎而已。就像卖热干面的老板肯定不会被一碗香喷喷的热干面感动得流泪,一个演员也很难真喜欢上自己剧中的爱人,那叫不专业。
      陆双霜真的有些吃惊,因为在她眼里,甚至在大多观众眼里,苏安唱歌是不错,可在韩嘉彼天使一般的歌声下,显得确然有几分逊色,在组合里两人都是相貌上等的情况下,其实“苏岸拖了韩嘉彼后腿”的说法是不少的。
      可是现在这样一看,在自己的MV播出后,应该会发生很有趣的舆论变化吧。
      
      难道这孩子其实擅长的是演戏,而韩嘉彼擅长唱歌?
      把一个特长的演戏的人和一个擅长唱歌的人凑成一个组合……
      Bjork做事还和以前一样有意思呢。
      
      “卡——你叫苏岸是吧,演的不错,趁休息你教教你同伴,他太惶恐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逼着他拍三级片呢。”导演大声嚷嚷着。
      三级片……
      现场所有“被”以为在拍三级片的工作人员都默默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导演,在新人面前你讲点节操行么,现在节操可便宜了你可别舍不得批发几斤带在身上。
      
      惶恐的韩嘉彼不知道怎么被苏岸治愈了,之后的拍摄算不上太成功,但MV对演技的要求并不太高,所以导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让过了。
      一天的时间MV拍摄完毕,整个制作组不可谓效率不高。估计也因为这个原因,陆双霜心情不错,请所有工作人员晚上出去潇洒。
      地点是A市赫赫有名的高档场所——猎潮夜总会。
      
      ********
      
      能出现在猎潮夜总会的,不是有钱人就是认识有钱人的人,苏岸和韩嘉彼显然属于后者。或者这样说也不算对,因为猎潮夜总会是王酬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产业,而王酬集团的董事长,就是苏岸的义父——苏西棠。
      不过苏岸属于性质为离家出走或者断绝亲属关系的笨蛋,所以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踏进猎潮夜总会,以客人的身份。
      
      猎潮的装修风格不是那种长着眼珠的人都能分辨出来的金碧辉煌,没有大量的亮金色和大红色,设计运用了大量的银灰和暗金,摒除繁复的装饰,尽情展现了流畅的线条和恰到好处的分割。然而用2吨的整块水晶制作的吊灯,转角处摆放着的价值千万的雕塑,VIP包厢区的走廊一侧,厚厚的玻璃墙壁后,海豚自海龟的背上悠然滑过——这是一个巨型鱼缸,无不显示着这是A市的顶级会所,甚至端盘子的服务生都有着英俊的微笑面庞和流利的英文口语。
      
      参杂着回忆四处欣赏的苏岸,忽然想到,拥有着这座高端设计品位的夜总会的主人,现年33岁的苏西棠,当初甚至连高中都没能毕业。
      而苏岸的父亲苏酬,听说更是初中都没念完就辍学打工,当着街头混混打砸抢烧,硬是供着苏西棠念到高中。
      直到苏酬在斗殴中打折了一条腿,连医院里一张床位的钱都出不起,联考中全市第一的苏西棠直接放弃了学业,捡起了苏酬手中的刀和棍,开始努力保护着一直守护着他的人。
      
      苏岸其实无法想象两个连高中都没读完的年轻人,两个小混混,是怎么混下这样一座名流汇聚的夜总会,而那个苍白如鬼的男人,则从充满泥泞鲜血的社会底层,硬生生一手创立了声名赫赫的大型集团。
      他忍不住回忆起来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苏西棠的场景,那个手握文明杖推门而入的男人,西装革履,贵气凛然,简直像浑然天成的王者,小说里描述着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豪门之后,底蕴深厚的家族家主,不该拥有着半途辍学替人看场子替人收保护费打架斗殴的灰暗经历。
      倒是苏岸自己,才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吧。
      即使他重生前,26岁,这个比自己仅大8岁的人从一个小混混打拼成了集团董事长,而他呢,到死都只是个三流小明星。
      那个男人,真的很优秀呢。多少人只看到他美好的皮囊,看不到皮囊下他骨子里的不屈和拼搏。又或者,其实,谁看得到谁皮囊下的骨呢。
      
      一众人在包厢里吃喝玩乐的时候,苏岸有些不在状态。虽然他用成熟的演技遮掩着,显得礼貌而投入,但坐在他边上的韩嘉彼却发现了不对劲。
      韩嘉彼故意多喝了两杯酒,大小肠胃不好的他立刻面色惨白,额头上满是汗珠,不少原本玩得开心的人都注意到了。
      “小韩啊,你这是怎么了?”导演助理问道。
      “胃有些……难受,不要紧的。”韩嘉彼勉强笑道。
      
      “脸都白成这样了还不要紧,都怪我,刚刚硬是罚你喝酒,苏岸,你赶快带着小韩回去休息,要是严重赶紧送医院。”陆双霜立即说。
      “这样不太好吧……”韩嘉彼有些犹豫。
      “这有什么,你当我是跋扈的老板啊,快走快走,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算了,下次有机会再聚。”陆双霜豪爽说道。
      “不用了霜姐,我们自己坐出租车回去就好。”苏岸扶着韩嘉彼起身,向在座的人礼貌道别后离开了包厢。
      “哟,忘了提醒他们,这里很难搭到的士的。”导演助理低喃道。
      
      “我的天,来这里的人都是自己有车,都快10分钟了也没见半辆出租车来,嘉彼你难受不,要是情况不对我就打120算了。”在大门口一直等待着出租车的苏岸有些急了。
      “只是肠胃有点敏感罢了,这额头上的额汗都是我用冰啤酒杯边上的水珠抹上去的,没那么难受,还不是看你心不在焉不想多呆,就想着带你回公寓。”韩嘉彼笑着说。
      苏岸愣了愣,用手指在鼻尖下摩擦了一下,开口想说点什么,却又不太好意思,最后只好厚着脸皮傲娇道:“这样啊,那就打不了120了,我们继续等出租车吧。”
      韩嘉彼:“……”
      
      初秋的傍晚七八点钟,天还没有完全暗下去,天边仿佛泼倒了豇豆红,把云层染得深深浅浅,像是大堆作废的绸缎沉默地堆叠在一起,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燥热的季节终于要离去,渐渐能感受到些许的凉意了。
      在夕阳的余辉里,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停在了苏岸和韩嘉彼面前。
      
      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露出一张憨厚的中年男人的脸。
      “我老板让我送你们回家。”
      
      这辆车……
      大脑仿佛被些微的电流刺激到,苏岸猛地回过头。
      
      猎潮夜总会巨大的招牌下,静静地站着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
      旋转门的转动带动着光线的扭曲和明暗,距离有些远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能看到他宽阔的肩膀和修长的腿。
      却像是个漩涡一样牢牢地吸住了苏岸的注意力。
      苏岸知道那是谁,苏岸知道一定是他。
      那人似乎看了他一眼,也可能没有,之后便干净利落地转身,走进了旋转门。西装包裹住男人挺拔的身形,顺着笔直的脊梁延伸而上的,是一截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的后脖颈,衬得原本雪白的衬衣后领黯然失色。
      
      “那个……请问你们家老板是?”苏岸身边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问道,清澈的声音将有些恍惚的苏岸拉回了清醒的状态。
      苏岸没有多讲话,只是上前拉开了车门,他在这一刻有些莫名的惘然和疲倦。
      
      “……嘉彼,上车吧。”
      猫眼少年微微低垂着眼睛,轻声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最近一周都在各种面试新鲜出炉的学弟学妹啊啊啊啊啊好忙啊啊啊啊啊又没时间写文又没时间更新啊啊啊啊啊啊泪目
    多了好多新粗线的萌萌妹子~ o ~好色的渣鸦君表示好高兴……(?﹃?)口水
    大家明天见~
    【下集预告:渣鸦君要展示它文艺而唯美的一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