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鲁路修]时冉

作者:扫帚三剑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零之镇魂曲

      紧接着尤尔达就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娜娜莉。
      
      其实那句类似于挑衅的话语也纯粹是按照他们的意思而瞎编的。和折原临也呆久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学会了用正经面孔说出这么中二的发言。
      
      “尤……尔达……”鲁鲁修的声音里明显带着颤音,这一点她听得真切。“你回来了。”
      
      “我想问,什么叫我回来了,我们从没有见过才对。”
      
      这下子尤尔达肯定了,鲁鲁修认识自己,而且关系不浅,现在这种发展越来越让尤尔达困惑了。因为太过复杂,如果没有人清清楚楚的从头到尾解释一遍,这些线索在脑海里串起来后越来越乱,更是难以梳清条理。
      
      或许有必要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一谈,这样子一抹黑的走下去,实在是太憋屈了。
      
      想着自己的任务已经到了,没再说什么,自觉的站到了娜娜莉的旁边。虽然看这些人的态度也知道自己可能是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没有地位,或许是处于中心位置,可尤尔达更怕的是,自己这种想法还是太过自作多情。
      
      她始终还是怯弱着,虽然折原临也说她和梵萝娜很像,但要尤尔达自己来说的话,她其实是完全比不上梵萝娜。梵萝娜才是真正的女王,而尤尔达只是个心理变态的伪善者,屈居于背后,无法站的上台面的阴险小人。要真正霸气侧漏毫不在意别人想法的我行我素,她还真是还差的远。
      
      可能是看出了尤尔达那不在乎的心思,鲁鲁修也移开了那对于尤尔达来说稍显灼热的目光。
      
      “哥哥,我是你们的对手。”
      
      娜娜莉似乎在听到了鲁鲁修的声音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那毫不留情的话究竟有多么伤人,可尤尔达却是清楚的,屏幕那边的鲁鲁修也是。
      
      鲁鲁修沉默着没有说话。
      
      娜娜莉继续说,“尤尔达失踪的那一年,你知道她是在哪里吗?她人在这里确是完全没有了那一段的记忆。”
      
      尤尔达脸色变了变,不知道娜娜莉这话的意思。
      
      修乃泽尔温柔的目光落在了尤尔达身上,只是一会儿,快到什么情绪都无法捕捉到,他伸手拍在了娜娜莉肩膀上,示意她不用再说下去。尤尔达其实看着这个场景特别想吐槽,这件事的中心好像是她对吧,为什么一个只是在述说事实的人却要被受到安慰,她这个当事人却是一个眼神就被打发了?
      
      虽然有着种种不满,但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狗血剧情的心情却是一点儿也不参假的。
      
      “在一年前,尤尔达去了EU最混乱,最危险的战场。她的能力你也清楚,只要她不想暴露出踪迹,你是怎么也无法找到她的。在大概一个星期前我们找到了她,可是她完全不记得我们任何人。”
      
      当着我的面说谎,你胆子还真不小啊!
      
      尤尔达不知道他说这些本该是无关紧要的事是为了什么,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目的性。不过有没有目的这都无所谓,只要不危害到她的基本利益,她不介意让他放肆一下。与其关注这些,其实她更在意的是鲁鲁修会有什么反应,冷淡或是不屑一顾?这样才算正常吧!
      
      “这算什么?既然失忆了那还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尤尔达你觉得你留着还有何用处?什么叫只要是你的话那么就一定遵从?这种将所有罪恶都归结于一个命令的做法真是卑鄙到不堪,如此的狡猾不可一世。现在这种情况又是为了什么?”
      
      鲁鲁修眼神十分冷漠,就好像那些话语不是他说的一样。
      
      心猛的被揪住了般疼痛着,虽然早就猜想到了自己的自作多情,但真当事实如此的时候也还是觉得现实如此的难以接受。明明只是初来乍到,莫名的就被所有事情纠缠到了一起,又莫名其妙的被自己最不想看到自己不堪的人责骂,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听得她十分委屈。明明斟酌好语言,特意将自己粗鄙不入流的阴暗面全部隐藏起来,就是为了不让这个初次见面泡汤,希望能被有个好印象。
      
      既然一早就被讨厌了,那做这么多心里准备的我简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白痴。
      
      看到了娜娜莉的存在,鲁鲁修就已经猜到了很多事,说完那些话也没打算看看尤尔达脸上的表情就关掉了通话。双手紧握不住的颤抖着,眼眸低垂,看不出他现在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怎么?旧情人出现就立马想要缴械投降了?”
      
      C.C抱着玩偶坐在了沙发上,比起沉默不语这种态度,她其实更希望鲁鲁修暴怒着发泄一下,这种沉默反而更是让人觉得他此刻的心情极为糟糕。
      
      绿发魔女对于尤尔达的出现似乎并不怎么惊讶,毕竟她从来就没有认为‘她死了’这个说法有可性度。唯独被蒙在鼓里的鲁鲁修真的就对她的死深信不疑了。该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吗?嘛,还挺合适。她唯一见到那个小妮子犯糊涂的情况,就只是关于鲁鲁修的事了。
      
      “‘零之镇魂曲’的计划不能该变,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也都是要进行下去的。”
      
      “啊——”C.C轻拖了个音,表示认同,“没想到还算理智。”
      
      不过,她认为啊,尤尔达最在乎的永远都只是关于鲁鲁修的事,如果让她知道她最在乎的的人一心想要寻死,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真是期待啊!
      
      鲁鲁修瞳孔猛缩,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眼神里满溢真深深的悔恨和无力之感。他愤怒着,为所有的事。他简直是恨死了尤尔达永远丝毫不考虑别人感受的自作主张,尤尔达一声不响的离开,尤尔达那该死的无条件付出。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可以不那么理智。”
      
      “这一句倒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话了。我说,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么?”
      
      魔女丝毫不留情面的反驳也无法引起鲁鲁修多余的情绪变化,应该说自从鲁鲁修在被尤尔达的出现扰乱了心神后,根本就没有将其他的事情听进脑子里去。就在这个时候朱雀走了进来,看得出来他的脸色也十分不好,过了最开始那会儿的震惊,现在显然是冷静了下来。
      
      “是没有什么事情确定过她死了,难道鲁鲁修你就这么想要她死。”
      
      并不是没有人希望尤尔达没死,之所以如此的反应剧烈,最主要的只是因为尤尔达站在修乃泽尔那边的事情。趁尤尔达失忆了,无法正确了解到事实,就先下手控制住她吗?这一招修乃泽尔绝对不是即兴想出来的,为了压制住鲁鲁修的计划这无疑是很成功的,从表面上看。
      
      C.C挑眉,换了个姿势坐下。
      
      “这毫无影响不是吗?要完成尤尔达的意志,那么就等同于要完成鲁鲁修的意志,这不是尤尔达的想法吗?她对这个世界是和平也好混乱也好都不介意,唯一介意的就只是鲁鲁修你的想法而已。鲁鲁修你所想的,就是她最希望达成的。这一点你还不清楚吗?”
      
      “我知道。”鲁鲁修身体颤抖了一下。
      
      朱雀看着鲁鲁修这瞻前顾后的样子十分不满,走上前抓住他的领子往上提,紧接着又伸出另一只手一拳揍了上去。这一系列动作朱雀都是毫不犹豫,根本没有给鲁鲁修反抗的机会。
      
      “尤尔达不是我的亲妹妹。”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
      
      朱雀面容严肃而又刻板,这种极为认真地表情说明了他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的重视。
      
      “当初我是在一个破烂的神社里看到她的。十分的漂亮,就像个人偶娃娃,精致的脸,华贵的衣服。可是却双眼空洞,不管我呆在那里多久她都好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自顾自的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没有表情,没有感情的这些也像个人偶。我在那是几乎每天都会抽时间去看看她,那样的生活持续了有一年时间。”
      
      “啊。”C.C轻叹了口气,“尤尔达要知道了这一段话,她会怎么想?”
      
      “所以?”
      
      鲁鲁修抬头突然开口,眼神定定的看着朱雀。
      
      朱雀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她在有了自己的意志后,终于和我说话了。”
      
      “说了什么?”C.C显然是很感兴趣,有些吃惊的问。
      
      “她说‘我还是死人吗?’”
      
      静静的,鲁鲁修说,“没有了我她就是个死人?”
      
      这种话太残忍了,他无法想象一个人要怎样的绝望才会说出那种话。鲁鲁修的话半是嘲讽半是苦涩,一方面是在向朱雀寻求答案,一方面又想否认。这种责任实在是过于沉重了点,对于任何人。
      
      “只要看过一次就不会忘记,她当时的表情。苍白至透明的脸,她是如何一字一句将那句话拼凑成完整的句子的,她是如何坚强的找回自我成为一个人而不是提线木偶。”
      
      他至今还记得尤尔达那一年间每天重复着的事是那么的繁琐无味。
      
      “我想要尤尔达好歹对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失望。”
      
      ……
      
      尤尔达一直还没有从被讨厌了这个怪圈中走出来,脑袋里一直重复着的就是‘被讨厌了’这四个字,这样的事实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有点过于难以接受了。
      
      娜娜莉拿到了F.L.E.I.J.A的发射按钮,尤尔达就像是旁观似的站在一旁观看,修乃泽尔似乎也不介意尤尔达知道一些事情。
      
      接着鲁鲁修就会过来吧!尤尔达叹了口气,怎么也无法放下之前的事情,一时间有些抵触见到鲁鲁修。
      
      “修乃泽尔,我和你一起。你和科内利亚难道有什么话不想让我知道?”
      
      留下了娜娜莉,走出这个空间,修乃泽尔便毫不犹豫的掏出了□□。
      
      “尤尔达,不管你是真的失忆还是假的失忆,总之你实在是危险呢!”
      
      修乃泽尔这反目的情节发展的倒还真是迅速,不得不让尤尔达刮目相看了。尤尔达转头看了眼科内利亚,明显她比自己还不清楚这种神展开。我该吐槽是因为她没有被各种天雷雷过吗?或是该感慨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哈,这倒是我今年听说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这把枪你觉得能够伤害的了我吗?修乃泽尔?我有个提议,要么我杀了你,要么由鲁鲁修杀了你。”
      
      牵起嘴角,尤尔达露出了折原临也式的标准恶魔笑容,明明是笑着却是阴冷的让人害怕,这张恐怖的笑脸就像是脱离于人类的感觉,不似人,却又是说着如此人性化的话语。将她所信奉的弱肉强食的准则表现得淋漓尽致。修乃泽尔就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就准备朝尤尔达开枪,科内利亚连忙扑了过去,让子弹打偏了。
      
      ‘切’尤尔达不屑的发出了的单音节,“我也懒得和你废话,总之我不想惹麻烦,放我离开这里。”
      
      说实话像修乃泽尔这样的人,其实现在就杀了无疑是最好的,不过被鲁鲁修用Geass操纵对他来说才是最惨的。尤尔达对于那些惹自己不满的人向来都不会有什么慈悲可言。吉尔伽美什对她的解析虽然确实是准确到令人恼怒,但无可厚非那是事实。
      
      又看着科内利亚,“你做了个很好的判断,放心我不会杀了你。”
      
      尤尔达没有说谎,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人的。
      
      折原临也就像是尤尔达的一个开关,有他在或许能够牵制住尤尔达的一些举动,使她不会做的太过分,但一旦这个开关失灵了,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会做出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
      
      迪特哈尔特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着尤尔达的眼神里充满了尊崇之色。
      
      尤尔达笑了笑,“你去死吧!”
      
      尤尔达抬手做了个碾碎脖颈的动作,邪肆的笑容显得张狂至极,下一秒迪特哈尔特的身体便自爆了开来,尤尔达依旧是一副笑容,周围的人都是脸上不见丝毫血色。
      
      那张无比美丽的面孔顿时都让人不忍直视。
      
      在场的人都或多或少身上背负着多少人的性命,在战场上闯过来,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可是如此不把人当人的残忍杀害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到,四溅的肉沫将整个房间都弄得恶心至极。
      
      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尤尔达一时间似乎有恢复了点自信,一下子就改变了主意,她还是想亲自见一见鲁鲁修。
      
      她不管那边到底会怎么处理,总之是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这里回到了先前娜娜莉待的地方。
      
      尤尔达温柔的用手抚摸着娜娜莉的头发柔声安慰道。
      
      “真是辛苦了,娜娜莉。”
      
      可是明明鲁鲁修更辛苦,这种补救的方式未免太过虚伪了点,娜娜莉。
      
      连自己的哥哥都无法给予更多的信任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问我这个剧情是怎么回事。
    _(:з」∠)_



    [综]星期恋人




    [刀剑神域]电波少女恋爱指南




    [魔笛Magi]相信昨天




    [反叛的鲁路修]时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