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娱乐圈]旅行者

作者:某女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苏诺妍其人

      一、苏诺妍其人
      车水马龙的路边,四周都是白雪皑皑的景色。屋檐上稀疏结了一些的冰柱,四周的树木都一片叶子都没有,只剩下那枝条罢了。冬日里的韩国首尔,路上行走的人并不多,配上四周那一阵沙沙的风声,使人产生一种萧索悲凉的感情。
      
      忽然,天空下起了鹅毛般的白雪,原本还在大街上稀疏走着的人都快步离开大街,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温暖的笑容。下雪的时候,总是意外的平静安宁。
      
      一手白昔的手臂递了出来,手掌接住了天上掉下来的雪,雪感受到了手上的温度以后,慢慢地融化在她的手心,只留一丝的湿润在那手掌中。
      
      红色的针织毛衣,外套长款黑色羽绒,黑色的毛裤下是一双厚厚卡其色的雪地靴,外加一顶类似猫耳款式的灰色毛绒帽子。
      
      冷风飕飕的吹拂,苏诺妍似乎还是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冷意,她有一些的茫然,那一霎那宛如整个世界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这里不是她熟悉的地方,也没有她熟悉的朋友。
      
      苏诺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家里一早就没有了亲人,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所幸的是父母过世前留下的钱够她日后的生活。父母那边也没有什么亲戚,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原本学校的一个老师想收养她,只是被她拒绝了,她已经十六岁了,她很清楚发生什么事情。
      
      她的生活跟平常的人一样,上课读书,唯有父母离开这个事实与别人不相同而已。她的语言天赋很好,除了必须要学的英语以外,韩语和西班牙语也是能够对答自如。
      
      她一直都在一家翻译社里面兼职翻译,在她看来父母的钱总有一天是要花完的,所以她总喜欢在假期的时候打工,认识不同面孔的人。
      
      苏诺妍不是一个五官精致而美丽的女孩,白昔的肌肤,一把秀丽的长发,脸上的皮肤很好,只不过这些加起来勉强只能算是一个清秀婉约的女孩。
      
      她慢慢的从思绪之中回归,慢慢地走回家里。这里不是她生活多年的中国,而是有些陌生的韩国。她虽然有些茫然,只是她还是要回到家里,这场鹅毛大雪,很快就会变成一场大风雪。
      
      苏诺妍第一次得知这里是韩国而非中国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她并没有出国旅行,本以为是恶作剧。只是这里的景色,这里的文字都告诉她这里不是中国而是韩国。
      
      她现在住的地方,在汉城,现在是2002年,这时候汉城还未曾改名作首尔市。上面的房产证写的是她苏
      
      诺妍的名字,而身上所有证件都是她的名字,银行卡,各式的存折,不难看出她暂时一点都不缺钱。
      
      苏诺妍暮然想起了一个片段,由于出于好奇,她在北京靠近故宫的酒楼上稍坐了片刻。这一座酒楼装修十分奢华,灰青色的麻石路,扶手是红木的,桌子也十分古色古香,是酸枝木。而酒楼的中间,有龙飞凤舞的几个狂草写的大字——因果酒楼。
      
      苏诺妍进来并没有见到一个人,只有两个人坐在酒楼里面,两人的衣着都有些相似。
      
      那人一见到苏诺妍忽然说了一段话:“缘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缘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短短的今生,只是一面镜子,前世多少香火缘。缘分无处不在,人世间的事情,就拿充满悲欢离合,
      
      人世界的事就是这样无奈,有缘无份,有份无缘。”
      
      另一人则有些高兴的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位有缘人了。”
      
      苏诺妍虽然很奇怪他们两人的话,只以为是因为客人较少的原因,她问道:“请问能上一壶茶吗?走了半天有些渴了。”
      
      那人一听到苏诺妍的话,立刻现场就冲沏起了茶水。苏诺妍一下子就闻出了茶叶的味道,是君山银针。
      
      有道是,君山产茶嫩绿似莲心。
      
      苏诺妍捧起了那杯茶,小口的抿了一下,芳香四溢,嘴巴一下子充满了茶叶本身的香气,人生三味一杯里,不知道为何,她在喝茶的时候,总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情感。似曾相识,又似乎是陌生异常。
      
      “我的名字是司空景音,是这家酒楼的沏茶师傅。”
      
      “我的名字是司徒青云,是这家酒楼的老板。”
      
      “嗯,你们好,我是苏诺妍。”
      
      小坐了一小会儿,司空景音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前世今生?”见苏诺妍并没有回答他便继续说道:“佛经的所谓欲知前生事,且看今生事。欲知来生事,且看今生为。人这一身之中,造有种种的业,或善或恶,或少或多,或轻或重。因此,因果才有循环。”
      
      “司空先生,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事情?请讲?”苏诺妍见司空景音似乎仍有未说的话,她喜欢单刀直入的话。
      
      “这个酒楼,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司空景音也倒了一杯茶,坐到了苏诺妍对面:“这个酒楼已经开了整整五十年了。我们一直在等你的出现。”
      
      “第一个来到的人?”苏诺妍忽然有些恐惧的看着司空景音,她是见到这家酒楼靠在大马路,五十年来第一个来到的人,这个确实让她觉得惊悚。
      
      司徒青云目无表情的说:“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的是你。你是第一个来的人,也将是最后一个的人。”
      
      “为什么是我?”苏诺妍不知道为何突然问了一句,为什么是她,她从来不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人也不是最普通的那一个人。
      
      “缘来缘去,缘生缘灭。”司徒青云只说了这句话以后,就再也没说话了。
      
      而一旁原本在聆听的司空景音说:“曾经的你,有过几次轮回,却都没能遇上那个人。这次,你是应该好好去会会那个人了。”
      
      “那个人?”苏诺妍问道。
      
      “你很快会有答案的。”司徒青云淡淡的说道。
      
      “你到每一个世界里,记得收集一样东西,一颗粉红色的琉璃珠。”司空景音说道:“你在寻找的旅途
      
      ,你就会知道你为何而去,找到那个人。你为他而去,也会为他而来。缘生缘灭,缘聚缘散,一切皆有定数。”
      
      “每一个世界?”苏诺妍听得是一阵不知所措的看着司空景音,问道:“难道真的有穿越时空?”
      
      司空景音并没有回答苏诺妍的话,走了过去她的身边,拿出了一颗血红的珠子,放在她的手上:“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你为何而去。我只能说,缘起缘灭,一切都有定数。”
      
      “定数?要是改变呢?”
      
      司空景音淡淡的说道:“你就是为了改变那些定数而去的,当这颗珠子变成深蓝色,那就代表,你接近了那个世界你要找的人,你要去做的就是帮助你,改变那些定数。”
      
      “收集完琉璃珠我就回来?”
      
      司徒青云看了一眼苏诺妍说:“非也非也。”
      
      “因果循环,是你的怎么样逃不掉!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在那里找到他以后,好好生活吧。”司空景音有些淡然的说。
      
      苏诺妍还是一脸不解的说:“那我要是收集完琉璃珠,是不是代表我就回到这里了,那我要收集多少?”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你,你会回到你应该呆的地方。”司空景音话音一落,苏诺妍的身体就开始慢慢消失在了这座酒楼。
      
      司徒青云看着这情景说道:“你不告诉她,该怎么样做,也许她不知道?”
      
      “无妨,她会想明白的。”司空景音宛然一笑,笑容里蕴含了很多的笑意。
      
      “希望,苏诺妍可以改变那些一直存在的定数吧。”司徒青云默默地想着。
      
      而司空景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放心吧,青云。她可以做到的,那是她前世种下的因,只不过是
      
      一直都没有被改变。前世的因,都是要她自己去改变,而那些奇妙的定数,也终究被改写。”
      
      话音一落,整座酒楼就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阵清风在吹拂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刚才发现了,段落问题。2013.11.04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