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皇陵

      皇陵建在南城外的西郊十里处,我坐在马车上看着车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那段在街上四处游荡的日子似乎离我很远很远了。
      “公主,起风了,把帘子放下吧,”若云提醒道。
      我刚要放下,就瞥见人群里站着一个人,她一身天青色裙裳在熙攘的人群中显得孤远绝立,目光一直追随着移动的车马不肯离开。
      “公主,你在看什么?”
      我摇摇头:“没什么。”
      这世间有太多的求而不得,一声哀叹之后,也只能无可奈何。
      萱姨和陆大人都早就等在祭台处迎接圣驾。
      焚香,奏祭祀之音之后,父皇先行上前鞠躬祭拜,而后是淳哥哥行跪拜之礼,再接着就是我和诚泰了。三拜过后,我将昨日做的一些点心放在祭台,母后灵位前。
      皇陵墓室建在祭台下面,开启皇陵的钥匙共有两把,一把在父皇手中,一把在守陵人陆绪手中,他也是北玄有名工匠陆潘的第二十五代弟子。若非新皇登基,或逢大祭之时,皇陵是不能轻易开启的。可是今日,陆续忽然走到陵墓前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第一道石门,而后将手中的钥匙递给吴公公,退守在门外。
      我惊讶的看向父皇,父皇神情端肃,眼底有隐隐而出的伤痛:“当年你母后去时,你没有见她最后一面,如今回来了,也该去看看她。”
      我心里一痛,侧身道:“谢父皇。”
      石门缓缓升起,出现了一条宽阔的,旋转往地下延伸的阶梯,父皇走在前面,淳哥哥、诚泰与我并行而入,因为皇陵是禁地,非南宫族之人是不能进去的。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铁门,陆续的钥匙和父皇手中的钥匙合并在一起才开启了那扇铁门,同时我听到头顶传来石墓门缓缓落地的声音。
      铁门一开,眼前的一切让我呆住了,我侧头看见淳哥哥努力的想掩住心底的诧异,他四处扫视,试图让自己习惯眼前的一切。至于诚泰,我听到他与我同时一声低呼,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墓地里没有一盏灯,却亮如白昼,高高的穹顶上镶嵌着无数的夜明珠,墓地不是坚硬的石板,而是软软的泥土,因为放的不是棺椁,而是种了各种植物,这些植物比我平日所见都大了数十倍,而且这些植物都是我从未见过的,人形的贴在地上的黑色叶子,叶子上还有细细的尖刺;如细长黑发的从枝头垂落的黑色花丝;如碧玉瓷碗的一枝花,花碗中还盛着清澈的水……
      墓室中央还有一个方形台,以通透的水晶石建成,祭台很高,而登上祭台的阶梯却是由一棵高过一棵的植物构成,粗壮如勇士手臂的茎,顶端只有一片似荷叶般的叶子。
      我忍不住问:“父皇,为何不见棺材?”
      父皇看着我们说道:“南宫族历代先皇与皇后安葬并不像寻常人一样,死后以特有的木棺入殓埋于地下,那座木棺状如植物种子,受尸身的滋养,随着尸身血肉与木棺的消溶,种子便会发芽长成各种奇异的植物。那些植物不仅受了血的滋养,也受到先人身前各自秉性的影响,故各不相同,有些甚至与寻常之物大不相同。那长在地表的黑色叶子是第二十八任皇上南宫墨,他为人极为谦恭有礼,即便身为皇上也处处以礼待人甚少发怒,不过奇怪的是他一生所穿的衣服均为黑色,就算是龙袍也是墨色;那黑色花丝是南宫族第五十四任皇后,听说她生前爱极了她那一头墨色长发,至于那状如瓷碗的花中盛着的不是水,而是酒,淳儿,你也该听过你的祖父是一位爱酒之人,”淳哥哥轻轻的点点头。
      “那母后呢?”我很好奇,母后的墓地上会长出什么样的花来。
      父皇将我们带到母后墓地上,可是奇怪的是那片地空无一物,我疑惑的看向父皇,父皇也是一脸的震惊与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
      我刚想上前,淳哥哥拉住我,他轻轻摇摇头,诚泰见此也忍住了一肚子的疑问,只是默默的看着父皇。
      父皇忽然冲着空地上喊了一声:“红罗,难道你想告诉我你这一生就是一场空吗?”他悲愤异常的拂袖而去。
      淳哥哥拉着我立刻跟了上去,诚泰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快步跟在我们后面也出来了。
      
      上穷碧落下黄泉,此恨绵绵无绝期,到底是什么意思?母后,如果你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不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呢?我盯着那封信发呆,母后让我在淳哥哥登基之时回宫,应该就是知道那时会开启皇陵,让我进入皇陵,可是她想让我看到的就是空无一物的墓地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云说:“公主,霜菊求见。”
      “快传她进来,”一定是眉妃娘娘出什么事了,否则她不会冒然来锦瑟宫见我。
      霜菊一见我,立刻跪了下来,膝行到我面前:“公主,求您救救眉妃吧。”
      “眉妃娘娘怎么了?”
      霜菊的眼泪在眼眶了打转,哽咽道:“眉妃娘娘已经昏迷几天了,奴婢想请太医去看看娘娘,可是奴婢身份卑微请不动,公主,求你开恩去看看娘娘吧,”她重重的磕着头,我赶紧扶起她:“你别急,我一定想办法。”
      我忽然想起几日没见过玲珑了,我问若云:“玲珑呢?眉妃有事她怎么不来回报?”
      霜菊说:“我好几日没见过她了,所以才不得不来求见公主。”
      “若云,你马上派人去找玲珑,我现在马上去毓婉宫看眉妃娘娘。”
      刚到毓婉宫门口,只听到宫里传来一声惨叫,我心里一紧,忙跑进宫里。只看到眉妃从床上跌落在地,我和霜菊立刻去扶起眉妃,谁知眉妃身子剧烈颤抖,她双手紧紧按住腹部,全身蜷成一团,我们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霜菊急切的问:“娘娘,娘娘,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奴婢。”
      我从随身携带腰包中拿出一根银针,张太医已经将人体全身穴位教授给我,还教了我扎针的手法,我对霜菊说:“按住娘娘,别让她动乱。”
      我摸到她的睡穴,一针扎下去,眉妃渐渐不动了,等她停歇下来我和霜菊合力将她抬到床上。
      眉妃的嘴唇发紫,下唇有深深的咬痕,我翻起她眼皮,眼睑上有红点,是中毒之兆!
      “公主,娘娘她到底怎么了?”
      “眉妃娘娘中毒了。”
      “什么?怎么会?”霜菊不可置信的看向我:“是谁要害娘娘?”
      “霜菊,你将娘娘最后吃的东西,喝过的药拿来给我看。”
      那些东西都没有异常,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一队侍卫突然冲进来,有两个立刻抓住霜菊,为首的统领说道:“七公主,皇上,请您立刻去大殿。”
      霜菊一脸惊恐,我心里涌起不祥感。
      “七公主,请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