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漫漫追妻路

作者:镜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试试吧追求我试试

      
      最先清醒的是自己的大脑,略微放空的大脑能够感受到空气与空气之间轻微的摩擦声,大敞的窗户外传来的鸟鸣以及笔尖在纸张上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陷入黑暗的,甚至记忆都变得有些零碎混乱,火辣辣的脸颊以及钝痛的大脑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告诉她——你是被无情的抽昏的。
      
      什么人竟然下手这么狠把她的记忆都给抽飞了……
      
      睁开朦胧的眼,入目的是苍白的天花板,平民式的顶灯,平民式的墙漆,平民式的墙壁挂饰,平民式的床,平民式的地板,平民式的收纳盒……等等,收纳盒,好眼熟的收纳盒。迦南运作起大脑,很快就搜索到了这个所谓的“眼熟的收纳盒”。
      
      我勒个擦,这不是装满工口不和谐读物的那个垃圾桶么?!
      
      迦南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她试图坐起身来,却因为大脑突然的眩晕而又躺回了床上。廉价床内老旧的弹簧因为她的动作而发出嘎吱嘎吱声。
      
      “啊,迦南,你醒了。”
      
      迦南痛苦的眯起眼睛侧头朝声音来源看去,穿着休闲T恤拿着圆珠笔的少年坐在书桌前,书桌上摆放着各种参考书各种习题册以及大摞大摞的试卷。少年左手手肘弯起搭在椅背上,放松的姿态加上他本身就拥有的独特气质,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慵懒的感觉。
      
      如果忽视这家伙是个“痴汉”的话,其实也不是那么惹人厌。
      
      沢田纲吉在发现了迦南扫过他的书桌上那些夸张的书本习题试卷后,用圆珠笔戳了戳头发,“指环战期间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数量看起来很夸张吧。”
      
      迦南并没有去听沢田纲吉说了什么,而开始仔细打量着沢田纲吉,捕捉沢田纲吉表情的每一丝变化。沢田纲吉脸上或多或少带着一丝疲倦,能想到为了指环战他付出了多少。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或多或少都贴着创口贴,眼中的光彩并没有因疲惫与创伤而减少分毫。
      
      与在TOYO大楼下见到的他比起来,经历了指环战的洗礼,他变得更加的成熟,时间与经历在他的眼角用刻刀雕刻出了锋利的痕迹,失去了一丝天真与鲁莽,却又增添了一分冷静与沉着。本该是棕色的眸子竟然能够看到眼底闪烁着的金橙色光点。
      
      迦南这才发现,沢田纲吉竟然一直保持着死气状态。
      
      什么人能够在日常生活中保持着死气状态?还保持着死气之炎做家庭作业?死气之炎要耗费人体多少精力与体能迦南很清楚,而且沢田纲吉那双眸子深处的光点没有一成变化,这死气之炎竟然是近乎于无波澜平稳状态。
      
      这根本不可能吧!
      
      死气之炎的控制有多困难,看死气之炎点燃的状态就能够清楚。这就像是把一团熊熊燃烧跳跃的火苗变成焦灼的岩浆,把一只有多动症猴子变成树袋熊啊!在指环战上他耗费了那么多体力与精力,他拿什么来精准控制压抑死气之炎以保证持久?
      
      等等,如果他一直保持着死气状态到现在……大脑得出的结论让迦南越来越心惊,她忽然有些能够理解十年后的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和他在一起了。
      
      在所有初始都已知的情况下,以不可完全预知的方式发展。
      
      少年所具备的惊人的不可预见性。
      
      “迦南?”
      
      “……”
      
      “迦南?”
      
      “嗯……?”
      
      被沢田纲吉的呼唤而拉回思绪的迦南忽然被面前一张放大的脸给吓到了,不知何时坐在床边俯身贴近她的沢田纲吉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眼中闪烁着迦南无法辨别的光。她看不懂他的眼神,那种要把她用蜜糖淹没的眼神。
      
      “迦南在走神?”
      
      沢田纲吉微微曲起的手凑近迦南的脸颊,食指指背轻轻划过迦南的面部曲线来到她的脖颈处,迦南略显低温的肌肤以及食指指背穿来的光滑触感都让沢田纲吉心脏愉悦的跳动着。
      
      迦南并没有回答沢田纲吉,而是暗自心惊。略微放大的瞳孔显示出了她的惊恐。
      
      她竟然这么不设防的让沢田纲吉近了身,并且她身体本能的对于沢田纲吉把他的手放在她命门上的举动失去了警戒。她对他,竟然完全没有了防备。
      
      沢田纲吉像是没有发现迦南的恐惧,反而安抚性的轻触迦南面颊上一条青痕。苍白的肌肤上明显的青色痕迹让沢田纲吉有些心疼的蹙了蹙眉,“云雀学长下手真是太重了。”
      
      她果然被打了吧!云雀?那个只知道咬杀的浮萍拐小妖精?!
      
      迦南不悦的呛声道,“拿开你的手,蠢货!”
      
      “迦南刚才在想谁?难道是Xanxus?”对于迦南的炸毛,沢田纲吉根本没当回事,他觉得情侣间这样的对话有利于情感交流。沢田纲吉顺毛状抚摸迦南的头,一路向下的手撩起迦南耳侧的发丝,“迦南真的觉得Xanxus比我还要适合彭格列十代目的位置么?”
      
      “当然。”迦南毫不留情的说道。
      
      不知道怎田纲吉怎么赢过Xanxus的迦南依旧认为Xanxus不管是从战斗力以及经验上都比沢田纲吉这个十四岁的少年要多得多,更何况就凭借Xanxus在黑手党中混的时间与比沢田纲吉大的那么几岁上来看,Xanxus比起根本就没有在黑手党残酷的世界中摸爬滚打过的沢田纲吉更要适合黑手党这个世界。
      
      “诶,好受打击。”沢田纲吉抬起手抚了抚额前的碎发,笑得有些无奈。然后他俯下.身凑近了迦南,两人间的距离近的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你究竟想怎么样?”强烈的危机感让迦南寒毛直竖。
      
      “迦南发誓要记住我,说只爱我一个人我就放开你。”
      
      一直保持着死气状态的沢田纲吉那双棕色的眼睛一直散发着灼热的光,不知是不是迦南的错觉,她总觉得沢田纲吉似乎在隐忍什么,若是让他失去了这股忍耐,她就完蛋了。彻底的。
      
      “你先放开我。”
      
      “不行,迦南太狡猾了,如果就这样放开迦南一定又会逃走吧。”沢田纲吉微笑着,仿佛一匹披着羊皮的狼,温和的外表已经完全无法掩饰住真实的他,那股隐约从他体内透露出的威慑力让迦南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啧,这家伙真是不好骗!
      
      “迦南似乎对Xanxus比对我还要热心呢。”沢田纲吉微笑着,周身散发出一股不祥的气息,“我很好奇迦南和Xanxus的关系,迦南能告诉我么?”
      
      “和你没有关系吧。”迦南语气不善的呛了回去。她极为讨厌现在这样的状态,尤其是被一个还不算男人的少年压在身下,这让她想到了十年后的痴汉纲对她的所作所为。
      
      屈辱!这是不可磨灭的屈辱!
      
      迦南挣扎着一拳挥上沢田纲吉的脸,只是拳头距离沢田纲吉一厘米的时候,身体却突然违背了她的意志停下了。她竟然下不了手?!有什么在与她现在的心情做着抵抗,她无法对他下手。
      
      真的不妙,太糟糕了……
      
      迦南紧蹙着眉看着自己停在他脸侧的拳头,心底越来越冷。
      
      沢田纲吉完全没有料到迦南会突然做出攻击的举动,但更令他惊讶的是,迦南不但没有下手,反而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沢田纲吉原本有些忐忑的情绪再次升起来,他冲着迦南灿烂一笑,语气十分欠揍,“迦南果然还是喜欢我的对吧?”
      
      即便是现在不记得我,但灵魂中却始终是在乎我的。
      
      “嘛,也是。Xanxus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个外人,他的事情不说也罢。”沢田纲吉握住迦南的拳头,毫不在意的笑笑,对于迦南的态度他早已摸清楚,迦南并不记得他,对于迦南来说他只是一个陌生人。他很清楚迦南对于陌生人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骨子里是一个毫无温度可言,但却极为护短。
      
      他知道,只有住进了她的心里,才会得到她的重视。
      
      “……”
      
      面前的少年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能够扰乱她情绪的家伙。她不知道这对于她来说是否真的是好事,十年后的她的做法她并不能完全认同。即便在一起了又怎样,黑手党是什么样的人,她可是见过太多,女人对于他们来说,绝不是最重要的。
      
      若是在家族利益与她之间出现了二选一,他会选择什么?按照黑手党的思想以及身为Boss的责任,必然他会选择家族利益吧。当然,这样的事情放在她身上同样适用,比起自己得利益,爱人这种东西实在是不值一提。
      
      “真拿你没办法啊。”
      
      迦南的沉默与眼中复杂的神色让沢田纲吉无声的叹了口气,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打在他脸上的阴影让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晦涩难辩。
      
      “在我还懵懂无知的时候,我只是好想拥有一个人,一个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人。于是,我追逐着一个不可能成为我的人的女孩。而当我某天停下脚步,却发现,我一直想要的其实就在我的身边被我的无知所伤害着。”
      
      “而在我下决定要用我的真心,用我的全部,去疼爱她,保护她时。”
      
      “……我却失去了她。”
      
      沢田纲吉低下头,额头紧贴着他的,略显沙哑的声音让迦南莫名的哽咽了一下,这股迦南无法控制的情绪就像洪水,毫不留情的将她吞噬、淹没。
      
      她害怕这种感觉。
      
      无法控制的自己,太可怕。
      
      “我很想改写我的过去,如果可以的话,改几次都可以。只要你不再哭泣。但是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过去无法改变。”沢田纲吉的话语带着不可逆的魔力,“所以,迦南……和我一起创造一个不输给过去的现在吧。”
      
      他究竟在说些什么?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迦南的脑海中破骨而出。
      
      沢田纲吉的话,在隐射着什么东西。
      
      “把我深深刻印在你的心里,你的灵魂里……”
      
      迦南并没有及时的给予沢田纲吉任何回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正确来说应该是她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面前的少年。他眼中有她看不懂的东西。
      
      沢田纲吉晦涩难辩的眼中重新染上了笑意,他抿嘴轻笑了一下。
      
      “偶尔我也会肉麻一下。”
      
      “……”
      
      也许是被他这番话给感动了,也许是因为房间内充斥的特别气氛,但此刻,她已经找不到任何克制自己的理由。迦南看着沢田纲吉的眼中已经不在带着绝对的抵抗,她低垂着视线,轻飘飘的声音让沢田纲吉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就试试吧。”
      
      “诶?”
      
      “现在,我似乎有那个心情了。”抬头看着沢田纲吉,那双血红的眸子里平淡不带任何波澜却深不见底,仿佛是一个漩涡将沢田纲吉一瞬间吸了进去。
      
      “来追求我试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过两百,文艺一把。
    快来踊跃留言=3=~
    修个错字儿~



    [家教]漫漫追妻路
    残生系列第三部。两世记忆27×无记忆迦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