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漫漫追妻路

作者:镜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翻滚起来凤梨烧

      
      迦南体内有个特殊的开关,一旦在睡眠中被打扰整个人就会散发强烈的怨念。尤其是她昨晚睡眠极度不安稳,因为梦里总有个凤梨头在kufufufu的傻笑。
      
      因十年火箭炮而出现在十年前的世界的迦南一拳头抽飞了狱寺隼人和带着氧气面罩的蓝波,眼神有些浑浊的朝前走着。
      
      走着走着,一道金橙色的光柱朝她飞射过来,随后头顶传来了某人的惊呼声。
      
      “迦南!小心!”
      
      本来躲过了Xanxus的愤怒的爆发,却没想到这股强大的骇人的力量却冲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攻击范围内的10+迦南而去。沢田纲吉顾不了那么多,手下的火焰更加炽热,火焰的强力喷射让他的速度更快,朝迦南的方向追过去。
      
      再快一点,要再快一点——至少要把那一击挡开!
      
      Xanxus本来在看到迦南出现在了他的愤怒一击的攻击范围内也惊了一下,不过在看到二话不说掉头向迦南冲过去的沢田纲吉,却开始嗤笑起他的不自量力。不说他能否挡开他的愤怒一击,就凭他那个速度,怎么可能追的上子弹的喷射速度。
      
      Xanxus可不给沢田纲吉追过去的机会,他举起双枪瞄准沢田纲吉背后的空门再次发射了一发愤怒一击,“沢田纲吉,你就死在这里吧!”
      
      迦南一抬头就看到了头顶如同岩浆一般喷射而来的火焰柱,迦南被这刺眼的光刺得眼睛有些发疼,她抬起手,那动作仿佛是因惧怕而抵挡一般。只是一瞬间,火柱狠狠地撞上了她,剧烈的爆炸激起了滚滚的烟尘。
      
      “迦南——!!”
      
      沢田纲吉不敢相信Xanxus的攻击直接撞在了迦南的身上,毫无防备的她被这样的攻击撞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根本不敢想象。沢田纲吉大吼一声,手下的火焰更胜,朝迦南直冲而去。
      
      冲进烟雾中的沢田纲吉带起的风破开了烟雾的屏障,紧随在他身后的攻击越来越近。
      
      然后他撞上了一个人,这股气息他实在是太过熟悉了。而这个人因为他冲来的惯性倒在了地上,随后一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迦南一双血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她一手揽住他的腰,顺着惯性微微侧身,抬起手挥开了紧随在他身后的愤怒一击。被重新定义了轨道的愤怒一击直冲一旁的体育馆撞了过去。
      
      沢田纲吉看着被自己撞倒的迦南一愣。十年后的迦南五官长得更开,比十年前更加美丽的她带着一股特别的韵味。这股韵味并不是年轻的少女能够散发出来的,而更像是已经成家了,备受滋润的女性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兔子姬一只~捕获~♪~”
      
      看到小只的沢田纲吉10+迦南心情变得十分愉悦,扑在她身上的沢田纲吉看起来只有160左右,比起那个已经182的10+兔子显得过于娇小了。当然,在已经170的她面前,他也还不够看。
      
      打量着迦南,沢田纲吉忽然发现迦南竟然穿着一件白色的男式衬衫,衬衫上有一股男性独有的气息。衬衫的扣子并没有全部扣好,微微敞开的衣衫露出了她纤细的脖颈,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些零乱的红痕。
      
      沢田纲吉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响,完全忽视了现状的他抓住迦南的衣领,猛地一扯,几颗扣子因为外力的拉扯而蹦飞。要不是迦南动作快捂住了胸口,避免春.光.乍.泄,恐怕这衣内的美景就都要被摄像头录了去。
      
      “别闹,我里面没穿。”迦南紧了紧手里的布料,沢田纲吉还扯着她的衣服不放手,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她有些反感。
      
      沢田纲吉眼眸微微睁大,脑子里乱哄哄的。
      
      因为他的拉扯而更加大敞四开的衣服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以及胸前的乳.沟。他所有的精力全部都被吸引在了迦南露出的肌肤上,那上面竟然——遍、布、吻、痕!
      
      谁留下的?!
      
      将沢田纲吉的每一丝表情变化捕捉在眼睛里的迦南看着面前的沢田纲吉,一双略微上挑的眼睛愉悦的眯起。抬头看着半空中的Xanxus,迦南顿时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经过变声期后,被打磨得更加圆滑的声线带着一股特有的魔力。
      
      “在陪Xanxus玩捉迷藏么?”
      
      “诶?”
      
      沢田纲吉一愣,迦南轻飘飘的话让这场激烈的指环战变成了一场闹剧。明明是在和Xanxus用生命在战斗,却硬是变成了捉迷藏游戏。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接受不能。尤其是已经开始青筋直跳的Xanxus,他妈的为毛线需要被陪着玩捉迷藏的是他?草泥马劳资才不需要被陪伴!!
      
      “嘛,我就不打扰你们的游戏了。”迦南松开紧抱着沢田纲吉的手,冲空中的Xanxus招了招手,根本没想到自己下一句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亲爱的,干巴爹?。”
      
      “西奈——诀别的一击!!”
      
      恼羞成怒的Xanxus朝迦南这边毫不留情的发射他最强的一击。
      
      但这一击还未靠近,目标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中,只留下在原地满脑子都是“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的沢田纲吉。
      
      仰头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攻击,沢田纲吉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他双手燃起了死气之炎,发动了零地点突破,对上了Xanxus的诀别一击,在炎热的夏季制造出了一座硕大的冰雕。
      
      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呵呵,十年后迦南叫Xanxus亲爱的呢。
      
      沢田纲吉看到上空的Xanxus,第一次露出了极为灿烂温和的笑容,身后的黑色小花像是被风吹过盛放的樱花树,淬满毒液的黑色花瓣在空中旋转着小圈圈。
      
      ***
      
      10+迦南早就看到了躺在体育馆内的紫不紫蓝不懒蓝的一枚凤梨头,站在穿着裙子的凤梨妹面前,迦南的嘴角咧出一个微妙的弧度。
      
      “接下来就在五分钟之内也做一下游戏吧。”
      
      战斗用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画面。穿着刚刚盖住臀部的男式衬衫,披散着血红色长发的女人一点点扭曲了精铁三脚架,把它变成了一个烤架的模样。然后这个女人把彭格列还中着毒的雾守库洛姆·骷髅扔在了架子的顶端。被她砸碎的木地板堆在架子的下方。
      
      “她、她在干什么?”
      
      巴吉尔的声音惊醒了众人,城岛犬的小心肝都快被吓出嗓子眼,本想冲上去解救库洛姆·骷髅的城岛犬如果不是被他身后的柿本千种拉住,就会触碰到红外线装置。城岛犬冲一旁的切罗贝罗大吼道,“无关人员不允许干扰战斗不是么?你们快把那女人赶出战斗区域啊!”
      
      切罗贝罗看着屏幕中正在把地板当做柴火堆积的10+迦南,也不由冷汗直冒,尤其是在看到10+迦南手上燃起了死气之炎试图点燃柴火时,感觉到喉咙有些发干,“通过十年火箭炮召唤而来的人的一切活动在规则允许范围内。”
      
      “千种你不要拦我!骷髅她要被——”
      
      “冷静一点,犬!”
      
      “骷髅!!”
      
      从三脚架上掉下来的雾之指环距离玛蒙并不遥远,玛蒙努力的蠕动着身体,抬起他的小手抓住了雾之指环戳进了腕表内。解毒剂的注射让他徐乱的呼吸变得平稳,扫了一眼变得完全不一样的迦南,玛蒙决定赶快逃离这个地方,他本身就和迦南这女人八字不合。
      
      “小豆丁,你想去哪儿♪?”
      
      玛蒙身子一僵,转过头就看到了笑得一脸灿烂实际很狰狞的迦南。
      
      10+迦南点燃了木地板,被灼烧的地板散发出了点点热度以及烟雾。转头看到准备遁逃的玛蒙,迦南温柔的笑了,“我们来做凤梨烧吧♪!”
      
      凤梨烧?那是什么玩意?
      
      迦南抓住库洛姆·骷髅的头发,一使劲就把她翻了个面,那惬意的样子就像是正在Barbecue一样,“你不知道么?凤梨经过翻滚均匀烤制之后,就会成熟呢。成熟的凤梨就会一脸烟熏黑像得了鼻炎一样kufufufu的哭。”
      
      被那种烟雾一熏什么都会变成黑脸吧喂,那么呛鼻的烟雾不呛成鼻炎哭出来就奇怪了……玛蒙黑线了一下,瞬间想起来和自己进行战斗的名为六道骸的会kufufufu笑的家伙。忽然,玛蒙好像明白过来了什么——莫非这个女人想要通过这种特别的仪式把六道凤梨骸召唤过来?
      
      莫名觉得六道凤梨骸好可怜的样子……
      
      正在火上被翻烤着的库洛姆·骷髅发出痛苦的呻.吟,被一点点燃起的火堆烘烤着的她皮肤泛出不正常的红晕。10+迦南蹲在火堆面前哼着小曲,手持木棍轻轻戳动着火堆,火苗因为她的挑动而更加旺盛。随后库洛姆·骷髅的体内爆发出一股朦胧的烟雾。
      
      “kufufu……fu——好烫!!”
      
      “诶嘿♪~熟了!”迦南仿佛圣母玛利亚降世一般微笑着,看着因为药力而无法催动身体的六道凤梨骸依旧摊在“烤架”上,迦南心情极度愉悦,“欢迎从轮回回来,六道凤梨骸君♪~”
      
      照这样的烤制方式他一会儿就得回去了……回地狱排队等待轮回←_←。
      
      Kufufu六道凤梨骸君看面前这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完全不知道究竟自家妹子库洛姆有什么地方惹到了他,六道凤梨骸艰难的勾起嘴角。
      
      “ku、kufufu,美丽的女士,能否请不要这样欺负我可爱的库洛姆?”
      
      “我在欺负库洛姆么?”
      
      “难道不是么?”
      
      “我明明是在欺负你♪~”
      
      “嘻嘻,你们在干什么,怎么不叫上王子一起玩?”出现在体育馆门口的贝尔菲戈尔看着体育馆内的场景有些兴奋起来,他往里走了几步,捡起了地上的三叉戟,“要不要王子帮忙在他身上戳几个窟窿?王子看那些女仆烤东西的时候都会戳几个窟窿保证食物的透彻哦~嘻嘻嘻嘻。”
      
      “哦~贝尔酱,好久不见♪~”
      
      迦南看到贝尔菲戈尔眼睛一亮。
      
      醋坛纲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和Xanxus不对盘,巴利安成了彭格列最累,工作做多的部门。他们常年无休被分配任务,基本无法在意大利停留半天以上。即便她主动去他们做任务的地方找他们,也会在到达所在地后得到他们已经去另一个地方做任务的消息。
      
      完全不知道因为自己在指环战中一句“亲爱的”害惨了巴利安的罪魁祸首朝贝尔菲戈尔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近一点。
      
      “不要叫得这么亲热,女人。王子可不吃你这一套。”贝尔菲戈尔对于迦南突然间的亲热十分不适应,那感觉就仿佛是在炎热的天气里皮肤上都是黏腻的奶油一样恶心。
      
      “诶嘿♪~贝尔酱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羞涩~”迦南拿在手中的木棍在她的手中随着她愉悦的话语轻轻挥动着,迦南看着贝尔菲戈尔带笑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对于十年前这个还没有和自己建立“良好”关系的小贝尔,迦南的声音里带上了蛊惑性的力量。
      
      “巴利安里面我可是最喜欢贝尔酱了哟~所以我们一起来做凤梨烧吧♪~”
      
      贝尔菲戈尔看着灿烂微笑的10+迦南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他眼中依旧带着警惕,不过比起之前完全戒备的态度要好上了许多。贝尔菲戈尔带着试探性的脚步走近了火堆,慢悠悠的蹲下,用手中的三叉戟戳动着柴火。
      
      “啊啦,凤梨变烫了就不能徒手翻面了。这样就烤不均匀了呀♪~”
      
      “嘻嘻嘻,用玛蒙的触手就好了~”
      
      已经摸到门边准备趁乱逃走的玛蒙一僵,他简直不敢相信贝尔菲戈尔的倒戈速度。之前还左一个死女人又一个死女人,现在竟然因为给凤梨翻面而把他的触手给献了上去。
      
      迦南笑面盈盈的转头看向玛蒙,刚准备开口,只见一阵粉色的烟雾炸开——
      
      “啊拉,到时间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十年后迦南略凶残。
    痴汉纲快放开那件十年后的衬衫——
    Xanxus sama请节哀,27他不是故意针对你的←_←
    上了编推,到下个星期四之前字数要达到1w,手里拼死拼活的存稿正好一万,三章左右。
    修改字符无法显示问题【虽然不知道修改后能不能正常显示……
    顺便说一句,下章节大概也许有高【和个那个谐】能前奏粗线,大家注意一下←v←。



    [家教]漫漫追妻路
    残生系列第三部。两世记忆27×无记忆迦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