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倪家嫡女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3

      公孙无痕怎么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震撼,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白皙的皮肤,甜美的笑容,还有那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那年他十八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从小跟着父亲走南闯北,什么场面没见过,却没见过她这样的。
      
      那是玲珑坊新进姑娘的初夜竞价,她眼里没有丝毫怯意,相反的,还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眨着那大眼睛,兴奋的看着众人一次又一次为她刷新价码。
      
      她真的不害怕吗?她为什么会不害怕?他好想知道,她的眼睛里为什么没有害怕?是不明白这场竞拍会的意义吗?公孙无痕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去做各种猜测。
      
      原本他只是进来看看而已的,没想到看到她后竟不舍得离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那种贪图美色的人啊。可他就是情不自禁被吸引住了,目光只能停留在那。
      
      那么多人中,倪紫一眼就望到公孙无痕。不为啥,因为全场他最帅。外表上看,应该只有十七八岁。黑色长发被松松的绾起,冰蓝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剑眉挺鼻。一身蓝色的锦袍,腰间配有一把剑及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应该是武林中人,但看起来却十分温文尔雅。再过几年,一定是个秒杀万千少女的魅力熟男。她是个大叔控,如果他再年长个十岁,估计自己会忍不住扑过去。啧啧,可惜了。
      
      她竟然在肆无惮忌地打量自己,公孙无痕眼眸掠过一丝惊讶与……兴趣。虽然他面目不是凶神恶煞,相反,还较为俊美。再加上公孙家在武林的地位,敢正视他的女子还没几个。偶尔看几眼,也立刻脸红低下头。
      
      “五十两。”
      “七十两。”
      “八十两。”
      ……
      
      倪紫的初夜价被越抬越高,花姐在旁笑的合不拢嘴,瞧着站在中间的倪紫,是越瞧越满意,以后指不定能成为玲珑坊的王牌。看来好心有好报这话是真的,她一时发善心救了她,倒也给自己捡到了个之前的宝贝。
      
      倪紫的视线从公孙无痕移到花姐上,没办法,实在是她笑的太花枝招展了。瞧那得意的模样,她虽然不介意往花魁这个方向发展,可不代表她会随便卖身。就先让你笑个够吧,晚点就哭都没眼泪。
      
      “一千两!”喊出这句话后,公孙无痕自己也感动很震惊。他……竟然脱口而出。他是真的疯了吗?
      
      倪紫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喊价的竟然是那个大帅哥,心里多少有点窃喜。连这个看起来傲视全场的帅哥都开口了,看来自己的花魁之路是一片光明啊。倪紫沉浸在幻象的喜悦里,丝毫没察觉公孙无痕犹如死灰般的脸色。
      
      一千五百两并不是玲珑坊的历史最高价,当年花姐,风华绝代,曾创下五千两白银的卖身记录,轰动一时。虽然已过去二十年,却仍为人津津热道。但是在花姐之后,玲珑坊就开始走下坡路。姑娘的初夜价从来没超过两百两的,所以,倪紫这一千两是这二十年来的最高价。虽不能跟花姐当年比,可这价格一出来也让其他姑娘恨的咬牙切齿,深觉自己的地位将会受到威胁。
      
      “哪来的混小子?”人群中有人开始不满公孙无痕的喊价,大声嚷起来。他这一嚷,惹得众人纷纷附和。
      
      “本镇二十年来都没哪个姑娘的身价能超过两百两,这混小子是故意来恶意抬价的?”
      “看着脸生,外地来的吧?”
      “花姐,你看着办。这人只是路过的,而我们是常客。你是想为这区区五百两失去我们这批常客吗?”
      
      “你们怎么说话的?自古以来姑娘的初夜都是价高者得,哪分什么路过不路过。”花姐两手一叉腰,十分不悦说道。
      
      “花姐,你是不知道。当年以五千两买下你的那个人,回去之后被老婆拿刀砍了。听说那个人的妻子还疯了,一把火把家都给烧了。你说这男人喝花酒,天经地义。但五千两确实是太离谱了,犯不着为这搞到家破人亡吧。”
      
      听到这翻话,花姐愣住了。难道这就是近二十年来玲珑坊的姑娘身价都没超过两百两的原因?
      
      “花姐,不是我们出不起这价格,我们只是不想重复二十年前的悲剧。”男子接着说道。
      
      这帮男人,自己好色,没控制好这度,倒把这一切怪罪到玲珑坊来了?花姐越想越气,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难受的很。
      
      “一千两,成交,今晚倪紫姑娘就是这位公子的了。”花姐指着公孙无痕说道,也没心思再去抬价了。
      
      银票一收,花姐也顾不得众人的不满,麻利地把他们两人推进所谓的新房,便寒暄了一番后出去了。虽然嘴巴上说价高者得,但那些人好歹是常客,怎样都要花点心思补救下。男人嘛,多哄哄便是。
      
      看着这个被特意布置了一番的“新房”,倪紫忍不住东摸摸西摸摸,对古代所谓婚庆上的东西好奇的很。直到公孙无痕轻咳了两声,她才反应过来,现在这房内还有个男的跟她一起制造这‘孤男寡女’的美妙气氛。
      
      待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公孙无痕才觉得这气氛好尴尬,随便寻了个话题,道:“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这话才出口,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方才在外头老鸨不是才说了叫倪紫吗?唉,今天他是怎么了?他难道真是个会在美色面前迷失自己的男人吗?
      
      “小女子姓倪,单名一个紫。”她娇滴滴的声音犹如黄莺,听得人都酥了。
      
      “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倪紫眨了眨大眼睛,笑嘻嘻问道。心里却暗自纳闷,这男人看起来怎么比他还尴尬似的。古代的男人不是好色到无节制,就是矜持到见到个女子都脸红么?如果是这样就不好玩了……
      
      这女人,怎么这么随意就朝个陌生男子抛媚眼?公孙无痕眉头一皱,心情忽然沉了下去。
      
      “公孙无痕。”声音有点沉,有点不悦。
      
      “哇,好帅气的名字。”倪紫听到公孙两字就哇哇叫了起来,天知道她最喜欢复姓了。
      
      “无痕公子,你今夜想怎么过?”倪紫找了张凳子坐下,环视了下房间,也没个能打发时间的东西,比如围棋。好歹当年她五子棋也是下的杠杠滴。
      
      “姑娘别误会,无痕不是那样的人,绝不会趁人之危的。你若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说出来。”公孙无痕赶忙解释,深怕她误会自己出那一千两是为了夺她清白,于是赶忙寻了个话题问道:“倪姑娘怎么会沦落青楼?”
      
      听到这话,倪紫眉间即刻染上一丝悲凉,脑海里快速的把以前电视剧、小说里有印象的悲剧女主人公的身世想了遍,貌似还真没哪个是够打动人。事到如今,也只能将就用了。不编个凄美的身世,怎能衬托出日后成为花魁的伟大?
      
      倪紫微垂着头,轻声诉说道:“小女子爹娘死的早,从小跟着叔父长大,偏叔父好赌,这赌债还不清了,便把我卖青楼了!”
      
      怎么会这样?方才三秒内,什么孟姜女哭长城,黛玉葬花,秦香莲遭抛弃,但凡脑海里记得的哭女子故事都浮现过一遍。可是怎么一开口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她,倪紫。年方十六,貌美如花,家中有嗜赌如命的叔父为还赌债将她推入苦海。呃,好吧,最终剧情是往琼瑶剧发展了。失败啊,伟大悲情女塑造失败。
      
      谁让这是电视上逼良为娼的最常见的段子,她今日拿来一日也不过分!
      
      “你叔父真是太没人性了,自己侄女都能拿来卖,太过分了!”公孙无痕听完,顿生一股无名火。若今日他没来,她岂不是要遭人糟蹋了?
      
      “就是就是!”对不起了,叔父,谁让这社会给人的感觉就是‘叔父=坏人’呢。
      
      其实她哪是被人卖去还赌债啊,纯粹是她自个贪玩,想体验下做花魁的感觉,便自个把自个卖了。事实证明自己还是有那么几分魅力的,初夜都能卖到一千两。呃,说到这初夜,头疼。她来青楼可不打算卖身的啊,玩下而已,尺度不用那么大吧。看这公子挺纯情的,估计也不难应付。
      
      “公子,你真要买小女子的初夜吗?”倪紫装出一副可怜兮兮,欲哭还笑的模样。
      
      “君子不乘人之危,姑娘,请放心,在下绝对不会对你怎样的!”
      
      很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在下也绝对不会把姑娘继续留在这里受苦的。”
      
      喂喂,这个就不用了,我在这不苦。倪紫后悔不已,这谎扯大了,倒燃烧起他的正义感了。
      
      “走,我带你离开这!”公孙无痕不再二话,抱起她从窗口一跃而出。
      
      妈呀,这是三楼啊……倪紫慌的连尖叫也忘了!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真心要强调一句,姑娘只是被电视剧迷惑,对青楼好奇而已~~她不是想真的要出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