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倪家嫡女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8

      三年前,他还不满十六岁。
      
      那天是母亲的忌日,他与父亲恰巧在这燕州办事。
      
      父亲留下他一个人在客栈,自己偷偷去了花满楼喝酒。公孙无痕坐在房内直替自己的母亲悲哀,她曾经用生命去爱的男人,不仅在她怀孕的时候纳妾,甚至在她的忌日里也不忘去喝花酒。
      
      他不明白父亲对母亲是怎样的感情,他曾亲眼目睹在母亲死后的很多年里,父亲半夜跑到母亲的坟前哭泣。他,堂堂公孙家的掌事人,江湖上人人尊敬的公孙大侠,常教育他‘男子汉流血不流泪’的父亲大人,不止一次在母亲坟前痛苦。
      
      他应该是痛苦的,或者这么说,他曾经深爱过母亲。于是他挚爱过的女人归于尘土后,在那无数个漫漫长夜里,他的心也曾沦陷在寂寞的深渊里。这种绝望的心情他在后来也体验过。
      
      父亲爱母亲,却在她怀孕的时候纳了妾侍。母亲爱父亲,却可以强装笑脸容他纳妾。父亲与母亲之间的感情,他想他永远无法明白。爱,怨交织太多,只怕母亲离开的时候都分不清,对父亲是爱多点,还是怨多点。
      
      到了凌晨父亲仍未回来,公孙无痕便去花满楼找他。
      
      偌大的大堂只有父亲一个客人,出乎意料的,父亲旁边并未环绕着那些莺莺燕燕。父亲一杯接一杯猛灌酒,公孙无痕不过在旁站了半柱香的时间,他已喝了两壶酒。
      
      “别喝了!”公孙彻准备喝第三壶的时候,公孙无痕把酒壶抢了过来。
      
      公孙彻早已喝的醉眼迷离,但内力好的人要真醉很难,所以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人是谁。
      
      “儿啊,陪为父喝几杯?”
      
      印象中,公孙无痕从未跟父亲一起喝过酒。这样想便坐了下来,往公孙彻酒杯满上了一杯再拿了个空杯倒满,举起示意一下便一饮而干。
      
      “哈哈,我儿好酒量!”第一次与自己的儿子坐着喝酒,公孙彻显得有点兴奋。
      
      两个人你来我往,很快便把这壶酒给喝光了。
      
      “来人啊,上酒。”公孙彻摇了摇酒壶,确定它是空的后便嚷道。
      
      公孙无痕这才发现在大堂的角落有一姑娘趴在那睡着了,听到公孙彻的叫喊后嗖一声站了起来,应了句:“这就去给你添酒。”
      
      不一会那姑娘便又端了两壶酒过来,道:“两位爷慢喝。”
      
      公孙无痕直愣愣看着眼前这位姑娘,眉目间似乎跟娘亲有点像。只是娘去世的时候他也不过六岁,府里也没多少娘亲的画像,仅凭那薄弱的记忆,公孙无痕也不大敢确定这姑娘到底与娘有几分像。
      
      见公孙无痕望着自己,那姑娘露出个灿烂的笑容,道:“公子是否想叫些姑娘?今天这场子给这位大爷包了,他不想其他人吵,便屏退了老鸨跟姑娘们,只留下小青在这服侍。公子若是想让其他姑娘来陪,小青去传达一声。”
      
      “不是。”怕她真去叫,公孙无痕赶忙喝止,“在下只是觉得姑娘有点眼熟。”
      
      “是长得像你母亲吗?”小青笑眯眯说道:“这位大爷也说我长的极像她过世的妻子。”
      
      原来父亲也发现了……
      
      那夜公孙彻父子喝的很醉,公孙无痕只记得最后是公孙家的弟子扛他们回去的。翌日还睡到日晒三竿。自他懂事以来,因为每日要早起练习吐纳,从来不曾睡到过这么晚。
      
      公孙彻见到他时脸色颇为尴尬,一直以来他都是严父角色,像昨夜那样失态还是第一次。
      
      “今日你留在客栈好好休息,我与其他弟子去周围勘察勘察。”公孙彻交代完这句话,连午饭也没吃便与几个公孙家的弟子出去了。
      
      父亲走后,公孙无痕便一直想着花满楼里那个长得与母亲很想象的女孩。越想越耐不住,便又去了花满楼。
      
      与昨晚的情况不同,虽然是白天,但花满楼的大堂已坐满了客人,每张桌上皆有几位姑娘陪同。
      
      昨夜伺候他们喝酒的小青眼尖,他才刚进来便被她发现了。
      
      “公子,今日大堂没位置了,是要厢房吗?”小青似乎很爱笑,说话总是笑眯眯的。
      
      公孙无痕是第一次自个来青楼这样的地方,被她这样一问,脸不由得发烫,总觉得大堂内的人都在盯着他瞧,恨不得赶紧离开,便点了点头。
      
      小青带他来到取名为‘梅’的雅间,兴奋介绍道:“这间厢房我最爱了,因为它的名字跟我的姓氏相同。梅,梅花的梅。”
      
      就这样,很偶然的,公孙无痕知道了这个姑娘的名字,梅小青!
      
      因为燕州这边的事情不好处理,孙彻便打算在这呆上半个月。但凡不用外出办事,公孙无痕就来花满楼找梅小青聊天。在那张总是时刻洋溢着笑容的脸上,公孙无痕找到了丝安慰。
      
      可能因为是同龄的关系,两人也特话题聊。聊天中公孙无痕知道,小青是被自己亲叔父卖到这的,因为花满楼的老鸨好人,同意只让她打杂,不用跟其他人一样接客。每日还有几十钱的收入,加上偶尔客人打赏的,有时候一个月能攒近一两银子。虽然离赎身的八百两还很遥远,但希望总是有的。
      
      “我替你付这八百两。”公孙无痕不忍她一个姑娘家继续呆在这样的地方,担心迟早有危险。虽然她可以隐藏了自己的美貌,难保哪天会不小心被人发现。
      
      小青摇摇头,道:“我不想欠公子那么大人情。”
      
      “就当我先借你的,你日后再慢慢还我。”
      
      “不,我还不起。”小青一脸坚决。
      
      在喜欢的人面前,人的自尊心总是容易跑出来坏事,这是后来公孙无痕离开时梅小青明白到的一个道理。可惜,如果能预知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真应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尊抛弃。
      
      不管公孙无痕怎样要求,小青都不肯答应。如此过了十天,因为燕州的事得已处理,原本说要在这呆半个月的公孙彻决定提早走。
      
      一切来得太快,公孙无痕只来得及跟小青道一句告辞。
      
      小青听到他要离开,眼一下子红了,却倔强的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公孙无痕看着难受,可却没办法。郑州那还有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不能不离开。
      
      “小青,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再来看你的。”
      
      小青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公子,你可喜欢我?”
      
      公孙无痕:“……”
      
      “公子,你若喜欢我,小青愿意等你回来为我赎身……”
      
      ***
      倪紫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感觉到目前为止,这故事的感人性还不能跟《杜十娘》相比,精彩应该在后头。
      
      “公孙家在郑州的事处理完后,恰巧那接连发生了采花贼□□良家妇女事件,为这事我便又在那呆了半个月。也是在那里,我认识了唐金唐银兄弟。”讲到这的时候,公孙无痕语气明显哀伤了许多。
      
      “待我再次回燕州已是两个多月后,去到花满楼才发现,小青已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听到这,倪紫心漏跳了半拍,脑海里立刻浮现那些青楼老鸨为钱财用尽手段逼人卖身的画面。
      
      “小青姑娘她……被人侮辱了?”倪紫说的极隐晦,呃,至少在她看来‘侮辱’这一词已是极含糊的说法。
      
      “嗯。”公孙无痕沉重的点点头,“就在我回去前的半个月,燕州首富赵老爷看上了她,老鸨抵不住诱惑,以一千两的价格把小青的初夜卖给了他。”
      
      NND,先是亲叔父卖去青楼,再是一千两卖初夜,这情境怎么那么像当初的自己?倪紫暗咬牙切齿。
      
      “自那次后,小青便开始绝食,老鸨硬让人强灌才勉强喝进去几口粥,短短半月的时间她便瘦的不成人形。”公孙无痕懊恼、痛苦地闭上眼睛。“当时,当时她问我喜不喜欢她时,我便应该帮她赎身的。这赎身又费了不多少工夫,我为什么就走的那么急呢?”
      
      “花满楼应该不存在了吧。”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倪紫不敢说对公孙无痕很了解,但多少了解一点。重情义的他在看到喜欢他的姑娘遭遇如此不幸后不可能还让花满楼继续存在。
      
      “嗯。”公孙无痕冷冷说道:“花满楼,拆了。燕州从此不再有青楼。开始的时候,我把小青安置在公孙家的客栈里。可她似乎不愿再面对生人,情绪仍然不大稳定。我便命人为她在这建了座宅子。”
      
      “一百多个工人不分日夜的赶建,两个月后这宅子便建好了。赶制家具还需要些时间,可我迫不及待带小青来看这宅子。没想到这宅子竟也成了小青的催命符……”
      
      “她一定是觉得自己不配你对她好,所以……自杀了?”倪紫问的很小心,不敢再刺激已十分懊恼的公孙无痕。
      
      “嗯。看完宅子后,在回去的路上,她借故小解,跑到悬崖边……”不知在什么时候,公孙无痕的眼眶已变的通红。
      
      他一定十分懊恼年少的自己没能保护好这个跟母亲长得极其相像的人,他一定十分痛恨自己没保护好那个喜欢他的人。倪紫的心不由得疼了起来,这男人,为什么什么都要去负起责任?
      
      “我飞身跟着跃下悬崖,可却仍未能救下她。啪一声,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到地上,血开始从她身体往四周涌出。山谷里还回想着她最后说的话。‘公子,我不配’。”说到这,公孙无痕已接近崩溃,双手直捧住自己的脑袋,让脸深深埋入胸前。
      
      就算只是在电视里看到陌生人跳楼的画面都让她无法忘怀,更何况是亲眼目睹……倪紫难过的走向公孙无痕,抱住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这不是你的错,别怪自己……”
      
      他跟着飞身下崖……这份情谊到底有多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v≦)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